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59 喜宴阴影

    庶女有毒

    259 喜宴阴影


        郭惠妃的宫殿失火后不久,就重新移了宫室。郭夫人和李未央按照规矩专门送了贺礼入宫。这新的宫室比原先的还要大,还要华丽,只是郭惠妃脸上却没有什么喜色。

        李未央瞧着这大堂之上,到处都是奢华的陈设,到处都是流光溢彩,赏心悦目,端显得无比富贵。她眨了眨眼睛,不由向郭惠妃笑道:“娘娘,陛下这一回的赔偿,可真是大手笔。”

        郭惠妃淡淡一笑,不以为意道:“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他也是希望这件事情,咱们不要再追究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显然她和郭惠妃的看法是一样的,皇帝是不希望她们再追究此事,用这一座华丽的宫殿来赌住郭惠妃和其他人的嘴巴。

        郭惠妃看郭夫人神情凝重,不由笑道:“大**不必担心我,不过就是换一个居室,又有什么不一样呢?现在这个地方,我住的也很是习惯,而且又换了一些新人。”

        郭夫人听到这里却提醒道:“既然都是刚刚换来的新人,你要谨慎小心才是,找一些信得过的……”

        她的话没有说完,却听见郭惠妃笑了起来:“我在宫中毕竟呆了这许多年,大**还当我是刚刚进宫的时候那样傻乎乎的,你放心吧!这些人我都已一一调查过,确定都是身家清白。当然,其中也有极个别是某些人的眼线,我要是将对方打发了回去,人家还会再送一些来,防不胜防。既然知道那就留着吧,将来说不准还能派上用场。”

        李未央听到郭惠妃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显然她对郭惠妃的做法深以为然。此时就听见郭惠妃叹了一口气道:“陛下已经赐婚,又择钦天监选好了大婚的日期,就在下个月初十!”

        郭夫人不禁心头一跳,满面惊讶道:“这么快!”

        郭惠妃点了点头,目中露出忧虑:“错过了初十,就要等好久,陛下觉得南康到了出嫁的年纪,下月初十虽然仓促了一些,但是抓紧着办倒也不是准备不出来的。”她这么说转头看了李未央一眼,目中却是叹息。

        郭夫人连忙道:“娘娘,这婚事可是您一手包办的,您身体才刚刚康复,忙的过来吗?”

        郭惠妃微微一笑:“你放心吧,这一回的婚事,陛下已经选了专人来办,不需要我多操心,只要在旁边盯着就行,再者说,还有元英呢,他也会在一旁好好督促的,无论如何不会让南康受半点委屈就是。”

        郭夫人点了点头,随后向着李未央道:“你在这里坐也是坐着,不如去陪陪南康吧!”

        李未央闻听此言,知道她们两个人还有其他话要说,只是淡淡一笑,站起身,再次向郭惠妃行了个礼,随后退了出去。

        走出宫殿不远,就看到花园之中栽了好些花木,枝桠上都系上了彩色的绸缎,宫女们三三两两说着话,都是面带喜悦之色,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

        此刻,南康公主正站在一株含苞待放的花跟前,眼眸低垂,面色迷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李未央悄悄走到她的身边都没有注意到,等到李未央轻声一笑,南康公主就像吓了一跳一般,猛得回过头来,瞧见是李未央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埋怨道:“嘉儿姐姐,怎么无缘无故吓唬我。”

        李未央神色淡然,故做不知:“哪里是我在吓唬你,是你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如此入神?”

        南康公主面颊莫名其妙的灿若明霞,恰是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却又是像被人说中了心事,讷讷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未央瞧见她这模样,顿时猜中了三分,面上似笑非笑道:“原来公主殿下是在想自己的新郎官了。”

        南康公主心头一跳,没料到李未央如此直白,其实,自从上一回陛下赐婚开始,她就行为颇为异样,常常无端坐着发呆、**,这件事情郭惠妃方才已经告诉了李未央。

        李未央见到南康神情十分异常,她的心头略过了一丝朦胧的念头,不由微笑问道:“公主若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我是不会向别人说的。”

        南康素来在宫中没有玩伴,郭惠妃是母亲,虽然慈爱却管教十分严厉,而静王元英恰恰是个兄长,所以她听见李未央这么说,不由红着脸道:“我告诉了你,你可千万别告诉母亲呀。”

        李未央越发觉事情有些蹊跷,不由点了点头,南康公主附在李未央的耳畔轻轻地说了两句话,李未央不禁睁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原来,南康公主竟然偷偷出宫,见到了那王家的公子王延。南康一边回忆,一边低声地道:“那时候我见到他,他正在与人下棋,却是一副专心一致的模样,连我走到他身边还不知道。”

        李未央听到这里,不由变色道:“你就这样走到他身边去了,堂堂公主殿下竟然就这么去见自己的未婚夫婿,这实在是太过荒唐了!万一传出去的话,别人会觉得娘娘管教不严……你也太着急了!”

        南康公主连忙摆手道:“不!不!我是穿了男装的,他应该只以为我是谁家的小公子,断然想不到我就是南康公主。”

        李未央叹了口气,少女心思恐怕是无论如何控制不住,继续道:“然后呢?”

        南康公主面色绯红道:“然后跟他下棋的书生输了棋,于是我便顶替上去,与他下了三盘,不过也都输了。他的棋艺十分高明,心地又好,下山的时候,我无意之中差点摔一跤,还是他吩咐人送我下山。”南康公主说到这里,越发显得是心动神驰的模样。

        李未央却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下意识地问道:“你确定那一位就是王延吗?”

        南康公主面上含春道:“我听他们都管他叫王公子,而且我是让身边宫女打探好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王家的公子可不只那一个,我听你所说,似乎此人酷爱下棋?”

        南康公主点了点头道:“不光爱下棋,还是个棋痴呢,连续坐在那里两三个时辰都一动不动,若是不注意,还以为他是个木雕的人。”

        李未央听到这里,神情却是变了,她目视南康公主,一字字道:“酷爱下棋的不是王延,而是他的二哥王广。”

        南康公主一愣,原本绯红的面颊顿时变得雪白,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未央道:“你——你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李未央神色慢慢变得冰冷了:“我猜,你说的那个喜欢下棋的人,并不是你的未婚夫婿,而是他的兄长。”

        南康公主在这一瞬间神情变得无比难堪,她茫然地看着李未央,失声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李未央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我平时与你开过玩笑吗?”

        南康公主当时见到王广的时候,被他与身俱来的贵族气质、下棋时的风雅态度以及身上那一种成熟儒雅的味道,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一向被郭惠妃捧在手心里呵护备至,活泼开朗、浪漫天真,除了宫中宴会之外,几乎没怎么出席公开场合,所见男子本来就少,更自觉没有一个可以与静王元英相比。那一日,误以为对方是自己的未婚夫婿,便多了几分心思,每每回想,不由心动神驰。

        李未央看到对方神情,便立刻猜到了她的心事,她冷声道:“公主,你太糊涂,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出宫!这也就罢了,居然还看错了人!”

        南康公主连忙道:“嘉儿姐姐,快别大声!”

        李未央看着她,声音慢慢压低道:“他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南康摇了摇头,随即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抓住李未央的手臂道:“你说我可不可以去向陛下请求?”

        李未央盯着南康公主的眼睛,几乎望进她的心里去,神色却是慢慢变得冷漠:“公主殿下再过一个月就要大婚了,这时候更换新郎人选,还要换成他的哥哥,你觉得陛下会答应吗?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南康公主自己也深深知道这一点,可是,她不由自主地道:“那人待我很好,我棋下的不好,他还亲自教我下棋……”

        李未央神色更加冰冷,却是面无表情道:“南康!怎么如此执迷不悟!”

        南康被难得疾言厉色的她吓住了,李未央瞧见她的神情,知道吓到了她,不免缓下语气,拉着南康的手道:“公主,你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么的危险,郭惠妃侍奉陛下已经如履薄冰了,要不是郭家还在,裴后岂能容她到现在,如今陛下既然将你赐婚给了王延,这门婚事就是板上钉钉了,你千万不要打错了主意,齐大非偶,可别再想着王广了!”

        南康公主愣了半天,看着李未央神色严肃,她不由点了点头,祈求道:“你千万不要和母妃说,我再也不敢了!”

        她的脸上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李未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李未央看着南康公主,心里不是不失望的。她为郭惠妃感到可惜,这些年来,惠妃殚精竭力、步步惊心,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可叹她身边养大的女儿却不能让她依靠,也不能为她分忧,整日里只知道做一个单纯无忧的公主,如今还甚至迷了心窍,居然想到要去请求陛下更换新郎官的人选,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只不过她也知道,不能以一个成年人的标准来要求南康公主,她今年只有十六岁,根本就什么都还不明白,虽然经过上一次大名公主的事情,她已经有所知晓,可是情字一字沾染,就会让聪明人变糊涂。更何况,恐怕此事还是有心人设计,应该尽快告知惠妃和静王才是。

        李未央看着对方,静静地道:“公主殿下,你一旦嫁入王家,就是王延的妻子,从此之后你与王广再无瓜葛,无论你现在心仪的是谁,王延都会成为你的夫君,若是你聪明应当知道自己的处境、知道郭惠妃的处境、知道郭家的处境,更应该知道陛下赐婚的真正用意!”

        南康公主看着对方,身上莫名起了一阵寒意道:“嘉儿姐姐,陛下赐婚究竟到底是什么用意?”

        李未央看着对方,深觉不能让她如此懵懂下去,所以尽管知道让南康公主明白一切之后,会使得她承受不住,但她还是目光幽深道:“如今郭家风头太盛,陛下心头不满,所以想要借着王家牵制郭氏。你想想看,你是惠妃娘娘的养女,陛下却偏偏将你嫁给王延,而上一回王家和郭家因为旭王拒婚一事,已有些隐隐不对的苗头,现在你若是嫁过去,就等于惠妃娘娘有了一个弱点落到了王家人的手上,可以想见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不是每个人都有拒婚的本事,元烈可以为自己负责,南康可以吗?

        南康公主面色惨白,摇摇欲坠。她没有想到这桩婚事居然还有这样的隐情,她不禁握紧了手道:“为什么母亲和哥哥都没有告诉我?”

        李未央目光平淡地道:“他们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

        南康公主摇了摇头道:“不!这不是为我好,只会让我一直沉浸在要嫁人的喜悦之中,浑然不知道局事的险恶!”

        李未央微微一笑,心道你现在知道还不晚。她语气平静地道:“公主殿下,既然木已沉舟,你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妨就好好的嫁入王家,做一个合格的王夫人吧!”

        李未央这么说,南康公主却是深深地叹气道:“陛下将我嫁给那文武双全的王延,我又听说他是将门虎子,可是若是他成了驸马都尉,就再也不能手握兵权了,父皇似乎……还有些制衡王家之意。”

        李未央见她这么就转过弯来,不禁赞许道:“公主说的不错!陛下的确是有这样的用意。”他既然想要让元烈迎娶王子矜,就必定会想出一些招数,来遏制王家的兵权。试想,一个手握重兵的旭王妃,在旭王登基之前是大有用处,可是登基之后呢?这兵权就要和平演变了。李未央可以想见皇帝这样做的真正用意,恐怕这后面一步一步的棋,他是早已部署好了。王子衿可以做皇后,王家最后却也不免落个被削权的后果。想到这里,她只是向着南康公主道:“殿下什么都知道,却不要表露出来,只作不知就是了。”

        南康公主艰难地点了点头,她此刻才明白,原本这一桩婚事背后竟然有这么多丑陋的东西,面上不禁挂了泪水,几乎哭红了眼睛,李未央掏出手帕轻轻拭去她的眼泪,柔声道:“公主,不要哭了,今后务必更加珍爱自己,切勿任性,要为你的母妃和兄长争气,好好做这个王夫人,不要辜负了他们的厚爱。”

        南康公主哽咽难言,终究只是点了点头。

        从宫中离开,郭夫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嘉儿,你是不是将实言对南康说了?”

        李未央目视着郭夫人,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南康公主不是小孩子了,有些话真的应该说清楚。”

        郭夫人面色更加的忧虑,她看着李未央道:“瞧着南康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我就知道了,惠妃娘娘和静王殿下不肯将实情告诉她,不光是怕她承受不住,更重要的原因是怕她过于冲动会坏了事。”

        李未央静静地道:“刚开始的时候她或许是有些伤心,可是过些日子她就会明白的,早一天让她明白也就早一天让她长大,惠妃娘娘不可能一辈子护着她,静王殿下也不愿意背这么一个包袱吧,所以我们这样做,只对她有好处,绝没有害处。”

        郭夫人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喜宴之上还会发生些什么……可叫我具体去说,我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未央微微一笑,握紧了郭夫人的手道:“母亲不必过分担心,喜宴我和哥哥们都会前往,一定会多加小心,好好保护南康,不会让她出什么差错的。”

        郭夫人却是摇了摇头:“我说的可不是南康,而是你呀,嘉儿!那一次旭王拒婚,王小姐恐怕心存芥蒂,这一次去王府,我怕她会为难你。”

        李未央笑了笑,神色中却是十分平静:“母亲,王子矜不是那等愚钝、浅薄之人,你放心吧!”郭夫人见李未央如此笃定,这才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迎娶南康公主那一日,王府之上张灯结彩,雕梁画栋,更是挂起那大红的绸子,花花草草都修饰一新,无数的客人送来了礼物,什么珍珠、玛瑙、琥珀、琉璃、翡翠、碧玉、珊瑚,尤其是裴后所赐的一对夜光杯,更是晶莹美丽、光华耀眼、在暗夜之中散发出幽幽的光彩,显得所有的人金银细软全都成了俗物。

        王延身穿喜服,装饰着丝绸彩带,骑着高大的白俊马,看起来神采奕奕、英姿勃发,迎亲的队伍一路从宫门穿过大街,浩浩荡荡的向王府行去。按照惯例,陛下特赐金印和玉册,南康公主坐上流光异彩的步撵,身后一长串跟着的嫁妆,令人叹为观止。

        此时,大街上早已是万人空巷,到处都是挤着看热闹的人。为此,京兆尹不得不派出卫队维持秩序,人们只见到长长的仪仗一眼望不到头,随行的宫女们手里捧着托盘,个个都是容貌美丽,身段窈窕。随后,便是嫁妆排成的长龙,有好事者数了数,一共九九八十一台,嫁妆之中有些是向众人展示的,什么和田玉佛、镶金真凤、珍珠项链,还有那无数来自越西各地的丝绸缎子、奇珍异宝,围观众人的眼珠都随之飞了出来。好不容易一路行进,几乎受阻,队伍回到王府已经是傍晚时分。

        王府门庭若市,繁花似锦,在隆重庄严的仪式行过,喜宴便正式开始。完全是一派歌舞升平,大气奢华的景象。

        李未央坐在席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歌舞,那悠扬清越的丝竹,令人心情愉悦。王家安排的舞姬广舒长袖,柳腰轻摇,婀娜多姿地跳起舞来,众人只瞧见袅袅的烟雾从旁边升腾而出,显然是故意施为,却与舞姬的姿态相得益彰,那霓裳彩衣羽翼缭绕,仿佛身在仙境,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阿丽公主很忙,她忙着吃席上的美味佳肴,而且赞不绝口道:“嘉儿,这味道真的很好!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

        李未央笑道:“这是自然,王家的小姐金尊玉贵,享受的东西都是第一等的,听闻她在府中的待遇比南康公主还要优越,王家如此娇养此女,可见其很受重视。”

        阿丽公主俏皮地道:“你还说人家呢,郭家才是最娇养女儿的,现在外头人人都说,今都风头最盛的两位小姐,一个是你,一个就是王小姐。”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不过是那些人胡说八道而已,我在家中与寻常千金又有什么不同。”

        阿丽公主微微一叹,想到李未央房中富丽堂皇的装饰,晶莹的珠帘,珍贵的金丝楠木几案,透明的玛瑙碟、青瓷杯,香气袭人的熏香,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每次一进去,她就会有一种进入仙境的错觉。这些东西,每隔两个月就要换上一遍,几乎从不重样,可见郭家的人对李未央是多么的宝贝,几乎是轮着番变着法的给她送礼物。这样的日子,阿丽公主纵然生在草原王室也是从来不曾享受过的。

        所以,她也不免感叹,这一些积累了几百年的世家是多么的富贵,说富可敌国也没错的,她想到这里,不由低声向李未央道:“听说那裴家人举家还债,最近很是困窘呢,陛下追讨的很厉害,还让户部的官员亲自坐到裴家的堂上,限他们十日之内将所有的欠款收交国库,否则就要裴弼问罪,说他抗旨不遵。”

        李未央似笑非笑道:“哦!是吗?看来裴公子的日子可不大好过。”一千三百万两银子,这样的贪污绝不是什么小事,几乎与国库一年的收入相持平,陛下要杀鸡儆猴,裴氏其他族人也没有办法。

        尽管如此,那远在边疆的裴渊却是迟迟没有动静,只是连续上了三道请罪的折子,甚至不曾提到裴翻的事情。也是,舍小卒能够保将军,是个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李未央早已猜到裴家会壮士断腕,只是这钱终归还是要还的,她的目光落到了对面不远处的裴弼身上,却见到他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对阿丽公主道:“你觉得裴家人能将这银子全都还出来吗?

        阿丽公主想了想:”听说裴家不少的铺子都开始转让了,还有那些数不清的金银财宝也都开了堂口,要拍卖出去,可见裴家人这一回是下定了决心,非填上这个窟窿不可。可是,一千三百万两就够受了,居然还要再翻三倍,恐怕就连裴家这样财大气粗的也承受不了吧!“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幽深:”裴家近些年来几乎垄断了南方一带的盐运,盐运利润每年有近百万两,可想而知他们的家底是很厚的,想必这十天的功夫还是能凑齐这些银两,只不过今后裴家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想也知道,要运转一个家族,又要养活那么多人,还要打通关节、收买人心,没有金银那是万万不行的,要裴家赔这么多钱,等于将他们的根基断了一半,这实在是太过可怕,对于其他世家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若非裴皇后还在,裴渊还在,恐怕裴家早已经倒了下去了。阿丽公主轻道:“不过,嘉儿,你可要多加小心,我想这件事情裴家一定会算在你的头上。”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既然敢做,我便敢认,我倒想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本事!”其实她一直在等待裴弼的下一步举动,她很想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就在此时,元烈已经举着酒杯,笑着坐到李未央的身旁。

        李未央看他一眼道:“你坐在这里,可不太妥当。”

        元烈看了一眼,四周都是女眷,他微微一笑,神色自若道:“谁敢和我说不妥当?”

        李未央摇了摇头,阿丽公主继续往嘴巴里面塞糕点,却是不再打扰他们两人了。

        元烈低声道:“我觉得今天的宴会恐怕不大太平,刚才我已经找人盯紧了裴弼,若他有什么轻举妄动,便要及时来报。”

        李未央点了点头,她也有这样的预感,也许是长年在腥风血雨里面生活,她早已经练就了一种敏捷的感受能力。但这毕竟是公主的婚宴,又在王家,她想了想,只是轻声道:“凡事多加小心就是了!”

        此时,南康公主正坐在新房之中,百无聊赖的她想要掀开珠帘,可是旁边的宫女连忙阻止了她:“公主,这可使不得!”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了,一名相貌端正,腰杆挺的笔直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她朗声道:“新郎官一会就过来喝合卺酒,你们这都准备好了吗?”

        那些宫女对视一眼,连忙道:“是!都准备好了!”

        南康公主听见这声音不禁讶异,轻声问旁边的人,她的宫女立刻告诉她:“这位是郭夫人身边的宋妈妈,不放心过来瞧瞧。”

        宫女们脸上都有点诧异,这宋妈妈来,似乎于理不合……

        郭夫人算是娘家人,虽然宫中有打理一切的嬷嬷,可自己嫌那两个唠叨,已经想法子打发到宴会上去了。听到是宋妈妈来了,南康公主点了点头,她曾经见过两次,知道此人是郭夫人身边最信赖的,便放了心。宋妈妈慢条斯理的将喜房之中的东西一一检查了一遍。随后却从旁边的架子上,摸出了一条丝巾,轻咦一声道:“怎么回事?包在这里的花生呢?”

        原本安然站在一旁的宫女听见她这么说,连忙走过来道:“怎么啦?可是有什么东西忘了布置?”

        对方将那丝巾举到四名宫女面前,面色沉静道:“你们瞧……”

        她话还没说完,那四个宫女同时头发昏,不免打了一个哈欠,身势一软竟然纷纷倒在了地上,宋妈妈阴森森一笑,蹲下去查看一番,见所有人都是晕过去了这才放下心来。随即站起身,向南康公主走了过去,南康公主面上只是垂着珠帘,并没有盖盖头,她清楚地看见了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已经大事不妙!对方已经出手如风,点住了她的哑穴。她睁大眼睛瞪着对方,只见宋妈妈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十分奇怪的瓷瓶,随后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放在手心。

        南康叫苦不迭,心中十分纳闷:这郭夫人身边的妈妈究竟想要做什么?她此刻不禁深深的后悔,应该多布置一些人手在旁边守着。要知道寻常的新房礼节,在新郎官没有来以前,会不少的夫人来陪伴,甚至还有童子压床。只她是越西皇室的公主,所以很多的礼节,就必须按照皇室礼仪来办,以至于这房内只有她身边的宫女在,连教养嬷嬷都先行一步出去准备了。

        宋妈妈瞧见她眼中隐隐流露出恐惧与气愤,越发得意,却并不笑出声来,只是捏起两根手指头,托住南康的下巴,淡淡道:“公主,失礼了。”随后手一抬,将药丸塞入她的嘴中,南康公主死死咬住药丸不肯往下咽,对方显然极有经验,不过冷冷一笑,将她的下颚一拨,立刻使得那一颗药丸顺着喉咙滚滚而下,南康公主眼眸中掠过一丝绝望。

        宋妈妈轻轻一笑,俯身到她耳畔轻声道:“公主殿下你别怕,这药不会立刻杀了你,只需要定时服解药,便不会毒发身亡。不过你要乖乖听话,若是妄图逃走,这解药……我可不会给你的。”

        南康公主不是傻瓜,情知局势不对,她只能点了点头。宋妈妈满意道:“你听着,等会一切都要按着我说的去办,否则你这条小命可就不保了!”宋妈妈说话声音之中带了三分狰狞,而且十足的冷酷无情。

        南康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合作,心头却是愤恨不已,恨不能将此人捉住千刀万剐!宋妈妈仿佛猜到她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冷冷一笑道:“你不要妄图逃走,纵然你溜出去,我也会有无数的法子将你捉回来。”

        南康公主心中暗自诅咒不已,满面委屈地点了点头,无奈地张嘴,却发不出一个字来,这才惊觉对方的药竟然能让她变成哑巴!

        外面的宴会之上却是根本没人知道发生了一切,早从日落时分开始,王府门前就已经是香车宝马,车水马龙,众宾客在知客唱礼之中由正门而入,身着鲜艳衣服的仆人在旁迎礼,将他们带入正园。李未央所在的正园之内就设了五十桌,还有一张主桌设于正厅之内,用来款待皇氏宗亲。

        此时满园菊花盛开,花树茂盛,人来人往,喜笑颜开,一副满园富贵景象。

        元烈坐在李未央身边,对其他人诧异的眼神视而不见,他穿着一身深紫的轻薄裘衣,袖滚金边,腰缠玉带,举手投足从容优雅,风流俊秀,光彩照人更甚往日。

        李未央看着不远处容光四射的王子矜,却是淡淡含笑。

        王子矜此刻正保持着谦和的微笑,向众宾客一一还礼,并与每个人都交谈上几句。

        又等了片刻,太子、静王前后脚赶到,秦王和晋王也是相携而入。这四个人前后不超过一刻钟,王家人立刻迎出正门将他们引入正园。

        王琼躬腰道:“太子与诸位王爷亲临参加婚宴,臣惶恐!”

        太子微笑道:“这王府果然精致,我早就听人说大都之中就属郭家和王家的风水府地皆是一绝,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王琼一愣,只是躬身说太子谬赞了,随后太子含笑步入正园。

        见到太子来了,园内乌压压地跪落一片,太子面色十分从容,笑道:“诸位都起来吧!今日是皇妹的大好日子,我特意来庆贺,大家不必拘礼,随便坐吧!”

        众人见到太子与诸位殿下都亲临婚礼,而且谈笑风生,很是高兴的模样,不免都各怀心思,笑着站了起来。

        李未央重新回到席位之上,她看着元烈,温言道:“刚才王大人已经再三请过你,让你去正厅坐,为什么不去呢?”

        元烈冷冷一笑,面带嘲讽道:“我最不喜欢和那些人坐在一起,没来的恶心!”

        李未央望着他,只觉元烈的笑容比阳光还要明媚,连她都不禁心动神摇。元烈看着她,目光含笑:“还是你希望我去和他们虚以委蛇呢?”

        元烈的话让李未央一愣,随即她轻声回答:“荣华富贵我并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我希望你能随心所欲的生活。”

        李未央轻柔婉转的声音和着淡淡的香气,一直飘到元烈的心里,若不是众人都在场,他恨不得握住对方的手。此刻,他只是轻声道:“是,我当然会。”就在这时,赵月走上前来,递上一件披风,元烈吩咐道:“替你们小姐披上吧!不要让她着了凉。”

        李未央微微一笑,依言披上了,正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外面有一道熟悉的尖细声音:“圣旨下!”

        于是众人纷纷站了起来,立刻走出了席位,跪伏一地,只见到颁旨太监带着数名随从满面笑容迈入了园中,展开手中圣旨高声道:“王家众人听旨!”

        侍从迅速地抬过香案,王琼满面崇敬的下跪:“臣王琼,恭临圣谕。”

        “奉天呈御皇帝诏曰:今朕爱女南康与王琼之子王延,喜结良缘,特赐帽前金佛一尊,和田美玉一方、定海珊瑚两株、玉如意两对,钦此!”

        在场众人心中不由想道:皇帝对这王家似乎十分恩宠,难道还有什么特别的用意……王琼大声道:“臣接旨,谢主龙恩!”

        就在此时,众人本要重新落坐,却突然听见刚刚听完旨意的太子眼睛瞥过来,笑道:“旭王殿下怎么跑到那坐着?”

        元烈淡淡一笑,只是笑笑:“太子殿下,坐在里面太过闷热,我还是喜欢外头,凉快的很呢!”

        太子的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微笑,他看着元烈道:“旭王还是进去和我们一起坐吧,正好有事相商。”

        元烈闻言,无可无不可地站了起来,他向着李未央略一点头,这才和太子他们一同进入了正厅,静王主动站起来,执着酒杯给元烈倒满杯中美酒,满脸笑容道:“旭王无缘无故离席,可得自罚三杯!”

        他根本就没坐过这一席,什么叫离席!元烈靠上椅背,那一双琥珀色般闪耀的眼眸,顾盼之际夺人心魄,他似笑非笑的神情,使众人暗吸一口凉气,却又静没无声,他淡淡地道:“看来静王是想要将我灌醉,众人都知道我是不胜酒力的呀!”

        他说完这句话,众人心中不免腹诽,谁不知道旭王元烈千杯不醉,曾经有人想要用十坛美酒灌醉他,可他喝了就像没喝一样,走路都不带打晃的,最后反倒逼的人家跪地求饶不可。这么恶劣的性格,竟然还说自己不胜酒力。

        李未央的坐席离正厅不远,从窗户看去,正好瞧见元烈那一张俊秀绝美的侧面,他微笑说话之间,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琥珀色的眼瞳之中闪烁的是复杂的光芒,他随着众人说笑,笑容之中却带着讥笑、冷傲,偶尔目光扫过太子,透着的是一种淡淡的厌恶。李未央仿佛看到了从前的元烈,不过那时候他叫敏德,只是一个倔强的少年,可是转瞬之间,两个人的身影已经合在了一起,

        秦王有点喝多了,他输了接力,一连喝了十杯酒,眼睛有些醉眼朦胧,看着元烈道:“刚才我在外面还听人说,这王大人家的鲜花就等着旭王去摘呢?可有此事?”

        因为秦王在酒后有些言语轻浮,众人面上都是一惊,元烈却只是斜着身子,嘴角轻轻弯起,没有说话。晋王连忙道:“二哥你这是喝多了,来来来,我陪你去醒醒酒。”

        秦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晋王给拉了出去。此时不少官员过来向这一桌敬酒,元烈喝了一些酒,将襟口微微拉松,烛火光辉之下,他的面上泛起淡淡的薄红,更加衬得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瞳风采熠熠,让园中大部分的目光都不时向他这一桌扫过来。

        舞蹈已经停了,众人静下心来看戏。戏台之上正如火如荼的演着,戏子穿着大红戏服,妆容妩媚,二胡的声音十分欢快,喜庆的唱词也很是应景。可是不经意这间,李未央却对上了王子矜的面容,王子矜也向李未央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只是神色平静的互相转开,仿佛根本不以为意的模样。阿丽公主看了看这两个人,一个冷淡矜持,一个笑如春风,心中不免想到,将来她们又要掀起怎样的争斗呢?

        此时,新郎官王延已被人灌了无数杯酒,颤颤微微连路都走不动,有人走进轻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王延一惊,猛得抬起头来,随后便想要站起身向外走,立刻有不服气的人上去按住他的肩膀道:“唉!王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呀,这酒还是没有喝完呢,就想入洞房,你也太心急了吧!”

        宴上顿时起了无数哄笑之声,可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却是王延突然推开了那一个人,扭头就走,大步的仿佛赶着去做什么一样,众人皆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王家的人,就连较远宴席的宾客也纷纷望向了这里。

        李未央看到这一幕,心头忽然掠过了什么,却又看向裴弼,对方那一张素白的面孔之上似笑非笑,眼眸之中宛如地狱的烈火,直直嵌入她的心底。此时,王子矜也察觉了不对,她连忙派人跟上了王延,随后转头向着众人笑道:“我兄长这是刚才喝多了,去如厕。”随后她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

        众人恍然大悟:哦!新郎官原来是喝多了,尿急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于是该喝酒的喝酒,该说笑的说笑,谁也没过分注意到刚才这一个小插曲。只有李未央却突然站起了身,向王子矜走去,王子矜瞧见她向自己走过来,不由就是一愣道:“郭小姐,可是有什么招待不周吗?”

        李未央低声道:“王小姐,刚才出了什么意外的事?”

        王子矜面色轻轻一变,她连忙道:“不!什么也没发生!请郭小姐立刻回宴会上去。”

        李未央注视着对方,神色中多了一丝郑重,道:“王小姐,不如在事情没有闹大之前,实话告诉我。”

        王子矜美目之中流露出一丝犹豫,随后下定决心道:“不!什么事都没有!”

        李未央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王子衿见她如此聪明,忽然莫名紧张起来:对方难道察觉到了什么?想到这里,她不禁浑身冰凉。

        ------题外话------

        感谢rice5hao童鞋的钻石、嘟嘟以及各位渣妹的鲜花,轻悠、classicseven、拿老公换肉吃童鞋的打赏……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