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4 就是阴你

    庶女有毒

    264 就是阴你


        从万佛寺到大都路程很远,因为是皇帝出行,所以一路都用黄土铺道,禁军更是提前三天**了御驾要经过的道路,安排人手十步一岗,守卫十分森严。祭天那一日,皇帝的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到了万佛寺前的下马碑前已经是辰时。礼部尚书在此恭候已久,等到皇帝的车架缓缓停住,他立刻上前三跪九叩行了大礼恭迎圣驾。与此同时,钟鼓齐鸣箫瑟音合,皇帝踩着太监的背下了车,而他身后所有人也都按照顺序和礼仪下马下车。李未央站得很远,摇摇望去,只见到前方皇帝的天子旗在风中簌簌做响,那明黄的色彩看起来格外注目。

        皇帝缓步向前走,百官簇拥着他,所有的女眷也跟在后方。越西的惯例是凡这样的场合只有三品以上官员的家眷才可以参与这样盛大的仪式。在乐声中皇帝稳步向前,带着众臣脚步平稳地上了山,山上的风很大,刮的很多人都睁不开眼睛,而李未央却直视前面那个明**的身影,稳步前行。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道轻柔的声音在李未央旁边响起:“郭小姐,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李未央侧过头,便看见了王子衿那美丽的面容,她眼眸微动,继而笑了起来:“王小姐此言何意?”

        王子衿冷冷一笑道:“我答应过你替你除掉裴弼,今日就是最好时机。”

        李未央淡淡地道:“大庭广众之下,不知道王小姐要如何动手?”她声音很低,仪态又很悠闲,旁人瞧见只会觉得她是在和王子衿谈论风景。

        王子衿语气十分从容:“最好的法子当然是要办他一个死罪!”如此美丽的面容,此刻却带了三分难得的煞气。

        李未央神色平静地道:“裴弼出身裴府,寻常的罪过是不至于让他送命的,王小姐可有把握?”

        王子衿笑容更加美丽,眼中闪烁着一丝冷芒,唇畔一扬:“弑君之罪。”

        李未央笑了笑:“弑君?这可绝不是容易的事情。”

        王子衿见她神色之中露出怀疑,便微笑道:“这一次陛下祭天,凡是文武百官进入万佛寺必须要经过详细的审查,若是有人在裴弼的身上搜出匕首,到时候就可以办他一个弑君之罪了。你想想看,若非是想要刺杀陛下,他为什么在身上携带匕首呢?”

        李未央依旧只是笑:“说起来简单,可惜裴弼不是傻子,他身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带着利器?”

        王子衿不慌不忙,眼眸微微带着笑意:“这就更好办了,只要在搜查的时候说他身上有问题将他衣衫脱下,再从中做一些手脚不就可以办到了吗?”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这法子不错,可裴弼很谨慎,做起来怕是要费很大的功夫。”

        王子衿望向前方,目光骤然变冷:“费功夫也是难免的,这事我早有计策,无需郭小姐担心就是。”

        李未央浅笑怡然:“王小姐这么急着向我郭家示好,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让我们不再纠缠于你三哥的事吗?”

        王子衿点了点头道:“不光如此,那裴后妄图利用王家,我当然也要送她一份大礼!郭小姐你就等着瞧吧。”

        李未央听到此处却是淡淡一笑,显然并没有将对方的话全部当真。

        王子衿美目一凝,稍一停顿便开口道:“在祭天之中是不得有任何差错的,否则要予以严惩。每逢祭祀陛下会下令礼部、工部、刑部、兵部会同巡查,如果有人在祭坛内咳嗽、谈笑、喧哗者,无论宗室还是官员都会被参奏一本,所以历年来只要是祭天仪式,随祭人员无不是诚惶诚恐胆战心惊。去年陛下参加祭天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祭坛上的文字写的不够工整,桌布不够整齐,按照规定应该悬挂三盏天灯却少了一盏,他便大发雷霆下令查办。结果工部尚书罗汉、右侍郎穆青,礼部尚书德笳、侍郎明峰等人均被革职。其中右侍郎穆青受处分最重,革职后全家还被分配到边疆。检查如此严密,容不得半点疏忽,想也知道若是在裴弼的身上查到匕首,他必定是死路一条的。”

        李未央目光在对方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似笑非笑道:“既然王小姐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那就祝你马到成功了。”

        王子衿停住了脚步,转头道:“事成之后,你郭家不可以再抓着我三哥的小辫子不放,还有……”

        李未央微笑道:“不知王小姐还有什么要求?”

        王子衿眯起眼睛看着李未央,阳光之下这位郭小姐神色从容、面容清丽,像是一朵出水的芙蓉叫人心颤。她微微一笑,口中却是十分平静地道:“也没有什么,我和你之间的争斗以后再做打算就是。”

        李未央笑了,却没有多说什么,随后便看着王子衿翩然离去。

        旁边的阿丽公主走上前来,轻声道:“嘉儿,我总觉得这个人不可以随便的相信,你要多加小心。”阿丽公主原本不在随行名单上,后来她千方百计求了齐国公,这才一起跟来了。但她的存在,还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李未央笑容越发冷淡,语气不知不觉之中添了三份寒意:“相信她?我从来没有信过她!”

        阿丽公主心头一跳道:“既然你不相信她,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和她说这么久的话?”

        李未央笑容越发的和气,只是阿丽公主却从那笑容之中莫名感受到了一种嘲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李未央道:“公主,你瞧一个时辰之前天空还是乌云密布像要下雨的样子,此刻却已经是阴霾消尽乌云散尽,满天阳光灿烂,可见今日真是个好天气,没准会有好事发生呢!”

        她说了这样一句话,阿丽公主却是莫名其妙的站着,越发觉得疑惑。这几日来李未央和旭王元烈以及郭导、郭敦都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事情,整日里嘀嘀咕咕。阿丽公主几次三番想要知道,可他们偏偏把她当做孩子,从不可让她参与,那王子衿此举又是不是真的为郭家除掉裴弼这个隐患?她总是觉得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这个时候,皇帝已经率先迈进了万佛寺,而他身后的官员们则要一一经过盘查,哪怕是太子殿下也不能例外。所有的文武百官盘查起来都很是麻烦,一个一个的过,足足要耗上一个半时辰,所以大家才这么早便已经赶到了万佛寺。现在距离祭祀的时间还有约莫两个时辰,足够他们检查了。等检查到裴弼的时候,那负责检查的将领果然叫住了他:“裴公子,请你到旁边来。”

        裴弼一愣,随即便走了上去。在他身后,众人都是窃窃私语,心道这裴弼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被单独叫到旁边去?可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不过半个时辰裴弼便回来了,只是神情之中还有一丝不解。

        旁边人便问道:“裴公子这是怎么了?”

        裴弼表面也是十分的惊讶,却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盘查好像出了些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与裴弼一起进入了万佛寺。李未央远远瞧见这一幕,神情之中却带了三分笑意。阿丽公主说道:“王子衿看来真是守信用的,她果然在裴弼身上动了手脚。”

        李未央转过头来看着阿丽公主,神情淡漠地道:“公主殿下,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他走开了半个时辰,并不意味着身上被动了手脚。”

        阿丽公主听到这里越发惊讶,她没有注意到站在男宾队伍里的郭氏兄弟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却是压住了眸子里的冷笑。而旭王元烈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仿佛要观看好戏的模样。

        皇帝一步步踏上玉道石阶,王子衿远远地瞧着,目中流露出一丝冷笑,郭嘉不知道自己可是故意在算计她,恐怕还在沾沾自喜。这一次因为献舍利子有功,皇帝吩咐齐国公督造万佛寺,佛寺修建成之后,他还对齐国公大加赞赏,赏了不少的礼物。所以若是这寺庙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要倒霉的就是齐国公……因此,王子衿便想到了一个主意。

        这一次的祭天仪式是由礼部负责,而由禁军负责外部的护卫工作。王琼在禁军之中是有旧部的,比如今天负责盘查的便是王琼的学生,也是他举荐过的姜羽,所以王子衿便命姜羽想了个法子在御道之上动了手脚,皇帝这一路走过去,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实则御道底下却暗含机关,只不过做得十分精巧,外人绝对看不出来。皇帝过去的时候,那个机关就会缩拢进去,皇帝自然要跌倒,而且绝对摔得不轻,哪怕他有武功,也绝对想不到平坦的地面会整个塌陷下去,一旦成功,机关就会自动焚毁,叫人查不到把柄。想一想,这条御道和整个万佛寺可是你齐国公负责督造的,为什么陛下走的御道出了问题?分明是你齐国公要有心要谋害皇帝,这个罪名也不必皇帝来定,到时候自可以交由三法司论处。

        上一回王子衿便对李未央的行为有所不满,再加上郭家又刻意在外面渲染她兄长的所作所为,使得她不得不弃卒保车让父亲绑着三哥进京面圣,以负荆请罪求得陛下的原谅。这件事情在王子衿这样骄傲的人看来是奇耻大辱,她又怎能不找郭家的麻烦?这笔帐她是一定要讨回来的,而且是千倍百倍的讨回来。被定了弑君之罪,纵然齐国公一向深得圣眷,又有郭贵妃和静王殿下在宫中盘旋,也会十分麻烦。

        她目光笔直地看着皇帝一步一步走上御道,很快那地方就要到了……二十步、十五步、十步、五步……到了!

        皇帝一路走上去,龙行虎步却是十分平稳,王子衿面色一变,不知不觉皇帝已经走过了那个地方,压根就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王子衿站在那里,眼眸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甚至连身体都微微颤抖,随即她慢慢地定下神来,心中想到机关制造完毕之后,自己令人不知试了多少次,效果都是好的,万无一失才会这样做,可为什么现在就失灵了?不,这绝不可能!自己明明是亲手设计的机关,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王子衿的鼻尖上浸出了细碎的汗珠,她一直盯着那御道,直到听见旁边有一道声音响起。

        “王小姐眼神怎么这么奇怪?”王子衿猛地转头见到的是李未央那一张微笑的面孔,阳光之下这位郭家的小姐面容关切,仿佛很是关心自己的模样。

        王子衿咬紧了牙关,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巨大波动道:“我没什么,只是在阳光下待久了,头有点晕罢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这时候她们俩站在一起,旁人都投来诧异的眼神,毕竟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们都是情敌的身份,不应该如此亲热,可是李未央的面上却看不出丝毫异样,甚至还是十分温和地道:“那个机关看来还要好好修整一番,才不会在紧要关头失灵。”

        王子衿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盯着李未央不敢置信地道:“是你?”

        李未央笑容越发从容,那一双水晶般透明的眸子里显露出的却是一丝冰冷的寒意:“王小姐,害人之前还是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手段够不够份量!从你动手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可惜呀!棋差一招,就差那么一点点呢!如果陛下顺利的摔了一跤,他必定会追究我郭府一个弑君之罪。就算没那么严重,也是对皇家大不敬或是玩忽职守,到时候轻则抄家,重则灭族,正好达成了王小姐的心愿。现在这种结果,王小姐想必十分失望吧?”

        王子衿此刻一身华服,却是汗湿衣袖,那阵阵寒风吹来,她整个人都有一种快要冻僵的错觉,看着李未央,她的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李未央神色平静地道:“这样的机关本应该用于战场之上,可是王小姐却将它用来陷害忠良,如果大宗师知道他的爱徒竟然如此糟蹋他的心血,恐怕不知道要多么生气呢。”

        王子衿听到李未央提及自己的师傅,不禁心头一跳道:“郭嘉,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眼眸在阳光下更加灼灼:“王小姐,待会儿还要好戏看,不必着急。”

        王子衿听到这里,心中越发的焦虑,她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步,李未央却出其不意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王子衿冷声道:“放开!”

        李未央微笑:“王小姐怎么这么心急?我都说了,待会儿要请你看戏。”

        王子衿咬牙道:“我让你放开我!”

        李未央却是一动不动在那里站着:“王小姐,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要知道这里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我是看你头晕才好心搀扶着你,不要殿前失了仪态!”

        王子衿目中流露出一丝忌惮,她没有想到这郭嘉看起来平静雍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刻竟是如此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她所谓的有戏要看到底是指什么?

        此时礼部尚书已经在前面停下,高声道:“祭仪开始。”于是皇帝上香行礼,带头下跪,身后便呼啦啦的跪满了一地。随后皇帝又站了起来继续前行,经过万佛寺的大殿之后,终于到了广场的祭炉之前。一阵风吹过来,皇帝轻轻咳嗽了一声,接过礼部尚书奉上的酒,慢慢扬手,散于祭炉前。按照惯例,皇帝会将亲手所书的佛经奉于先祖灵前,并为苍生向佛祖祈福,这就是祭天仪式的重要内容。王子衿心中一动,不由道:“郭嘉,现在这种局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未央淡淡地道:“待会儿王小姐就知道了。”

        王子衿不禁想要挣脱开李未央的手,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那一只手虽然冷漠如冰,力气却极大,她竟一时挣脱不开。她想要用内力震开李未央,可是却听见李未央微笑道:“若是我在这里受了伤,众人不免会怀疑王小姐究竟做了什么,要我是你,就不如在这里好好站着,免得牵连上身,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王子衿当然不敢在众人面前动手,要知道郭家那些人一个都不是吃素的,想到郭敦的武功和郭导的才智,王子衿叹了一口气道:“好吧,算我输给你就是了!郭小姐,这一回是我错了,请你松手吧。”

        李未央这才松了手,王子衿就要转身离去,却听见她轻笑一声道:“好好看着吧王小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王子衿一愣,此时人群之中却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原来不知怎么回事一点祭祀的香灰突然从炉中飞了出来,落在汾阳王的衣袍之上,顿时烧了起来,汾阳王大叫一声,肥胖的身躯扑倒在地,他大声道:“救火,快救火!”立刻有人向他扑了过去,可是汾阳王在地上滚了数圈,几乎把所有人都惊动了,那身上的火却越烧越大,几乎把他半边的袍子都给燎着了。护卫们冲上去,好不容易才扑灭了他身上的火,还没有把他扶起来,却听见有人惊叫一声道:“天哪!这是什么?”

        众人纷纷回头,却见到人群之中突然散开了,唯独露出站在中间的裴弼,裴弼面色苍白地站着,不敢置信的看着距离自己一步开外的地上那一把匕首,有人指着裴弼大声道:“他身上携带利器,定然是意图不轨要谋刺陛下!快抓住他!”

        看到这种情景,所有人都惊呆了,今天可是陛下的祭祀仪式,除了禁军之外没有人身上可以携带丝毫的利器,刚才可是经过重重的盘查,裴弼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把匕首?

        王子衿立刻回头,盯着李未央目光冰冷道:“原来如此!”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王小姐自以为是螳螂,熟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早在你吩咐那人故意拦下裴弼做戏的时候,我就已经命人动了手脚,我知道你是要让我误以为裴弼身上藏了匕首好博取我的信任。但姜将军位高权重,职责在身,当然不会亲自去做此事。他身边的一名副将便自告奋勇,哦,王小姐恐怕不知道,这位副将是我三哥郭澄的一个好朋友……需知道祭祀身穿的礼服重重叠叠,寻常是不能发觉的。裴弼想必是一早得了你的消息,十分信赖于你,所以才会让我寻到了这样的机会。”

        王子衿摇了摇头道:“不,不会!姜羽是一个聪明人,他绝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可以在裴弼身上动手!什么副将之说更是不可能!”

        李未央笑了:“小姐真是聪慧,原本我倒是想要借机会除掉一两个眼线的,还是被你看穿了……只是,我到底是将匕首藏在裴弼的身上,还是命人故意去撞他才撞出了那匕首,这就要靠王小姐自己猜猜了。什么事情若都是在你的意料之中那就没趣了。”

        王子衿脸色变的异常难看,她看着李未央,半天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这个郭府的小姐可真是太厉害了。她冷笑一声道:“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裴家人如此的忌惮你,你的确是个厉害的对手,值得我敬佩!”

        李未央却没有因为对方的夸赞而露出丝毫的得意,她只是平淡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王小姐若非有害我之心,我何必要这样对待你?”

        王子衿恼怒到了极点,却只能按捺下来,皮笑肉不笑地道:“郭小姐可真会说话,你一旦害人那就是丝毫退路都不给的。”

        此时就听见皇帝怒声道:“裴弼,你身上携带匕首究竟是意欲何为?”

        裴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竟然也晃了,眉目之间满是惊恐。皇帝身边自然有人怒呵道:“陛下,裴弼公然携带利器参加仪式,他必定是有谋反之心!”

        皇帝刚要说话,只觉得头痛如铰,他厉声道:“好你个裴弼,朕待你不薄,竟然敢弑君!”

        裴弼汗如雨下,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精心和王子衿策划的这一出好戏,受害人却变成了自己,早知道就不该相信女人!这世上的女人都狡诈如狐,根本靠不住的!他猛地转头看向王子衿,目光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你出卖我。

        王子衿冷冷的瞧着他却是神色不动,裴弼没有丝毫的证据可以证明王家人与他勾结,更何论出卖之说?自己只不过是和他达成了一个短暂的交易,要联合对付郭府而已,什么时候他们成了朋友?别忘了上回裴弼还想要劫走公主陷害王家……既然不是朋友,更何论背叛,简直是可笑!

        皇帝暴跳如雷,敢在祭祀仪式上行刺他,这可绝不是什么可以轻易饶恕的罪过。当然旁边也有裴氏一族的嫡系官员赶紧出来求情:“陛下!裴公子绝对不是有心的,这定然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齐国公冷声道:“夏大人说错了吧,谁会无缘无故的陷害他,只是他因为最近还不上户部的款项,所以对陛下心怀怨恨,才会意图行刺吧。夏大人,我劝你没有调查之前还是不要替这样的罪犯开罪,否则就要以同罪论处。”

        夏大人吃了一惊,瞪着齐国公道:“国公爷,你说这样的话,是说我和裴家有勾结吗?”

        齐国公淡淡一笑道:“这可是夏大人你自己说的,我并无他意。”

        太子此刻站出来大声道:“父皇,儿臣相信裴弼绝没有这样大的担子,所谓携带利器必定是有心人在从中作梗,请陛下给儿臣几日时间,让我好好调查一下,一定会给父皇一个满意的交代。”

        静王冷笑一声道:“祭祀仪式是何等重要!谁不知道无论是文武百官还是朝廷命妇,身上是绝不可以携带任何利器的!若非刚才发生的那场意外,咱们还不知道原来有人觊觎父皇的性命。裴弼知法犯法,分明就是蓄意谋刺!太子殿下,你身为父皇的儿子,一点不关心父皇的安危,竟然只想着袒护裴家,你究竟是何居心?”

        太子面色一白,连忙道:“父皇,儿臣绝无此意!”

        静王淡淡地道:“也许裴弼是受了某些人的示意带了这匕首入殿,所以太子才如此维护他!”

        这是说裴弼所为乃是自己教唆!太子猛地转头,厉声向静王呵斥道:“静王!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

        静王微微一笑,向皇帝道:“父皇,裴弼携带利器这已经是众目睽睽的事情,太子却是一直为他狡辩,不知是何居心,请父皇严查此事,不要纵了此等凶徒!”

        齐国公和其他几位官员也上前一步,纷纷要求陛下严惩裴弼,以儆效尤。的确,祭天仪式是何等重要,怎么可能容许人身上携带利器、妄图不轨呢?皇帝若是饶恕他,那才真成了纸做的老虎,以后谁都可以刺杀他。虽然裴弼今天没有真的刺杀行动,可是携带利器本已经是一桩大罪了,皇帝冷笑一声:“除了裴弼之外,今天负责巡查的官员是谁?”

        姜羽闻言连忙出列,跪倒在地,声音都在颤抖:“陛下,是微臣。”

        皇帝看着他,那目光之中似射出数道利剑:“今天是你负责盘查,怎么会让人带着利器入殿?”

        姜羽听到这里,几乎汗湿背脊,他跪在那里不断地磕头,大声道:“陛下,是微臣一时失查,请陛下恕罪!”

        皇帝的目光越发阴冷,他的眸光在太子、静王、齐国公、王琼和所有臣子的面上一一扫过,王子衿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姜羽可是父亲当初保荐的,她想到这里转过头看着李未央,此时她才知道对方的真正用意。

        果然,齐国公冷声道:“姜羽,你身为此次负责盘查的将领,居然会放过这样一个人!不对,我隐约记得,刚才你可是将此人特意拉到一旁去,应该是是仔细经过盘查的,为什么他身上还会携带利器呢?”

        姜羽面色更加苍白,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连忙看向王琼,希望他能够救一救自己。王琼出列,向皇帝道:“陛下,微臣可以替姜羽担保,他定然不会做出此等事情!”

        秦王和晋王事不关己,都是高高挂起,冷眼瞧着。

        静王冷笑一声道:“这可未必!王将军,姜羽是你的学生,又是你保荐为官的,想也知道你一定会对他多方袒护。若是姜羽心中没鬼,为什么要将裴弼叫到一旁?既然经过仔细检查,裴弼的身上又为什么会带着匕首,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分明是他们二人有所勾结意图行刺陛下!王大人,你竟然袒护这样一个人,你可知罪吗?”

        王琼被静王一顿抢白,纵然他老谋深算也不由自主心里发寒,想也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他是脱不了干系的,就算刚才他不站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他,因为姜羽可以算是他的关门**,又是他一手保荐进入禁军。不光是他,就连禁军的统领恐怕都要受到诘责。他想到这里,连忙道:“陛下,姜羽哪里来这样大的胆子,他只是一时失查才被裴弼蒙混过关,定不是和这逆贼有所勾结,请陛下明察!”

        皇帝看着这些皇子又看着所有朝臣,突然冷笑了一声道:“好,好,好!你们这些人将朕当做猴子一般在耍弄呢,一个一个串联起来不知道在背后算计什么!”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微笑了起来,这就是你自己种的苦果,若不是你一直扶持王家,意图利用他们牵制郭家,又何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现在王家已经被你拖下水了,这一出戏你要如何演下去?作为一个帝王你就该知道,该惩罚的时候就要惩罚,否则只会乱了纲常。

        今天裴弼携带匕首上殿已经是非死不可,姜羽就算可以摘掉勾结的罪名,也终究是犯了失查之罪。而王琼是举荐姜羽之人,更别提他刚才还站出来为姜羽保驾护航。哪怕他没有站出来,当初错误的举荐也会拉他下水。所以这三个人如今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唯一的区分只不过是犯罪的轻重而已,想要逃过责罚,除非皇帝故意偏袒……可他若是偏袒了,那今后谁都不会听从他的命令,这就是道难解的题。李未央是故意要让皇帝为难,故意气他,谁让他要与自己为难?不给他添点赌,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些日子的不快……

        王子衿冷笑一声,看着李未央轻声道:“郭小姐果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就连对我朝的官制也如此理解。”

        李未央微笑,在越西有一个连坐制度,凡是在推荐人才的时候也必须承担责任,但是谁也不敢保障自己的推荐真实客观,所以如果不是利益相关,大家不会没事找事冒险推荐不相干的人,这就促使了人才选拔制度变成了裙带关系制度。众人推荐的不是自己的门生就是亲戚。所谓一人得道鸡犬**,一人失势相互扶持,久而久之,除了那些通过科举制度上升的寒门之外,凡是掌权的大家族以及文武百官之间都各有小圈子,是不同的利益共同体。

        如果出现一个犯罪的官员那当初提拔他的人就要负责任……姜羽可是王琼一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是他的亲信,这一回姜羽犯了错,王琼当然也要跟着倒霉。王子衿摇了摇头,她终于意识到这郭嘉真正厉害的不是在于她的手段,而且她对于人心的窥探。在这一出戏中,她把握了自己的心思,把握了裴弼的心思,甚至于把握了那高高在上的皇帝的心思!他们这么多人,竟然被一个这样年轻的女子耍了一道!亏她王子衿自以为聪明绝世,才华横溢,终究不过是对方手中的棋子。此刻王子衿深深领悟到了李未央的心机,几乎令人不寒而栗。她盯着对方,尽量克制住内心的战栗:“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将我们王家置于死地吗?”

        李未央唇角笑意微挑:“王小姐在设计这出局的时候其实就知道,纵然我父亲被定了罪,其他人也会想方设法帮他脱罪,郭家只不过是要受到重大打击,却不会有灭族之险。同样的,王家也是如此,若是我真的要置王家于死地,刚才就不会这样轻松了。”

        王子衿抑制不住冷笑:“虽然不是置诛死地,可也差不离了,若是刚才你再做的狠一点,现在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王子衿这样说就是对陛下接下来会做出的选择了然于心了,果然,就听见皇帝冷声道:“将裴弼押往天牢,姜羽削职为民、流放三千里。至于王琼……”

        皇帝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王琼不禁就是一抖,只听见皇帝冷冷地道:“罚俸一年,责令闭门思过三个月。”

        王琼垂下了头去,还好……陛下终究没有重责,但是这一回王家也算颜面扫地了!

        裴弼甚至来不及为自己辩解就被人押了下去,在禁军押着他走过李未央身边的时候,裴弼突然冷笑了一声,目中射出无比愤恨:“这一回可算是如你心愿了。”他又盯着王子衿,心中越发恼恨,只可惜他没有证据拿出来,否则绝不会放过这个背叛他的女人!

        李未央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裴弼没有机会再做停留,就被人押了出去。而姜羽虽然是照着王子衿的话去做的,可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他越发不能出卖王府的小姐,若是连王家人一起拖下水可就连救援他的人都没有了,所以他静静的,一言不发任由人将他一同押了下去。

        一场祭天闹到现在已经是人心惶惶,可是皇帝转过身去,大声道:“将这次的祭仪全部按正常的程序完成。”

        众人听到这里不禁心有戚戚焉,却都不敢说什么,一丝不苟地按照原先的方案将仪式完成了。等皇帝步上龙撵远去,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太子冷笑一声道:“静王,你可真是好盘算!”

        静王微微一笑,向着太子道:“臣弟恭送太子!”太子目光更加愤恨,头也不回大跨步地离开了。

        仪式一结束,原本站在人群之中的旭王元烈立刻向李未央走过来,王子衿冷眼瞧着他,淡淡地道:“郭小姐,你我因为旭王殿下结怨,可本质上我们之间并无仇恨,你说是吗?”

        李未央倒是不知道对方突然提起这个有什么用意,她只是微微一笑道:“王小姐还有话要说么?我以为经过刚才,你要跟郭家彻底决裂了。”

        此时元烈已经被人群包围住了,很多人拦住他意图询问陛下的心意,要知道陛下对于元烈的宠爱可是盛宠不衰,所有人都想从他那里多打探一点皇帝的喜好。如今看裴家连最后一个嫡系都这么没了,众人隐约觉得朝中风向要变了,所以顾不得元烈性格古怪暴躁还是纷纷围了上去。元烈恼怒却又不能发作,只能远远的看着李未央摆了摆手,而这时候王子衿继续已经说下去:“我之所以对付郭家,最重要的原因是你之前散播我三哥的谣言。”

        李未央微笑道:“不是谣言,那是事实!更何况我这么做也是因为你三哥竟敢闹到郭府门前,真当我郭家是来去自如的地方吗?”

        王子衿淡淡一笑道:“是也好,非也罢,这都是过去的事情,希望将来郭小姐不会再针对王家。”

        李未央心如琉璃,一瞬间就看的明白:“这就要看王小姐的表现了,看你是要继续和裴皇后合作,还是要调转舵头,考虑一下与我的合作。”

        王子衿冷笑一声道:“和裴后合作是与虎谋皮,与你合作又有什么好处?”

        李未央微笑道:“至少没有灭族之危。”

        王子衿眼皮一跳,不禁道:“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神色从容道:“你相助裴后灭了郭家,却让裴后意识到了王府的实力。想也知道等到太子登基,自然朝政都由裴后掌握,到时候她会容你王家嚣张吗?你与裴后打交道也不算短了,难道对她的个性没有丝毫了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郭家一屠,她要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们,王小姐如此聪慧,不应该不知道吧?还是觉得她会封你个妃子做做,所以故意忽视?”

        王子衿咬牙,她何尝不知道?只是她不服气而已,她有哪里比不上李未央,为什么元烈宁可选择她也不选择自己?人心伐谋乃是阴私之术,若用于后宫朝堂之上只会扰乱朝纲,对国对民都没有什么利处,选择这样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身边,岂不是终有一天要毁了他的英明?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谅解!说到底,王子衿就是自尊心作祟,她觉得旭王元烈羞辱了她的尊严,所以非要扳回一成来,向他证明郭嘉是不如她的。可是现在自己的行为反而变成了一种反证,她的文韬武略到了这个阴谋使得炉火纯青的郭嘉竟然毫无用武之地,怎么不让她恼怒?今天她岂止是败了,而且是惨败,一点回头的余地都没有。

        看到王子衿脸上的神情难看,李未央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微笑道:“王小姐不必觉得难堪,不过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罢了,到了战场之上,我也得甘拜下风。但论起这种制人之术,你还是应当谦虚一些。”

        王子衿不愿意再多说,只是转头向外走去。李未央见劝说无效也不多言,只是转身下了台阶。不多时元烈便追上了李未央,他道:“你怎么不等等我?”

        李未央眼中含笑,口中却没好气地道:“没有看见我在处理情敌吗?”

        元烈吃了一惊,回头看了一眼王子衿的背影,道:“她?不要再开我玩笑了。”

        李未央咳了咳:“都是你给我找来的麻烦,若是当日你不当庭拒婚……”她话说了一半却觉得自己这话有一些迁怒,其实元烈不管有没有当庭拒婚,只要他不肯迎娶王子衿,这都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王子衿心高气傲,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原谅元烈的。但话说回来,元烈也没有什么错,难道要强逼着他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吗?这世上大概只有皇帝才可以将这样愚蠢的事情做得如此理直气壮。

        元烈眼睛闪了闪,完全不在意地道:“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就不要立刻回去了,我带你出门踏青去吧。”

        李未央微微一笑,刚要说什么却听见阿丽公主道:“踏青?好啊,我也要去!”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郭敦笑道:“哪里热闹,哪里就少不了你,要去的话咱们都一起去吧!”

        郭澄笑道:“我不去了,我还得送韩琳回去。”众人一阵嘘声,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先行告辞离去。

        郭导促狭道:“你们都成双成对的,只有我形单影只,要不——”他转过头突然若有所思地道,“要不我把那王小姐追回来,咱们一块去?”

        李未央瞧他神情带着三分嘲讽,不由叹息道:“我瞧她看你的眼神可比看我还要怨毒多了,你到底做了什么?”

        郭导摊手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只不过上次问了她一个算卦的问题,她就生气了,你瞧女人的心眼可真是小!”

        李未央听到这里,不由失笑:“是啊,这位王小姐心高气傲,心眼的确不大,不过女人就是有这种小心眼的权利,你说是不是,五哥?”

        李未央心思千回百转,一不小心就绕进去了!听她似乎在试探自己,郭导摸了摸头,故意装作听不懂:“这样的大小姐我可伺候不起,走吧,咱们踏青去了!”

        阿丽公主几乎欢呼起来,郭敦连忙拉住她,嘘了一声道:“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刚刚才出了那么大的事,你要是如此欢天喜地,别人岂不都知道这件事情和咱们有关吗?”

        阿丽公主一愣道:“和咱们有关?刚才的事情与咱们又有什么关系?”

        其他四个人看着她不由都失笑了,这样天真浪漫的草原公主,果真还是对世事一无所知啊,刚才发生的一切她还是完全不明白。李未央转头看着祭坛上的香炉,却是微微一笑,不杀人就罢了,一旦开了杀戒就要斩草除根,这件事还没完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