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6 打断狗腿

    庶女有毒

    266 打断狗腿


        很快,宫中送来了帖子,李未央接过一看,目光露出一丝惊讶。

        郭导看她神情异样,便轻声问道:“出了什么事?”李未央将那帖子递给郭导。

        郭导看了一眼,却是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赏菊宴。”

        李未央扬眉,目中露出一丝疑惑道:“五哥好像对这宴会很了解?”

        郭导向她解释道:“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宫中的万菊园都是菊花盛开,所以皇后娘娘会亲自主持赏菊会,并派人搜集天下菊花的名品以供大家欣赏。”

        李未央若有所思道:“原来是宫中的惯例……”

        郭导理所当然道:“毕竟是皇后娘娘亲自下的旨意,这个宴会是非去参加不可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裴弼刚死,她就有这样的雅兴,还真是叫人觉得奇怪!”

        郭导失笑:“你什么时候见过裴皇后惊慌失措过?裴弼对她而言是一个棋子。一旦这个棋子坏了她的棋路,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当初的裴帆如此,如今的裴弼又怎么会例外?”

        李未央美目平静地闪过一丝锋锐的寒光:“我很想知道若是下个轮到她的亲生儿子,她又会做何感想。”

        郭导不禁皱眉望着李未央,道:“太子是一国储君,想要动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嘉儿,你可有把握?”

        李未央冷冷一笑:“五哥放心吧,若是没有万全把握,我情愿按兵不动。”

        郭导看她并没有要立刻动手的意思,这才缓缓松了口气,道:“无论如何你还是要多加小心,这一次的赏菊宴……我怕其中有什么阴谋。”

        李未央目光悠然地看了窗边那盆帅旗一眼,微微一笑道:“听说这帅旗是十大名菊之一,元烈好不容易才弄到了这么一盆便捧了来,却不知道皇后那还有什么样的珍品,我真想一睹为快!”

        郭导瞧李未央一幅神色淡然的模样,显然是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中,不由轻轻一叹道:“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裴后的下一步棋是什么,可惜这么多年以来,就从来没有人猜透过她的心思。”

        到了赏菊宴那一天,宫女们在菊园中用绸缎围起一个个锦帐,世家贵族的千金小姐们不过席地而座,一边煮酒一边赏花。而男宾们则三三两两选了好友,另外择地而坐。若是往日里想要在宫中这样惬意那是万万不能的,但万菊园位于较为开阔的场地,赏菊宴说穿了实际上是百年来变相的相亲宴会,也是各大豪门互相联姻的大好机会,自然与平常不同。此刻宽敞的菊园之中各色的名菊乱人眼目,酒香阵阵缥缈,闻起来令人十分陶醉。

        阿丽公主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赏菊会,能够让她动容的不是那美丽的菊花,而是御厨用菊花做出来的各色糕点。阿丽公主一边吃得十分开心,一边问李未央道:“怎么还不见皇后娘娘?”

        李未央看了一眼菊园门口的方向,似笑非笑道:“重要人物总是最后才出场的,你不是已经见过裴后了吗?怎么这么心急!”

        阿丽公主不屑地撇了一眼道:“我是不希望见到她!若非你说这里有好吃的,我是绝对不会跟你一起入宫的!”

        李未央不禁微笑起来,和阿丽公主在一起,天大的换烦恼也会化为乌有,这个少女实在是很可爱,她正在这么想着,却突然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不由转头一看,却是满面含笑的王子衿走了上来。

        李未央心中一动,站起身来,笑容和煦道:“王小姐,多日不见。”

        王子衿同样是微微含笑:“我几次三番下了帖子,郭小姐却是不肯上门。若非皇后娘娘办的赏菊宴,只怕我还见不着你!”

        李未央只是笑容淡淡,她一贯保持低调的个性和处事原则,轻易不参加名流宴会,也不感兴趣,更何况和王子衿走得太近……只会引人注目。

        果然,有人见到王子衿和李未央站在一起,都悄悄向这边望过来。那眼神之中有诧异,有窥探甚至还有一些隐隐的讥笑。王子衿恍若未觉,叹息一声道:“每次我和郭小姐站在一起,总是特别引人注目,大概所有人都以为咱们是情敌吧。”

        李未央淡淡一笑,她和王子衿的关系还真是十分奇怪,说是情敌,可王子衿从未钟情过旭王元烈,说是朋友,对方上一回的所作所为又实在是不太厚道。应该说,亦敌亦友更为恰当吧。李未央瞧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面色苍白的南康公主身上,她轻声道:“公主殿下最近似乎过得不太顺心。”

        王小姐微微蹙眉,面上掠过一丝不太自然的神情,不由上前一步低声道:“我已经千方百计劝说过三哥,可是他的个性你是知道的,恐怕不那么容易屈服。”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屈服?王小姐何至于用上这两个字?若是当初他不愿意迎娶公主,大可以向陛下提出来,何必做的如此委屈?听说他不但没有将那女子悄悄送走,反倒将她接回了王家,意图纳她为妾。你们当南康公主是什么,又当皇室尊严是什么,可以任由搓圆揉扁的面团么?”

        王子衿被一顿抢白,却不能生气,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道:“父亲骂也骂了,打也打了,甚至一度被三哥气得病倒在床。我身为妹妹又能如何?郭小姐,你可不可以为我指一条明路!”

        李未央笑容却是十分漠然:“若是王小姐一心指望着外人去处理,那将来惹出什么大事来,可怪不得我们了!”她的提醒完全是出自好意,南康公主毕竟身份尊贵,虽然不得陛下宠爱,可是公主的身份是板上钉钉的。这王家的少爷也过于怠慢了,不但将女人领进门,甚至还要给个名分。如此明目张胆,实在是叫人心中发寒。

        王子衿见李未央神色冷淡,不由暗暗叫苦,其实她心中也是对三哥十分不满,在几个兄长之中王延的武功虽是最好,头脑却不很灵光,尤其经常被外人煽动,关于这一点,她和父亲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可是这人啊,总是有一个坏毛病,越是压制他反弹越是厉害。打不能打,骂不能骂,更加不可能将他驱逐出王府,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了,想到南康公主近日所受的委屈,王子衿也不禁汗颜。她开口道:“不论如何,我会尽力压制此事,绝对不会让三哥闹得南康公主不得安宁。”

        李未央其实很明白王子衿是个聪明人,她应该知道怎么做。只是看到南康公主苍白神色和郭贵妃心疼的眼神,李未央还是觉得这桩婚事是一场错误,而那罪魁祸首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元烈有句话说得没有错,这个老头总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喜欢乱点鸳鸯谱,浑然不顾人家的幸福。如今他糟蹋完南康公主的一生,显然又要乱拉红线,还想将王子衿配给元烈。李未央想到这里,目中滑过一丝深深的冷意。

        王子衿看着李未央,终究只能转开话题道:“今日的名菊这么多,不知道郭小姐最喜欢那一株?”

        李未央听到这话,目光便从南康公主的身上收了回来,她淡淡地道:“这么多的菊花,我独爱墨荷。”

        李未央所说的墨荷便是一种墨色的菊花,说是墨色,其实是深紫色。色泽浓而不重,花盘硕大,花瓣中空,末端弯曲。在一众色彩缤纷的菊花映衬下,凝重却不失活泼,华丽而不失娇媚。

        王子衿走近了一株墨荷,细细一瞧,只觉质朴无华、端庄稳重,尤其是花瓣如丝,花色如墨,格外显得与众不同。她点了点头,微笑道:“这墨菊洒脱娴静不说,更兼晶莹剔透、醇厚如酒,的确有一分自然天成,清绝飘逸的品格。郭小姐好眼光!”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不知道王小姐喜欢的又是哪一株?”

        王子衿指着不远处的那一株凤凰振羽,道:“我喜欢的是那一株。”

        李未央瞧了过去,只见到她所说的那一盆凤凰振羽,花瓣向内抱曲,形似凤凰朗朗起舞。看起来优美动人、光彩夺目,使人闻其名、赏其花便会联想到凤凰展翅的美妙姿容。果然是喜欢这样夺目的花……李未央若有所思道:“原来王小姐喜欢的是菊花中的花王!”

        王子衿点了点头,从容道:“赏菊和做人一样,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最好,郭小姐难道不是这样看的吗?”

        李未央显得漫不经心,悠闲淡然:“每一盆菊花都有自己的美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处,何必一定要争强好胜。须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王小姐事事想要做到最好,不觉得太累?”

        王子衿听对方所言似乎有淡淡的嘲讽,她微微一笑道:“人各有志罢了!”

        就在此时,太监大声道:“皇后娘娘驾到!”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向菊园门口看去。

        裴后一身华服,面容绝美,脸上含着淡淡的笑容,她环视四周,目光似乎在王子衿的身上轻轻掠过,最后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只是淡淡一笑随后从她身旁走过。李未央在一旁行礼,只能瞧见裴后那层层叠叠如同祥云一般的裙摆从她的眼前掠过,李未央不禁眯起了眼睛,这般气势和声威,天下唯裴皇后所有而已!

        “好了,都平身吧!”直到裴后走到座位之前坐下,宫女们连忙匍匐着替她整理好裙摆,她才轻轻挥了挥手,所有人纷纷站了起来。

        江南侯夫人微笑着上前道:“娘娘,今日这一出赏菊宴办得极好,尤其是收集的这数百盆名菊,真是让咱们大开眼界。”

        皇后微微一笑道:“这都是太子的孝心,太子妃也跟着受累了!”太子妃闻言只是含蓄的笑了笑,神情越发谦卑。而那一边怀中抱着孩子的卢妃,却是眼含嘲讽。

        裴后看了一眼卢妃,竟向她招手道:“把孩子抱来给我瞧瞧!”

        卢妃立刻喜笑颜开,她抱着婴儿上前递给裴皇后,裴后不顾自己身上穿着华服,竟然慈爱的将那孩子抱在怀里,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温柔之意。

        李未央远远瞧着每一个人的神情,却是不动声色。裴皇后目光悠然地看着怀中的孩子,外人看起来或许十分慈和,可在李未央看来,裴后那一丝温柔并不曾落到眼底。

        卢妃为太子产下的是一个儿子,并且是太子的庶长子,这样一来太子妃的地位不免受到了影响,所以她越发努力的巴结裴后,就想要将卢妃狠狠的压制住。此刻太子妃瞧见裴后抱着孩子露出如此温和的笑容,心情不禁紧张起来,更是难掩眼中嫉妒之色,而卢妃则是扬扬得意,下意识地低头掩住唇角的得意。

        裴后看她们两个人的暗中较量,却是微微一笑,哄了孩子一会,随手便将他交给旁边的乳母,语气淡淡地道:“这孩子和太子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瞧着真是十分心爱,以后要多多抱进宫来给我瞧一瞧。”

        卢妃欢天喜地,连忙应道:“是!”

        太子妃的脸上神情更加难看,却又不能不维持着太子妃的尊严,那神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这妻妾之争十分有意思,若是将来加以利用倒是不错。却突然听见裴皇后道:“你们都站着做什么,各自赏菊去吧。”

        听到裴皇后这样说,众人不禁如释重负。太子、静王、还有秦王都围着旭王元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元烈脸上明显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却还是被他们包围着,没有办法出来找李未央。

        李未央看着元烈一脸苦恼、恨不得将太子抽飞的模样不由好笑,正在这时候,郭惠妃却命人让李未央前去,李未央向阿丽公主略一点头,便转身跟着女官离去。见到郭惠妃手中举着茶杯却不喝,似乎神色不安的样子,她上前两步,柔声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郭惠妃抬起头看见是李未央,便向她招了招手:“过来坐吧,我有话要告诉你。”

        李未央点了点头,便顺势在郭惠妃的下首坐下。

        惠妃叹了一口气道:“你母亲身体还好吗?”

        李未央略显出一丝犹豫,道:“是,母亲最近风湿又犯了,头也总是疼,所以我便让她卧床休息,没有让她来参加今天的宴会。

        郭夫人这是**病了,天气凉了便会犯病。郭惠妃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随后道:”本来这些话想要告诉你母亲的……王延带着那女子羞辱南康,而且毫不掩饰。我真是想不到王家竟然也有这样的子弟,简直丢尽了脸面!若是早知如此,我宁愿抗旨,也不会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李未央轻轻蹙眉,道:”王延又做了什么?“她素来只知道王延宠爱那个外室,却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连郭惠妃都如此愤怒。

        只听见惠妃咬牙切齿地道:”他竟然要求南康在半年之内生下儿子,若是不然……“

        李未央神色一变道:”不然怎样?“

        郭惠妃却是难以启齿:”不然的话,他就要将那个小妾扶为平妻!“

        李未央冷笑一声,只觉得荒谬无比:”我只听说寻常人家娶妾,绝没有听说驸马要娶平妻的,他的头脑里究竟装的是什么?!“

        郭惠妃摇了摇头,同样觉得不可置信:”是啊,刚才南康与我说起的时候,几乎连眼睛都给哭肿了。真是为难这孩子了,她一直这样忍耐着,恐怕再这么下去也忍不了多久,迟早要闹出大事来。“

        李未央斟酌着用词:”在知道王延有外室之后,我也曾派人去调查,得到的结论是……“

        郭惠妃一怔,连忙看向李未央,道:”你调查过那个女子?“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原本王延说她身家清白,可是调查之后发现那不过是王延为了掩人耳目做出的假身份,特意找了个家庭收养她而已。她原本出身乐伎坊,据说是罪臣之女,却生得花容月貌,更兼才艺双绝,引得不少达官贵人、豪门公子争相缠头,趋之若鹜。王公子对她倾心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在她的追求者之中,比王延更好的多的是,她为什么偏偏看中驸马都尉?要知道寻常人是不会与公主殿下为敌的,这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除非她的背后有更加强大的靠山,使得她根本就不畏惧成为南康公主的情敌,更不畏惧成为皇室的笑柄!“

        郭惠妃听到这里,脸色变得异常阴沉:”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在背后推波助澜,想要让南康和王延这桩婚事难以维系?“

        李未央想了想,才低声道:”我也不希望事情变得这么复杂,但事实如此不容狡辩。我想王家人心中也是有数的,所以他们也才千万百计地阻挠那女子进府。可惜如今那外室已经身怀有孕,王延非要闹着将那女子接进府中,以至于和镇东将军王琼闹得很僵,甚至将王琼气得病倒在床……不顾父亲和家族,可见他已经被那名女子迷得神魂颠倒了,又怎么会把南康公主放在眼里?“

        郭惠妃的神色越发难看,她攥紧了手指,抬起头目光笔直地看着不远处的裴皇后,此时的裴后正亲热地和太子妃说着什么,神情十分轻松自在,郭惠妃咬牙道:”果然如此,她还是不肯放过我!“

        李未央摇了摇头,裴后的所作所为绝不只是为了针对南康公主和郭惠妃,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开端,后面一定有更大的陷阱在等着,只是对方究竟要怎么做呢?她举目四顾,不由蹙眉道:”公主殿下去了那里?“

        郭惠妃叹了口气,却又有些担心:”刚才南康说心情不好要去走一走,应该就在这附近不会走远的,我已经命宫女跟着她了。“

        李未央却站起身来:”既然公主要散心,那我便陪着她就是,惠妃娘娘不必担心,我会开解她的。“

        郭惠妃点了点头,郑重道:”那就拜托你了,千万劝着她一些,不要让南康这孩子想不开。“

        李未央转身离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并不十分关心南康公主的婚姻问题,她关心的是裴皇后究竟想要做什么,似乎越接近南康,就越接近裴后的阴谋。就在李未央刚刚转过一株梧桐树的时候,却看见南康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江儿大步地走来,更是满面仓惶,她一见李未央,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快步上前道:”郭小姐,您快救救我家公主吧!“

        李未央目光一肃,随后道:”出了什么事?“

        江儿神色越发惊慌,她咬牙道:”是驸马,驸马他跟公主闹起来了……“

        是驸马的家务事?!所以这宫女明明很紧张,却不敢宣扬出去,想到那两个人如今的情景,李未央略一沉吟,便向江儿低声道:”你速去向郭惠妃禀告此事,我去看一看。“

        江儿立刻应了一声:”是!“飞快地转身离去了。

        李未央向赵月道:”走,咱们去看一看!“

        因为出了事,李未央脚步如风地向不远处的凉亭而去,刚刚走近了就听见有男子的大声吼叫和女子哀泣求饶的声音。两名宫女站在凉亭不远处,皆是面色煞白,想要上前帮忙却又不敢靠的太近,生怕激怒驸马反而伤到公主。李未央看见这一幕,将胸口汹涌的怒气压抑了几分才快步上前,赵月不敢犹豫,一脸寒霜地跟在李未央身后。

        令李未央没有想到的是,眼前拳脚相加的两个人,一个便是驸马王延,而另一个则是她的四哥郭敦,两人因为在宫中都没有携带武器,皆是赤手空拳,却是打的火热。郭敦力大无穷,不知怎么竟将王延那一张漂亮的脸蛋打破了,嘴角更是血迹斑斑。王延则满面怒气,身子微晃,表情狰狞又狠毒,却是出拳如风,一副要将郭敦置之死地的模样,南康公主在一旁不停地要求他们住手,可压根没有人理会她!”全都住手!“那两人没有听见李未央的话,李未央眼刀如风,赵月立刻扑了上去。

        此时王延正举起一只瓷凳就要砸在郭敦的身上,千钧一发之时,一只冰凉又坚毅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将他向后一扯,那力道极巧,王延自诩武功高强,偏偏躲避不及,竟被对方连扯了三步,一下子重重压在廊柱之上。他闷哼一声,暴怒地回头,一下子就瞧见李未央就站在不远处,却是面容肃杀,眼中有雷霆之怒。

        郭敦的一只袖子已经被扯破了,胳膊上也是鲜血浸透,显然是受了伤,南康公主一直面色苍白,瞧见李未央来了,如同救命稻草一样,快速上来搂住李未央的胳膊,眼泪簌簌直下:”姐姐,姐姐……“她的发丝散乱,小脸吓得惨白无比,瞧见李未央的时候,激动不已,美眸泪水涟涟。

        王延盯着李未央,眼光十分狠毒,阴森森地问道:”郭小姐,你们兄妹还真是会多管闲事,这是我的家务事,难道你也要管吗?“

        李未央轻轻地拍了拍南康公主的后背,柔声道:”公主殿下不必害怕。“随后她转过头来看着王延,那目光却无比的冷厉,仿佛开刃的刀锋一般,嘴角也噙了一丝沉沉的笑意:”家务事?!驸马,你不看看打的是什么人,又是在什么地方打的!你以为皇宫也是你王家的后院不成?不管为了什么,你将公主殿下吓成如此模样,是要向皇室挑衅吗?“

        听到这话,王延越发怒气澎湃,心生恶念,看着这一张清丽面孔,他恨不得冲上去给李未央两拳,却碍于一旁虎视眈眈的赵月不敢动手。他也知道李未央的身边素来随身带着这一个武功高强的婢女。虽然这赵月身上没有武器,可是她的拳风丝毫不亚于他们这些男人,绝对不能轻易动手!他强压住怒火,冷冷一笑道:”你怎么不问问你四哥,看他闯了什么祸?“

        郭敦往地上啐了一口,却是一颗牙齿混着血吐在地上,他冷冷地一哼:”我与南康公主不过是说了两句话,这人就像疯狗一样冲了上来,非要说我勾引公主殿下,还对我百般动手挑衅,这种狗东西,真是叫人恶心!“

        王延怒声道:”男女有别,你无缘无故跑来和南康公主说什么话,分明是你们俩早有奸情,我打死你,才不叫冤枉了你!“说完又怒视着李未央道:”郭嘉,识相的就赶紧滚,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杀了!“

        李未央嗤笑一声:”驸马爷,您真是好大的口气。“

        王延笑容更加阴冷:”这种败坏门风的女人,再加上一个不知好歹的郭四少爷,我这是替陛下清理门户!“

        南康公主终于怒意盈然,她猛地抬起头,脸上虽然还有泪水,可是眼中透出强烈的恨意:”王延你血口喷人,我和郭四少爷清清白白,只不过在这里说了两句话,在开阔的凉亭,身边又带着宫女,何曾有半点苟且?是你自己疑心生暗鬼,总是做些不三不四的勾当,才会怀疑别人。你在家中羞辱我也就罢了,到皇宫里还如此肆无忌惮!你这样的人才是下流卑鄙无耻!“

        王延越发恼怒,冲上来就要对南康公主动手,郭敦离得较远来不及抓住他,而赵月身形鬼魅一般,已经飞快的闪到了他的面前,将公主和李未央护得严严实实。

        王延怒声道:”郭嘉,难道你还敢让这个婢女对我动手不成?“

        李未央却是不动声色地一笑,眼眸异常阴冷道:”赵月,动手!“

        那些宫女们皆不知所错地看着这一幕,倘若公主少了一根汗毛,她们也算活到头了。可是眼前这局面,谁要是卷进去——只怕还要当场死于非命。还不等她们作出反应,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赵月竟然已经将王延**了。她一只脚踩着对方的膝盖弯逼着他跪倒在地,声音清冷凛冽:”驸马爷,我家小姐让你住手,难道你听不见吗?“

        王延昂着头,桀骜不驯的模样:”郭嘉,你真是有能耐呀,在皇宫里你敢对驸马动手,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好了!看看到时候陛下还会不会包庇你郭家!“他敢笃定她是不敢动手的,郭嘉不敢跟王家反目成仇!

        李未央淡淡一笑,竟拔下自己发间的簪子,轻轻抚摸了一下,随后缓缓上前两步,将那锋利的簪尖抵住了对方的咽喉,她微微一笑,声音轻柔地道:”驸马爷,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每次人家威胁我,我心里就会很害怕,一害怕晚上就睡不着,长期失眠的人脾气可不大好!“

        听到她这样说,王延脸色骤变,他怎么忘了这郭家的女儿在外面长大,素来和大都之中娇弱的千金小姐个性不同,听说还曾经和临安公主杠上,这样的女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得罪了她还能有好果子吃吗?可如今他是骑虎难下,要他当面请罪那也是万万不能的,当下冷冷道:”你敢怎样!“

        李未央手中一动,他的血终于从毛孔中渗透出去,血丝落到玉质的簪子上,立刻消失了,不留下一点痕迹。她的声音格外温和,在这种场景下听起来却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你猜得很对,我的确不会加重王家和郭家的仇恨,所以不会立刻宰了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向你收一点利息!“

        什么利息?!王延的眼眸越发狠厉,他紧紧盯着对方,一只手攥得发白,胸腔剧烈起伏着:”你要做什么?“

        李未央转头看向南康道:”公主殿下怎么说?“如果南康公主此刻为王延求一句情,那李未央立刻转身掉头就走,绝不会再帮她一丝一毫。

        南康公主愣了一下,却别过头去道:”此人与我毫无干系!“

        她说完这一句话,李未央便微微一笑,转头下令道:”赵月,废了他的一条腿!“

        王延终于慌了,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在一瞬间全部洞开。

        郭敦吃了一惊,他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却不知是要阻止还是去帮一把手。

        赵月眼眸之中透出蚀骨的寒意,手风疾落,只听见”咔“的一声,骨头被打断的声音,伴随着王延一声惨叫,那声音极为凄厉,几乎震动周围树上的飞鸟。王延整个面孔怪异地扭曲着,谁也说不清那是什么神情,狂怒或者大哭,像是痛苦到了极点,整张面孔已经没办法保持一个表情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风卷起了她束起的长发,她缓缓地走近了他,轻盈得像是随时会被风卷起,但脸上笑容却是十分的冷淡,叫人心底发怵:”驸马爷,希望你记住这个教训,这次是你的右腿,下一回就是左腿,再下一回……“李未央说着,用簪子笑眯眯地戳了戳对方的太阳穴道:”再下回,我就送你下去陪裴大公子,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王延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从右腿关节处传来,痛得把他整个人都贯穿了。他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却仿佛透过那张美丽的面容看到了美人皮相之下那凶兽般的神情,此刻,他已经被李未央阴冷的模样吓坏了,甚至于忘了那右腿被废的剧痛。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罪了让你生不如死的人,眼前的李未央就是这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在对方的那阴冷的目光中,他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原本的强硬已经全然都没了,只是浑身打着颤,一个字发不出来。

        李未央越发笑得从容,她淡淡地道:”我知道驸马爷是想要冤枉我四哥和南康公主,借以要挟她同意你那妾室进门,并且将她扶为平妻,可是我劝你以后还是学乖一点,好好敬重公主殿下,不要惹她生气,否则的话……“她的话没有说完,笑容却渐渐变得阴柔而狠厉,”你给我好好想清楚,要是再犯混,我有千百种的手段对付你,叫你生不如死。“

        王延恐惧地盯着她,没有出声。李未央转头,眸中带着笑意,十分清闲道:”公主殿下,驸马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下来,摔断了右腿,你还是尽快找人带他回去医治的好!“

        南康公主脸上的悲伤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嘴唇隐隐发颤,盯着王延的眼眸有着刻骨的恨意,她虽然单纯年轻,但毕竟也是皇室的公主,但对方竟然当着郭家人的面这般羞辱她……此时她已经不再为王延这样的人伤心了,她只恨刚才没有借此机会杀了他!她忍住怒火,吩咐宫女道:”你们过来,将驸马爷扶着出去!就说他酒后失态,从台阶上滚下来了!“

        李未央微笑道:”待会只怕宴会上的人就都要知道了,公主殿下是否要早作准备。“

        南康背过身子,用手指偷偷地擦去眼角的泪,才转身对李未央道:”我回自己宫中换一身衣服,待会儿我会向众人解释,绝不会叫他们冤枉郭四公子的。“

        李未央一低头,只见南康公主的手腕之上有一圈青色瘀痕,可见王延下手有多狠,要不是郭敦在场,恐怕南康公主真要受伤了,这样的婚姻继续下去还有什么必要?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他们离去,她才回到凉亭之中,目光冷冷地看着郭四道:”四哥,今天你这祸闯的可不小!“

        郭敦挠了挠头道:”我知道自己莽撞了些,可是我真的只是与她说了两句话而已,那个蠢东西就冲了过来!“

        这是摆明了故意设计你!李未央看着他茫然,不由叹息道:”她毕竟已经嫁了人,虽然你把她当做表妹一般的关怀,可是外人却不会这样想!人家就一直在找这样的机会来抓南康公主把柄,你们还如此明目张胆地在这里说话。“

        郭敦皱紧了眉头道:”只有他这种龌龊的脑袋才会说出那么下流无耻的话!“

        李未央目光悠远:”恐怕这不过是刚开始……“

        郭敦满脸不解:”嘉儿,为什么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李未央微微一笑,却不再多言了,随后她向郭敦道:”待会宴会上就要闹起来了,我不愿意看见那些人的嘴脸,你先去吧。“

        郭敦点了点头,便下了台阶,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却又忍不住回头看李未央道:”嘉儿,今天都是我的错,对不住,把你也一起连累了。“

        本来这件事和郭敦就关系不大,王延是故意找茬罢了!李未央摇头示意无妨,眼看着郭敦也跟着离去,旁边的赵月才担心地道:”小姐,您废了驸马爷的一条腿……“

        李未央神色冷然地道:”这是他咎由自取!若是事事都要忍让,那做人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南康不只是他的妻子,更是越西公主,他却丝毫不曾给予敬意,这样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我废他一条腿已经对得起他了,若不是顾忌到王家,今天我就要了他的命!“

        听李未央说得如此阴狠,赵月不禁神色一变:”小姐,您好长时间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她仔细一想,似乎小姐一直对这种负心人很是厌恶。毕竟王延已经迎娶了南康公主作为正妻,当初他没有拒绝这门婚事,回过头来也该好好对待公主,却偏偏要迎娶什么外室。娶就娶了,缘何还要为了那个女人回过头来逼迫公主。这样一个品行如此低劣的男人,难怪小姐这样憎恶,想到这里,赵月便明白了几分。

        良久,李未央突然听见脚步声,一侧头便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向她走过来。他的头发披散着,随着风轻微的鼓动,脸上带着半边面具,虽然看不清那半边的脸,但是另外半边露出来的面容却是眉眼俊俏,格外俊美,人站在哪里,就能感到空气也弥漫着一派优雅,可惜一头乌发却遮不住苍白的面色,眼神亦是苍茫渺远。

        李未央看着他,却觉得闻到了一种奇异的血腥气息,神色之中露出一丝警惕。

        那人仔细地勾起嘴角,笑容很是动人:”我看见那一幕了,郭小姐好胆量,连驸马都敢伤,我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再看见第二个如此胆大的女人了。“

        第二个?李未央目光冰冷地望着对方:”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带着面具?“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带了面具是因为我这半边脸已经毁了,就算给你看也看不出原先的模样,那不过是一团被刀绞得血肉模糊的皮肉。再说天长日久,这面具已经和我的皮肉长在一起,再难分开了,怕玷污了您的眼睛。“

        李未央听到这里,不由有些惊讶,眉头也皱了起来,她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他的模样看起来不像太监、更不像官员,今天虽然参加赏菊会的人很多,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宫中随意走动的。更别提这个人衣着奇怪,说话不清不楚,就连那一张银制的面具也如此的奇特。

        她第一次觉察到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因为对方眉眼之间闪动着一种凌厉狠绝,不需面目狰狞就能令人从心头冷到脚底,仿佛自己早已被他看穿了……她不欲与他多言,已经缓步下了台阶。却听见那人微微一笑道:”郭小姐,你相信前世吗?“

        李未央突然止住了脚步,她猛然地转过头,目中含了一丝震惊:”你刚才说什么?“

        那人只是微笑,笑容中却含了一丝诡谲:”我是问,你相信前世吗?“

        李未央的笑容冷淡了下来,眸中冷光更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人却是毫不在意,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您的面相很好,凤颜龙颈,是高高在上的皇后之命。“

        李未央目光一凝,看着对方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个江湖术士!“

        那人眸中寒光似幽莲绽放于静夜:”我是不是江湖术士,郭小姐心中最清楚,你已经忘记自己的过去了吗?“

        李未央心中漫过一丝凉意,只是冷声道:”那你说说看,我的过去是什么?“

        那人的声音轻缓却字字如刀:”郭小姐的过去只有两个字。“

        李未央目视着对方,眼眸深沉:”哪两个字?“

        那人一笑,意态悠闲,那笑容竟似看着猎物在网中挣扎:”背叛。“

        李未央的双手在袖中紧紧地攥了起来,可是面容却越发温和美丽:”说得不错,的确是背叛,可这两个字倒算不得准,世上谁没有经历过背叛呢?“

        那人淡淡道:”郭小姐自己心如明镜,当然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你知道未来会如何吗?“

        李未央幽幽一叹道:”未来?有谁能够看清自己的未来呢?“

        对方注视着李未央,目光深切:”郭小姐,你今年有一场很大的劫数,若是过不了这个劫数,恐怕就会陨落。“

        李未央眸子里寒光闪闪,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江湖术士之言?我面呈吉相,今年有大利可图,为什么要相信你?“

        那人摇了摇头,目光讥诮地道:”世**多虚妄无知,狂妄自大。我言尽于此,信与不信全在于郭小姐自己,告辞!“说着,他已经转身翩然远去。

        李未央看着对方的背影,良久都没有动作,赵月突然提醒道:”小姐,有人来了。“

        李未央转头,看见的是王子衿娇美的面容,不由神色冷淡道:”你一直在旁边听着,从什么时候开始?

        王子衿叹了一口气,道:“从你命人打断了我三哥的腿开始。”

        李未央冷冷一笑:“看来你是来找我算帐的。”

        王子衿摇了摇头道:“父亲倒一直想打断他的腿,可惜终归是下不了狠心。所以我要谢谢你,而不是怪你。少了这条腿,三哥也能少做点怪,我们家更能平静一段时日。”

        还真不是一般看得开,光从这点看,对方就不是蠢人。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因为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来谢我,王家人果然是独特!”

        王子衿不语反笑,目光突然落在李未央的面上,只见对方眼神带着一丝戾气,不由上前一步道:“郭小姐,刚才那个人所言……”

        李未央目光一凝:“你都听见了吗?”

        王子衿点了点头道:“刚才那个人——若是我没有记错,他应该就是裴后身边的第一术士嬴楚。”

        李未央眉头一扬:“嬴楚?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巫医吗?”

        王子衿若有所思:“不错!正是那一位。事实上他首先是裴后身边的谋士,其二才是大夫,谋士是杀人的,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两者结合在一起才真是奇怪!而且此人师从巫圣足足有二十载,深得巫术以及药理的精髓,再加上心性狠毒,机智百出,绝非常人能比。所以你要多加小心,我看他……似乎是盯上你了!”

        李未央淡淡一笑,却是不以为然道:“多谢王小姐的提醒。”

        王子衿犹豫了片刻,才又出言提醒道:“刚才他说的其他话或许是模棱两可、故布疑阵,只有关于你的面相却并不完全是胡说八道……”

        李未央目光带着一丝惊讶,瞧着王子衿道:“王小姐不是不轻易不算卦吗?为什么突然与我说这样的话。”

        王子衿摇了摇头,难得真诚道:“我说的是你今年命中有劫的事。”

        李未央淡淡一笑:“我这一生大劫小劫无数,若是那么容易死今天也就不会站在王小姐面前了。你不必替我忧虑,但,还是多谢王小姐的关心!”说着举步预走。

        王子衿的声音却在身后遥遥传来:“他说的是真的,你今年真的有大劫,请务必多加小心!”

        李未央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快步离去了。

        ------题外话------

        拿状元一直积极的想要客串,果断不怕SHI,要不把繁花和拿状元凑一对啊,谱写一曲浪漫的邂逅PS:有哪位亲要领养栗子童鞋,她看完今天的标题,一定以为自己的腿被咔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我纯洁的大眼(⊙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