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68 王延之死

    庶女有毒

    268 王延之死


        李未央轻轻睁开眼睛,元烈见她醒了,浑身洋溢的欢喜几乎要满溢出来,他轻声道:“未央,你没事吧?”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道:“总算还活着。”

        元烈感觉眼眶微微发热,亲眼看到的她醒了,他躁动的心才陡然安定下来:“若不是那一块佛牌,恐怕今天我就见不到你了。”他一边这样说着,目中却流露出阴沉之色。

        李未央一怔,定定地看着他,初看时不觉得,可是定下神来,却发现他瘦得可怕,他的下巴线条原本十分优美柔和,现在却仿佛削尖了一层,尖尖的能刺伤人,而他的脸色更如同苍白的冰雪,笼罩了一层彻骨的寒霜。

        知他心情不悦,她便轻轻地握住他的手道:“我真的没有什么大碍,不必过于紧张。”元烈顿了顿,目光刹那间变得深凝道:“那王延,我会叫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说这话的时候,他眉宇之间隐隐透出一股杀机。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他不过是受人教唆,再加上不受控制,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来,如果你贸然行动,才真是中了背后黑手的奸计!”

        元烈自然是知道,可知道归知道,并不代表他能够任由对方伤害自己的心上人。他呼吸不由微微急促,却竭力语气平静地道:“你放心,我知道现在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等风头过去,我自然会让他付出代价!”

        李未央明白元烈所谓的时机是什么,这边郭家刚刚出了事,那边王延就丢了性命,所有人都会认为是郭家蓄意报复,元烈打算得很周到,他是要等这一阵子过去了,再找个其他的由头除掉王延。足可以见元烈如今早已不是当日的李敏德,他懂得从全局上把握,在最大程度上把她摘清楚,不叫任何人怀疑到李未央身上。刚要说什么,却听见元烈道:“你身体刚好,不要动作,否则一定会加剧伤势。”李未央轻笑:“什么伤势,不过只是一点点皮肉伤而已。”

        就在这时候,门外的郭导推门进来,一瞧见李未央醒了,满面惊喜道:“嘉儿?”李未央看着郭导,柔声问道:“母亲好吗?”郭导点了点头,连忙道:“母亲在这里守了三天,刚才实在支持不住,我强行送她回去歇息,她若是知道你醒了,一定很高兴。”

        李未央微笑道:“不必告诉母亲,她需要好好的休息。”

        郭导眼中燃起一抹温柔的暖意,随即面露难色,若非事态严重,他实在不愿意出口破坏此刻他们的好心情。李未央心情微微沉郁下来,她对于郭导的面部表情变化看得十分清楚,开口淡淡道:“出了什么事?”

        郭导斟酌了一下,正色道:“我听说四哥他带了一些人马去了王家。”李未央面色一变,立刻追问道:“去王家做什么,他带的是什么人?”

        郭导面有难色道:“四哥本来性情就冲动,这回似乎是有人蓄意挑衅,所以他带了自己管辖的五百禁军向王家去了!偏偏父亲进宫去了,现下还不知道!”他没有说去干什么,但李未央能够想象的到理由。她猛地坐起身,迅速吩咐赵月道:“你替我准备一下,我要立刻赶去王府。”

        “嘉儿!”郭导见她说风就是雨,忙赶上去阻拦道:“你如今身体不好,为何要亲自去!”

        元烈眼角余光瞥见李未央的脸色微微发白,心中大痛,恨不得把那王延拖过来千刀万剐才好:“有什么事情我和郭导去安排就好了,你在家中好好休息。”

        李未央摇了摇头,神色坚定道:“这件事情实在是蹊跷过甚了!我一定要亲眼瞧瞧才能放心,更何况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又怎么能躺在这里呢?”她说着,已经是固执地要起身。

        郭导连忙道:“那你也要千万当心,这样,我去请一名大夫随行,若是出任何的事情也不至于加重你的病情。”

        李未央轻轻点了点头,目光之中却露出了忧虑之色。

        此时,王府门前的禁军喧闹声越来越大,情绪也越来越激动,郭敦大声喊道:“王延!你还不快滚出来!再不让我进去,我就砸了你的府邸!”

        王府的护卫大声道:“你敢对王家不敬!”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刮子。

        郭敦一脸冷峻地盯着对方道:“对你王家不敬又如何,我还要杀了王延呢!叫这个胆小如鼠的狗东西滚出来!”

        护卫早已派人进去禀报了,眼前面对着五百禁军,他们如何能不怕?更何况这些人个个群情激愤,杀意盎然,一旦他们真的要攻入王府,恐怕所有人都要遭殃。外面的护卫只有十余名,他们如何支撑得住,只能盼着府中的主人尽快出来主持大局。

        书房里,王子矜抿了抿嘴唇,泛着光泽的唇瓣绷出很紧的弧度:“三哥,外面现在闹得这么凶,你要怎么办!”

        王延冷笑一声道:“只有我出去才能平息众怒,也才能教训一下郭敦,让他知道王家不是随便乱闯的地方!”

        王琼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还是这么不知所谓,闯了天大的祸,也敢在这里指手划脚!出去教训郭敦?!你说得容易,焉知外面是什么情形,若是你闯出去,打开了大门,正好将那五百禁军全都放进来,你自己要死,可不要害得我们跟你一起遭殃!”

        “难道父亲要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在门口叫嚣?”王延不再多言,快步往外走,王琼把脸一沉,却冷声道:“还不把他押出去!”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然会解决此事!”王延还没有说完,王广和王季对视一眼,已经一左一右挟制住了他,他还一路不甘心地大声喊道:“父亲,难道你如此害怕郭家?”

        王琼眼睛一眯,顷刻之间已经是动了杀机,若任由这个儿子这样继续胡作非为,还不如直接宰了他!他出身行伍,更不是心肠柔软之辈,王延已经犯下了过多的罪过,先是对皇室公主不敬,然后还要谋杀郭府千金,如今人家上门兴师问罪,他不管不顾竟然要出去对峙!若是继续任由他这样下去,恐怕整个王家都有倾覆之灾。

        王子衿见状不妙,连忙道:“父亲,就算你不让三哥出去,外面那些人也会闯进来的,护卫们都吵成一片,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王琼冷声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郭敦也真是大胆,竟然敢怂恿禁军前来挑衅!我看他这个四品的京卫指挥使司真是不要命了!”

        “父亲,现在哪里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一旦外面情况失控,他们趁机攻进王家,纵然咱们可以逃脱,可王府的女眷那样多,万一出什么事情,我们真要成整个大都的笑柄了!请父亲立刻出去抚慰一番。”

        王琼当然也听见了外面一阵大似一声的喧闹,心中不由一沉,他站起身道:“好,召集王家的护卫,我出去看看。”

        王琼举步向外走去,龙行虎步,矫健非常,书房外的护卫连忙跟上,他们都是跟着镇东将军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见到主子这般气势,就似从前开战之前一般,不约而同改换了一脸肃容。

        忽然听见门外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却见到王府的管家满面焦虑地闯了进来:“将军,外面的那些禁军已经冲了进来!”

        王琼和王子矜对视一眼,快步走出了院子,刚刚走到门口就见到大门已被那些禁军冲跨,门内外已经乱做一团,不少的婢女四处奔逃,而王府的护卫已经冲了上去阻拦在郭敦面前,一时之间人叫马嘶,四下里纷乱如麻,搅起遮天蔽日的尘土,如同一锅沸腾的滚粥被泼翻了,场面早已失去了控制。

        王琼冷喝一声:“郭敦,你带人擅闯我王府,究竟是何意思?”在一片混乱之中,郭敦一扬手,他的那些禁军立刻止住了攻击,王府的护卫们也持剑围成一圈,保护着王琼和王子矜,此刻王季、王广和王延三人已经闻讯匆匆赶来,眼见到对峙的双方有一种沙场血战的强凝气氛,王延面色极端难看,他怒声道:“郭敦,你到底要干什么?”

        郭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道:“你使诈诱我母亲妹妹入府,竟然还想要杀了她们!既然如此,我自然要带人来向你讨个公道!”

        王琼面色一变道:“郭敦,你父亲可知道此事吗?”

        郭敦哈哈大笑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王将军,我感念你是个英雄,不会与你为难,只要你将你那个王八儿子交出来,我会带着这五百禁军立刻离开王府,绝对不伤害任何一个人。”

        王琼面上杀气隐隐,却是气度沉凝,事实上若是郭敦不这样做,他已经打算带着王延上郭家去请罪,到时候任由郭府处置就是。可是郭敦偏偏冲上门来,但凡豪门大族总有很多事情不愿让外人知晓,在王琼看来他可以秘密地处置了王延,却绝对不能够让所有人亲眼瞧着他迫于郭家的威势而将王延交出去,这完全是两种性质,如果今天他在这里交出了王延,那么全天下的人都会说他王家畏惧郭府,百年声名都会毁在他的手上,他又有如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和王氏宗亲呢!但自己也不便和郭敦这样的小辈动手,否则会被人说以大欺小,赢了也毫无光彩,这个小子,真是跟自己的儿子半斤八两,个顶个没头脑!

        想到这里,他冷声道:“郭敦,禁军并不是你的私产,你无权调动!我劝你立刻带人回到军营去,不要将事态扩大,否则若是有心人在陛下面前参你一本,你也逃脱不过惩罚!”

        王延伤害郭嘉是私怨,陛下不会随便插手,可是郭敦却带着五百禁军闯入王家,这可不是私怨的范畴了,没有军令妄动兵马,这是谋逆,要砍头的!如果有心人跑到皇帝跟前去告一状,不但郭敦吃不了兜着走,就连郭府都要跟着遭殃。

        郭敦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冷哼一声道:“若非**到了急处,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你先问问你那个好儿子,今天到底干了些什么?”

        王琼听到这里,不由就是一愣,他转过头来,看着王延道:“逆子,你又做了什么!”王延震惊地看着父亲,失声道:“我今日,我今日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郭敦怒声道:“若是为了私怨,我绝不会动用禁军!可你竟然使人杀了我麾下最为得力的参将,不只如此,还将他的头颅高高挂在我营门之上,笑我郭敦无胆,不能为属下报仇。郭府和王府两家原本是私怨,可你竟然如此滥杀无辜,你这样的人,我若不诛杀了你为兄弟报仇,我怎样统领将士,怎么做这些人的主?”

        王琼听到此处已经突然明白过来,他瞪着自己的儿子,厉声道:“那参将真是你所杀?”王延愣住,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大声道:“郭敦,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杀了你的参将?”

        郭敦冷笑一声从马上下来,然后将一把沾染着血的长剑丢在了地上,王琼吃了一惊,仔细瞧了瞧那长剑,他当然认识这把长剑,王延使得是双剑,而且这两把剑都是王琼亲自命人为他打造,宝剑之上一把刻着青霜,一把刻着流云,现在被丢弃在地上的这把上面正刻着青霜两个字,显然它是属于王延的。

        王延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腰间,果然失声道:“我的剑怎么会落入你手中!”

        郭敦笑容越发冰冷道:“铁证如山,你还死不承认!若非我不在军中,恐怕你真正想要杀的人是我吧?你还说我是为了私怨来向你报复吗?是你先伤了我的妹妹,又杀了我的属下,这样的仇怨是你自己结下,这苦果也得由你来负!”

        王琼脸色极度难看,刚才他还可以指责郭敦说他为了私仇动用禁军,可是现在看来,若是自己的儿子当真杀了人家的参将,郭敦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他凭什么再统帅将士呢?以后不会有人再听他的命令!想到这里,他劈头就给了王延一个重重的耳光,大声道:“畜生,还不跪下!”

        王延冷笑一声,却是满面怒火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目光凛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道:“不错,我的确设计要杀了郭嘉,可是我从来没有杀他的参将,至于这把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丢在了军营,说不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说着他一双眼睛已经盯住了郭敦,大声地道:“是你,一定是你故意栽赃于我!”

        郭敦笑容更冷:“我栽赃你?难道我在你身边安插了奸细吗?这宝剑你向来随身不离,我又怎么能盗得,真是信口雌黄!以为还能逃脱惩罚吗?今日我非要了你的性命不可!”

        王子矜在旁边听见,已经是面色十分凝重,她和王季对视一眼,王季冷声道:“子矜,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十分奇怪?”

        王子矜自然明白,她低声道:“杀郭小姐那一件事情,的确是三哥所为,可是后来父亲都将他拘禁在府中,只等着齐国公怒气稍平再上门去请罪,却万万想不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事,难道那参将真的是三哥所杀吗?”

        旁边的王广摇头道:“不,不可能!这几日来我一直派人盯着他,他哪里来的机会出门。”

        可是王子矜却忧心道:“那么三哥的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参将的账中?郭敦为人虽然有些莽撞,可他是绝对不会说谎的,更何况是在这个关口……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王家其他人当然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不论他们如何想,眼前这场局势又该怎么解决呢?

        王琼上前一步,目光却是冰寒中透着威严,他只是用目光环视众人,那些还在满腹犹疑的禁军也不由自主地握紧兵器后退两步:“郭敦,这件事情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你若是信任我,三日之后,我会亲自向你郭府解释此事,更会向陛下解释此事!现在请你立刻命令你的军士退出王府。”

        郭敦却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道:“王将军,如今那参军的父母、妻儿正在我军中大哭大闹,要求我主持公道,我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若是你再让我等三天,恐怕我无颜面对自己的士兵,现在就请王将军交出你的儿子,我立刻带人离开王家,还会以重礼奉上,给王府女眷压惊之用。”

        王琼当然不会让他就此将王延带走,他沉下脸道:“郭敦,你当真不退吗?”

        郭敦扬眉,声音越发冰冷:“我自然不退!”

        王琼冷冷地看着对方,这个年轻人处事过于冲动,此事明摆着是有人设局,他们都明知道这一点,却还不得不走到如今的地步,对方的计策真是高明!让你根本无路可退、无路可走,只能一步一步按照对方的陷阱走到今天。想到这里,他沉痛地闭上眼,等到再睁开眼睛之时,已经是满面寒霜:“郭敦,无论如何,这是我王家的宅地,我不能任由你在这里横冲直撞!既然你不肯退,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说到此处,他突然下令道:“王家护卫听令,好好守卫王府,绝不许让任何人闯进来!”说着,他转头向王广道:“带你三弟立刻离开!”

        王广一愣,随即便上去拉住王延,可王延一把推开他,大声道:“父亲,我不走!”王琼真是恨不得一把扇死这个蠢货,若非是他,王家和郭家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甚至开始火拼呢?

        王家护卫都是跟随王琼在战场上拼杀过来的,绝对不会亚于这些禁军,但是真的动起手来只会扩大事态。此刻三十余名护卫受到王琼指令,突然向两侧延伸,牢牢将王家人守卫在正中,一个个皆是面如寒霜,杀气纵横,比禁军更是多了十分的煞气,纵然郭敦看了也不免暗暗吃惊。

        王子矜上前一步低声道:“父亲,请您千万不要动武,我会想法设法牵制住他们,不让他们动作。这样,你带着三哥立刻从后门走,进宫面圣,向他说明一切,不论是郭家还是王家都承担不了出兵火拼的结果,还是早一步让陛下知晓,免得让有心人在陛下面前做鬼。还有郭家那一边,也尽快安排人去通知。我想郭敦所作所为,恐怕郭府的人还不知晓。”

        听到这里,王琼迅速点头,立刻吩咐人去办了,随后他轻轻向后退去,低声向王子矜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瞧瞧你的阵法,只是尽量不要伤人,困住他们也就罢了!”

        王子矜明白过来,连忙道:“父亲放心!”

        郭敦瞧见对方要护送着王延从侧门离开,顿时火冒三丈,他大声道:“捉住杀人凶手!”立刻有禁军冲了过去。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十分平静的花木、假山,突然开始移动,将那些妄图行动的士兵困在中央,看到这一幕,郭敦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他没有想到王子矜竟然动用了这府中的阵法。眼睛瞧见王延被人护送着离去,他心道:好啊,我来捉你,你却逃走,不要以为我就此罢手!哪怕你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你以完此仇!他大声道:“不管这劳什子的阵法,咱们一定要活捉这杀人凶手,替兄弟报仇!”他说完这句话,自己率先冲了上去,后面的五百禁军也跟着他一路向前。

        可是这花园之中的阵法竟然如同迷宫一般,将他们牢牢困在其中,原本的五百个人,逐步被分散,四百、三百、两百、一百,最后郭敦身边的人只剩五十个左右,其他人却都已经不知分散在何处,全被那重重的迷雾牵扯住了。而郭敦身后更有无数花木络绎增加,层层叠叠将众人困死,虽听见四下里杀声震天,却看不到一个王家护卫,不知不觉间自己身后的禁卫却受了不少的伤,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却还在艰难的支撑着。却偏偏不是被敌人所伤,而是因为迷雾重重看不清前路和自己人拼杀成了一团……

        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浓厚的血垢遮掩得难辨面目,纵然骁勇如郭敦,也不禁有些心惊胆战。他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阵法,人一旦进去就根本绕不出来,若是你老老实实的被困住还好,一旦想要反抗,就会莫名的陷入更深的阵法之中。纵然突围出去也没有用处,王家的那些护卫像抽冷子一般时不时地窜出来,毫不犹豫就将被围困的禁军杀死。

        郭敦虽被护在中间一时性命无虞,却也是面色发白,他少年英雄,自诩是文武双全,又曾经上过战场,却不料一个小小的阵法竟能让他狼狈至此。本想要捉住杀人凶手,可是这样的局面是他难以想象的!旁边的副将道:“指挥使,如今全身而退已是不易,不如化整为零,就此撤退。”

        郭敦此时衣袍头脸都已染成殷红色,鲜血淋漓的往下淌,他抬手用袖子抹掉脸上的污痕,看了副将一眼,冷声道:“我既然带了五百个人来,就绝对不会退出去,否则这会变成全天下的笑柄!你清点剩余的人,护着他们撤退,我留下来!”他的意思很明白,他让别人走,自己却是不肯走的。说完,他提振士气,又带着人向前冲去。

        王子矜利用阵法的千变万化,将原本只有区区三十名的王家护卫化整为零,命他们在阵法之外按照不同方位站好,随之用她精心设计的箭劈天盖地的围住那五百禁军,一边将禁军分散,另一边却是伺机伏杀,眼看着禁军一旦冲出来,就会一排一排如同割麦子一样倒在地上。

        她在阵外看得分明,不由一震,没有想到郭敦竟然如此骁勇,本以为困住对方就完了,却不料对方压根是见神杀神,遇佛杀佛。遇到阻碍,哪怕受伤挂彩也非要拼杀出来不可!王子矜原本就不希望王家和郭家出现冲突,更何况这些禁军乃是无辜的人,她心中不由将自己的三哥怨到了极点。若非是他糊涂,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王延却还没有离去,他眼见王琼已经一马当先已经离去,便又跳下马来,甩开护卫冲了回来。王季上去阻拦,王延却像是杀红了眼一般怒声道:“他既然要杀我,我就要将他的命留在此地!”说着他冷笑一声已然提起长剑,快步地向阵中走去。

        王子矜连忙大喝住他:“三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王延头也不回已经快步走入阵中,王子矜学了阵法后也不曾对自己的兄弟藏私,这王府之中的每一个阵法都曾经很认真的教导过她的兄长们,王延虽然学的不精,却也略懂皮毛,他一进阵法便如游龙入海一般得心应手,接连杀了十余名禁卫,被喷得满头满脸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煞星。他提着剑,已然向郭敦一步一步准确地走了过去。

        王延藏身于一处假山之后,靠着假山的移动,逐步靠近了郭敦,郭敦猛地回过头来,可是只瞧见漫天的烟雾,根本看不见自己的敌手,他警惕地握住了手中的长剑,突然听见身边的副将“啊”的一声,他连忙扶住对方,却瞧见对方的胸口已经被穿透了一个血窟窿!他猛地抬起头,只见到王延就在跟前,却原来是对方偷袭自己,副将竟然以身相替,郭敦勃然大怒,他没想到王延居然还有胆子跑回来,更使出如此阴险的招数。眼看着王延已经杀至跟前,郭敦狂吼一声,向王延扑了过去。

        两人在阵中拼杀起来,远处的王广和王季都瞧见了,不免面露焦急,王广连忙道:“我去将他带出来!”

        王子矜叫住了他:“不,现在你进去,只怕事态会更加严重。”

        王广听到她这样的说法,不由就是一愣道:“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子矜摇了摇头,美目微凝:“三哥闯的祸还不够多吗?先是羞辱南康公主,再是囚杀郭嘉,如今他还有谋杀禁军参将之嫌,人家闹上门来,说白了都是咱们没理!就算到了陛下跟前,郭敦也是情有可原,错的都是三哥!现在你进去,不是帮他,而是害他!郭敦闯府,咱们可以用阵法困着,可若是你们兄弟一起上去,别人就会说我王氏意图不轨!”

        王广脸色沉了下来:“妹妹,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瞧着他们就这样互相拼杀吗?”

        王子矜一时之间也无法作出决策,郭敦只有一个人,王广若是下场,那就是以二敌一,传出去也是王家的过错。就在此时,王琼已然发现王延半路逃跑,一路追了回来,看到眼前这样的局面,不由痛心疾首,他摇头道:“我这一辈子都没有犯过错,却没想到终究没有教育出一个好儿子,让他闯出如此滔天大祸,这可怎么好啊?我该如何向王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王子矜看着鬓发如霜的父亲,却是叹了一口气,阵中的激战已是如火如荼、你死我活了。郭敦身边仅剩的三十余名禁军已经将王延围了起来,而那些王家的护卫见到这情况,也不顾危险的冲入阵中,两方对峙起来。

        王延瞅准一个空档,左手一剑,郭敦脚步不由就是一个踉跄,他右胸下面的刀口深入数寸,鲜血仍在汩汩而出,可见王延下手之狠辣!郭敦眼见王家的护卫一个个都是极为精悍,而自己身边的禁军在不断地倒下,心中越发的不甘,面色越来越骇人,眼神却越来越亮,他身边的禁军原本虽然人数虽多,可是都被王子矜的阵法困住,和这些徒劳无功的烟雾激斗了半日,伤亡很重,又早已精疲力竭,被这些王府的护卫一冲,不久便阵形大乱,步步后退,而王延却更是杀戮心起,身影所到之处,便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王子矜看到这一幕,不禁咬牙道:“三哥在利用我的阵法!”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忧虑,原本她只是希望用阵法困住那些人,并没有真的下杀手,最多不过让他们受伤罢了。可是王延一入阵中,便刻意地转变了阵法,使得阵中杀机大甚。

        郭敦握刀的右手在不由自主的痉挛发抖,他死战力竭,也绝对不会向王延低头!终于,让他瞅准了一个时机,故意露出弱点让王延以为自己已经体力不支,王延果然上当,挥舞着长剑向他冲杀过来!郭敦就是抓住了这一个瞬间,一把扣住王延的肩膀,王延一个激灵反手就是一剑,这一剑砍在郭敦的身上,却仿佛入了石头一般,郭敦明明剧痛,却是狠狠一咬牙,怒喝一声猛地提起王延,竟一下子投向半空,王延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快速的落下,郭敦用膝盖迎上,如同对待玩偶一般,重重的给与王延一折。王延整个人形成了一种古怪的V字,他还没来得及惨叫出声,众人只听见人的骨骼清脆的一声响动,便见到王延如同虾米一般,竟被生生的折成了两截!他一下子滚落在地上,却还未死,只是不断痉挛着,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王家其他人远远瞧见,不由都是大惊,他们原本以为靠这阵法的力量至少可以让王延取得优胜,却没有想到郭敦竟然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之下,还能如此这样勇猛。事实上郭敦的确算计不足,果决勇猛却是无人能敌,王家人究竟是想差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中。

        郭敦非但不傻,此刻还急中生智,刚才王延在阵中冲杀的时候,他已经观察到了对方是如何行动的,又是如何冲破阵法的障碍,此刻他已经有所觉悟,一路提着王延,一路大声道:“诸位跟我走!”说着他已经龙行虎步地走出了阵法。

        王子矜等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瞧见郭敦一把将王延掷在地上,王子矜连忙上去察看,王延还没有死,只不过其形比死更可怖!整个人不断的扭曲着,口中吐出血沫,嘶哑着喉咙,连一句疼痛的话都说不出来,那面容狰狞,简直是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王子矜曾经见过这样的情景,那是她在厨房中看见一个厨娘在剐一条鲜鱼,当鱼鳞全部去掉的时候,鱼还没有死,不断地挣扎、抽动,意欲逃出挣脱却是无可奈何,就是这样可怖的情景!

        王子矜知道王延的骨节已经碎裂,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如同弯折的虾米一般的废物了!

        看到这种情形,王琼大为痛心,虽然他动过杀机,可王延毕竟是他的儿子,不论犯了什么过错,一刀杀了也就罢了,断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纵然心如铁石,他也不禁老泪横洒,忍住恼怒,逼视着郭敦道:“现在你已经伤了王延,你还要做什么?”

        郭敦大笑一声道:“自然是砍下他的头颅,挂在我营帐门口,悬挂三日示众了!”

        听到这话,王琼不由勃然怒道:“我的儿子我自己会管教,就不劳郭将军了。”他这样说着,已然站到了王延的身边,这意思很明显,他是绝对不会让郭敦带走王延的。

        郭敦就要上前割下王延的头,而此时王广已经快步地迎了上来,制止了郭敦,冷声道:“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够了,王延也已经付出了代价,请你就此收手吧。”

        王广是个棋痴,他向来不问世事,只对下棋感兴趣,可是这一回见到自己的三弟落得如此下场,也不免心有凄凄焉,纵然知道他有过错,可毕竟是他的血缘兄弟,看到王延如此扭曲痛苦,他也不禁心头惧震,当然会出来阻止郭敦,可郭敦却是已经杀红了眼睛,他架着长刀,指着对方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来比试一场,若是我赢了,你只能将你兄弟的头拱手奉上!”

        王广不禁也面露急怒之色,突然听见外头有纷乱的马蹄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瞧见远远瞧见一匹白色骏马冲进了王家的大门,走在最前面的人来不及勒住马,又向前走了几步,坐下的马儿一膝陡然跪下,元烈飞快地翻身下马,一把拖住李未央道:“让你不要这么着急,你身上还有伤。”

        旁边有人还在争斗,元烈冷冷道:“还不住手!”他一个眼神,已然有身边近卫上前将之一刀斩杀了,元烈的目光一一在众人面上掠过,他明明并未携带兵器,可是他的目光只要一扫过来,就人人心惊胆战,虽有几人悍然不服还不肯放下武器,可是元烈身边近卫们的长剑,让他们很快就被当场斩杀,一时场面静谧到了极点。

        李未央站稳了脚步,顾不得礼数,已然快步地走了过来,她大声道:“四哥!”

        郭敦吃了一惊,他看着李未央道:“你自己身上还有伤,又出来做什么?”

        李未央冷冷地道:“若是我再不出来,你就要闯下滔天大祸了!”

        郭敦满脸鲜血,却在见到李未央的时候略有胆怯道:“是他王家杀戮在先,也不能怪我无情。”

        李未央冷笑一声,怒视着郭敦道:“我当然知道你的所作所为是出于义愤,但那又如何?家有家规,国有国法,陛下的军队只有他的调令才能调动,这五百禁军虽是你的麾下,可没有陛下的命令,你竟然带着他们来围攻王府!这是何等的罪过!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有人就在等着捉郭家的小辫子,而你恰好将这辫子送到了别人的手上!”

        郭敦猛地一震,刚才王家人所言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但是王家是仇人,他是决计不会相信对方的,可是李未央不同,她是自己的妹妹,现在看到她不顾自己伤势跑到这里来,这说明事态真得很严重。他刚要说什么,就看见李未央快步上前,一手握住他的刀柄道:“四哥,你今天已经犯下了大错,赶紧命禁军退回去!不要再多问为什么,以后我会向你解释的!”

        听完这句话,郭敦就是面色一变,他牢牢地握紧了刀柄,看到李未央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郭导连忙道:“四哥,听妹妹的,他不会说错的。”

        郭敦看着自己的妹妹,又看看郭导,咬牙,突然大喝一声,将那把长刀一下掷在地上,随后他冷声向身后道:“没有听见我们说的话吗,还不吩咐人撤退?”

        那些禁军却是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郭大人听到三言两语竟然就要他们撤退,可见这郭小姐的影响力还真是非同凡响!于是他们不再多言,便迅速地整理队伍就要退去。还没来得及退出去,却突然听见外面一声冷哼道:“现在撤退已经太晚了!”

        李未央心头一跳,凝目望去,只见到满天尘土之下,一个人身穿太子服饰,金光璀璨,带着大批的人马,到了王家的门口,他的手上还有一张圣旨,他扬了扬手中的圣旨道:“还不接旨?”

        郭家和王家对视一眼,连忙跪倒在地,只听见太子冷笑一声,展开圣旨道:“陛下有令,驸马王延不敬南康公主,羞辱皇室,罪大恶极!着立刻锁拿进宫,听候发落!”

        听到这里王琼就是心头一震,他看着太子道:“殿下,王延他已经没办法进宫面圣了。”说着,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王延。王延此刻已经是不断吐出血沫,又挣扎颤抖着,因为全身骨节皆碎裂,痛苦得无以复加,因此面目极度扭曲,不消片刻,竟然已经一动不动。王家**惊,连忙上前探视,发现对方已经没了气息,王子矜眼圈一红,堪堪落下眼泪来,而王琼却是长叹一声,他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全身骨节皆碎,又如何能活下来……

        李未央看到这里,目光中骤然转冷,元烈则不动声色地一笑,扬声道:“太子殿下,王延已经伏诛,你来晚了!”

        太子面上一震,他大声道:“是谁杀了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郭敦的身上,随后太子冷声道:“郭指挥使,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调动禁军跑到这里来的?”他的语气无比的严厉,显然是兴师问罪来了。

        元烈上前一步,俊美的面容在众人之中显得最为平静,甚至平静到了一种诡谲的地步:“殿下,出了什么事情自然由陛下处置!”

        太子斜睨他一眼,五分轻蔑,两分怨毒:“原来旭王殿下也在,你还真是闲得狠,哪里都有你的身影!”

        元烈琥珀色的凤眼玩味地盯着他道:“殿下不也是如此吗,每次到了这种局面,你就非要出来搅局不可!”

        太子勃然变色,怒道:“大胆,你怎么说话的!”

        元烈道:“我说话向来是这么不中听,太子殿下若是不喜欢,大可以捂住耳朵就是。”

        太子冷哼一声道:“我不跟你废话!既然如此,那就请诸位与我一同进君面圣吧!只不过郭敦你擅动禁军,已经犯了死罪,还要委屈你了!”

        他说到这里,李未央已然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将郭敦绑起来面君。李未央冷冷一笑道:“太子殿下,是不是擅动禁军,一切还未可知,请殿下不要妄下结论好!”

        太子却是毫不在意:“不管怎么说,诸位请吧!”他说的诸位自然是包括王府和郭家的所有人,王子矜和李未央对视一眼,看来这一出局就是对方设好的,就等着他们跳进来。

        这手段还真是不得不说——阴毒得很啊!

        王子矜上前一步,看着李未央,低声道:“现在该怎么办?”

        李未央长叹一声,看了一眼那边已然气绝的王延,心道这郭王两家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份,竟然会落到这个地步!看起来是王延先伤了自己,随后郭敦前来报复,两家发生了火拼,这才使得死伤无数,那五百禁军如今不过剩下一百余人,损失惨重。说起来王家有错,郭家也没讨得好去!两家人还要被绑在一起问罪,这可真是叫人说不出来的窝囊,对方实在是太过厉害了!只是在背地里稍加动作,就叫他们明目张胆的自相残杀,这还不像别的,他们明知道对方有所图谋却也无法避免,怎不叫人心头恼怒!

        一阵冷风吹来,李未央轻轻咳嗽了一声,旁边的元烈连忙送上一件披风,柔声道:“你先回去吧,这里由我处置。”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既然来了,就要一同进君面圣。”

        ------题外话------

        谢谢梧桐小十六童鞋的打赏,你把板砖换成了打赏我很欣慰,这表示你终于知道板砖砸到脑袋有多痛了。另外要恭喜szbanban亲当上状元,不过马有限,现在你只能骑着栗子簪花游街了,咳咳,还是很威风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