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0 背上黑锅

    庶女有毒

    270 背上黑锅


     

        郭府的花园凉亭里,李未央轻轻地剥了一个柑橘,送到郭夫人面前。阿丽公主则托腮坐在一边,百无聊赖的模样。

        郭夫人接过柑橘,含笑看着对面草坪上的一幕。只见郭导扮成马的模样,李敏之则骑在他的脖子上,笑嘻嘻地喊着:“驾、驾,哥哥快跑!”乳娘跟在后面紧张兮兮地跑来跑去。这些日子以来敏之的性格越发活泼,又恢复了往常一样,见人就笑的模样,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自闭、不爱说话的小男孩了。他尤其喜欢和郭导在一起,每次碰到他就死死的拉着不放。也难怪,郭导个性十分的欢快,讨孩子喜欢,又或者说他天生就是个孩子王。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面上深切的笑意,不禁淡淡地道:“母亲,敏之如今被照顾得这么好,你费了很多心思,我真心的感激。”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傻孩子,跟娘有什么好谢的。敏之是你养母的儿子,就跟我的孩子没两样。”

        李未央含笑,目光落在了远处郭导和敏之的身上。

        敏之乌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突然就大声的喊着:“停、停!”郭导立刻停了,弯下身体,敏之从郭导的身上滑了过来,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过来,奶声奶气道:“姐姐,今天公主姐姐怎么没有来?”

        阿丽公主大声道:“敏之,我不是在这里吗?”李未央一愣,随即便看向郭夫人,郭夫人微微一笑:“敏之问的是南康,她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上香去了。”

        自从南康寡居以来,一直是闷闷不乐。于是郭惠妃便向皇帝请了旨,让她暂居郭府权作散散心,这虽然于理不合,但是齐国公府是郭惠妃的娘家,再者南康是一个寡居的公主,谁又会特别在意她呢?

        住到郭家的前半个月,南康公主几乎是日夜难安,形销骨立。后来经过郭夫人的开解,她的心情开朗了许多,偶尔也愿意出去走一走,但是仅限于去庙中上香。

        李未央听到这里也没有多想,便微笑道:“既然是上香,为什么不和咱们一起去?”

        郭夫人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个孩子个性现在越来越沉闷,我说十句她才答一句,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李未央闻言沉思片刻,道:“公主年纪还轻,总有一日她会想通的。”

        话虽如此,南康公主嫁了王延那样的丈夫,虽然现在王延已死,可是满城的风言风语却从未停息。南康公主承受着许多压力,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了。

        李未央虽然乐于见她成长,可若这种成长是以惨痛的人生经历为代价,那也太残酷了一些。

        就在此时,敏之突然拉了拉李未央的裙子,李未央低下头,只见到敏之笑嘻嘻地道:“姐姐,改天咱们也去集市上玩呀,刚刚五哥答应我了,要带我一起去呢。”

        李未央看向郭导,郭导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已经大步地向这边走过来。他满脸的笑容道:“你这个鬼灵精,就知道缠着你姐姐!”

        李未央失笑道:“过两日就是大都最有名的庙会,咱们一起去瞧瞧就是了。”所谓庙会,不过就是赶集,只不过因为地处大都,所以这集市的规模也更大更热闹。

        郭导点了点头,道:“好,就当去散散心,把南康也一块带上就是了。”

        阿丽公主听到这句话,猛地瞪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道:“我也去我也去!”还没说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郭敦去了哪儿?怎么今天一早就不见他人影了?”

        李未央看着阿丽公主微笑道:“也许四哥是出门办事去了。”她心中却略感奇怪,自从被皇帝削了官职之后,郭敦一直是闭门思过极少外出,可他今天为什么不声不响就出门了呢?

        几人正说笑着,忽然见到赵月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见这种情景,面上掠过一丝焦虑,却不得不回禀道:“小姐,出事了!”

        李未央见赵月满头大汗,面色焦虑,不由轻轻蹙起了眉头道:“出了什么事?”

        赵月看了一眼郭夫人,却是十分忐忑,低下头去,一个字也不敢说。

        李未央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此时郭澄也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声音低沉道:“赵月,这件事情也瞒不了多久,你告诉她们吧!”

        赵月知道隐瞒不了,便有些不安地道:“刚才从外头传来消息,说是王家二公子王广在别院被人杀了。”

        李未央眉心皱得更紧:“你是说王广?”

        赵月低声道:“是,的确是那王家的二公子。”

        阿丽公主嘴巴微张,几乎不敢置信,随后道:“这……怎么会!”

        郭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沉重:“更糟的是所有人都在传,杀了那王广的人就是四弟!这一回咱们家可要遭大殃了!”

        郭夫人愣了一下,手中的柑橘一下骨碌碌地滚在地上,沾满一地的灰尘。敏之还什么都不懂,他只是捡起柑橘又送回去给郭夫人,可是他的小手举了半天,郭夫人却已无力顾及他,只失声道:“澄儿,你刚才说什么?”

        郭澄眼眸忧虑、面色凝重道:“母亲,京兆尹已经将四弟当成杀害王广的嫌疑人拘捕了起来!”

        郭夫人心头一痛,眼前一黑,立刻整个身体软了下去,旁边的婢女一阵惊呼:“夫人,夫人,您没事吧?”

        李未央连忙扶住她,见她只是一时过于着急才昏迷过去,才将她小心翼翼地交给婢女:“还不快扶母亲回去!”婢女们应了一声,这才扶着郭夫人回去。李未央随即又吩咐乳娘把敏之抱走,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郭澄道:“父亲可知道此事吗?”

        郭澄点了点头:“刚才我已经先行禀报过父亲,他亲自去京兆尹衙门打探情况,很快就会有消息就传过来了。”

        李未央慢慢地又坐回了凳子上,郭导看了一眼郭澄皱眉道:“四哥为什么要杀王广?这没有理由啊?”

        郭澄叹了一口气:“不管有没有理由,王广都是死了,再加上郭家和王家的旧怨,恐怕这件事情不能善了。”

        李未央却并没有过于慌张,裴后若是就此收手她才觉得奇怪呢,只是这件事情对方动作也太快了……她下意识地看了阿丽公主一眼,只见她两眼发直,完全的呆住了,似乎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李未央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这种局面,只能先等一等,最好还能让我见一见四哥。”

        郭澄却是犹豫了片刻才道:“如今不允许任何人探视,但我会想想法子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阿丽公主,低声道:“公主,这种时候我们顾不得你,请你自行回去歇息吧。”

        阿丽面上难得露出茫然之色,一双美目也是没有焦距,似乎要站起来,可不知为什么手脚全都发软,她下意识地拉住了李未央的袖子道:“嘉儿,郭敦会没事吗?”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毕竟这件事情来的十分突然,连她都没有想到郭敦会牵扯到一件杀人案中去,更别提这被杀的人还是王家的公子。她相信经过王延一事郭敦早已知道收敛,绝不会做出这种鲁莽的事情,更别提王广温文儒雅、个性温和,几乎可以说是与世无争,无论如何都很难让人相信他们两人会拔剑相向。

        他们正在凉亭中忧心忡忡地说话,南康公主远远地走过来,却是面色惨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的模样。李未央站起身,迎了上去,温和道:“公主,你回来了。”

        南康公主似是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眼眸之中有些惊恐道:“哦,嘉儿姐姐,是你。”

        李未央听她语气奇怪,不由又多看了她一眼。见到她身边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宫女,便只是微笑道:“公主要出门上香,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去。”

        南康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嗫嚅着道:“刚才我出门不小心吹了风,现在有些头疼,我要先回去歇息,其他事情回头再告诉你。”

        李未央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见到那宫女已经快步地搀扶着南康公主离去。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不由轻轻皱了皱眉头,今天的南康看起来有些奇怪。郭导走到李未央的身边,低声道:“怎么了?”

        李未央目光停驻在南康的背影上:“我只是觉得南康今日有点奇怪,五哥,待会儿你问一问马夫看她究竟去了何处。”

        李未央的话音还未落,已然听见婢女来禀报道:“小姐,旭王殿下到。”

        元烈一身骑射服,恼怒少见的凝在俊美的面孔上,风鼓衣袂,满头黑发不绾不束,直欲飘飞起来,背上还背着一把长弓,显然是从郊外狩猎急忙赶回来的。李未央看到他这个模样,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她低声道:“你已经得到消息了?”

        元烈点了点头,嘴角抿成一道直线:“现在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还有谁不知道呢?”

        郭导心中抱了一丝希望:“这件事情,旭王殿下了解多少?”

        元烈的眼里,一道神光暗了下来,变得越发幽深:“我只知道是王广在别院休息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被你四哥闯了进去,两人莫名发生了争执。等你四哥离去后不久,他们就发现王广被人杀死在屋中,身上中的是刀伤……”

        李未央凝神看着他,脸容上浮现了疑云:“如此看来,事情的**还要等京兆尹来调查了。”

        元烈眉间似有解不开的锁,道:“如今真是扑朔迷离,我实在想不通,郭敦有什么理由非要杀了王广不可!毕竟王广的个性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跟你四哥也没有起过直接的冲突,纵然为了王延一事,也不该落到如此境地。”

        李未央想到王广那一双淡泊的眸子,不禁叹了口气:“王广这样的个性,本不该被卷入这样的事情。”

        事发之后,人人都在悄悄议论,之前王延的事情还可以说他是有错再先,王家也不好过分怪罪郭氏,但这次敦敦竟然无缘无故杀了王广。王广和性情暴躁、人缘不好的王延大不一样,他的风评一向很好,所以他一死**全部倒向了王家。人人都明白,尽管王琼素来个性十分宽宏,他肯定也没有办法容忍郭氏这样的行径。在有心人的散播之下,流言蜚语传得满天都是,郭夫人日夜忧思难安,一时竟然病倒了。齐国公也是十分的焦虑,素来沉稳的他一连三日都没有在用膳的时候出现,可见他心情烦燥到了什么地步。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召集郭家的幕僚商议此事。但是不管这些人出了什么主意,他们都不可以轻举妄动,因为裴后、王家,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因为不能探视,所以李未央也不知道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左思右想,为今之计只有向王家人了解这件事,但是现在他们又怎么能上门呢?李未央端着茶杯,思绪已经飞到很远,正在悠悠出神之间却突然听见赵月来报:“小姐,南康公主求见!”

        李未央一愣,这几日她忙着调查郭敦的事情,压根没有顾得上南康公主,她想了想道:“请她进来吧。”须臾之间,就见南康公主面色憔悴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未央瞧她一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不由蹙起了眉头。前些日子,南康的身体和心情都已经好多了,脸上也出现了红润,怎么这两日又变得如此消瘦?她想到郭敦,下意识就觉得南康是为了郭敦的事情烦扰,可是很快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李未央不动声色,只是走上前,关切地道:“公主,怎么面色如此难看,可是身体那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太医来为你诊脉?”

        南康公主一惊,连忙道:“不、不必麻烦了!我只是这两日胃口不好,睡不着觉,所以才有些憔悴,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惊动太医了。”

        看她一副不安的模样,李未央闻言不再勉强,只是吩咐赵月去上茶,随后轻声地道:“公主突然到访,可是有什么事吗?”

        南康公主面上显出了三分犹豫,但终究咬了咬嘴唇,几乎要将那苍白的唇瓣咬出血来,才低声问道:“郭敦表哥的事情,可有什么进展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随即看见南康公主面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心中一动,她柔声道:“公主,听你这样关心四哥我才放下心来,我原本以为若四哥果真杀了王广,你还不定会如何怨恨他呢……”

        南康公主似乎被吓了一跳,看着李未央,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见她瞠目结舌的模样,只是轻轻一笑,似乎漫不经心地道:“公主殿下曾经与我说起对那王广十分青睐,可是经过这么多事情,公主的心意还是一如既往吗?”

        南康公主心中一凛,下意识道:“嘉儿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为郭敦表哥的事情担心,至于王广……我早就已经不再去想他了。王延虽然很多不对的地方,可他毕竟是我的夫君,王广是他的兄长,我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违逆人伦的事呢?”她一边说着,眼中竟有泪珠就要滚下。她不愿在李未央面前失态,便别过了脸,直到将眼睛里的泪珠全部眨掉才回过头来,看着李未央勉强一笑,站起身来道:“我知道你事情多就不打扰了,若是郭敦表哥那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请一定要告诉我。”

        李未央看在眼里,唇边浮起若有所思的笑意,并不勉强对方,只是起身送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南康公主突然停下步子,犹犹豫豫地看着李未央道:“这两日王家正在办丧事,我想……”

        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李未央笑了笑,道:“公主是王家的媳妇,虽然王延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一层身份是不会变的。你理所当然要去王家吊唁,只是……”李未央话说了一半,心中却转过无数的念头,在南康公主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只是你的身边不能没有人陪同。这样吧,我陪你去就是了。”

        南康心头一跳,看着李未央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现在这个时候,郭家的人恐怕不方便去吧。”一定会激化矛盾……

        南康能想到这一层,说明她还不算太傻。李未央面上如常淡笑:“这一点公主不必忧心,王家再如何生气恼怒也还不至于将我当众打出来。”她说这话语气十分轻松,可是南康公主却是忧心忡忡,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若是让她单独前去王家,她又觉得有些不妥。李未央主动要求陪同,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南康公主左思右想,终于点头道:“好,那我就去准备一下,咱们明日一早便前去吊唁。”

        李未央点了点头,目送着南康公主离去。赵月这时候端了热茶进来,瞧见南康已经走了,不由奇怪道:“公主怎么坐了这么一会就要走呢?”

        李未央淡淡地道:“这就要问她自己了,为什么一提起王广和郭敦就露出这么奇怪的神情。”

        赵月越发纳闷,她倒没有看出什么稀奇来,只是觉得南康公主最近表现得不同寻常,若说郭夫人和齐国公过分忧虑郭敦的事情以至三餐不能下咽,那么南康公主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未央站在门口想了想,却是向赵月道:“去告诉旭王,请他找人多多注意京中各大世家的动静。”

        赵越立刻应了一声,放下茶盏便转身出了门。

        李未央看着外头纷纷落下的雨丝,目光变得意味深长,如今裴后是步步紧逼,一步都不肯放松,这样也好,就让她看看对方能使出什么样的招数。

        这场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停。细密的雨丝之中,郭家的马车来到王家门前,门口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看着这辆马车。有些刚走到门口的宾客们面面相觑,完全不能想像郭家居然敢在这个时候上门,这算上门请罪?他们这样想着,便用一种近乎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这一切发生,眼中充满了嘲讽。

        李未央对周围的视线视而不见,面上神情只是淡淡的,向南康公主道:“公主殿下,咱们进去吧。”

        南康公主在众人面前有一丝忐忑,迈出去的步子也有些僵硬了,她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李未央和郭导都是神色自若,丝毫也不曾受到外界的影响,她心中不免暗暗的佩服,这两个人还真是淡定,对什么都不在乎!反观自己,就过于失态了。她定了定神,这才率先进了王家。王家早已经布置好了幡旗,一踏入门内便可看到高高的幡旗插在院中,迎风飘飘,取其缠绵之意,意思就是要引着王广的魂魄随着这飘扬的幡盖归来。李未央站在那足有那三四丈高的大幡面前,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报丧的管事大声道:“南康公主到!郭公子,郭小姐到!”

        这样的声音传了出去,一直穿过重重的院落,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落下了一层阴影。在院子里出现的情形跟大门口一模一样,王家的亲眷,正在忙碌的仆妇随从,皆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郭家的每一个人,甚至就连原本正在唱经的和尚们都停了下来。在一片寂静之中,王琼已经越众而出。他看着郭家的人,脸色变得冷沉下来,可以看出来他是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声音低沉地道:“这里并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尽快离开!”

        这也是他们能够想像到的场景,可他们还是非来不可,若是郭家没人来,正好验证了传言,说明他们做贼心虚。齐国公本要亲自来,可是他毕竟身份不同,若是王琼当众羞辱事情反倒难办,所以被陈留公主竭力阻止了。郭导上前恭敬地道:“王将军,请您相信我们不是带着恶意来的。我们这一次来,只是为了吊唁王公子,并没有其他意思,请不要误会!”

        王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压抑着心头的复杂情绪。他看着郭导,能够感觉得到对方没有恶意。可那又如何?一个月之内,他连续死了两个儿子,而且都和郭家有关。若说他依旧无动于衷,那他岂非是禽兽吗?他是一个父亲,然后才是一个将军,连自己的儿子都无法好好的保护,他这个将军又做的有什么意思?纵然王延是死有余辜,他并不怪罪郭家。那么王广呢,他是一个多么温和的孩子,只知道下棋,与世无争,从来不会和任何人起争执。在王延的事情中,王广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工夫才劝服了王家的每一个人,希望他们不要因此和郭家起嫌隙。这样的一个好孩子,郭敦为什么要对他下毒手,王琼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

        纵然知道这件事情未必一定是郭家人所为,可是郭敦出现在杀人现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他手掌不禁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凝声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回去吧。”

        现在可不是惺惺作态故作客气的时候!李未央却上前一步,声音冷淡地道:“王将军,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和王小姐谈几句话?”

        王琼看了她一眼,却是蹙起眉头:“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未央神色从容:“只是为了我们两家共同的安危。”

        王琼身体一震,凝视着李未央平静的面孔半响无言,气氛一时之间沉积到了极点,人人心头都捏着一把冷汗。良久,王琼别过了脸,这就是默许了。

        南康公主见到郭家的仆妇随从身上都穿着白衣,一个个皆是面露愤怒之色,不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然而李未央却是脚步丝毫不乱,将所有人如刀锋一般的眼神视若无物。她终于如愿的见到了王子衿,对方同样是一身丧服。

        王子衿抬起头来看了李未央一眼便垂下了眼睛,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继续在灵前给她的兄长默默烧着纸钱,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平静:“郭小姐现在这时候来,是有意要挑衅吗?”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也许每一个人都会这么以为吧!但是我相信,王小姐肯定不会随随便便相信这样的话,纵然我再闲,也不会挑选这种风尖浪口来挑衅。”

        王子衿冷笑一声:“相信不相信,事实摆在眼前!我是诚心想要和郭家化干戈为玉帛的,可是你们又是如何对待我们王家的?我三哥的确是该死,这一点我承认,也绝不会袒护着他。可是我二哥呢?他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们,甚至还千方百计地帮着郭家人说好话。南康公主的事情,若非是他在其中斡旋,父亲还不能那么快释怀。可是现在连他也死了,下一个要论到谁?我,还是父亲?”

        李未央看着灵前的牌位,又看了一眼王子衿恼怒的神情,神色却很淡漠:“我可以理解王小姐的心情,但你若是因为一时的恼怒,而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只会被别人利用。若是郭敦真的要杀害王广,一则缺乏充分理由,二则他的实力足够逃之夭夭,为什么要束手就擒?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到底是什么,背后那个人设计这一切又究竟是什么用意,难道你要对此视而不见?”

        王子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纸钱,抬起眼睛盯着李未央,眸子里似乎有燃烧的火光,随后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现在你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吗?”

        李未央面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是极为郑重地道:“是,我为了替王公子讨一个公道,也为我四哥讨一个公道!”

        王子衿冷哼一声,“公道?什么是公道,这世上有公道可言吗?你四哥或许受了冤屈,可他至少还活着,谁又来为我二哥的死负责任?”

        李未央冷冷地道:“出了事不要怪别人,先想想自己为好!王小姐明知道杀人凶手另有其人,却还是非要让我四哥陪葬吗?”

        王子衿美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笑容越发冰冷,“若我说是呢!”

        李未央冷冷地道:“若是王小姐执意如此,咱们就没什么话好说了。”说着,她已经转身向外走去。就在这时候,却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拦住了她的脚步:“郭小姐,请留步。”

        郭导蹙眉,挡在李未央面前道:“王季,你这是做什么!”王季面色有些发白,却还是勉强一笑道:“子衿向来和二哥的感情很好。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二哥还曾经说过两日就要带着子衿出门去散心。可是话说了还没有多久,他人就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体谅子衿的心情,她不是故意这样说的!”

        李未央当然知道王子衿心情不好,只不过在她看来这世上没有因为心情不好,就要罔顾杀人凶手,让真凶逍遥法外的道理。她淡淡看了王季一眼,语气毫无波澜:“我能够体谅王小姐的心情,可这件事情明明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你们却不愿意将**昭告天下。请恕我多嘴说一句,看你们如此作为恐怕二公子在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吧!”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王季的面上闪过一丝震撼,他动了动嘴巴似乎要说什么却没有吐出半个字,良久,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低声道:“请几位到偏厅一叙。”

        李未央和郭导来到了偏厅,王季和王子衿都一同陪着,这里没有人注视,说话方便很多。王季开口道:“不知道郭小姐想要知道些什么?”

        李未央眼睛微眯,认真地道:“王公子都会据实的告诉我吗?”

        王季目光中闪过一丝忧愁,但他的神情却是十分郑重:“是,郭小姐问一句,我答一句。若有隐瞒,我便对不起我的二哥!”

        李未央这才点头,轻声地道:“王广的尸体你们应当验过,有什么发现?”其实这个问题,李未央曾经想方设法去京兆尹衙门打探过。可是这一回不知道得了什么人的吩咐,京兆尹却是守口如瓶,只说一切案件进展将直接禀报给皇帝,其他人都无从得知,坚决不肯透出丝毫的口风。以至于到了今天,李未央都还不知道事件发生的真实情况。

        王季长叹一口气道:“在帮二哥收殓的时候,我们发现他身上有多处刀伤,致命的一刀在胸口。而那刀的口径就和郭公子常用的凌云刀是一样的,若非如此,恐怕别人还不会怀疑到郭公子的身上。”

        李未央点了点头,又问道:“我四哥是当场杀人被捉住的吗?”

        王季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有仆从发现我二哥死在屋子里,立刻便大声喊叫起来,声音惊动了后院,他们冲出去搜查,恰好发现郭敦郭公子正要离开别院。”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正要离开别院?这样你们就能够肯定一切是我四哥所为吗?”

        王季看着李未央一时语塞,王子衿却突然打断道:“我二哥的武功虽然不说顶高,可是却也不是平庸之辈,能够胜过他的人屈指可数。护卫在出事的时候已经四处搜查过,当时除了郭敦根本没有其他人在,而郭敦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还染有血迹,不是他做的又是谁呢?”

        李未央若有所思:“现在看来,就连你们也不能提供给我什么有用的讯息了!”

        王季看着李未央,神色平静地道:“我相信这件事情郭小姐一定会调查清楚,还我二哥一个公道!”

        王季这样说,证明王家是不愿意插手此事了。

        郭导冷眼瞧着他们,却是淡淡一笑道:“我想王公子在天之灵也会不安,怨你们不去追查真凶,却在这里枉自伤悲,甚至明知道这事情和我四哥无关,却还是故意冤枉于他,堂堂煊赫的王家居然会如此行事!算了,小妹,咱们走吧,不必多和这些人废话!”李未央听到这里也不再多言,只是施了一礼,和他一同离去。

        王季看着他们的背影,面上的神情却逐渐发生了变化,不由转头向着王子衿道:“妹妹,你觉着咱们这么做对吗?”

        王子衿思量了片刻,才回答道:“这件事情纵然不是郭敦所为,可与他也脱不了干系!既然郭嘉要怀疑,那就让她去调查吧。若是她不能找到真实的证据,就让她四哥为我二哥陪葬也好,这样一来二哥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至于那幕后黑手,我总有一天会把对方揪出来,绝不会放过他的!”王子衿说到这里,美目之间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愤恨。

        李未央从王府出来,却瞧见南康公主神色不定,她轻声问道:“公主殿下,祭拜也祭拜完了,为什么还是如此不安?”

        南康公主一惊,手中帕子一下子竟然落在了地上,婢女连忙捡起收好,李未央凝眸望着她道:“公主身体不适?”

        “不,我没事!咱们快回去吧!”

        眼看着南康公主像逃难一样上了马车,李未央看了郭导一眼,对方显然和她一样都注意到了南康公主奇怪的表现,这绝非是面对王家人过于紧张,更像是心虚……

        马车到了郭家,李未央微笑道:“公主,你先回去吧,我还另外有事要办。”

        南康公主神色难安的下了马车,又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这两日李未央已经看多了她这种表情,不愿再多说什么,吩咐马车快速离去。马车一路到了京兆尹衙门的后门,元烈已经在那里等候,李未央掀开帘子,微笑道:“怎么,终于想到法子让我见他了吗?”

        元烈点了点头,目中有一丝得意,更衬得他面孔如玉:“京兆尹这老家伙素来狡猾,好说歹说死活不肯让我见人。没法子,我只好绑了他那养在外头的怀孕小妾,若是他不肯放你进去瞧郭敦,那他这个小妾、儿子,我就不准备还给他了,直接送去给他那个凶悍的妒妇老婆!”

        听到元烈说得如此无赖,李未央不禁摇了摇头,只是略一点头便下了马车。

        元烈一路跟她一同进去,低声道:“听说郭敦在狱中什么话也不肯说,根本不像他的性格,这件事情委实透着古怪,应该好好问清楚。”

        李未央神色肃穆:“我明白。”

        一路进了牢房,整个监狱的环境都十分昏暗,狱卒特意点起了一盏油灯为他们引路,穿过重重黑暗,烛光落到郭敦的脸上,他下意识的闭了眼睛,免得因为久处黑暗而被光线伤害了眼睛。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华服女子,容貌清秀,面容温和,正是他的妹妹郭嘉。郭敦心头一震,下意识地道:“妹妹,你来了。”

        李未央淡淡道:“四哥,你真是长了胆子,居然敢去杀王广!”

        郭敦低下头,眼中的惊喜一瞬间被伤痛所取代。他一言不发的坐着,似乎没有要再开口的意思。

        李未央吩咐狱卒把油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等对方退了出去,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听说四哥在狱中什么话也不肯说,我还以为你是等我来将一切告诉我,可看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你对我也要三缄其口了!”

        郭敦依旧不说话,只是神色微微一动。李未央缓缓吐出气息道:“母亲这几日头疼病又犯了,一直卧床不起。父亲也是忧思过甚,鬓发都白了几分。他不断的召集幕僚商讨怎么救你,可惜陛下将消息**得很紧,这一次连见到你都是旭王帮忙,若不是他,恐怕我连站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郭敦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旭王元烈也站在对面,似笑非笑的抱臂看着自己。郭敦终究心头大为难过,叹了一口气道:“是我不孝,累得父母也为我担心。”

        李未央却是语带嘲讽道:“不止是父母,这几日阿丽公主也是一样忧心忡忡,连她最喜欢的点心也不肯吃了,更加不随便出门,每天只呆呆地坐在门口,看你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郭敦心中越发难受,却是低下头去,忍了眸子里的悲伤。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究竟是为何人隐瞒。”

        郭敦没有说话,可泪水却是滴落在地。

        大丈夫从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李未央看着他,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四哥若是就此认了罪,就是在蓄意挑起郭家和王家的争斗,你可知道这严重的后果吗?”

        郭敦当然知道这一点,可他有难言的苦衷。

        李未央越发肯定了原本的猜测,十分平静地道:“你这是为了南康公主么?”

        郭敦心头猛地一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未央,神情之中简直是震撼到了极点。

        李未央本来只是试探,可是见到他这种情景,原本的猜测已经肯定了十分,她摇了摇头,语气轻巧道:“原来真的是她!”

        元烈上前一步,目中流露出疑惑,逼视郭敦道:“究竟是什么回事,这件事情又怎么会跟南康公主扯上关系?”

        郭敦咬了咬牙,不吭声了。

        李未央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有些危险的弧度,转过头去对着元烈道:“不必问他了,这件事情还不如去问当事人的好!”

        元烈再怎么聪明绝顶,也没办法想象王广的死会和南康公主有什么牵扯……大伯和弟媳妇,老天爷!

        李未央走到牢房门口却突然站住,转头对郭敦道:“四哥,我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义气应该讲在什么时候,又用在什么人身上,纵然你真是为了南康公主好,为了郭家好,但有些**,凭借你一己之力是根本没办法遮掩的!”

        郭敦刚想要说什么,可是那烛火一灭,眼前的人已经走出了牢房。

        一路回到郭府,李未央不经通报便走进了南康公主的房间,南康公主此刻正对着镜子,不知道为什么暗自垂泪。

        李未央微微一笑,径直走到镜子面前,目视着铜镜中的人影道:“公主也真是时运不济,先是死了丈夫,如今寄居在我们府上,四哥又要死了。”

        南康公主浑身一震,猛地抬头,看见了铜镜中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连忙道:“嘉儿姐姐,你刚才说什么?”

        李未央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讥诮,毫不留情地道:“我是说四哥马上就要被判决了,故意杀害世家子弟,又是有罪之身,恐怕要被判个五马分尸!”

        听她这样说,南康公主神色变得越发惊骇,甚至隐隐还有一丝凄楚和愧疚。

        李未央敏锐的铺捉到了她的神情,她走过南康的身边,纤长手指轻轻划过铜镜略带凹凸的表面,才转头看着南康道:“刚才我去牢中见过四哥,可是他却一心维护着某个人,什么话都不肯对我说。看来他已经萌生死志,非要替对方背这个黑锅了!你说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让他咬紧了牙关什么都不愿意说呢?”

        南康公主神色越发的悲伤,她别过脸去,几乎不敢看李未央的眼睛。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轻声地道:“四哥的性格虽然冲动,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收敛了很多,凡事总算知道先三思而行,也不会那么莽撞了。母亲还说过些日子就会为阿丽公主和四哥举行婚礼,我想他们应该是很幸福的一对,南康公主,你说是不是?”

        南康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未央轻轻一笑,似是窥透了她的心思,只是继续往下说道:“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婚礼恐怕是再也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我真是替阿丽公主难过,也替四哥难过。他知不知道自己维护的那个人压根就不在意他的死活,甚至不敢为他辩解一句!没有办法,四哥就是这么傻的人。为了义气,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

        南康公主终于忍不住,被彻底击溃了心理防线,突然泪珠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李未央看她一眼,知道对方若非如今已经崩溃,是绝对不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的。她静静地道:“南康公主,你不要怪我,千错万错你不该去见那王广。你是公主殿下,理应是高贵典雅,自守门庭,王延的确是对不起你,但是惠妃娘娘已经说了,等事情淡了,过个几年再替你另寻归宿,可是这归宿绝对不该是王广。你不是都清楚么,为什么还要去见他?”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南康公主擦掉了眼泪。她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对方道:“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发现一切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料到会变得这么严重!事实上,自从王延死后,我经常去寺庙中听大师讲经,王广也会去那里,我们偶尔碰到,只是停下说一些话。他为人风趣,而且宽容大量,并不为了王延的事情责怪我,还经常安慰我,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我也知道他毕竟是王延的兄长,我与他来往多有不妥,所以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在我的心底,只是希望能够偶尔见一见他,哪怕是像朋友一样聊天,我也心满意足了。可是那一日,他突然传来消息给我,约我去别院见面,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所以才会急匆匆前去,可是等我赶到那里,却发现王广已经死了。”

        李未央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凌厉:“你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南康公主目中露出一丝悲伤,可却依旧认真地点头,“是,我去的时候他早已经断了气!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郭敦也跟着我赶到了别院,原来他在路上发现了我的马车,觉得行踪奇怪,便一路跟我到了这里,他来的时候王广已经死了,所以杀人凶手一定不是郭敦。”

        李未央心中突然全都明白了。原来南康公主是约了和王广见面,所以郭敦才死活都不肯透露为什么他会在别院出现。他是跟着南康公主车架而去,而南康公主又是寡居……一个寡居的公主去和自己驸马的兄长见面,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南康公主的荣誉就全毁了!不要说南康公主,就连郭惠妃也会成为天下的笑柄,所以郭敦宁愿承认自己承担杀人的罪过,也不肯说出一切。若说刚才李未央还对南康公主有些同情,如今却已是十分恼怒了。她豁然站起身,冷冷地道:“公殿下,你也太糊涂了!”

        南康公主说不出话来。她的确是糊涂,否则的话也不会去和王广见面,可是他们真的没有作出什么苟且之事。只不过是偶尔说说话,下下棋而已。但是这样的来往,在公主和自己的大伯之间是绝对不该发生的!正因为如此,她才百般的隐瞒,却料还是被郭敦发现了。郭敦为人讲义气又关怀家人,向来对南康公主有几分同情,所以这一次他才一力承担此事,坚决不肯将**对外透露。想也知道,若是郭敦说出一切,非但不能为他减轻杀人的嫌疑,还会将南康公主一起拖下水。李未央转身,下意识地在屋中走了几步,似乎有些踌躇。

        南康公主看着她,目光无限愧悔,道:“嘉儿姐姐,这件事情现在该怎么解决?”

        李未央看她一眼,神色却十分冰冷,南康公主有些瑟缩,几乎想要后退,可是想到郭敦她不由鼓起勇气道:“不如——我去向京兆尹大人说清楚。”

        此刻已是箭在弦上,容不得反悔。李未央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若是你去替郭敦说明,非但不能替他减轻嫌疑,还会让人觉得你是在和王广私会,被郭敦突然撞破,所以郭敦一时恼怒才会和王广起了纠纷。果真如此,王广的死,郭敦是非背这个黑锅不可了!”

        南康公主原来以为最糟糕不过是自己坦诚一切,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说不得了!她一下子懵了,只觉得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题外话------

        感谢蜀山梦蝶、紫漾伊人童鞋的高度评价,同时谢谢526039113、拿老公换肉吃等童鞋们的打赏和鲜花,不知道为什么前台我只能看到最新的打赏,其他同学的都被压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十六你卖萌打滚都没用,小五是我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