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2 驱逐之令

    庶女有毒

    272 驱逐之令


        郭敦事件之后,整个大都一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之中,可是李未央却知道这种宁静持续不了多久就会被下一轮的腥风血雨所取代。

        这一日,她靠在藤椅上在院中看书,淡淡的阳光洒落下来,在她洁白面孔上染了一层淡淡的光影。只瞧见旭王元烈快步地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不悦。她抬起眸子,不由轻轻一笑道:“谁惹你生气了,这么不高兴?”这些年来元烈早已经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情,很少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李未央面上不露,心中着实有些吃惊。

        元烈走到李未央跟前,竟然不顾身上的华服蹲下了身子,望着她道:“我刚刚得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你确定要听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什么消息能让你这么不高兴?告诉我吧。”

        元烈蹙眉:“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得知,很是意外——大历的皇帝和太子殿下接连暴毙了。”

        李未央一听,几乎是一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容也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你刚刚说什么?”

        元烈又将话重复了一遍:“我是说大历的皇帝和太子殿下接连在十日之内暴毙了。”

        李未央一怔,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后她缓缓地又坐回了椅子上,沉吟着道:“这么说,如今登基的人是……”

        元烈目光望着她,琥珀般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探寻的神色:“是拓跋玉!”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这可真是叫人意外。”

        元烈冷笑一声:“我也以为绝不可能,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拓跋玉不知怎么竟然在短短一年内就成功夺回帝位……倒是叫我对他刮目相看。”

        李未央轻轻一叹:“的确如此,我也十分好奇,拓跋玉早已经被皇帝摒除在继承皇位的人选之外,他怎么有机会登上皇位的呢?”

        元烈淡淡道:“我看这一次夺位行动手段够狠,动作也麻利,与拓跋玉一贯的性子大相径庭,所以我一直在琢磨他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你说若真有高人,那高人是谁呢?”

        李未央见他极度不悦,便微微一笑,冰凉指尖覆在他的手背,似上好的绸缎般凉滑,元烈一怔,随即心头竟然奇迹般的慢慢放松了。李未央缓缓说道:“我早已了解过,拓跋玉身边接触的无非是寻常幕僚,若真有这么一位背后高人,他也不至于会落到那个地步!如今看来,想必是在我离开之后他的身边发生了什么变化。”

        元烈听到这里,不由眨了眨眼睛道:“未央,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奇怪?”

        李未央斜睨他,缓缓而笑:“可以说是我这一年来听到的最令人惊讶的消息了!若不是你言之凿凿,我还真是不能相信,拓跋玉竟然也能争得皇位!”其实拓跋玉想要得到皇位并不是太难,难就难在他有一个心狠手辣的父皇,还有一个坐山观虎斗的八皇弟。从一开始皇帝就没有想要把皇位传给拓跋玉,他心心念念地就是让八皇子登基,好不容易推着他自己最心爱的儿子登上了太子之位,当然会想方设法压制拓跋玉的力量,怎么可能让拓跋玉寻到机会调转枪头除了他们?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若是拓跋玉真有这样的心境和毅力,那么早些时候他也不会输给拓跋真的,李未央左思右想都觉得很是纳闷。

        元烈脸色变化莫定,半晌不语,良久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历和越西毕竟距离不近,我派人刚刚查过边境的记录,飞鸽传书上说——皇后身边的那一位嬴大人曾经在半年之前离开过大都不知所踪,算起来就是你来到越西的时候,正好与你错肩而过,没有碰上。”

        李未央平静的眸子生出咄咄逼人的潋滟:“他?若果真如此,实在是不该……他有什么理由去帮助拓跋玉?”

        元烈眉眼晶亮:“我也这样想,为什么裴后要帮助拓跋玉登基?可嬴楚是裴后的心腹,轻易不会离开她身边,连他都出动了,或许当初他去大历并不是为了扶持拓跋玉,而是为了杀你也不一定!”

        李未央略微沉吟,低声道:“若算算时间,他那时候去大历的确极有可能是去杀我的,只是为什么又去扶持一个本不该他扶持的人?但后来……裴后和拓跋玉之间可能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才会让嬴楚帮助他夺得帝位。”

        元烈叹道:“一个失去权力的皇子给不了裴后什么,可他一旦登基为帝,情势就会大为逆转。上一次你进宫,裴后可曾露出什么马脚来?”

        李未央轻轻一笑:“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这位裴后,那一日我用太子的把柄来威胁她,她虽然心中极度愤怒可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可见心思极深。仔细想来拓跋玉是一步早已布置好的棋子,她竟然一直都没有表露出来,还真是叫人觉得心头发寒。”

        元烈眉头皱紧了道:“她扶持拓跋玉是针对咱们?”

        李未央恬柔笑了笑:“这倒未必,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只是我想两件事情定然有些关系的,从前这样布置不是针对我们,现在恐怕就不一定了。”

        元烈就坐在李未央旁边的椅子上,淡淡地道:“裴后深谋远虑,又如此狡诈,咱们要及时防范才是。”

        李未央神色微扬,目似流波:“你以为可以如何防范?”

        元烈却是已然打定了主意:“未央你看似聪明绝顶,偶尔也有糊涂的时候。如今的局面若是咱们再不有所行动,只能坐以待毙!”

        李未央轻笑了一下:“坐以待毙?你说得太重了,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纵然要行动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若裴后果真这么好对付,皇帝何至于留着她到今天。

        “这样的事情多着呢,郭家如今声势太大,皇帝惧其能耐,所以**厚禄将郭家束之高阁、以制其势,你不可不谨慎。裴皇后正是利用了皇帝这种心态,借以辖制郭家。如今拓跋玉登基,想一想你和他之间的旧怨,等此人腾出手来,他会轻易放过你吗?裴皇后若是利用这一点借机兴风作浪,只怕我们两个都危险了!”

        李未央表情不变:“父亲不攀朋党,不媚上、不违心,实在是一个正直的人。而郭家的其他人也和他一样的脾气,所谓物以类聚,就是这个道理,我行事过于阴狠,为正道所不喜,因此也不愿意做得太过分。更何况裴后是何等人物,说是我稍有动作,恐怕就会被她看穿,现在这种情形,宜动不如宜静,只要找准了突破口,或许还能柳暗花明。”

        两人还没有说完,却听见郭导从外面走来,面上带了一丝焦虑:“你们听说了没有,出大事了!”

        李未央和元烈同时看向郭导,他的身后还跟着郭澄和郭敦两个人,面色都是同样的凝重。

        李未央神色里坦荡真诚,没有半点的惊慌不安:“你们说的是大历七皇子拓跋玉登基的事情么。”郭导摇了摇头:“还不止如此,你可知道大历和大周结盟了!”

        李未央闻听此言,眸子却更加清亮:“大历和大周结盟,这是怎么回事?”

        郭导的神色也是十分不解,沉吟道:“我也觉得很奇怪,越西和大周一直是宿敌,关系很恶劣,又因为草原之争互相虎视眈眈,迟早必有一战。而大历却一直是保持着中立,与越西和大周都是不远不近的关系,并不与谁过于亲近。正因为如此越西才免于腹背受敌,偏偏这一回拓跋玉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大周的国主发出结盟书,意欲两国结盟。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李未央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拓跋玉预备和大周结为盟友,共同对付越西,对越西皇帝和百姓而言这可是十分糟糕的消息!她轻轻一叹道:“拓跋玉此举真是让我有些意外,他刚刚登基,恐怕国内还有些不稳定,为什么这么急于和大周结盟,并与越西为敌,这不是很奇怪吗?”

        郭导冷笑一声道:“他这么做其实没什么奇怪的,若是他继续保持中立,生恐越西会干涉他的内政。不如与大周结盟,若是越西敢对大历动手,那么大周就会从南面攻击,如此一来,越西两面守敌,又怎么可能打得起来?自然无暇插手大历的内政,这样他的皇位不就更加安全了吗?”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拓跋玉一举一动李未央素来是很了解的,他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会怎么做,李未央都能够猜得到,可是事情隔了这么久,人是会变的,如今的拓跋玉还和从前一样吗?李未央不敢肯定,裴后在这一出戏当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她扶持拓跋玉登基又是何打算,难道就是为了和越西为敌?李未央左思右想,一时却找不到任何的头绪。元烈看着郭导,面色添了三分兴味:“这么说陛下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他是何反应?”

        郭导面色凝重:“陛下自然是滔**火,当场就将大历派来我国的使臣给杀了,不仅如此,他还立即下了驱逐令。”

        李未央露出一丝惊讶:“驱逐令,什么意思?”

        郭导向来爱笑,难得露出一丝忧色:“陛下已经下了旨意,凡是在越西的大历人半个月内一概予以驱逐出境。”

        元烈却是不敢置信:“所有的大历人?这是怎样一个范围,陛下他清楚吗?”

        郭澄轻轻一叹:“这里面包括大历派驻越西的使臣,也包括在越西做官的大历人,同时还有那些四处奔波的生意人,也就是说越西和大历之间的互市将会结束,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大历都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

        李未央的神情第一次变得凝重,她将整件事情串起来想了一遍,将目光轻轻转向元烈道:“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元烈心念急转:“我会立刻进宫问明陛下的意思。”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来,向郭导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要转身离去。

        李未央却突然叫住他,道:“元烈,这件事情你需要再想一想。”

        元烈转过身来,却是有些困惑地看着李未央,李未央提醒道:“在你没有弄清对方的真实意图之前,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裴后先是派人扶持拓跋玉登基,随后又让大历和大周结盟,彻底孤立越西,她想做的不仅仅是驱逐大历人吧,这实在是说不通的!”

        元烈当然也知道裴皇后这么做一定是有大动作,听了李未央的劝告,他只是略一点头道:“未央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说着他已经转身离去了,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郭澄正色道:“嘉儿,你觉不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李未央轻轻一笑,神色自若地道:“自然是的,只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会满意。”

        郭敦和郭导听到这里,面色都是掠过一丝担忧。郭导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以为经过上次那一件事情裴后至少会有所收敛,可是万万想不到她依旧如此的心机诡诈,当真是个老巫婆!”

        李未央目视着他,神色平静:“四哥那件事情只是给咱们一个下马威,如今她的心腹嬴楚肯定是在汲汲营营、想尽一切办法扳倒郭家,关键是这两件事究竟有什么联系我一时还想不到。暂且不提这件事,五哥,在越西的大历人有多少?”

        郭导仔细想了想,道:“这些年越西和大历互相通商,甚至多有联姻,很多的大历人都在越西做生意,而且也有大历人在越西为官的,再加上那些往来商旅、他们的后代,这一驱逐恐怕有上千人。”

        李未央也不禁为这个数字心惊:“上千人拖家带口被驱逐出越西,这可是一件大事,皇帝甚至没有召集朝臣议事,就直接下了这样的命令,可见拓跋玉真把他惹火了!驱逐的时日定了吗?”

        郭导立刻道:“从即日起半个月的时间,若是这些大历人再不离开大都,陛下将下革杀令,绝不会有半点容情。”

        郭敦有些担忧:“妹妹的身份不会有事吧,她也是从大历来的……”

        李未央失笑:“我是郭家的小姐,上了族谱的,谁能奈我何?难道去过大历的都要杀了不成?”

        郭澄也这样想,他不禁微笑起来:“四弟你放心吧,妹妹是不会有问题的,倒是其他人,唉,恐怕不太好过了。”

        郭澄的预测没有错,从皇帝下了旨意开始,驱逐令不许任何的延误,并且条件十分严苛。每一个离开大都的大历人都被规定了不许带过多的财物,可以说他们不仅被驱逐出境,而且被抢劫的一贫如洗!其中不少人在越西积攒了多年的财富化为乌有,一下子被彻底的剥夺,如果抢劫他们的是盗匪,他们还能够反抗、申诉、寻求帮助,可惜真正的根源在于他们的国君与越西交恶,使他们不得不被驱逐出境,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忍气吞声,对这样的惨痛经历保持沉默。

        李未央在酒楼之上默默地看着离开大都的队伍,这场面她想自己一生都难以忘记。因为人数众多不得不分批出城,光是这一支队伍就足足有数百人。他们是被禁军驱逐着离开的,不少人一边走、一边哭,而那些禁军却是没有丝毫的体恤,时有棍棒鞭策,大声喊着让他们快一点。整个队伍长达数里,人人都是拖家带口,挟儿带女,情况之悲惨和逃难几乎没有区别。

        由于空间有限,道路两旁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人群互相拥挤着,推搡着,叫骂着,更有人趁机抢夺,李未央看着这一幕,不由轻轻叹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皇帝做出这样的举动就是彻底断绝了大历的来往,恐怕两国之间将会掀起战火。

        元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视着李未央的侧脸,柔声道:“未央,你是在为他们难过吗?”

        李未央垂下目光:“这些人早已经远离故土在这里安居乐业,很多人背井离乡、好不容易积累了大笔的财富。白白做了多年的生意,就这样一朝被驱逐出境,他们的地产、奴仆、家园、财富全都被掠夺一空,看样子户部和国库发了一大笔财,这笔钱……将来会用来扩展军备吧。”

        元烈听李未央所言是说到了关键之处,便微笑起来:“是啊,我瞧皇帝的意思就是如此,他这是要用大历创造的财富反过来对付他们,其心不可谓不毒辣。”

        李未央轻轻蹙眉道:“其实我并不赞同陛下这样的举动,这些人虽然原籍是大历,可是他们在越西已经生活多年,为越西的繁荣也都做出了贡献,如今一下子将他们驱逐出境,只会让两国的关系更加恶化,同时还容易引起民怨,难道你没有发现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拖家带口的吗?这说明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在越西成亲生子、安居乐业,陛下突然下了驱逐令,这些人就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妻子儿女一同离开。有些人的身上也有越西的血统,又何必做的那么绝情?你可瞧见有好多越西女子哭喊着请求丈夫不要离开,还有到处可见被丢弃的孩子,周围送行的百姓倒是有一大半对他们充满了同情和对陛下的不满……在必要的时候,这种情绪将会引发很严重的危机,疏导不好的话便是一场**。”

        元烈冷笑一声:“裴皇后就是算准了皇帝的性子,知道他是一个十分暴躁的人,越是遇到别人背叛越是不能原谅。原本大历和越西的关系不错,这一回突然背着越西和大周结盟,对于皇帝来说可是一件极其羞辱的事情,他自然要做出报复的举动,也许他明知道这样的作为会失掉民心却还是做了,可见这个人本心有多么的固执暴戾。”

        李未央听到这里,只是目光平静地看向人头攒动的人群:“也许这就是裴后想要看到的,听说她还向皇帝谏言让我父亲来做这一次监督逐客令执行情况的官员。”

        元烈一愣,倒是有三分诧异:“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齐国公不是婉拒了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父亲强烈反对陛下的驱逐令,当然不肯执行,便只是称病不朝而已,后来这差事就落到镇东将军王琼的身上。说来也可笑,一个将军居然不去打仗,而要被派遣去监督这些老弱妇孺有没有被驱逐出境,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元烈俊美的面容在阳光下显得极为冰冷:“这就说明裴后不仅盯上了郭家,还盯上了王氏,你们两家现在被绑在一根绳子上,谁也跑不掉。”

        这时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掌声,李未央和元烈都是微微吃惊,赵月拔出了长剑,却听见门外有一人轻笑:“两位不必紧张,刚才在外头听见旭王殿下高谈阔论,我们二位也是深以为然,不知可否让我们进去一谈?”

        李未央听到此处,便向赵月点了点头,赵月立刻将外面的两人放了进来,正是王季和久位谋面的王子矜。王子矜一身浅绿色的衣裙,微微一笑跨进门来,身形依旧窈窕多姿,面上染着淡淡的胭脂,整个人看起来容光逼人。她缓步上前向两人行礼道:“两位,贸然叨扰了。”

        李未央目光落在对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王小姐,自宫中一别我们也有一月不曾见面了吧。”

        王子矜笑容之中似乎少了些锋芒,却多了些沉稳,她微笑着走到椅子旁边,淡淡地道:“郭小姐,不介意我们坐下来谈吧。”

        李未央眸子里淡淡的,声音有些不经意:“上茶。”

        赵月立刻去办了,不多时便有婢女盈盈而入上了两盏茶。王子矜和王季轻轻落座,只听见王子矜开口道:“我早就知道郭小姐今天会来看这些人被驱逐出境的场景。”

        李未央的目光又落在茶楼之下的大街上,神色之中似乎有些怜悯:“我只是听闻此事所以才来看看,王小姐不也一样很关心吗?”

        王子矜美眸中带了一丝浅笑:“我自然不像郭小姐那么关心朝政、忧国忧民,今天我们特意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找你的。”

        李未央眸子里点点星火,神色淡漠:“我以为经过宫中一别,王小姐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王子矜轻轻叹了一声,美丽的面孔之上却流露出一丝黯淡之色:“经过上次的事我已经意识到了和郭小姐之间的差距,以后我不会再妄想与你攀比了,毕竟你我二人各有所长,本也就没有太大的冲突,虽然因为旭王殿下一事结下嫌隙,可从我的本心来说,对郭小姐从来不曾有过厌恶,只是有些不服气罢了。”

        李未央倒没有想到王子矜竟然会如此实在的将这些话说出来,她轻轻一笑道:“王小姐如此直言不讳,可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吗?”

        王季心间倏然涌上一种钦佩,不管形势怎么恶劣,郭嘉总能冷静镇定,将事情思虑得更加深远,又一阵见血的点破,叫他这样的男子都自愧弗如。

        王子矜看了王季一眼,颇有些欲言又止。

        元烈将一切看在眼中,淡淡地道:“这一次两位是来结盟的?”

        元烈只有在郭嘉面前显得格外温柔,对待旁人都十分冷傲,甚至可以说是古怪孤僻,说话从来不给人留下情面,王季面上微微尴尬道:“是,我们这一次的确是来结盟。”

        李未央眼眸亮光骤盛,噙着飘忽的笑意:“难道王家已经忘记两位公子的死了吗?”

        王子矜声音中并无一丝阴晦:“这件事情将会永生永世铭记在我们的心中,无论如何是不会忘记的!可我们也知道事情的罪魁祸首并不是郭家,而是裴后,原本王家并不想与裴氏为难,可是裴皇后做的太过分了,为了引得郭王两家相争,她不惜连损我两位兄长的性命,如此狠毒之人我们又如何与她为友?是她主动逼着我们一步一步向郭家靠拢的,又怎能怪我们!”

        说得很好听,无外乎是被这一次驱逐令的事情刺激到了。李未央坦然笑了笑:“王小姐曾经背叛过郭家,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王子矜笑得很平和,她似乎笃定了李未央的心思,只是静静地道:“郭小姐岂是那等气量狭小之辈?王家虽然连损两个子弟,可是最重要的力量还在,有我大伯父撑着,王家是不会倒的。而郭家也是如此,有齐国公在一天,裴后就不能耐你们如何,既然如此,我们两家如果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裴后,想必胜算要比单打独斗大上许多。”

        李未央摇头,叹息一声道:“恐怕事情没有王小姐说的那么容易。”

        王子矜听到此处,却是露出讶异的神情:“我还从未见到郭小姐如此忧虑,近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李未央看了王子矜一眼,在对方的那一双眸子里她看到的是真诚,还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复杂。王家原本是希望让郭氏和裴氏争斗好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却已经**得坐不住了,他们必须跳出来,这是裴后逼着他们做的,而不是李未央主动伸出橄榄枝……李未央想到此处,只是语气平淡地道:“裴后身边那一位嬴大人,王小姐了解多少?”

        王子矜听到嬴楚的名字,眼中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这个人可以说是裴后的心腹,在裴后心中的分量似乎还隐隐超过太子。听闻裴后对他言听计从,而他更是忠心耿耿。这些年来他帮皇后做了不少坏事,尤其是那些阴损的事情大半是由他完成的。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出谋划策,以及那些诡诈之术。”说到这里,她稍稍顿了顿,随即看向李未央,微笑道:“郭小姐,我这并不是在说你。”

        李未央云淡风轻:“我自然知道王小姐不是在说我,我的气量也没有那么狭小,请你继续说吧。”

        人家浑不在意,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王子矜暗叹一声,这才继续说下去,道:“就在一年之前大都有个案子发生……当时的江夏侯素来与裴后不和睦,曾经在公开场合得罪过裴后,甚至还私下向陛下谏言废后,可以想见他是裴后的眼中钉肉中刺。嬴楚手段毒辣,心如蛇蝎,他罗织了很多恶毒的罪名,告了那位侯爷一状不说,还让一大批为江夏侯求情的宗室因受到连累而人头落地,这件案子当时引起了轰动!”

        王子矜其实当时也并不在大都,她说得只是很简单,旁边的王季补充道:“听说这个嬴楚在越西各地招了一批流氓,想要**谁,就让这些人一起诬告,最后将仇人至于死地,这就是所谓的罗织罪名。人人都说被嬴楚害死的冤魂冲塞道路,他是个**,也是个公害。可以想见他至今还活着,裴后起了多大的作用。”

        王子矜停顿片刻才说道:“不止如此,当初他杀人的手段也十分毒辣,他最喜欢将人的尸体挖眼剥皮,甚至连五脏六腑都陶出来,这种场景只要看过一次,就会觉得十分的震撼,所以就连皇帝都对嬴楚有些顾忌。”

        李未央这才起了几分兴致:“陛下?”

        王子矜微笑道:“陛下之所以顾忌他,是因为这嬴楚还是一位巫医。”

        “巫医?”李未央听到这两个字,不由看了元烈一眼,所谓巫医,乃是南蛮的一种巫术,跟寻常的太医自然是不同的。

        王季点头:“的确如此,听说他向陛下进献了一种方子可以缓解头痛,但是必须定期服用。你想想看若是陛下杀了此人,这方子就再也没有人能配得出来,到时候陛下恐怕会头痛得发疯,这才是他一直对此人容忍的真正原因,也是赢楚的保命符。”

        李未央闻言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嬴楚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王子矜叹了口气:“正因为他不好对付,所以郭家和王家才需要联起手来,不要让对方钻了空子将我们两家一网打尽才是,尽管我从前想错了,但也希望郭小姐不念旧恶,共度时艰。”

        李未央良久都没有说话,就在王子衿几乎屏息的时候。李未央笑了起来,那笑声轻轻柔柔,映得得人心中暖洋洋的:“既然王小姐这样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痛快话。”说着她已经举起茶杯,向王子矜道:“以茶代酒,祝我们合作成功!”

        王子矜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样举起茶杯与李未央轻轻一碰,笑容在这一刻绽放出来,显得格外美丽:“希望郭小姐不要忘记你的承诺,等到**裴后之日,由郭王两家共掌朝政。”

        李未央闻听此言只是淡淡一笑,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元烈在一旁听了,却是脸上一瞬间乌云笼罩,这王子矜口气也太大了,竟然想要两分天下,她当皇帝是吃素的不成,就算除掉了裴后和太子,未必是静王登基,还有秦王他们,到时候究竟谁会做皇帝还说不定!王子矜就如此急迫,难道她已经有了什么主意……想到这里,元烈的眸光不由变得深沉。

        目的达到,王子矜站起来,微微笑道:“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郭小姐,就此告辞。”

        李未央淡淡含笑,略一点头:“好走,不送。”

        看着对方走出门,元烈才轻声道:“你真的相信她吗?”

        什么叫相信?李未央永远不会相信这样的外人,然而王子衿再精明,眼下这合作倒是没有掺假。李未央笑了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王子矜虽然未必十分可信,可是在裴皇后的攻势面前她也坐不住了,她需要我的帮助,同样我也需要她。”

        元烈这才放下心来,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特意提醒道:“我听说嬴楚和太子的关系不是很好,或许这一点咱们可以拿来利用。”

        李未央似是第一次听到此事,有些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元烈冷笑一声:“宫闱秘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每次在嬴楚见裴后的时候,太子都会立刻离去,看来他是不大喜欢皇后的这位宠臣。要说嬴楚也是过于嚣张了,对于太子也不是很恭敬,难怪对方会不喜欢他。”

        李未央听到这里,神情中多了一抹深思:“你说得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这时候,下面的人群之中突然起了一阵喧哗,有一个女子被人推倒在地,她的头发蓬乱,身形单薄,似乎哀哭不止,李未央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倒是没有看出来对方的长相,本不欲管闲事,可是却见到那些禁军更加嚣张,甚至鞭子已经落到了那女子的背上,关键时刻一道火红的身影突然冲出,娇叱一声道:“还不住手!”

        李未央轻轻皱了皱眉头,一眼认出楼下那个女子正是阿丽公主,只见到阿丽公主挥手将对方叱退,然后亲自扶起那个女子来,一转身竟挟着她一起上楼来了。李未央淡淡笑了笑:“阿丽真是多事,弄不清这女子的身份竟然就将人带上茶楼!”

        元烈微笑道:“你若是不喜欢她,才不会管她。”

        这是笑话自己嘴硬心软,李未央失笑:“单纯也要看是什么时候,希望她不要救错人才是!”就在这时候,阿丽公主已然冲进来,那一身火红色的裙摆闪了闪,仿佛带进一缕缕金色阳光,人也明媚几分,她的身后还跟着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子。

        李未央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却是当场愣住,元烈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神色也是十分的震惊,因为在这一刻,他也认出了这个女子是谁。

        那女子仿佛如同触电一般,身子轻微颤抖了一下,手停顿在半空揪住自己的领口,许久才怔怔地放开,然而她却面色雪白,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嘴唇也是颤抖着,想说什么却又发不出声音,显然是激动到了极点。

        李未央微一恍惚,才灿烂笑了:“原来是故人,好久不见了,莲妃娘娘。”

        莲妃听到此处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勇气,快步走了过去,匍匐到李未央的脚前,再不掩饰内心激动:“未央,我总算见到你了!若是再晚一步,只怕我就没有命在了!”

        这一幕,颇有些突然,阿丽公主听得一愣一愣的。

        见到故人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此情此景实在是叫人心内震惊,更何况之前莲妃曾经投靠过拓跋真,自己为了打击拓跋真更是塑造了莲妃被刺的假象,给拓跋真安上了刺死莲妃的罪名,事后莲妃虽然性命保住了,却应该对自己有了很大嫌隙……李未央不由皱眉道:“莲妃娘娘现在应该在皇宫里待着,怎么会突然跑到越西来?”

        莲妃闻听此言,却是心口发憷:“还不是因为那拓跋玉!”

        李未央将她扶起来,吩咐赵月取来干净的帕子,轻轻的替她擦掉眼泪,这才低声问道:“莲妃娘娘不必着急,将事情仔细与我说一说吧。”

        莲妃擦掉了眼泪,声音微沉:“原本以为与拓跋玉是盟友,所以我才一直帮助他,可是他自己不争气,没有夺得皇位,至此之后,我便也不再与他往来,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又联系上我,说希望我帮他在皇帝面前美言,不止如此,他还要借我的手向皇帝进献一个鼻烟盒。”

        李未央轻轻蹙眉:“借你的手进献鼻烟盒,他为什么不自己献给皇帝呢?”

        莲妃看了周围一眼,似乎有些警惕。李未央笑道:“这里都是自己人,不必紧张。”莲妃终究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道:“因为那鼻烟盒里有鬼!我找人悄悄的查过,里头是一种慢性的毒药,可见他的目的不在于讨好陛下,而是为了弑父夺位!”

        李未央听到此处,与元烈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拓跋玉虽然心机深沉,但他绝不是这样的人,怎会无缘无故的想要杀掉皇帝呢?

        却听见莲妃喝了一口茶,才像是缓过来了,继续说下去:“自从未央你离开京都之后,七皇子的境遇就一直不是很好,陛下不信赖他,太子顾忌他,朝臣们疏远他,就连他的心腹也接连背叛了他!正因为如此,他的性情才会变得如此古怪,连我也琢磨不透。所以他送来的鼻烟盒,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进献给陛下的。我便偷偷地将鼻烟盒瞒下,指望着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毕竟我曾经与他有过盟约,虽然不愿意帮他杀了陛下,可也不想就此为敌。”

        李未央听她这么说已经明白过来,莲妃是担心把拓跋玉逼急了,反而会被对方抖出自己曾经和拓跋玉有所勾结的事情,这也是人之常情。莲妃轻叹一声:“可谁知他却因此而怨恨我……不多久,陛下还是死了,死在张美人的宫中,而且死得十分蹊跷。”

        李未央对这件事情一直很感兴趣,只是宫闱秘事她无从得知,又远在越西消息不灵通,听到莲妃这么说,她下意识地追问道:“陛下是怎么死的?”

        莲妃深吸一口气道:“是被张美人和其他十几个宫女联合勒死的。”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谁都想不到堂堂大历的皇帝,那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竟然会死在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手中!

        元烈显然极为惊讶:“那太子呢?”

        元烈所说的太子自然是八皇子,莲妃听到他这样问,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陛下死了之后,太子要为他守灵,按照规矩守三天三夜,三天中只能喝稀粥,就在第三天的时候,太子还没有喝下那一口粥却突然口吐鲜血,暴毙而亡。事后有太医再三调查过,却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因为那三天之中太子除了稀粥外没有进过任何的饮食,更加不曾有人靠近过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中毒的。”

        李未央冷笑一声:“太子的身边没有人下毒,那陛下的遗物之上呢?”

        莲妃闻听此言,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似是想起了什么道:“对!拓跋玉在陛下死后曾经入过宫,那时候他还说希望留下一点纪念,当时便取走了陛下的一件衣物,后来太子得知心中不悦命人讨回,听你这样说,他必定是动了什么手脚!”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莲妃娘娘,拓跋玉登基之后,你又是如何流落到此处?”

        莲妃此时身上是一身脏污,面上也抹了黑灰,显然是不欲别人将她认出来。她摇头叹息道:“我之前曾经拒绝过替他谋杀陛下,又知道那鼻烟壶的秘密,他自然不会轻易饶过我,从太子暴毙那一日我就有所察觉,事先收拾了细软,趁着他忙于处置陛下和太子的后事顾及不到我,一路逃出了皇宫,可是路上却和旭儿失散了。”

        莲妃说的旭儿便是她的幼子拓跋旭,李未央听到这里,略一停顿才道:“那么莲妃娘娘,您身边的婢女呢?”

        莲妃眼中流露出一丝恼恨:“树倒猢孙散,这些吃里爬外的奴婢知道我失势,第一件事就是背叛我!不止如此,他们还偷走了我身上的金银财宝,还好我事先藏了一些金珠,否则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到达越西的!”

        李未央似乎有些疑惑:“莲妃娘娘又是如何知道我在越西呢?”

        的确,刚才莲妃见到李未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总算找到你了,这不是很奇怪吗?李未央来到越西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大历人找到这里来过。莲妃却是并不惊讶,她开口道:“未央,你恐怕还不知道,拓跋玉已经知道你成为了齐国公的女儿。”

        李未央轻轻蹙眉:“你是说他一直在盯着我?”

        莲妃点了点头,郑重地道:“是!他一直在盯着你,而且我想他对你的心思并没有就此罢休,我不知道他是从何得知,可是那一日陛下大行,我的确听到他和娉婷郡主发生争执,娉婷郡主还说李未央就在越西,这件事情瞒不了别人。拓跋玉却说此事与她无关。两人争执之时发生推搡,娉婷郡主还受了伤,这件事情在我脑海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是不会记错的!而且我已经没有亲人可以投靠了,那些交好的人一知道拓跋玉要杀我,一个个都是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我才会到这里来碰碰运气,希望未央你能够顾念旧情,帮我寻找旭儿。”

        李未央轻轻一叹:“莲妃当年帮了我许多,我自然不会忘记,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我会尽力帮你寻找的,你放心吧。”

        莲妃顿时松了一口气,目中无限感激道:“如此,就先多谢了。”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楼下那些人群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莲妃突然站起身道:“我知道我的存在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个麻烦,刚刚进城的时候就听说了驱逐令,我毕竟是大历人,不方便留在城中,我可以去城外躲起来等你的消息。”

        李未央转过头来,看着对方褴褛的衣衫:“此事恐怕不妥,莲妃娘娘身份特殊,若是被人捉住就是大历的奸细,你想想看,如今越西的皇帝是要将所有的大历人驱逐出境,可不只是针对大都这一个城市,你即便躲到郊外去又有什么用处?被人捉住还不是会被当成奸细捉起来吗!”

        阿丽公主听到这里,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她连忙道:“嘉儿,咱们将这位姑娘带回郭府藏起来吧,府中有很多的地道,最适合藏人,也不容易被发现,你忘了上一回郭二哥的事情吗?”

        李未央看了阿丽公主一眼,阿丽顿时住了口,她也知道自己不问缘由就将人带上来很有些不妥当,可是她毕竟心地善良,见到莲妃是一个弱女子,又身无长物,并不像是坏人,所以才想带她上来送她一些金银以便让她能够继续寻亲,却没有想到她要寻的亲人就是眼前的李未央,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这时候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讷讷地道:“嘉儿,你不会怪我多事吧。”

        你就是多事,可这一回倒是极有用的!李未央心中想到,面上却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委屈莲妃娘娘和我一同回郭家去吧。”

        ------题外话------

        恭喜526039113亲成为探花!预告一下,莲妃的到来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对李未央来说,**倒算的时机到了!

        关于莲妃是不是死了,大家记得前文曾经说过,莲妃遇刺身亡,那是李未央捏造出来的罪名打击拓拔真而已……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