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3 美人如狼

    庶女有毒

    273 美人如狼


        莲妃进了郭府,在向郭夫人等人介绍她的时候,李未央只是说道:“这一位是我在大历的旧友,名叫冷莲,此次陛下下了驱逐令之后,她不得不**离开大都,偶然与我遇上。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不可以立刻随着大队伍离开,想要暂时在咱们府上躲一躲。”

        听李未央所言,郭夫人并没有怀疑。陛下虽然下了驱逐令,可是在越西的大历人过多,有不少都是沾亲带故。别说他们这样的豪门世家或多或少都藏匿着一些,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家中也会偶尔收留这样一些人,只是需要冒一些风险。但李未央所言,郭夫人又怎么会拒绝?

        郭夫人仔细看了看这一位叫做冷莲的女子。只觉得她面容端庄秀丽、国色天香,往那里一站宛如芍药笼烟,花树堆雪,将原本站在她旁边青春美貌的阿丽公主都比了下去,不由暗暗赞叹道:“我见过这么多的姑娘,还是第一次见到冷小姐这个模样的女子,当真是绝色!”

        莲妃,不,现在应该叫她冷莲,她听到郭夫人的赞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夫人谬赞了。”

        郭夫人见她话不多,行为举止又很是端庄,便点了点头,对李未央道:“就让她住在你附近的芍药居好了,我这就吩咐婢女们去打扫一下,尽快让她住进去。”说完,她转过头对着冷莲,道:“你是嘉儿的好友,便也和我的女儿一样,在这里婢女们伺候的不周到,或是有什么其他需要,随时向我说就是。”

        冷莲连忙向郭夫人道谢,满面的感激,眼中还藏了一些泪水,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郭夫人对这位得体而美丽的小姐更加喜欢,忍不住笑道:“嘉儿,我吩咐她们去准备了,你们两个好好叙叙旧。”

        李未央点了点头,目送着郭夫人离去。

        冷莲看着李未央的侧脸,眼中含了一丝欣羡:“郭夫人温柔慈祥,待人和气,看得出来也很疼爱你,未央你在这里过的很好。”

        李未央眼眸中淡淡的,面上只是轻笑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冷莲,而你就叫我郭嘉吧,过去的名字不要再提了!”事实上,从到了越西开始未央这个名字便只有元烈一个人这么叫,而其他人要不叫她郭小姐或者是叫她郭嘉……

        冷莲也不是笨人,她听出李未央不愿意自己在郭夫人面前露出什么异样来,便从善如流地点头道:“好,我就叫你嘉儿好了。”

        李未央淡淡一笑,吩咐赵月去外头守着,这才向冷莲做了一个手势,道:“您请坐吧。”

        冷莲一怔,便轻轻坐下,用那双动人的美目看着李未央道:“非常感谢这一回你能够收留我,还要谢谢你替我寻找旭儿,我这一次只是碰碰运气,毕竟过去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在先。”说着,她的眼中流露出愧疚悔恨的神情。

        人都是为自己着想的,在自己和拓跋真实力悬殊的情况下,莲妃为自己和孩子着想并不让人奇怪。李未央不以为意,笑容和煦地道:“咱们两个人算是很有缘分,当初你帮了我不少的忙,看在旧情的份上,我也会投桃报李的,只是不知皇子究竟在何处丢失的?”

        冷莲连忙道:“是在越西和大历的边境。那一日有乞丐冲撞了我们的马车,在冲突里我赶着要去处理,便吩咐乳母好好带着旭儿,却不料她偷偷地将孩子抱走。等我去寻的时候已经是杳无音讯了!大历局势很乱,拓跋玉的人在四处搜寻,她若是拓跋玉的人又怎么会任由我逃出来?所以我想她不可能会回去大历,只能是往越西来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莲妃说的是不是真的她自然会找人去核实。至于现在,她必须留着她。她看着对方,神色中有一丝探寻:“若是能够找到皇子,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冷莲似乎有些踌躇,略一停顿,才满面忧伤地道:“我又能有什么打算,原本是为了报家仇才会进入皇宫,所幸陛下怜爱,让我有了依靠。后来生下旭儿,我便一心一意地好好做自己的妃子,却不料还是卷入了皇室的争斗,拓跋玉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温文儒雅的皇子了。他如今的手段比拓跋真也不遑多让,正因为如此才让我十分的畏惧,即不想帮他,又不敢违背他,偏偏还是着了道,不得不逃亡出来。我现在也只是想要找回儿子再找一个安稳的地方,以度余生罢了。”

        李未央瞧着莲妃娇美的面容,却是淡淡一笑,现在这时局,越是美丽的女子越不会甘心过平淡的生活,尤其是莲妃……她的美貌赋予了她极大的自信和虚荣,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为了荣华富贵甘愿留在宫中。更何况莲妃还很年轻,美丽不可方物,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只要她愿意,恐怕成百上千的男人会主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李未央柔声说道:“不论怎样你已经到了这里,就好好安心地住下,我会尽快派人去找皇子,一有消息就会通知你。只不过陛下刚刚下了驱逐令,凡是大历人都不可以在大都停留,我希望你的言行举止都要十分留心。”

        冷莲大喜,连忙点头道:“这个我晓得,我的故乡原本也靠近越西,这里的风俗习惯我都懂一些,不会露出马脚,让外人看出我是大历人的。”

        李未央这才起身,笑容温柔地向冷莲道:“你就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随时让婢女来通知我就是。”

        冷莲十分热切地将李未央送了出来,目送着她离去,足足在院子里站了一刻,这才转身进了屋子。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李未央还要面对郭家其他人的追问,郭导和郭澄可不像郭夫人那么好打发,他们都睁大眼睛等着李未央的解释。

        郭导率先开口问道:“嘉儿,你从何处找来这么一个绝色的大美人?”

        郭导阅美无数,自然知道冷莲这样的女子绝不是寻常人家能够养出来的小姐。那种高贵典雅的气质,仙子一般绝俗的容貌,裴宝儿跟她相比简直就是清粥小菜了。可她居然和李未央是旧友,这实在是太令人奇怪了,为什么从前没有听嘉儿提起过呢?

        郭导会有所疑问并不奇怪,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当年我在大历的时候她曾经帮我的忙,她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官宦人家的千金,而是一个小国的亡国公主。”

        听到这里,郭家三个兄弟都是面面相觑。

        李未央知道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十分麻烦,便不欲多说,只是简单地道:“为了报国仇和家恨,她不得不进入大历皇宫,成为老皇帝的妃子,后来却又得罪了如今的新帝,**离开了皇宫。”

        郭澄露出吃惊的神色:“她已经嫁人了?”他想起大历女子大都早嫁,冷莲看起来有二十岁么,他不知道对方实际年纪,可看样貌和身段就是个二八少女而已……

        莲妃不但美貌过人,而且极为爱护自己的美貌,她的头发一直都保持又黑又亮,如果宫女梳头掉落头发她会大怒,然后把人拉出去砍了,所以后来给她梳头发的宫女会把她掉落的头发藏在袖子里以求避过杀身之祸。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甘心于现在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她必定有所图谋……李未央微笑道:“岂止是嫁人,她还有一个儿子!”

        郭导微微吃惊,不免摇头叹息道:“她的年纪很轻,行为举止也像是名门千金,并不像是个妇人的模样。”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莲妃娘娘虽然已经有了孩子,只是若不向外人说起,恐怕别人还以为她云英未嫁。”

        郭导皱了皱眉头道:“但她若真的是大历的皇妃,那这些事情就有点复杂了。”

        郭敦连忙道:“是呀,陛下刚刚下了驱逐令,你就公然收留一个大历皇室的妃子,这恐怕不大妥当吧?”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只要不向外人说起,又有谁会知道她的身份,毕竟莲妃娘娘从前在宫中是足不出户,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她是谁,这一点你们不必过分担心。”

        郭导还是觉得不妥当,他看着李未央认真道:“可是此女过分美貌,一路走来竟是孤身一人,嘉儿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李未央知道郭导非同一般的敏锐,便只是淡淡笑道:“元烈已经去调查过了,她身边刚开始是有婢女护卫的,可是走到边境的时候,那些奴婢窃取了她的财富悄悄地溜走,不止如此,他们还打算将她绑了卖掉以筹集更多的钱,若非她机灵先一步逃走,现在恐怕沦落到哪个青楼了。经此一劫,她便悄悄地掩了自己的面容,装成驼背老妇一路进了大都,进了城门才敢洗去面上尘土和伪装,若非那一日在酒楼下面恰好被阿丽公主瞧见,她是没办法找到我的。”

        郭导这才点了点头,心中略放了一点心。郭敦却不由赞赏道:“想不到这娇滴滴的姑娘还挺聪明。”

        李未央看他一眼,似笑非笑道:“莲妃娘娘可不是一般的女子!”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郭澄犹豫了片刻:“她这一次……似乎是来寻人的?”

        李未央笑道:“是,她丢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希望我们能够秘密地为她寻找。”

        郭澄毕竟年长一些,更加谨慎小心地问道:“那找到以后呢?”

        李未央并不过多解释:“找到以后……我会送她一些金银将她安顿好就是了,这也是过去她帮助我获得的酬劳。”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也觉得这安排较为妥当。

        李未央说的不错,莲妃若是处在大历深宫之中,那就很少有人将她认出来。再加上她如今人在郭府,轻易不会被人瞧见,总归不会惹出什么麻烦,他们加快速度帮她找到儿子,尽快地把人送走也就是了,毕竟她是郭嘉的朋友,不好见死不救。

        郭导离去的时候走在最后,却不知为什么又折了回来,大冬天手上还捧着扇子扇着,嬉皮笑脸道:“嘉儿,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李未央未料到他去而复返,不由放下手中的茶盏道:“五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又有什么事要瞒着你们?”

        郭导嘿嘿一笑,道:“我总觉得你留下这莲妃是另有打算,你这么聪明,不会想不到这件事有多危险,我说的对不对?”

        李未央一怔,轻轻叹了一口气:“人家都说五哥是郭家儿子们之中最为狡猾的,我看果真如此,一点的端倪都会被你瞧出来。不错,我是留着她另有用处的。”

        郭导没想到她这么痛快承认,便轻轻蹙眉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李未央笑容中添了一丝浅浅的嘲讽:“至于用她来做什么么,还要看看莲妃自己的选择。”

        郭导闻言更加疑惑,可是接下来不管他如何询问,李未央却是不肯再说了。他不由失望地离开,还不忘特地回头关照道:“这场戏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或是敲敲锣打打鼓什么的,可别忘了提前告诉我。”

        李未央微笑着摆摆手,道:“我知道了,五哥,不会让您失望的!”

        目送着郭导离去,李未央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赵月道:“这几日替我注意莲妃的动静,她的饮食起居、生活习惯,甚至是每一句话,都要着人记录下来一一告知我。”

        赵月疑惑道:“小姐,您是怀疑莲妃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面上平和:“这倒不是,只是我另有用处而已,你不必多问,照做就是。”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赵月虽然有些狐疑,却还是立刻应声,随后离去。

        莲妃就此在郭家住下,只不过她的名字已经改作了冷莲,省去了中间那一个悠字。对于她的到来,郭家每一个人都是十分欢迎,毕竟冷莲个性温柔、高贵大方,言谈举止都很出众,任何人与她交谈都是如沐春风,很难让人讨厌。尤其是李未央,她对于冷莲几乎是和颜悦色到了让人不敢置信的程度,这让阿丽公主好一阵子闷闷不乐。在冷莲到来之前,她觉得自己不管如何靠近李未央,对方都只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好不容易才将她捂热了,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来和自己争宠的。

        正因为这样,小女孩心思发作的阿丽公主便将自己关在房中,郭敦去哄了好几回,她才渐渐缓过来。一开始对冷莲的热情也渐渐消退了,反到明着暗着故意与她为难。就像这一次看见冷莲在花园里赏花,阿丽公主便蹬蹬蹬地跑上去,小脸气鼓鼓的,直言不讳道:“你还要在郭府住多久?”

        冷莲抬起眸子看了阿丽公主一眼,却是温和微笑:“公主殿下,不知冷莲有何处得罪了您,让您这样不喜欢我呢?”

        阿丽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眨了眨,不悦地撇嘴道:“自从你来了,嘉儿都不和我玩了,我当然不喜欢你!”

        冷莲第一次瞧见说话如此坦白的人,不由笑容更深:“我和未央,哦不,我和嘉儿乃是旧识,我们认识还在阿丽公主你之前,交情更好又有什么奇怪的?”说到这里,其实冷莲自己心里也有一些疑惑,之前李未央对她的态度并没有如此和颜悦色,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自己来投奔她反倒显得格外亲切?难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对方到越西之后改了性格……这让她越发觉得忐忑不安起来。

        冷莲想到这里,面上却不露声色:“我和嘉儿原本就是朋友,阿丽公主你和她也是很要好的,这样一来,你等于是多了我这么一个朋友不是么?”

        阿丽张了张嘴巴,没能说出话来,显然是被她绕晕了有些发蒙,冷莲继续道:“嘉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从今以后,我也会关心你,喜欢你,陪你一起玩,这不好吗?为什么要因为我的到来而不高兴呢?”

        阿丽公主被一顿抢白,完全怔住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头脑单纯,转了转圈,似乎觉得还真是这样,不由真诚地露出笑脸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冷莲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花盛放,美不胜收,语态亲切地道:“这是自然!”

        阿丽公主这才重新高兴起来。

        这时候李未央正巧从不远处走来。她瞧见凉亭的一幕,便上前道:“你们二位在说什么,竟然如此高兴,可否让我知晓?”

        冷莲瞧见李未央,连忙笑着站了起来:“正说起你呢,快过来吧!”

        李未央与她相视一笑,走进了凉亭。看见桌子上空空如也,她便转头吩咐道:“赵月,吩咐厨房去做些点心来。”赵月立刻就照办了。

        冷莲自然知情识趣:“不必麻烦,我只是来坐一坐而已。”

        李未央笑容却是十分温柔:“都和你说了不要把我当外人看,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在这里我理所当然要让你觉得舒适愉快。”

        冷莲听到对方这样说,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是含笑着重新坐下。

        等到赵月领着婢女们将那些茶点送上来,就连冷莲也不禁有些惊讶了。眼前这些精制的糕点,芝麻卷、莲子糕、二珍糕、枣泥荷花酥、佛手酥、象鼻子糕、金丝烧卖、核桃露、红糖萨其马……品相竟然比自己曾经在皇宫中吃过的那些还要精致。她看了一眼,压抑住眼中惊讶道:“这二珍糕,我记得还是陛下在的时候吩咐厨房特地为我一人做的,却没想到后来大家争相模仿,竟在天下传扬开了。如今连越西都能够吃到,只是味道恐怕没有那么地道……”她说着,轻轻捻起一块送入口中,却只觉入口即化、十分香甜,熟悉的感觉让她不由一愣,随即转头看向李未央,道:“嘉儿,你这厨子……是从何处请来的?”

        李未央笑容恬淡:“我来到越西之后并不喜欢这里的饮食,总是怀念故土的食物,尤其惦念着二珍糕。后来母亲就千方百计替我请来了一位来自大历的告老还乡的御厨,你吃着可还觉得可口吗?”

        冷莲连忙点头,道:“十分地道,郭夫人可真是有心。”

        阿丽公主撇了撇嘴,道:“这二珍糕算什么,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一道!”说着,她指了指旁边那一道色泽殷红、光亮耀目、颜色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樱桃酥。

        冷莲听到她这样说,便也试了一口,不由睁大眼睛惊讶道:“这点心如此好吃,却比我从前在宫中尝到的更胜百倍!看样子郭夫人为了讨你欢心,可真是费了不少的工夫!”

        李未央笑容却十分平淡,没有多说什么。

        冷莲看在眼中,心头却不禁有些酸涩,像自己的容貌绝色,又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心计手段也丝毫不逊于任何人。如此才情,到哪里都该是一等的人才,被人捧在手心中万千个呵护的,却不料那老皇帝一死,她一下子急转之下,从高高在上的妃子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寡妇!拓跋玉还四处地追捕她,以至于她不得不**到越西,这一路上吃没有好吃,睡没有好睡,更是提心吊胆,几乎没有办法活下来!她为了躲避恶人的觊觎,不得不将自己装成一个驼背乞丐婆的模样。直到进了大都,才改换了妆容。如今因为身无长物,纵有绝色姿容,却也无钱装扮。这跟将一个绝色美人打扮好了却特意关在一个没有铜镜的房间里是一样的道理,简直是痛苦万分!

        到了郭府之后,冷莲亲眼瞧见众人对李未央是那样的喜爱,几乎恨不能将全天下的宝物都捧到她的面前来。有一次见着李未央面上胭脂色泽极为美丽,开口询问才知道是郭夫人特意从几百斤牡丹花瓣里挑出来一、二十斤最纯正最新鲜的来制成胭脂送给李未央……她又想起自己曾经进过李未央的卧房,只见到那一件件叫人几乎睁不开眼睛的宝物和器具,很多是她当初在宫中都不曾见过的、也不曾拥有的,可见这越西百年贵族之富,丝毫也不逊于大历皇族。

        想自己当年还以为身为公主什么没有见到过,又有什么可稀罕的!入了大历皇宫之后,却也不免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等到了世代富贵的郭家更是大开眼界。冷莲外表高贵,骨子里的确是贪慕虚荣、享受富贵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平淡无趣的生活。想到自己终有一日要离开郭家,自力更生,她就不免觉得头皮发紧,只得向李未央微笑道:“从前我只做井底之蛙,却不知道越西富贵远在大历之上。近日在郭家待了一段时间,我才能了解这其中的差距。嘉儿可真是幸运,从一个福窝挪到另外一个金窝,我羡慕得不得了啊!”

        李未央听她所言,却是淡淡含笑:“这都是父母亲的格外照顾。”

        此时已是冬季,虽然郭家的花园打理的十分美丽,可是树上的枝叶也依旧凋零散尽,湖面上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明晃晃的光照在冰面上反射出一阵凄冷的光芒。只听见冷莲叹了一口气,道:“不知不觉间,冬天真是到了。”

        李未央和阿丽公主对视一眼,瞧见对方满脸的不解。李未央轻轻叹了口气,道:“关于小皇子,我已经仔细去寻找过了,可惜暂时还没有他的下落。”

        小皇子?冷莲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忙用笑容掩饰住自己的尴尬,道:“哦,那就多谢你了。我真是担心旭儿,不知道他会不会落到坏人手里。”

        李未央眸光雪亮,冷莲这几日在郭府高床软枕,安享富贵,可没有半日是失眠的。她曾经见过丢失了孩子的母亲,无一不是辗转反侧,忧心忡忡。可是这莲妃却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一般怒放,丝毫也没有感受到失去儿子的痛苦。若说她作为一个母亲完全不在乎拓跋旭又不可能……李未央,想了想,目光落在了莲妃眼下的青影之上。

        莲妃出门之前特意在脸上多加了两层粉,又打了些阴影,显然是要在自己面前做出一幅憔悴的模样,看样子这演技还是很好的!虽然李未央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早已着人十二个时辰盯紧了莲妃,将她的起居一五一十的汇报来。可惜莲妃也很精明,凡事亲力亲为,少有动用郭家的婢女……

        李未央十分关切地道:“冷莲,你就放心吧,小皇子吉人天相,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我想他很快就能平安地回到母亲的身边了。”

        莲妃似乎眼中要落泪,她赶紧擦了,才低声道:“但愿如此吧。”

        李未央笑容慢慢浮现在眼底,面上却是有些担心:“有些话,不知道当将不当讲。”

        冷莲一愣,连忙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当讲的,你就照实说吧。”

        李未央叹了口气,双目却紧紧地盯着对方那美丽的脸孔,将她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收入眼底:“我是再想若是将来找到了旭儿,你又要带他去何处?如今大历你是回不去了,至于越西么,陛下下了驱逐令,只怕你也没有办法长久的留在郭家。到时候你一个柔弱的女子,孤身带着孩子,又能去依靠谁?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为你担心啊!”

        阿丽公主听到这里,几乎忘记了之前的嫌隙,有些同情道:“是呀,你没有依靠可怎么办呢?孤身一个女子想要带大一个孩子,这根本就不可能!”

        冷莲见她们关心,只是无奈道:“这一点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将旭儿找到再说。将来我们**两个只能相依为命了,哪怕沿街乞讨我也会把孩子带大的……”她一边说一边泪水又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阿丽公主更加同情,立刻就忘掉了原先的不快,甚至掏出自己的手帕子替对方擦去眼泪,还柔声安慰道:“你别担心,我和嘉儿都会想法帮你的。你不是说过么,我们是朋友,又怎么能任由你流落在外!”

        莲妃抬起头看着阿丽公主,那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睛里流淌着满满的感激。

        只听见李未央叹息道:“沿街乞讨哪里是你这样的女子过的生活……”说着,李未央竟然轻轻地牵起她的手握在掌中,“这样的青春年华,本应该和心爱之人共享夫妻情分、恩爱白头,现在……真是可惜了!”

        冷莲雪白的面孔一颤,依旧不做声,头却不自觉垂得更深。

        李未央继续道:“若是你留在大历,恐怕终身都不能再嫁,现在么……”她的话没有说完,阿丽公主却醒悟了过来,立刻惊喜道:“是啊,冷莲你将来还可以再嫁!我们草原上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丈夫死了,为什么不能再另外找归宿呢?”

        冷莲似乎被这种惊世骇俗的想法镇住了,她立刻驳斥道:“不!这是不可能的!我早已嫁过人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她嘴上是这么说着的,可是脸却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李未央的笑容更加亲切:“你这是在越西,又没有人认识你,当然可以重新开始,凭借你的美貌想要寻找一个好归宿,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冷莲心中却不由想到自己的确是美貌无比,可惜一无名门淑女的身份,二无煊赫豪门作为背景,再加上早已嫁人生子,又有什么人愿意迎娶自己呢?那些满身铜臭的商贾?她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上的。寻常官吏?她堂堂一国公主,又怎么肯去屈就。当初若不是为了报仇,她也不会看中那个人到中年的老皇帝。每每想到这里她就不由泛起一阵恶心。如今到了郭家,看到郭家三个儿子都是风神俊朗、文武双全,若她施展手段也未必诱不到手,只不过这三个人见到她都是十分恭敬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猜想他们都知道她的过去,也就让她的心不由冷了下来。

        可是李未央的话让她已然死去的心又开始活络起来……

        李未央看她神色变化不定,叹了口气:“唉,我们不该说这样的话,阿丽公主,也许冷莲是想要为她的夫君守节。”

        阿丽公主看着冷莲惊讶道:“你真的要守节吗?想一想,一辈子一个人过凄风惨雨的,那有多可怜!你生得比夜空的星星还要美丽,若是在草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争着抢着要娶你!”

        阿丽公主一番肺腑之言,说得冷莲脸颊更红了。她低着头,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终于隐忍不住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在这种局面,我又有何人可以依靠呢?”她一边说着,竟然哭倒在李未央的左肩。

        李未央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笑容却是更加温柔三分:“既然你来投靠我,我自然不会不管你,从此之后你在郭家的生活我会尽心照顾,将来若是你有了好归宿,我也会仔细的替你筹谋。”她的语气里多了三分试探:“只要你愿意,我还可以替你寻找一个最好的人选。”

        她这样说着,冷莲的身体越发颤抖得厉害,李未央轻轻用手抬起她的下颚,正对上她泪眼婆娑的双眸,伸出手小心替她擦掉眼泪,叹息道:“这样的美人,谁又忍心让你受苦呢?只要你有心,想要找个好归宿还不是易如反掌……”

        莲妃一愣,随即惶恐地低下了头。

        阿丽公主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她还从为见过对方用这种诱导的语气说话,那温柔的感觉仿佛比她刚才吃的点心还要甜蜜,冷莲早已不再哭了,眼睫上却还挂着泪珠:“可是……可是我还有旭儿。”

        李未央笑了笑:“等找到旭儿之后,大可以找一户人家将他托付,定期送些钱物,让他茁壮成长也就是了。让孩子跟着你一个年轻的寡母,还是留在一个父母双全的家庭更为幸福?你如只是守着他,在乱世之中凭着你的美貌,人家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你,反倒害了这孩子。相反,若是你将来嫁了人,还会有其他的孩子……”

        莲妃一愣,似乎仔细地考虑起李未央所说的这个可能,眼眸晶莹的仿佛天上的星辰坠入其中,但她最终只是道:“我不考虑再嫁,只希望能找回自己的儿子……”

        李未央从始至终都认真地观察着冷莲的神情,不曾放过她面上的一丝变化。她很明白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哪怕是眼前这个一心希望重享富贵的女人,可是冷莲在逃亡途中竟然丢了拓跋旭,这可能吗?对方何等心计,会被一个乳娘算计了去?若真这么蠢,一路上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冷莲走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阿丽公主却完全纳闷,她不明白话题怎么转的这么快,先是美食,再然后是冷莲的终身。那冷莲又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明明说了不愿嫁,那就不嫁好了,又没有人逼她,可是她的脑袋瓜毕竟装不了许多。在李未央吩咐婢女将所有糕点替公主打包回去吃的时候,阿丽公主就将所有的不快丢到了一边,不去想它了。

        李未央刚刚站起来,便听人禀报道:“旭王殿下到!”

        话音刚落,就见到一身华服的元烈,仪态翩翩地走了进来。他看见李未央眼睛一眨,促狭地笑了笑:“刚才你又在**冷莲了吗?”

        李未央听他此言分明是将自己刚才的举动看在了眼中。她不以为意道:“这可不叫**,是因势利导。”

        元烈叹了一口气,在她身边坐下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明知道对方是别有用心才会接近你,为什么还要收留她?不止如此,刚才那一番惺惺作态又是什么用意?”

        李未央望着他,笑容浅浅:“这世上母爱固然伟大,可是也有个别的女子为了荣华富贵可以不惜一切。刚才你没有注意到冷莲的表情吗?她说起我的时候是无比的羡慕和嫉妒,说起拓跋旭的时候,虽然她极力表现出关怀,可却让人觉得很虚假,我在她的眼中看不到丝毫对孩子失踪的关心。至于我说起再嫁的事,她明明心动,却只能用泪水来掩饰,这一连串的表现,已经让我怀疑她的用心了!”

        元烈点了点头,沉思道:“冷莲是个十分聪明的女子,只是过于急切才会露出马脚。”

        李未央淡淡一笑:“她可以别有居心,我也可以反过来利用,不是正合适吗?”

        元烈见她笑得温柔可人,眼瞳中却闪着寒芒,也微笑起来:“我相信没人可以在你这里讨到便宜!”

        此时的皇宫,赢楚进了大殿,躬身行礼,道:“见过皇后娘娘!”

        裴后淡淡一笑,指了指台阶下的一张椅子,道:“坐吧。”

        赢楚谢过皇后赐座,随后笑容满面地道:“娘娘,那人已经进了郭府。”

        “哦,进郭府了?”裴后面上流露出满意的神情:“我这几天正惦记着此事,还不知能不能成功!”

        赢楚将自己派人盯梢的情况说了一边,随即道:“娘娘放心,那李未央在大历的时候曾经和莲妃有过来往,这就先行去了她三分的疑心,更别提这其中还牵涉到一个孩子……她再冷酷无情,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最重要的是莲妃知道她很多的秘密,她是不会将这样一个把柄送到别人手中的,只有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着,才是最安全的,所以不论她是否相信莲妃,都会将对方带进府中去。”

        裴后微微一笑,这一切早已在她的意料之中。可事情也未必会这样顺利,她思虑了片刻,才道:“可是下一步莲妃要如何获得她的信任?”

        赢楚冷冷一笑,道:“无须信任就可以成事!”

        裴后不由坐直了身子,眉梢轻轻挑起:“这么有信心?”

        赢楚那半边面具闪着银色的光芒:“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扶持拓跋玉登基,又让他驱逐了莲妃,好不容易设下圈套在路上抓到了这个女子,她也算是狡猾的,被我逼得走投无路,却还知道和我谈条件。我威逼利诱她答应,又想了法子送她入京,再制造一场邂逅让李未央接她入府。接下来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哪怕李未央并不信任她,甚至怀疑她的居心,对于我们的计划,都没有丝毫的妨碍。”

        裴后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李未央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你可不要掉以轻心。”

        赢楚的脸上露出一种自信的神态,可是眸子里却显得有些森冷,他慢慢地道:“自信和自大完全是两回事,自信源于对一切尽在掌握,而自大是盲目乐观。娘娘放心吧,剩下的一切我已经安排好了,只等到陛下的寿筵便可以向她发难。到时候一定可以定她一个里通**之罪!”

        裴皇后美绝人寰的眉眼中显出一丝淡淡的兴味:“光是收留陛下要驱逐的大历人就已经是大罪,偏偏这个大历人还是来自于皇室后妃。这件事情一旦传扬出去定会引起轩然大波,齐国公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他的女儿引狼入室,还是一匹披着美人皮的饿狼!”她这样说着,却是轻轻地笑了起来。

        赢楚站起身郑重道:“娘娘,接下来的行动对我们至关重要,微臣有件不情之请,请娘娘答应。”

        裴后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道:“你说吧。”

        赢楚认真道:“这件事情请娘娘暂且不要告诉太子,以免坏了大事。”

        裴后叹了口气,之前的计划她都是让太子参与的,可是这个儿子过于沉不住气,总是在关键时刻露了底子。赢楚的顾虑不无道理,这次一定要机密进行,不能让太子再坏事了,虽然心中觉得赢楚有些小题大作,但裴后还是静静地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让你全权处理,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裴后站起身来走到一盆芍药花跟前,纤长玉指随意地折了一朵,放在鼻下轻轻嗅着,不经意间转过头,冰冷的面容透出些许肃杀之气,可在赢楚眼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那美丽冷薄得像刀片一样斜削进他的心里,隐隐作痛。她看着赢楚道:“事成之后,这个女人是万万不能留的,明白了吗?”

        赢楚深深地低下头去答道:“请娘娘放心,微臣绝不会留下任何的后患,这一次定会办的干干净净、体体面面,让陛下无话可说。”

        裴皇后笑了笑,亲自走上前去搀扶起赢楚,笑容带着一种眩目的光华,语气也是难得的柔和:“你跟着我这么多年,我当然是相信你的,一切都交托给你。好好办差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赢楚心头一颤,笑道:“微臣定会不负娘娘所托!”

        而此时太子已经到了宫门口,却被战战兢兢的宫女拦住。

        太子面色一变,冷声道:“我是来见母后的!”宫女低下头去,强掩着不安道:“殿下,赢大人正在里面见皇后娘娘,娘娘吩咐了,任何人等不可以私自进入。”

        太子面色阴沉地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母后说的任何人也包括我在内吗?”

        宫女身子更加颤抖,却是不敢走开。

        太子怒上心头,猛地抬起一脚将这宫女掀翻在地,已然闯了进去。

        ------题外话------

        特别鸣谢yusuqing亲的打赏,同时要感谢本月不断给我投月票的孩纸们,我森森觉得很感动

        PS:有人问我莲妃是不是诈尸,前文说到李未央曾经用过谋杀皇妃的罪名来追杀拓跋真,事实上这只是李未央在陷害而已,没有提到莲妃断气的场景,如果真是诈尸,说明此文有玄幻色彩,咳咳咳……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