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7 攻心为上

    庶女有毒

    277 攻心为上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宴会的不起眼处,神色喜怒莫辨。郭夫人一直在旁含笑听着李未央和阿丽公主的交谈,此时才轻声道:“嘉儿,我瞧你似乎一直十分注意嬴楚。”

        李未央将眸光收了回来,转头看向郭夫人笑了笑,道:“我注意他,是因为他是一个十分值得留意的人,只区区一介家奴,居然能够爬到如今这个地位,我瞧宫中众人虽然都对他都有不屑,却也十分忌惮,这恐怕不仅仅是仗裴后的威名吧,料想他本人也定有出众之处!”

        郭夫人轻叹一声道:“这是自然的。从前湘南侯的千金得了重病,危在旦夕,这个嬴楚便献上偏方,将其治愈,一时名声大噪被称为神人。后来他入宫,据传一次炎炎夏日,裴后感到十分酷热,盼望着下一场雪,半个时辰之内嬴楚就捧来一把雪进献,说是从阴山背后取来的,众人无不称奇。”

        阿丽公主在旁边听到,睁大眼睛道:“盛夏居然也会有雪花,这可真是稀奇!”

        郭夫人微微一笑,却又继续说下去:“稀奇的只怕还在后头呢!到了四月份,裴后突然想吃西瓜,这嬴楚向其讨要了一百个钱就出去了,没多久就真的献上了一枚西瓜,还神神秘秘地向众人说道,这是他从河县一户老农的果园中偷来的。后来便有好事者特意去寻访那户老农核实情况,这老农便回答说是他埋藏在地窖里的一个西瓜没影了,却在土里发现了一百钱,正因为这一连串的奇异事件,所以众人纷纷感到不可思议,也就对他更加敬畏了。”

        李未央闻言,目光又不自觉地在嬴楚的脸上划过,她低声道:“却不知道这位嬴大人为何总是带着半边面具?”

        郭夫人轻轻蹙眉:“这个嘛,听说裴后有一段时日总是噩梦不断,十分痛苦,正是因为嬴楚施法念咒,帮她解除了噩梦的困扰,后来有一日他却突然向人说起自己被噩梦中的桎梏所伤,毁了容貌。从那一天开始,他便一直都戴着那个面具。”

        李未央若有所思:“看来这位嬴大人成为裴皇后的心腹爱宠,并不是浪得虚名的!”

        阿丽公主也深以为然,在夏日里想要取冰块并不是难事,可是雪花就完全不不同了,看样子这位嬴大人还真有些神通!

        整个宴会经过刚才那一场变故,又亲眼瞧着张御史血溅当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僵硬,笑容挂在脸上像是一张张神色不安的面具。虽然现在也依旧是美姬歌舞、丝竹乱耳,众人一样酒酣耳热,纵情大笑,仿佛是十分自在的模样,可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自然。尤其是太子殿下,在经过刚才那一件事之后,却是神情寡淡,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几句话,一杯酒放在他面前,除有人来敬酒的时候他饮一点之外,再也没有动过。大有举座欢笑,一人落寞之意。

        这位太子殿下竟然表现得如此失态,显然他对于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挫折,便能令一个骄横飞扬的人变得沉默寡言,李未央冷冷一笑,可见太子这段时日的确是变得深思多疑,极度压抑。她心中暗暗一叹,嬴楚入宫之后太子的表情总是透着那么些不自在,看来大家说的没有错,裴后过于宠幸嬴楚,令太子十分不满。

        酒宴仍在继续,歌舞也仍旧欢腾,直到快天色大亮的时候,酒尽歌歇,宴罢人散,皇宫之前的马车一辆辆散去。

        李未央上了马车之后却是轻轻靠在了枕垫之上闭目养神,旁边的郭夫人和阿丽公主正在低声交谈着,阿丽对于刚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宴会依旧有三分担心。而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却是压低了声音,明显是希望她能够多休息一会儿。

        皇后宫中,宫女送上了茶水,裴后微微一笑道:“替嬴大人也斟上一杯。”

        嬴楚垂下眸子:“微臣失礼,谢过皇后娘娘。”他略微欠了欠身,便又坐了回去,目光笔直地盯着眼前的棋盘。皇后捧起茶杯,走了一招棋道:“今天这场局,你有什么看法?”

        嬴楚抬起头来笑了笑,神情却没有一丝异样,道:“每一次我以为就快成功了,可是娘娘总是能堵住我走的棋路,可见还是娘娘技高一筹!”

        裴后叹息道:“看来这么多年你的棋艺都没有进步,我还未出嫁的时候,便常常命你陪我下棋,那时候你就总是输给我。”

        嬴楚微笑道:“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娘娘竟然还记得。”

        他的眼中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几乎是不能掩饰,眼眸之中的激烈情感似乎要冲破禁制。裴后并不在意他的眼神,只是淡淡地望着眼前的棋局,道:“原来你还是这么爱奉承我!”

        嬴楚连忙道:“微臣不是奉承,而是娘娘的确棋艺高超,微臣断不能匹敌。”

        裴后轻轻落下一子,道:“今日在齐国公府为什么没有搜到人?”

        嬴楚面色凝重,开口道:“这个,微臣也一时不能参透,或许是那李未央早已察觉到不对,故意藏匿了莲妃。”

        裴后缓缓地将手中的一个黑子填入一个空档,道:“此番叫她在众人面前露了脸,反倒逼得张御史当庭自尽,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此刻的神情漫不经心,嬴楚却是打起精神下了一个白子,道:“是,娘娘,此事我处理的还有些不妥当,反倒叫人算计了。”

        裴后微笑着放了一子:“这棋横在这里,我每走一步都要碍着,实在讨厌。”

        嬴楚一愣,手中的白子想了很久,才轻轻落下:“其实……我派人守住了齐国公府,又一直盯着他们的动静,却没想到李未央居然在眼皮子底下也能偷梁换柱。”

        裴后轻轻一叹:“是啊,这个丫头可真是不简单,小小的年纪心机如此之深。”事实上嬴楚是派人十二个时辰盯着齐国公府的,但是每一次他得到的秘报都是李未央带着一个白纱蒙面的女子出了府,随后又一同回去,从无例外,而且出府总不过是一两个时辰,去的地方也就是一些茶室酒楼,最多是再加上首饰铺子、书斋而已。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也能让对方悄悄地将人藏了起来。

        裴后开口道:“该你了。”嬴楚下意识地轻抚着裴后刚刚放下去的那一颗黑子,良久,竟想不起来应该走那一步了。裴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随手拿起茶盏喝了一口茶,才道:“下一步你预备怎么办?”

        听到裴后这样说,嬴楚提起白子,轻轻落在棋盘上:“我已经命人看住了各个城门口,绝不会放了那女人出去,所以她此刻必定还在大都之中,咱们之前捉了那个孩子来威胁她,**连心,她万万不可能就此舍弃,所以,她一定还会出现的,咱们还有机会。”

        裴后眉头微微一挑:“你还指望这个计划?”

        嬴楚皱了皱眉头道:“娘娘,微臣下面还有棋路,若是就此停滞,恐怕这一出戏就没那么精彩了。”

        裴后提了黑子,轻敲着棋盘道:“别那么自信,李未央也有后招在等着你,不要掉以轻心。”

        嬴楚微微一笑,顺手放下白子,道:“娘娘也太小看我了,这些年来我为娘娘除掉的那些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最终还不是一个个都乖乖服诛吗?要知道娘娘是天生凤格,有执掌天下之命,何惧一个区区的李未央!”

        裴皇后垂下眼帘,“嗯”了一声,可是却突然又开口问道:“你曾经说过那李未央命格古怪,天生克我,此言可当真?”

        嬴楚苦笑一声道:“所谓相面之说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我这样说了,娘娘就当没有听过就是。”

        裴后手中捻着的那一粒黑子长久没有放下,思索着,最终缓缓地道:“这么说这话是真的了!”

        嬴楚眉毛一扬,接过茶,轻拂着茶汤上的白沫,半响才道:“娘娘,我总有法子断了她这条路。”

        就在此时,忽然有宫女进来轻声禀报道:“娘娘,太子求见。”

        裴后轻轻蹙眉,这一皱眉头宫女心里一阵发毛,裴后将手中的黑子扔回棋篓中,冷笑道:“好,我也正想见他,传!”

        嬴楚站起身来,躬身道:“微臣告退。”

        裴后淡淡道:“不碍事,只一会儿功夫而已,你坐下吧。待会儿再将棋下完就是。”

        太子一步步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不悦,他走到皇后面前躬身行礼,道:“母后!”

        裴后仔仔细细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宴会都结束了,怎么还没有出宫去,若是过了下钥的时辰,你父皇又要找借口发作你。”

        赢楚不是寻常男子,所以在宫中来去自如,近身服侍皇后,这个时辰居然也还在这里,太子轻轻一震,随即道:“母后,儿臣有话要说。”

        裴后看着他那一张隐隐带着愤怒的脸,淡淡地笑了,“你又有什么要说?”

        太子冷冷地道:“母后,今天在朝上你有没有看见王家和郭家已然结成一体了?看来嬴大人的计策没有奏效,依儿臣看,从今日开始嬴大人还是不要再管郭王两家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就请母后交由儿臣处理,儿臣一定会给母后一个满意的答复。”

        裴后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交给你?之前你不是没有动过手,可结果又如何?”

        太子咬牙,道:“母后,那只是一时失手。”

        裴后冷冷一道:“那王子矜花容月貌、锦心绣口,琴棋书画、医卜星相皆是万般的出众,这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可是偏偏还有一个李未央,此人文彩武略虽是一般,却是攻于心计、擅长阴谋诡计之辈,再加上她心性残忍,手段毒辣,比一般男子还要狠上数倍。这两个人如今合在一处共同对付你,你又有什么办法能够与她们抗衡?”

        太子面上掠过一丝不悦:“不过是两个小女子,难道我就收拾不了他们吗?”

        裴后瞧他一眼,重新捻起一枚棋子,含笑道:“瞧瞧你,动不动就口出狂言,真是不自量力!”

        太子听了这句话,仿若天边响起一个炸雷,极端的震撼,他想不到对方将自己看低至此,不由咬牙切齿地道:“母后将我看的也太低了!”

        裴后对太子已然失望,若不是她只有这一个儿子,还真想要一巴掌将这个人扇出去。此刻她只能忍耐着怒气,淡淡地放下棋子,道:“我已经给了你无数机会,可是你偏偏没有珍惜,现在我将此事交给嬴楚去办,你还要处处与他为难,你叫我该如何发作呢?难道真要看着你父皇革除你的太子之位,你才开心吗?”

        太子想不到竟然会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般冷酷的奚落,他绝望地闭上眼睛,只觉得整个人坠落无底深渊,良久,他说不出一个字来,浑身冰冷。直到裴后声音再度响起:“好了,今后任何的事情都不需要你插手,更加不必你说什么,就如今日在殿上的事,我之前就不准备告诉你,在殿上更不需要你帮腔,不要自作聪明!”

        今天关于齐国公府的事情,裴后并没有事先透露给太子知道,就怕他会无意中坏事。可是,太子毕竟也不是愚蠢之辈,他在宴会之上看出裴后的意图,便想要助她一臂之力,反过头来却被她如此责怪,太子只觉得无比的失望,甚至连想要说出冷莲在他府上也因此全都咽了下去。他无言地退了下去,只在关上殿门之前,他那一双充满恨意的目光还是落在嬴楚的身上。

        太子离开之后,裴后在谈笑之间便将嬴楚的白子杀得七零八落,嬴楚一言不发,静静地注视着棋盘,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娘娘,或许您对太子殿下过于严厉了一些,微臣瞧他只不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裴后却垂下眼帘,冷冷道:“我是为他好,从前他只顾着维护皇储完美颜面和尊严,却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现在倒好,连什么时候该装聋作哑都不知道了,处处于你为难,这又是什么道理?自己挖自己的墙角么!我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个蠢东西,竟然我是的亲生儿子!”她说着,突然冷笑了一声,似乎带了十二万分的嘲讽。

        嬴楚低下头去,不敢在裴后不悦的时候说话,等到裴后注意到嬴楚的表情之时,她却只是微微一笑,视线掠过了嬴楚,仿佛望向了不可知的远方。好一会儿而才悠悠地道:“这三个孩子,临安过于跋扈,又风流不羁,我向来不耐烦管教他,安国自幼便有残疾,所以我对她便稍稍放纵了一些,却不料反倒使得她命丧异国,就连灵魂也无法回到故土。剩下最后这个儿子,我自问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一心扶持着他登上帝位。只要他好好的做自己的太子之位,专心于朝政,不要搀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李未央便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他。如今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他远离肮脏龌龊,以便保护他而已。”

        嬴楚唇部表情不由自主僵了一下,涩笑一声,道:“娘娘的心意我自然是明白的,太子知道的越少,出了任何事情都牵连不到他的身上。”

        嬴楚清楚的知道自己向来知道裴后的所有事,这一方面说明裴后十分器重他,但另一方面也说明眼前这个容貌绝美的女人一直在拿他当箭靶子,替她除去一些反对她的势力。但是,他本来就是裴氏的家奴,又跟着裴后多年,除了眼前这个人,他没有任何需要效忠的对象,甚至于满天神佛他也不放在眼中,明知道裴后只是用他来做一个铲除叛逆的刀,他也非将自己磨得锋利无比不可!

        裴后淡淡地一笑道:“可惜他却不明白我的心思,总是好端端地要搀和到这些事情里来!”

        嬴楚心头一震,片刻才道:“娘娘,这是微臣的过错,太子一直不喜欢微臣,之前他也没有要过度插手的意思。可偏偏当微臣开始做这件事情,他才表现的特别激进。”

        裴后当然知道这一点,她将视线收了回来,已经显得十分冷漠:“最近这些时日多派人盯着他,不要让他做一些愚蠢的事情,干扰了你的计划就是。”说完她已经站起身来,似乎有些厌烦地道:“好了,棋也下完了,你退下吧!”

        嬴楚连忙躬身,道:“是,娘娘。”

        裴后看着嬴楚离开的背影,却是转头去看那棋盘,只见到白子明明大有可为,却分明是让了她半壁江山。她的神情跃过棋盘,似乎想起了往事。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嬴楚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家奴,可是却跪在自己面前,发誓要一辈子效忠自己。

        当时,她还以为这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并不能当真的诺言。可是此刻回想起来,嬴楚倒是唯一一个陪伴在她身边最久的人。可惜一把刀用的时间长了,也会生锈变钝。在她看来,嬴楚杀了太多的人,这一把刀上已经是血迹斑斑,愚钝不堪了。也许等除了掉李未央,嬴楚也就不再方便留在她的身边了。

        恰在此时,一滴红烛的油缓缓地淌过了烛身,突然一阵风吹来,却将蜡烛吹灭了。那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见裴后的面容如同石像一般轮廓分明,却是格外美丽。

        因为入睡的很晚,所以李未央反倒是睡不着,一大早便已经起来了,婢女服侍着她梳妆,穿上重重的冬衣,对镜一看,李未央微微点头,随后她走出了屋子,却瞧见李敏之已经在外头等候,见她过来,连忙欢喜地道:“姐姐!”

        李未央微微一笑,拉起了他的手,却突然暼见这孩子的眼下有淡淡的青痕,不由道:“怎么,小弟昨天没有睡好吗?”

        李敏之有些结结巴巴的:“没,没有。”

        李未央一双美目扫过去,敏之身后的乳娘连忙低头去,她知道李未央很难糊弄,好在李未央从来不会在李敏之面前惩罚任何人,只是在她面前说假话却是十分困难,她只用眼睛一扫,便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乳娘觉得开口困难,却又不好说实话。

        此时,李敏之瞧见乳娘为难,便拉了拉李未央的裙摆,道:“姐姐,你不要怪乳娘,是我不好,昨天我在练书法,一时兴起,便睡得晚了。”

        李未央一愣,随即蹲下了身子,与李敏之目光平视,道:“练书法,敏之什么时候喜欢上练这个了?”

        李敏之挠了挠头,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乳娘顿时觉得有些恐慌。随后李未央柔声地问李敏之道:“有什么话不好对姐姐说呢?”

        李敏之扁了扁嘴,那一双大大的黑眼睛似乎有些委屈。最终他开口道:“昨日里有一位乔夫人带着她的孩子们一起来府上,我当时正在玩耍,一时没有避开,便听见她问母亲说我是不是那个资质愚钝的养子,听到这话,母亲当时就恼怒了,将那乔夫人赶出了府去。姐姐,我是不是一个资质很愚钝的孩子,给你们丢脸了?”

        李未央闻言神色微微一变,李敏之的出现其实十分突兀,在有心人的眼里,齐国公府莫名收留了一个养子,而且这个孩子刚开始似乎还有些木讷。虽然敏之如今已经恢复了天真活泼,可是每个人的天资都不一样。李敏之从小便受到过创伤,所以比起同龄的孩子他总是慢上一拍。郭夫人和李未央早已经商议过,不要过分拘束了这个孩子,让他觉得难过,所以只请了西席来家中教导,并不曾让他去外面上学。一直以来敏之没有比较,倒也并不觉得如何,可是却偏偏会有一些多事的人跑到府上来瞧一瞧,看看齐国公府收留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郭夫人总是推拒,他们便越发好奇,千方百计地找理由非要看一看,久而久之,李敏之愚钝之名便传了出去。

        郭夫人十分恼怒,索性闭门谢客,轻易不会接待客人。可这位乔夫人之父是郭家的旧交,从前常来常往,并不好过分推拒,所以郭夫人才接待了她,却不料这个人和其他人一样都是长舌妇。

        李未央微微一笑,摸了摸敏之的小脑袋,柔声道:“敏之,聪明如何、愚钝又如何?就算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上比你优秀的还有千个百个,难道我们仅仅因为你不够聪明、不够优秀,就不再喜欢你了吗?这世上谁又敢说自己天下第一!”

        敏之歪着脑袋,却是有些听不懂自己姐姐说的话,李未央只是温柔地揽住了他柔软的身子,轻声道:“不管敏之什么样子,都是姐姐和母亲心中最好的孩子!”

        敏之看着自己的姐姐,点了点头道:“母亲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敏之不想给你们丢脸。”

        李未央微笑道:“所以敏之才想要练书法,是不是?”

        李敏之点了点头,李未央手把着他的手,道:“这样,姐姐和你一起练,好不好?”

        李敏之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李未央将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走到书桌之前,摊开了宣纸。李敏之果真抓起毛笔,认真地一笔一划的写着,写出来的却是未央两个字。

        李未央失笑道:“这是谁教你的字?”

        李敏之抬起头来,笑得露出两个虎牙:“元烈教的!”小小孩童,却老气横秋地直呼其名,听来十分可笑,却又亲近。

        李未央笑容越发温和起来,这个家中每一个人都很喜欢敏之,郭敦总是拉着他去学武,郭导总是陪着他玩,而元烈却总是教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更甚者,只要在坊间看到了一些玩具,不管有没有,都买回来给敏之玩耍。

        李未央亲执着敏之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他写字。其实仔细想一想,她自己当年也是很大了才开始习字,字刚开始写的也是拙劣至极,连她自己都几乎失去了耐心。可是为了不让别人嘲笑,她不得不拼命地练字,甚至有时候十几天都会写个不停,废寝忘食,可见别人的眼光为她来说十分的重要。

        现在想来不免有些可笑,为什么要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们觉得你无能,你就真的无能吗?她不知道敏之有什么样的才干,可她并不觉得这孩子一定要文武双全,就像这世上的很多人,文武双全、出身高贵,可他们却未必幸福。

        李未央想到这里,认真地对敏之道:“写字是好事,可是不要因此而耽误了休息。休息得不好,将来会不长个子!”

        李敏之一怔,随即站直了身板道:“我绝不会的!”

        李未央捏了一把敏之粉粉的脸,笑了笑道:“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姐姐劝不住你,你自己有分寸就是。”

        李敏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下头去,他虽然年纪小,可对错还是知道的。郭夫人因为孩子们都长大了,所以对李敏之的到来格外欢喜,总有些溺爱太过,所以养成了这个孩子有些爱撒娇的脾气,即便犯了错,也是打个岔就过去了,罚的都是跟随他的人。但是到了李未央这里,不管他做了什么错事,这个姐姐都是照罚不误,甚至还亲自打过他的手心。所以每一次在李未央的面前,敏之总是觉得有点心虚,一旦犯了错,他就会牢牢记住,下次再也不会再犯了。

        李未央看敏之有些忐忑,便摸了摸他的头,道:“好了,姐姐今日还有事要出门,你在家中要乖乖的跟着先生学习,听到没有?”

        李敏之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看着李未央走了出去,便又认真地低头一笔一划写起来。

        齐国公府的马车一路来到位于大都东城的一座香火较为兴盛的寺庙,李未央下了马车,一路穿过佛堂,走到了位于偏殿的一间禅房面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白衣女子,已然站起身来,露出一张绝俗的面容。李未央轻轻一笑道:“看来这些日子你过的十分好,连脸颊都丰腴了三分。”

        冷莲摸了摸自己的脸,面上有一丝讪讪的笑意:“这还要多谢你帮了我的忙,若非是你,我还没办法如愿的到他身边去。”

        李未央笑容之中含了三分的审视:“你不必谢我,咱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冷莲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情绪,强行压着心内忐忑,主动替李未央倒了一杯茶道:“如今我已经身处他的别院,想来总有一日我能够入太子府,只要我的身份不泄露出去。”

        李未央笑道:“经过这次宴会,太子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可他却一直隐忍不发,甚至藏匿着你,定然是对你情深似海了,你又有什么可担心?”

        太子的确是不动声色,可是明显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变化,此次出门甚至还派人跟着自己,若非李未央早已有所安排,冷莲根本无法脱身。想到这里,冷莲似乎有些忧虑:“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如果被那有心人将一切捅了出来,我只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还要盼着嘉儿你多多照拂于我,千万不要让我被人扯出来,否则的话……”

        她的话没有说完,一双美目却是轻轻落在了李未央的脸上,李未央端起茶杯,似笑非笑地道:“否则的话,又如何?”

        她是真的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出这副样子!冷莲眉头轻轻一蹙:“否则的话,也许我会说出是你巧妙安排,将我送到了太子身边。”

        李未央失笑:“看样子,我还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烫手山芋,甩都甩不脱呢!”

        冷莲连忙笑了起来:“我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我们两人是朋友,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出卖你的。”

        李未央望进了对方的眼中,却只看见一片虚假的热情,她淡淡一笑,冷莲的为人她早已经看清楚了,当年在皇宫中她们本有盟约,一切都要按照李未央的吩咐去做,可是冷莲为了报私仇,竟然临时改变了计划,使得整盘棋功亏一篑,李未央事后虽然没有怪罪于她,但那也只是因为她有用。后来冷莲更是不惜倒向拓跋真……两人之间本就说不上什么朋友,只是盟友而已!

        她想到这里,轻轻地放下了茶杯,随即轻轻一叹道:“我早已经说过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太子如今隐忍不发,并非真的对此一无所知,而是根本在等你开口。只要你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将一切向太子和盘托出,当然,要在太子早已经被你掌控在手心里的时候,时机不可以早也不可以晚,一切都你的把握之中,只要太子原谅了你,其他人嘛,是无论如何也伤害不了你的!”

        冷莲听到此处,盯着李未央,神色之中颇为意动,轻声道:“多谢你的提醒,这个我会自己想法子。嘉儿,你上一回说让我借机挑拨太子和裴后之间的关系,这个我已经着手进行了,只是他们毕竟是**,你要给我一些时间才好。”

        李未央微笑:“我当然相信你。”

        冷莲轻轻一笑,重新带上面纱站起身来,道:“每个月中我都会在这里等你。”说着,她嫣然一笑,翩然远去。

        赵月看着她的背影,却是蹙起了眉头,道:“小姐,她明显是想要摆脱你的控制!”

        李未央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道:“是啊,人心不足蛇吞象,她就是这样的人,所谓言而无信,说的就是她了。”

        赵月越发疑惑:“若是她耍什么心机,小姐一定要多加小心!”

        李未央神色一动,转头看了那禁闭的门扉一眼,语气却是十分平淡,道:“再过半个月,你想方设法让嬴楚的探子知道这个美人就藏在太子府的别院之中。”

        赵月吃了一惊:“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如今太子不动冷莲是因为被她迷住了,也是因为小姐没有借机发作让太子觉得您并没有事先和冷莲勾结,但也可能是他在找机会将咱们一网打尽。现在要是让嬴楚发现冷莲,那岂不是……”

        李未央幽静地笑了笑:“冷莲敢用这样的语气与我谈判,这说明她已经有把握得到太子的宠爱和信任。想必再过半个月,她应该就能将太子拿捏在手心里,若是嬴楚强逼太子交出此女,两人势必会起纷争,你说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赵月一愣,随即面上掠过一丝微笑,道:“小姐果然有办法!”

        李未央冷冷地一笑,心中暗暗想到,这不过是第一步棋而已,接下来还有的热闹好瞧!

        半个月匆匆而过,李未央十分悠闲的在郭府中陪着李敏之读书写字,偶尔闲来再弹弹琴,陪着元烈出去郊外踏青,一派十分悠闲的样子,叫人越发摸不准她的态度。

        半个月之后,她如约来到了这一家寺庙,一进门却看见冷莲急匆匆地迎了上来,半个月前她那自信的笑容此刻已经不翼而飞,显得格外的惊慌。她一把攥住了李未央的手道:“嘉儿,这一回你可要救救我!”

        李未央微笑,上一回自信满满,如今却满面惊惶不安,变得还真快!她轻轻一叹道:“有什么事,都可以坐下慢慢说。”

        冷莲难掩美目中的焦虑道:“来不及了!刚才我出来的时候有两拨人都盯着我,若非你安排的人引开了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跟丢了人,只怕现在我已经被他们捉住了!还有,太子虽然没有怪罪我也没有把我交出去,可他却也没有完全对我放松警惕,我好担心!”

        李未央淡淡地笑道:“如今你应该知道,谁才是你最值得依靠的人吧!”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冷莲面色一变,她立刻意识道李未央这是在向她施压,她是何等聪明之人,当机立断道:“嘉儿,我们是朋友,你何至于用这个来要挟我!我若是倒下,对你有什么好处,相反,我若是在太子的身边才能助你一臂之力啊!嘉儿,这一回你可要帮帮我,那嬴楚已然在我和天子之间挑拨离间,虽然现在太子还没答应,但总有一天他会脱离我的控制,相信我是你派去的奸细!”

        太子虽然对冷莲充满了怀疑,但却一直没有舍得将她交出去,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李未央没有借机倒打一耙,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冷莲出众的美貌和特殊的魅力,让太子依依不舍。能够让一个男人漠视她的过去和身份,这样的魅力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有的,这是一种绝佳的天赋。李未央微笑道:“既然你已经安抚住了太子,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冷莲面上掠过一丝惊慌不安:“我是安抚住了太子,但这也是暂时的。嬴楚一直死死的盯着我,他派人在我的饮食之中下药,摆明了是改变了主意要杀我,几次三番都被我躲了过去!只怕过一段时日,我就会被打回原形!嘉儿,你也不希望看到那一幕吧?你好不容易才把我送到太子身边,我相信我对你一定大有用处,对不对?”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冷莲美丽的面孔之上,笑容变得越发温柔,道:“这是自然的,如今你对我来说比谁都重要。”

        冷莲心中一跳,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的笑容令她浑身发毛,她隐约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步步深渊的陷阱。但没有办法,她已然走到了这里,只能硬着头皮道:“嘉儿,你到底有什么主意,就快说出来,我一定会感激你的!更会死心塌地为你效劳!”

        李未央收敛了笑容,无视冷莲一张惊慌的面孔,缓缓地喝了一杯茶,直到茶水变冷,她才开口道:“事情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太子和嬴楚之间本就有嫌隙,这就是太子为什么不肯轻信嬴楚的话将你驱逐出府的最重要原因。”

        冷莲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她百般施展手段才让太子相信嬴楚是故意与她为难,但是太子毕竟也是一个聪明的人,他如今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若是再让嬴楚找到什么证据,自己不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她才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急匆匆地来找李未央,希望她能帮上自己的忙。

        只听见李未央轻轻一叹道:“若是太子和嬴楚之间的矛盾不断地扩大,或者这样说,把赢楚变成太子和裴后之间的矛盾,事情不就很容易解决了么?”

        冷莲一愣:“可是太子十分畏惧裴后,他是不敢和赢楚真的对上的。”

        李未央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这些日子以来,想必你已经看透了太子的个性。他是一个极度追求完美的人,十分注重威仪和规则,不让自己活的有一丝偏差,这并不是因为他强大到能够驾驭自己的内心,恰恰相反,他是害怕不这么做自己就会触犯禁忌,彻底失去一切,所以他一边拼命地炫耀自己的存在价值,一边极度压抑自己的个性、束缚自己的欲望。这样一个压抑了二十多年的人,一旦你能够让他释放出来自己压抑的情绪,再施加些手段,就能够彻底地掌握他,驾驭他,让他为了你什么都敢去做,什么都敢去反抗!冷莲,你若是足够聪明,就该知道怎么去鼓动他的情绪,让他去毫不犹豫地挑战、去憎恨他心中的那尊神!”

        冷莲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心头的恐惧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她开口的时候牙齿都在打颤:“不要把我当傻子,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李未央目光望着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嘲讽:“不这么做,你就会死。”

        她说到你会死的时候,毫无感情,反而唇边带着森冷的微笑,冷莲无比后悔自己一时的贪念,竟然妄想可以摆脱眼前人的控制。她咬了咬牙:“可……我该怎么做?”

        李未央笑了笑:“好好想一想,太子与嬴楚为敌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皇后娘娘的面前失宠,若是你能让他相信嬴楚是他最大的障碍,只要除掉了对方,他就能够重新回到权力的中心,他又会怎么想?该说什么,怎么说才能达到目的,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冷莲看着李未央,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原来,原来对方竟然要让太子和赢楚互相攻讦、自相残杀!好毒辣的心肠!

        ------题外话------

        今天过渡章节,明天唱大戏,叫大家看看未央到底暗中干了点啥(*^__^*)嘻嘻……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