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78 可怕报复

    庶女有毒

    278 可怕报复


        冷莲太了解眼前这个相貌清秀的女子了,看起来平平淡淡,可事实上却心思狠辣,步步为营,从不会做一件没有用的事,也不会留一个没有用的人,自己被她送到太子身边,原还打量着可以凭借太子的宠爱借机摆脱李未央的束缚,可是眼下看来,自己却不知道踏入了一个怎样的陷阱。她看着对方,下意识地道:“你说得简单,具体又该怎么做,我实在没有头绪!”

        这就是被自己说得动心了,李未央轻轻一笑:“只要你了解了太子弱点何在,你就能够很好的把握他了。”

        冷莲眉头一挑,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探寻道:“太子的弱点,此话怎讲?”

        李未央喝了一口茶,才慢慢地说下去:“我刚才明明说的很清楚了,你却始终不懂。好,我便与你说个清楚。太子从小是在宫中长大的,可是一出生就不为皇帝所喜爱,唯一可以依仗的裴后对他也十分冷淡。这些年来他读书习字、勤学政务,努力把一切都做到最好,只为了能够看到裴后的一个笑容,一句赞许,甚至是一个认可的眼神。也许你没有注意到,太子的目光永远都追随着裴后的喜怒,因为裴后是那样的至尊至贵,完美无缺,全天下的人都要想方设法去讨她的欢喜,包括他这个儿子也是一样。然而令他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虽然他是裴后的亲生儿子,可对方也不过将他当作一个棋子。”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冷莲不由眯起眼睛,她很想反驳对方的话,可是她深知李未央说的没错,尽管和太子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她已经了解到太子内心深处的寂寞和恐惧,他的寂寞源自于裴后对他的忽略,他的恐惧源自于担忧被母亲抛弃、彻底远离权力中心的意念。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你也是做母亲的人,自然应当知道一个正常的母亲,不论自己的孩子是淘气还是乖巧、听话还是任性,都会毫无原则地溺爱他、宠着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而母亲看向孩子的眼神也总会无限的温柔,可是你见裴后对太子可有一丝一毫的爱意吗?”

        冷莲轻声道:“我又没有进过宫,怎能知道裴后是如何对待太子的?”

        李未央淡淡地道:“你虽然没有见过裴后,可你陪伴在太子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也应该知道他是如何努力去讨好裴后的吧。”

        冷莲咬了咬牙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笑容更加恬淡:“太子虽然已经是这个年纪,却依旧无限地期待能够得到裴后的欢心。正因为如此,他越来越多地占有权力和地位,却越来越多地恐惧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全部失去。天破尤可补,一颗受伤的心却永远无法复原。只要你能够找到打通太子心扉的方法,你就能够很好的控制这个男人。”

        冷莲不禁握紧了自己的双拳,几乎连裙子的褶皱都扯了出来。她看着李未央道:“纵然我能够得到太子的欢心,下一步又该怎么做?”

        李未央目视着她,神色认真:“只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不但能成功消除太子对你的疑心,还能够让你的宠爱更上一层楼!”

        冷莲不再开口了,因为她了解李未央,对方所做的一切必然是很有把握的。她站起身,终于下定了决心道:“你将我推到悬崖边上,如今又给了我一根藤蔓,若是我不肯就着这藤蔓上来,你就会将我置诸死地,李未央,你果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李未央面色不变,轻声细语:“彼此彼此而已,从你踏入大都开始就是抱着害我的心思,我却还给你留了一条路走,不是已经很仁慈了吗?”

        冷莲淡淡一笑,只是笑容之中却有三分自嘲:“是啊,我怎么忘了,你心机何等之深,又怎么会给我这个机会反咬你一口?全怪我自己利欲熏心,就这么上了你的当。”

        李未央笑盈盈地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可是最好的盟友,你要富贵,我要平安,互利互信,各取所需。”

        冷莲目光幽幽地道:“事已至此,再多说又有何用,我会照你所言去做,若是没有办法达到预期的效果,你可不要怪我!”

        李未央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冷莲肩头那并不存在的尘埃,笑容更加温和,眼中带了一丝蛊惑:“别说得与你无关一般,这不光关系到我的计划,更关系到你的性命,别忘了嬴楚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

        听到这句话,冷莲的神色一变,却终究只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听见她这样无奈的话语,李未央面上微微一笑:“今后有什么事,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冷莲复又看了李未央一眼,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了。

        李未央从寺庙里出来,马车一路行到事先约好的茶楼门前,元烈正在台阶旁百无聊赖地牵着栗子,左手还高高举着一根狗尾巴草在那里逗狗,栗子兴奋极了,一个劲儿地跳来跳去,呼哧呼哧地模样十分可爱,元烈无心插柳,倒是引来无数漂亮的姑娘芳心暗许。一瞥眼瞧见李未央,元烈随手把栗子丢给护卫迎了上来,微微一笑道:“事情可谈完了吗?”

        李未央点头道:“谈完了,只是接下来我还要去一个地方。”

        元烈闻言会意,眨巴着眼睛道:“戏园子的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元烈一路护送着郭家的马车到了一家名叫香丽园的戏园子门口才终于停下,戏班的班主闻讯连忙跑出来迎接,更是满脸油光,唯唯诺诺。元烈随意地挥了挥手道:“好了,不必多礼,带我看看你们刚上的新戏吧。”

        班主连忙躬身,道:“是,是,雅间已经准备好了,二位贵客请!”

        李未央看了那班主一眼,微微一笑,转身便进了戏楼。楼下早已是宾客满座,雅间挤得满满当当,甚至连楼梯上都站了不少的人,可见这出戏如今正是红火。两人到了戏楼雅间之内坐下,桌上早已经准备好了茶水糕点。赵月站在李未央的身后,却是有些不解。前几日她倒的确看见小姐写了一封信吩咐她交给旭王,可是具体写了什么,她还真是不知道,瞧这个情形难道是约了主子来看戏?

        元烈看了李未央一眼,满脸带笑:“好戏就要开锣了,希望你对这出戏感到满意。”两人正说着,只听铜锣“当”的一声,果然开场了。栗子被护卫牵着,因是第一次看戏也是兴奋之极,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咬护卫的裤脚,护卫知道这是王爷爱犬,只好龇牙咧嘴地苦笑,扑拉一声栗子竟然将他裤子扯下,护卫敢怒不敢言作势要打,却怕惊动了王爷只能吓唬一下,赵楠在一旁看了闷笑不已。

        戏台之上,七八名太监服饰的戏子先一排站好,大声道:“万岁驾到!”随后就见一个身穿黄袍的戏子站到了台上,显然饰演的是皇帝的角色,在他身后,一个身着华服后妃模样的戏子陪伴在皇帝的身边,两人在桌前坐下,只听皇帝笑道:“爱妃如今已是身怀六甲,真是人月双圆。来来来,朕先敬你一杯。”

        演皇妃的女戏子微微一笑,连忙谢恩,便听见皇帝朗声笑,唱道:“爱妃,朕盼这皇子已多年,如今终于天从人愿,若是你生下了太子,朕多年的心愿就一朝得偿了,朕要多谢你啊!”那皇妃诚惶诚恐,仿若受宠若惊。

        就在这时候,锣鼓又“当”的一声,帘幕垂下,换了第二幕戏,却是一个身皇后服饰的人跟旁边的太监正在私语,那太监鼻子上还有一块白斑,看起来十分滑稽可笑。他跪在皇后面前,鬼鬼祟祟的模样:“启禀娘娘,万岁安寝去了,临走之前还吩咐人好好照看李美人。”

        皇后冷笑一声,刻薄唱道:“还不知道肚子里是什么,就这样高兴了!”

        太监不怀好意道:“李美人身怀六甲,一旦产下龙子,只怕对娘娘不利啊!”

        皇后皱眉:“怕什么?”

        太监道:“哎呀,奴才一片忠心都是为娘娘着想。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娘娘入宫后一直未有身孕,李美人若是在娘娘之前产下皇子,将来可就是太子殿下,娘娘,您待奴才恩重如山,若有用到奴才之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这一搭一唱,演得活灵活现,李未央凝神听了片刻,不由笑道:“这词写得倒是有些俗,但唱的还不错,扮相也好!”

        元烈得意一笑:“我是按照你的吩咐请了最当红的戏作家来做的,所谓大俗大雅,就得这么俗百姓才能听懂!”

        李未央点了点头,又静静地看下去。果然听那太监道:“娘娘,奴才想到一个万全之计。”

        皇后挑眉道:“万全之计?”

        太监连忙唱道:“是啊,娘娘,不如就由奴才找合适的人选,好好盯着那李美人,等她分娩之日趁人不备,将那孩子偷偷换出来。”

        皇后目光微冷,似乎露出游移之色,霍然起身,在戏台子上踱来踱去,此时二胡云板节奏陡然变了,显现人物内心在激烈的斗争。就听见太监又唱:“哎呀,我的皇后娘娘,您可要早点下定决心。既然李美人有孕,您也应该有孕!”

        皇后猛地回头:“我也有孕?”

        “娘娘,太医可都捏在您的手里,现在又有现成的龙种,只要您换了来,还愁后位不稳吗?刚出生一两个月的孩子是看不出来的,施点手脚便能蒙混过关!李美人是什么身份,又如何与您相争,不过是一介低贱的宫人!”

        只听见那演皇后的戏子冷冷一笑,唱道:“你真是知情之暖,对本宫体贴入微,是个好奴才!”

        那太监嘿嘿一笑,道:“奴才素来侍奉娘娘,自然要为娘娘肝脑涂地!”

        这时,戏台上故意落下黑色帷幕,只露出两双晶亮的眼睛,却是充满了阴谋诡计。台下的看客听到此处不由都大惊,原来这位皇后要故意假装怀孕,然后将李美人的孩子占为己有!

        接下来的第三幕便是换子,小宫女盗取了李美人的婴儿悄悄藏起,接着特地弄了一个死婴装在托盘里只说是李美人产出,皇后又买通太监进了谗言说李美人德行有亏、连累皇子,皇帝勃然大怒,竟将李美人打入冷宫,不消半个月李美人便被皇后折磨而死。一个月之后皇后自然产下了太子,这个孩子就是之前被偷偷藏起来的李美人之子。

        整出戏**迭起、环环相扣,请来的又是一流的戏子,将皇后的毒辣,太监的阴险以及李美人的凄婉演绎得活灵活现,听到这里,众人都是如痴如醉,被这曲折离奇的剧情震得目瞪口呆。

        元烈只是微笑道:“这出戏一定会大红大紫,我保证它将传遍越西各处,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李未央轻轻一笑:“如此当然是最好,只不过若是官府来找麻烦……”

        元烈笑容更甚:“这一点你放心好了,这一出戏讲的是前朝皇室秘事,又怎么会被官府盯上?纵然真有人要阻止这出戏继续唱下去,那也证明他心虚罢了。唱戏不行,还有大鼓,有评书嘛,千万别忘记那些走街串巷的艺人,我会想尽一切法子让这些故事流传得人尽皆知的!”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台下,她看到了所有人的热情反应,甚至还有人愤恨到向那演皇后的女戏子扔茶杯,显然这出戏十分受欢迎。元烈看她神情,却又不禁低声问到:“可是就靠着这么一出戏,你觉得会有什么效果?”

        李未央眸光之中露过一丝冷然,“世上最可怕的就是流言蜚语,一个人再强大都没有办法抵挡流言的威力。哪怕她地位崇高、身份尊贵,一旦被卷入流言蜚语之中,只会是火借风势、愈演愈烈,所谓三人成虎就是这个道理。”

        元烈点了点头,笑容变得饶有趣味,而此时这幕戏已经落幕,台下是掌声雷动,不少**声叫好,并且要求再演一场。李未央站起身来,回头看了那戏台子一眼,微微一笑,道:“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三天之后的一个早晨,李未央正在镜子前梳洗,突然听见门板被人拍得砰砰作响。赵月连忙出去察看,却是阿丽公主闯了进来,一脸的诧异道:“嘉儿,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坐着。我告诉你,大都有大事发生了!”

        阿丽公主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是惊讶,更多的是兴奋。李未央笑道:“哦,什么样的大事?”

        阿丽公主一把拉住李未央的手道:“哎,你跟我去前面大厅就知道了,静王殿下也来了呢。”

        李未央轻轻蹙了蹙眉,却是低头瞧了一眼,阿丽公主恍然大悟:“你还没来得及穿外衣,好,我等你,咱们一块去听听他们说什么。”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转头吩咐婢女取来外衣,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全部收拾停当,她们两人才向大厅走去,阿丽公主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还不断地回头催促:“嘉儿,你真是太慢了!”

        李未央不慌不忙地踏入了大厅,只见到所有人都已就座,正聚精会神地听着静王说话。静王穿着墨绿色缎袍,腰间系着玉色腰带,看见李未央进了门,微微一笑道:“正说到要紧处,表妹就来了。”

        李未央面上倒是有三分讶异:“静王殿下一大早就到齐国公府来,有什么事吗?”

        静王等着李未央坐下,才坦然地道:“这两日不管是宫中还是市井都流传着一个奇怪的故事,不知道表妹可曾听闻?”

        李未央手中捧着茶杯,笑容中有一丝漫不经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故事让静王殿下如此高兴?”

        静王管她叫表妹,可她却叫对方“殿下”,这称呼之间亲疏毕现。静王却难得没有生气,只是笑道:“最近这段日子大都开始流行一出戏曲,戏的内容十分的奇怪,讲的是前朝一位皇后因为自己无所出,所以偷偷换取了一个地位地下的美人所生的儿子,并且将他扶持为太子,堂而皇之地坐稳了皇后之位。”

        李未央手中茶盖一顿,笑容却是浮现在了唇边,抬起眼眸道:“哦,有这等事?”

        静王点了点头,试探着看向李未央,道:“表妹,你真的不知道?”

        李未央失笑道:“我足不出户,又怎么会什么都知道?静王殿下不要卖关子,继续说吧。”

        此时阿丽公主也忍不住催促道:“对啊,你快点说下去!”

        如今的阿丽公主再见到静王已经没了当初那一份尴尬,静王微笑着无奈地道:“好,我继续说就是。这故事本的是一个前朝的故事,谁也不会多加联想,可是就在一日之前,有一伙官差突然逮捕了那戏班子,并且不允许任何人再传唱这出戏。出人意料的是戏虽然被禁了,民间却突然兴起一个谣言,不,或许不是谣言。”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目光在李未央淡然的面孔上停留了一会,才说下去:“人们都在悄悄地传说这出戏影射的是当今皇后娘娘,而那个被偷偷换了的孩子就是太子殿下,至于那一位**害致死的美人是二十多年前因为生下死胎所以受到牵连,**自缢的一位出身低贱的宫婢。”

        传的如此神乎其神,果真恰到好处。李未央眉眼不动,丝毫也不曾泄露自己的心思:“哦,看不出这些人想象力这么丰富,二十多年前的旧事还能翻出来!”

        静王看不出李未央的心思,便只是轻轻一叹:“是啊,刚开始我也觉得只是流言而已,不必太过在意,可是如今流言却是愈演愈烈,甚至连皇后娘娘也没办法阻止了。”

        李未央将茶水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淡淡地道:“流言本来就是这样,你越是阻止它传的越是厉害,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是这个道理。”

        齐国公眉头蹙了蹙,这才开口道:“这事情叫人觉得有些蹊跷,怎么会有人突然想到二十多年前的事?”

        静王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后来问了母妃才知道当年的确有这么一个宫婢,而这个女子恰好曾经服侍过皇后娘娘,是她带进宫来的一个婢女。”

        郭导在一旁听了,不由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么说是真有其人?”

        郭夫人眉头也是皱紧了,想了想突然开口道:“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也曾经听惠妃娘娘说过。”

        陈留公主手中的佛珠顿了顿,她抬起眼睛,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掠过,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的确是有此事的,当年裴后进宫,有很长一段时日都无所出……”

        陈留公主说到这里,李未央却是轻轻一笑,那时候皇帝迷恋的是另有其人,对皇后娘娘是正眼也不瞧一下,她又怎么可能怀孕生子呢?恐怕不仅是皇后,就连宫中其他女子也是一样。

        陈留公主又说道:“后来陛下开始涉及后宫,但娘娘依旧没有怀上身孕。就在众人都觉得裴皇后位置不稳的时候,她却突然奇迹地怀孕了,还生下了当今的太子殿下。”陈留公主说到这里,目光之中也露出一丝疑惑:“但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静王微笑着接下去,道:“我也调查过,当年裴后身边有一个十分宠爱的婢女叫做秀云的,在裴后怀孕之后这名女子就奇怪地失踪了,听宫人说那女子是无意中得罪了裴后,被娘娘处治了。可是我却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联想到最近流行于大都的这出戏,我就觉得是另外一种可能。”

        众人听到这里都看向静王,面上露出震惊之色。静王笑容变得更深沉,却是一字字地道:“我怀疑裴后当年是借腹生子!”

        郭敦一愣,道:“借腹生子,这是什么意思?”

        郭导却是轻叹一声:“这个想法真是太过大胆,所谓借腹生子就是说裴皇后因为自己无所出,所以利用身边的宫女悄悄地侍寝,等她怀孕了便将她藏起来,然后生下了儿子,她就占为己有。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静王赞许地点了点头,道:“是,看来咱们不谋而合。”

        陈留公主却是摇了摇头:“不,这不可能。宫中守卫森严,若是这么容易动手脚,岂不是混淆了皇室血脉,什么人都可以滥竽充数了!”

        静王却是不以为然:“外祖母所言差矣,当年裴后和裴家的势力是何等的煊赫!因为扶持陛下登基,他们在宫中自然能够呼风唤雨,偷换一个小小的孩子又有什么难?想来这太子殿下、临安公主,还有那安国恐怕都不一定是她所生!”

        静王说这样的话简直是骇人听闻,在皇宫之中妃子的怀孕、分娩,一切都由专人照料,没有天大的胆子是绝没有办法偷梁换柱的,纵然裴后权势滔天,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齐国公道:“静王殿下,戏说就是戏说,你何必太过当真呢?这不过是个流言而已!”

        静王笑容却变得冷冽:“纵然它只是个流言,我也相信它是真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静王这是要借梯子上墙了,不管太子是不是裴后所生,事实**如何他都并不在意,重要的是这个流言可以给他带来天大的好处,若太子果真不是裴后所出,那他这个嫡子的身份就并不存在。如果他的生母仅仅是一个下贱的宫女,他的身份甚至还比不上静王高贵,这样一来,所谓太子也就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因是嫡子,又是长子,太子才能稳稳做好这个储君之位,如果一下子去掉了裴皇后的光环,他还能够得到群臣的信赖和敬重吗,不过是一介傀儡而已!这对于打击太子、谋夺储君之位,可是有无穷无尽的好处,所以静王才如此兴奋,一大早便跑来郭家与他们商议。

        李未央三言两语之间已经看透对方心思,淡淡一笑道:“殿下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裴后是不会任由这种流言传多久的。”

        静王冷笑一声:“她倒是想阻拦,可是如今哪怕是宫中打扫的宫女都已经知道并且四处流传开了,她也堵不住天下人之口!这样的杀伤力,对于裴后来说可是一大打击啊!”他说到这里,目光之中掠过了一丝得意。

        李未央看着他,不免摇了摇头,静王虽然聪明,心机也很深,但他毕竟年轻,遇到这种事还比不过齐国公沉稳。果然就听见齐国公道:“静王殿下,这件事情与咱们没有关系,希望你能够站稳立场,若是陛下或者别人问你看法的时候,你只说相信这是流言,绝不是真的。”

        静王听到此处,不由就是蹙眉,道:“为什么?我还打算让舅舅您向陛下上书请求彻查这件事。”

        齐国公摇了摇头,显然很不赞同:“彻查,如何彻查?且不说皇后娘娘是不是太子生母,就说你们扯出当年一个小小的宫女又能作什么数?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也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太子,势力根深蒂固,纵然这流言传出去会损害他们的名声,也不会动摇太子的地位,所以我劝殿下,不要操之过急!”

        静王听到这里就是一愣,他也不是笨人,只是多年等待的机会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子有些忘乎所以,如今细细地想了想立刻心头发虚,自己是一时太过高兴才会得意忘形,他轻轻一叹:“多谢舅父的提醒,我明白了,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实看法,舅父放心好了。”

        齐国公略微松了口气:“殿下能够想通那是最好的,不管那里的火烧得多热闹,咱们只要隔岸观火就好,不必太过在意。”

        商讨告一段落,李未央从客厅中出来,却突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她转过身便看见静王微笑着迎了上来,那俊美面上的笑容十分灿烂:“表妹怎么这么着急走,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李未央微笑道:“不过是一出戏,殿下就能衍生出这么多的故事,还扯出当年的那一个宫女,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元英笑容变得十分冷漠,只是又带着一丝隐隐的得意:“嘉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知道这个流言是你策划的,这出戏写的不错,我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李未央心头微微一动,面上只是平淡地道:“殿下高估我了,这件事情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若非你突然说起,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元英静静地望着李未央,他可不相信对方在这件事情中是全然无辜的,裴后虎视眈眈地针对郭家,恐怕这就是李未央的第一步反击。他不由上前一步,低声地道:“这出戏虽然好,可是迟早要落幕的,就像舅父刚才所说,恐怕对于裴后的根基没有太大的影响。”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谁说我要去动裴后了?”

        元英的面上露出疑惑神情,难道这出戏和那些流言不是为了打击裴后和太子吗?那她费尽心思筹谋一切又是为了什么?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些读不懂对方了,他下意识地道:“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李未央笑容变得十分美丽,语气也很轻快:“殿下,所谓流言便是在人最弱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在人强盛的时候它只能埋下一道阴影,当然这个阴影如果利用得好,也可以成为致命的弱点。”

        元英越听越是奇怪,却看见李未央裙摆翩跹已然下了台阶,他不甘心又追了上去道:“我希望你能把话说的更清楚一些。”

        李未央转了头,那清丽的面容在阳光之下闪着动人的光彩,她的眸子深不见底,语气却十分平静:“殿下,凡事需谋定而后动。裴后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她当然知道流言是消不尽的,只能等它渐渐平息下去。可是对于另外一个人他可就坐不住了,你只盯着裴后,没有注意到这出戏的另外一个主角吗?”

        元英蹙起了眉头:“你说的是父皇?”

        李未央摇了摇头,给了一个提示:“不是陛下,而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不管是对裴后、对陛下还是对朝政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听到这里,元英突然回过神来,“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他!嘉儿,你这主意打的可真妙啊!”

        李未央笑道:“我言尽于此,接下来就要看殿下如何表现。”

        元英一愣道:“我,我能做什么?刚刚舅父不是说要我按兵不动,不要着急嘛。”

        李未央轻轻一笑,已然转过头去,目光落在不远出盛放的梅花之上,笑容十分清淡:“静王殿下,这么好的时机若是不能把握住,岂不是太可惜了吗?不可以正面出击,也可以从侧面打打边鼓。”

        元英听到这里不由露出一丝笑容:“嘉儿果然是女中诸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吧,这个流言会越传越远、越传越久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那我就恭候佳音了。”说着她已然转身翩然离去

        元英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良久只是默默注视,最终轻轻一叹道:“果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从前我还真是小看了!”

        此刻太子的别院中,太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终究勃然大怒,一把推翻了面前的书桌,怒声道:“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书房中的幕僚和心腹都是面面相觑,他们看了太子一眼,却都不敢再吭声,躬身退了出去。

        太子依旧是满面的怒容,像是一头即将爆发的雄狮,却苦于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只会让自己的恼怒越来越膨胀,几乎不能压抑,就在此时,他突然听见了脚步声,不由怒声道:“谁让你们进来的,我不是已经说过全都滚出去吗!”

        门边响起一道轻柔的声音:“太子殿下,您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太子一回头瞧见的是冷莲那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孔,他心头一颤,之前嬴楚已经向他要求交出冷莲,说这个女子是大历的奸细,可他心中依旧对其依依不舍,这最关键的原因,除了冷莲的美貌之外,还有她的善解人意和温柔体贴。

        冷莲的身上有一种让他莫名留恋的感觉,十分的温暖,竟似于宠溺,他在她身上找到了很难在其他女子身上找到的那种感情,他没有办法详细的描述出来,但他却隐隐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个缺口似乎被冷莲给堵上了,这才是他宁愿和嬴楚闹得很僵,也死活不愿意将这名女子交出去的真正原因。虽然李未央没有抓住冷莲这个把柄,可也不意味着他完全信赖这个女人。此刻他心绪不好,皱起眉头道:“我不是说过在议事的时候,你不要进来吗?”

        冷莲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鸡汤放在桌上,温柔地道:“殿下要保重身子,冷莲这就出去了。”

        她刚刚转身,却听见太子道:“最近这些时日,你也听见外面的流言了吧?”

        冷莲顿住脚步转过身来,眉心微蹙,看起来就像一朵笼上忧愁的鲜花:“殿下说的可是那件事……”她的声音中有一些犹豫,太子恼怒:“果然,连个足不出户的女子都已经知道了,这天底下还有谁会不知道呢!”他这样说着,突然变得暴跳如雷。

        冷莲忙柔声地道:“殿下不必焦心,那些不过是流言罢了,不会有人相信的。”

        太子却是十分震怒道:“流言?我已经去查过,当初母后的身边的确有一个十分宠爱的宫女,就在她怀孕后不久,却突然在宫中消失了!你说这不是很奇怪吗?是,母后的确是个很残忍的人,也许那个宫女只是因为犯了一点小错……”太子眸光射出无数的冷芒,继续道:“又或者她是真的触怒了母后,才会被处治,可我总觉得心中那么的不安。想到小时候母后对我的态度,想到这些年来她将我当做棋子一样的利用,我就不自觉地会相信这个流言。你说,我会不会真的不是母后所出?所以她才会这样肆意的羞辱我,说我是个窝囊废!”

        冷莲听到这里,又看到太子那仓惶无措的表情,她心中轻轻一叹,李未央啊李未央,你可真是把住了太子的命脉,原来这些日子以来你一直按兵不动就是在暗暗筹划这件事。的确,太子和裴后之间的关系说不上融洽,因为裴后是个极为冷淡的人,她的心甚至都是冰冷的,太子一旦有丝毫不好,就会受到严厉的斥责,裴后的表现太不像一个母亲,这就让李未央抓住了机会。不管裴后是不是太子的亲生母亲这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子是不是相信。

        所谓怀疑,可以摧毁一个人全部的自信心,太子的全部自信都建立在他是裴后的儿子,是国之储君的基础之上,他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太子这一个角色,努力做到完美,可是现在看里,太子的信心已经被李未央的这个流言给摧毁了。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裴后的儿子,怀疑裴后是不是杀了他的亲生母亲,尽管他从来没见过那个下贱的宫女,尽管他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他还是去调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已然在不知不觉之中觉得那件事是真的。不动声色之间用了诛心之策,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把太子逼得暴跳如雷,在感叹李未央可怕的同时,冷莲也不禁轻轻一叹,道:“殿下,何必相信那些流言蜚语,您当然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

        这时候冷莲心中也觉得奇怪,她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让她反着说话,她原本可以让太子进一步地怀疑裴后,可是现在李未央却是让她尽量地在太子面前扮演和事老的角色。

        太子并没有因为冷莲的这些话而感到安慰,因为这些话他已经听大家说了无数遍,所有人都告诉他那不过流言而已,那些愚昧的百姓相信是因为他们缺少茶余饭后的话题,而那些朝臣们相信是因为他们想要将此事作为一件可以利用的资本,至于那些长舌妇,当然是把它当作一个笑话来看。若太子真的相信此事岂不是正中了别人的圈套?可越是叫你不要相信,你越是会觉得说不定它就是真的,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头种下,那就会越来越深,直至生根发芽,长出茁壮的大树。太子心中的这一颗芽已然发了出来,就谁也不能再阻止了。

        他听见冷莲这样说,面色上却是更加难看地道:“母后彻夜将我召进宫去,告诉我这不过是个流言,让我不要放在心上,她还从来没有对我那么和颜悦色过。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让我觉得毛骨悚然,也许那个宫女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也许我的确不是裴后的儿子,要不然她为什么要派人去阻止那个戏班子传唱?要不然她为什么派了无数的密探坐在茶馆之中,密切地注意着一切的动向?”

        这不是正常情况下应该做的吗?冷莲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却是低声地道:“殿下,那是娘娘担心局势越演越烈。”

        冷莲说的是实话,正因为那个流言来的莫名其妙,裴后想要追查出处所以才会派人去禁了那戏班子,同时也盯着那些在背后散布流言蜚语的人,试图找出这幕后的黑手,这都是人之常情,也是裴后应当做的。可是落在太子眼中,就变成了急于掩盖证据。

        太子仓惶地道:“可是我害怕啊,我怕这是真的,到时候我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他这样说着,却突然瞧见冷莲面上无限苍白,不由心头一缓道:“你怎么了?可是我说的吓着你了……你放心,我不过是怀疑而已,这一切不是真的!”

        他反过来安慰冷莲,却突然看见冷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满面惊惧地道:“殿下,冷莲已然怀孕了。”

        听到这句话,太子不禁大喜,心头的阴霾也被略略地冲掉了一些,连忙将她扶起来道:“你这是怎么了?既然怀孕了,那是大喜的事情啊!”

        冷莲却是泪水涟涟地道:“殿下,冷莲一直有话不敢对您说,希望您能恕罪。”

        太子皱眉道,有什么话不能直言?他心中不免想到嬴楚对自己所说的一切,不由就有些疑惑,且听到冷莲继续说道:“其实我的身份十分特别,我曾经在大历的皇宫中生活过。”

        太子早已料到这件事,心道这女子果然是要坦白了,却故意松了冷莲的手,吃惊地道:“嬴楚说的都是真的?”

        冷莲又跪倒在地,满面梨花带雨道:“嬴大人知道我因为宫廷斗争不得不背井离乡,便想方设法将我送到了太子身边,他还说……”

        听到冷莲不是李未央而是嬴楚送到自己面前的,太子不由面色大变,上前一步到猛然反扣住她的手腕:“他说什么?”

        冷莲低声地道:“他还说一则是让我好好的盯着太子,二则我毕竟是出身大历,又在皇宫中待过,虽然我没有谋害太子之心,可是若让有心人知道了,难免会对太子的声名有影响。”

        太子想到了皇帝所说的驱逐令,顿时就是一身冷汗,之前他还可以因为冷莲的美貌忽视这一点,可是一听冷莲是嬴楚送来的,他不由得害怕了起来,隐藏一个女子的身份很容易,若是赢楚抓住了这个把柄呢?他又该怎么办?难怪李未央没有抓这个把柄,只因为她也不过是个棋子!

        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嬴楚其实是他母后身边的属下,也是支持他坐上皇帝的那个人。因为从小的经历,使得他对嬴楚极端的厌恶和憎恨。他不由就怀疑嬴楚将冷莲送到他身边的用心,冷莲察言观色,不动声色道:“嬴大人将我送到太子身边,最重要的理由……我想应该是借我控制太子殿下。”

        太子听到这里,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不敢置信地道:“是母后,她想抓住我的把柄,让我一辈子听命于她!是了,一定是这样!因为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又因为我最近总是坏她的事,不能让她满意,所以她才急切的想要抓住我的把柄,你是大历人又曾经在后宫中待过,我收留你,无疑是收留了一个奸细!”

        他说完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管这件事情听起来是多么的荒谬,都让他不可阻止地想到了最可怕之处,对,冷莲的确是嬴楚派来的,可是嬴楚又在他面前惺惺作态,一副要驱逐冷莲的模样,这又是为什么?思及此,他的脑中纷乱复杂。

        从李未央把自己送到太子身边,然后不动声色挫败赢楚阴谋,接着对这么大的把柄隐忍不发,到策划太子身世的流言蜚语,再让自己来反咬赢楚一口,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把一件原本荒谬到了极点的事情变得合情合理、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太子心绪紊乱,憎恶赢楚,自己说什么他都会相信的!

        冷莲知道对方已然上钩,叹息道:“殿下如此宽厚,对我又这样亲爱……我怎么忍心加害殿下!我知道嬴大人肯定向太子说出了一切,这是因为我不再受他控制,他才想要将我这颗棋子给毁了!殿下若是不信,每次我出门赢楚都会派人跟着我,意图杀我灭口,若非我早有准备事先一步甩开对方,早已经没有命在!我自知有罪,可孩子总是无辜的,所以殿下一定救我啊!”

        太子盯着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可……若真如你所说,为什么上次赢楚要在殿上指认郭嘉?”

        冷莲俏脸煞白道:“这当然是为了取信于殿下,到时候出了事情,他可以说我是被郭嘉送到殿下身边来的,殿下您好好想一想,若是我真的为郭嘉所派,她早已可以利用这个把柄来打击殿下了啊!为什么一直隐忍不发?只因为惺惺作态的一直都是赢楚!他是要借刀杀人啊殿下!”

        啪嗒一声,压在太子脊梁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将他二十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信念全部压断了……

        ------题外话------

        这种方法看似荒谬,但是历史上真实出现过,比如武则天的第二个儿子李贤便有传言是武则天姐姐韩国夫人所生,甚至连李贤自己也对身世十分怀疑。再如宋仁宗的亲生母亲不是刘后而是李妃,这李妃曾经便是刘后的婢女,可这个秘密直到刘后死了才被发现等等,可见历史比小说扯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栗子,今天你调戏美男了,开心不……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