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80 诛人无形

    庶女有毒

    280 诛人无形


        两人正在说着,赢楚却突然想到一件十分紧要的事。他看着裴后,试探地道:“娘娘,您别忘了这件事中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

        裴后眉眼一凛,淡淡地道:“你说的是莲妃?”

        赢楚正色答道:“没错,微臣所言正是此女。娘娘是知道的,这莲妃生的天仙般的容貌又出身不俗,稍加手段便将太子殿下的心握得死死的。若是咱们不提前提防,恐怕她会在太子面前挑拨殿下和娘娘之间的**感情。到时候,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裴后看着赢楚,蹙眉道:“那么按照你的意思该当如何?”

        赢楚目光露出一丝冷芒,毫不留情地道:“自然是除掉她!”

        裴后微微一笑:“不是还有拓跋旭在你手中吗?”

        赢楚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可惜微臣刚刚得知这拓跋旭并不是莲妃的亲生儿子,她早已经在路上提早换了孩子。微臣一时疏忽大意竟然就这么被她蒙骗过关,如进咱们手中的所谓拓跋旭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凡的农家之子,根本毫无利用价值,也无法用来威胁莲妃。”

        裴后眉心轻轻一蹙,随即便舒展开来,微微一笑道:“真叫我想不到,原来这莲妃也颇有一番心思。”

        赢楚低下头去,淡淡地道:“她是李未央的盟友,自然不会是愚蠢之辈,正因为如此更不能将这样的女子留在太子殿下身边。微臣想要请娘娘的示下,允许微臣用自己的法子除掉这个女子。”

        裴后笑容更深道:“我记得你不是已经动过手了吗?偏偏被太子给阻拦了,现在你还有什么法子?”

        听到这里,赢楚并不担心:“微臣刚开始是小看了这个女子,现在却不会这么做了,硬碰硬只会损害娘娘和太子殿下之间的情谊,咱们只能从侧面出击。比如说从太子妃那儿……”

        裴后扬起眉梢,静静看着赢楚:“你说的不错,太子妃是颗好棋子,好,我这就准了,你去办吧。”

        “是,娘娘放心,微臣一定办得漂漂亮亮!”赢楚掩饰住唇角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随即他慢慢的退了出去。

        裴后看着赢楚离去,神色慢慢沉寂下来,身旁的贴身女官轻声道:“娘娘,赢大人此举…”

        她的话没有说完,裴后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赢楚对我是忠心耿耿,做事也一向都很让我放心。只是他和太子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太融洽。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过于宠爱赢楚,反倒和太子不睦。可他毕竟是我身边最得力的心腹,难道你仅仅要我因为太子不悦就驱逐赢楚吗?”

        女官连忙低下头去:“奴婢不敢,想必娘娘自有深意!”

        裴后站起身来,长长的裙摆上用纯金丝线绣着凤尾,在此时熠熠闪光,她轻轻一叹道:“若是太子有赢楚这般能干,我也就不必这样冷淡于他了。杀人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可惜他连这个都办不好。”

        齐国公府中,王子衿亲自到访,李未央请她坐了上座,赵月奉上了一盏茶。王子衿连忙接过,微笑道:“今日前来,嘉儿你不会觉得我莽撞吧?”

        李未央笑道:“是我失礼才对,早该向王小姐下帖子了。”

        听到这句话,王子衿笑容更深,只是含笑摇头道:“说起帖子,我倒是向你下了数回,却没有一次见你参加的。”

        李未央面上不动声色:“你知道我平素都不喜欢那些聚会的。”

        王子衿笑容比刚刚亲切了几分:“这我自然是知晓的。”随后她已经站了起来盈盈下拜道:“姐姐在上,恕小妹莽撞。过去我犯的错,还请你原谅,千万不要记在心里。”

        李未央一愣,连忙搀扶她,轻声道:“王小姐,您快起来,这可折煞我了。”

        王子衿忽然面色一白,道:“我从小在山中长大,自幼目下无尘,清高自诩,总以为天底下没有能够超过我的女子。又瞧不起嘉儿你所擅长的诡谲之道,视之为下三流的东西,可是等到现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才能明白过来。嘉儿,你实在胜我万分!我这一回是诚心向您认错的,你若是不肯受我这一礼,显见是不想与我较好,日后我也不敢再登门了!”

        赵月在一旁看到这一幕,不禁就明白过来,王子衿果然是个聪明的人物,当着众人的面她代表王家和李未央结下结盟,背过身来她又单独向李未央请罪博取好感,这个女子心机实在颇深。

        李未央当然也明白,却听出了王子衿这回的真诚,忙笑道:“好了,算我怕了你,你还是先起来吧。”

        王子衿见李未央毫无半点少年人的浮躁,显得沉稳内敛,心中不由又暗暗留意几分,微笑道:“这样,你就不要再叫我王小姐长王小姐短了,直呼我子衿就好。”

        李未央心中暗道这王子衿心胸虽然狭窄了一些,倒是个妙人。自己与她结盟,若是利用得当,倒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儿,只是要驾驭对方并不容易。想到这里,她口中已经改了亲切的称呼:“子衿,你可别这么客气,我不敢当!”

        王子衿犹豫了下才坐下来道:“嘉儿,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在府中遇刺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事出突然,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

        王子衿忙道:“嘉儿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派人盯着齐国公府,只不过昨天晚上闹的动静太大,周围各家都已经知道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也没想要隐瞒。”李未央明显并不在意,“不错,昨天晚上的确是有刺客想要行刺,好在我齐国公府上护卫也不是稻草人,不至于让对方得了便宜去。”

        王子衿这才点了点头,脸上挂着恬柔笑意:“如此,嘉儿你从今往后可要多加小心才是,千万不要让人钻了空子!”

        李未央亦淡淡含笑:“这是自然的,多谢你的关心。”

        王子衿随即想起了一件事,道:“昨天还发生了一件事,关于那赢楚的……”

        李未央眉眼依旧明亮轻快:“你也知道赢楚被人丢进了护城河的事?”

        王子衿见李未央提起此事却毫无异动,好似事不关己的淡然,不由有些吃惊:“不错!昨天晚上他明明被人丢进了护城河,而且是个已经断气的人,为什么今天一早他又大摇大摆地进宫了呢?”

        王家的密探果真不同寻常,李未央垂下眼帘,勾起一抹淡笑:“岂止,昨天要杀我的人也是他。”

        王子衿听那嗓音似冰雪般清凉刺骨,吃了一惊道:“这,怎么可能?”

        李未央脸上有种无情的冷漠,吩咐赵月道:“将那暗器取来给子衿瞧一瞧。”

        赵月闻言立刻应了一声,很快便将昨天从护卫身上摘下的暗器取来给王子衿看。王子衿淡淡一瞧,神色立刻立刻变得凝重起来:“这暗器上似乎有剧毒。”

        李未央神情微顿:“是有剧毒,粘到它的人无一不是面目全毁,皮肤腐烂,再好的大夫都是药食无灵,一时三刻,就会死于非命。”

        王子衿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她一直盯着那暗器似乎想起来什么,不由对李未央道:“嘉儿,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这赢楚精通巫术,最会害人,这毒药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解的,你千万不要着了他的道!”

        李未央挥了挥手,赵月便将那托盘带了下去,她这才轻声道:“我自会多加小心的。”

        王子衿眉头却没有因此而放松,装死、刺杀,她已经将两件事情串在了一起,摇头道:“原来赢楚故意装死,就是要引你掉以轻心。”

        李未央笑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舒坦很多。不错,赢楚的所作所为正是要引我上钩,一个人在得意的时候总是容易放松警惕,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我提早做了一些准备,毕竟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万全之策,我又怎能在没有亲眼确认他已然殒命的情况下放松警惕,你说对不对?”

        王子衿轻轻一叹:“这赢楚到底是一个厉害的人物!难怪这么多年无数人想他死,他却还活的好好的。但我们若是想要除去裴后,第一个需要铲除的对象就是她的左右手,可是究竟该怎么做咱们才能成功?”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这一点嘛,就要多多依仗太子殿下了。”

        王子衿听到这里脸色骤变:“太子?你真有把握么?”看着李未央,她却又摇了摇头,“我不是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只怕这回不那么容易,太子殿下早已经杀过赢楚一次,再想让他动第二次手恐怕很难。”

        李未央笑道:“子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王子衿一愣,看着李未央,道:“什么问题?”

        李未央淡淡道:“我听说猫是害怕辣椒的,怎么才能让猫把辣椒吃下去呢?”

        王子衿思考片刻,便回答道:“把辣椒硬生生塞进猫儿的嘴巴里,若是它不肯吃,便用尖锐之物捅进去。”

        李未央失笑:“这种方法虽然有效,可是太过粗暴!”

        王子衿又思虑了片刻才道:“那也不难,把这猫关上三天,让它饿的难以忍受,然后把辣椒裹在肉里,如果猫非常饿的话,它会囫囵吞枣般地全部吞下去,自然察觉不到辣椒有多辣了。”

        李未央笑容更深:“办法是好一点了,但不过是欺骗而已,算不得高明。任何计策,总要人家心甘情愿才好。”

        王子衿看着李未央,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现在她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

        李未央轻轻地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却蹙起眉头对赵月道:“这茶可煮的可真不怎么样,对子衿这样的贵客实在是怠慢了!”说完站起身微笑道:“子衿若是不介意,我亲自为你烹一回茶。”

        王子衿欣然同意,她也随着李未央走到院子里,婢女早已捧来新鲜的露水。李未央接过轻缓地倒入一只紫砂茶壶中,将茶壶放上火炉,加了好些银丝炭将火烧的更旺。随后她手脚轻快地取出一只莲花形状的精美紫砂茶托,将两只杯子摆上,再取出碾子将茶饼放在碾子里轻轻地捣细、碾碎,亲手用极小的筛子筛过之后,用茶勺将茶叶轻轻倒入茶壶之中。

        王子衿只见到小火炉上的水咕嘟咕嘟冒出气泡来,接着李未央用竹签慢慢搅动,渐渐让它沸腾。但见茶色浓郁,中间有一团细细的泡沫,接着形成了一种奇异的牡丹花瓣形状,如疏星皎月,清朗舒适,阵阵香气扑鼻。李未央一连倒了七次,才算大功告成。最后她用茶勺将茶汤分入茶杯之中,端上小几递给王子衿,道:“尝一尝。”

        王子衿没想到李未央居然还精通茶艺,她笑着接过茶杯,先是闻到了那茶的阵阵芬芳,才饮了一小口茶噙在口中,顿时觉得一股清新的感觉直上肺腑。待一口茶下去咽喉,顿时散入四肢,只觉心头微微发烫,不由赞了一声道:“好茶!想不到嘉儿你还竟然还有如此技艺。”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从前我很喜欢煮茶,不过那时候多半是为了讨人欢心,现在倒是没有这个心境了。”

        王子衿却是一震,随后她看着对方道:“我并不精通之茶艺,可是却会喝茶,不会胡乱地称赞人。学茶不在乎时间长短,而在乎意境。师傅曾经对我说过,我是一个心境颇小之人,断然试不出大气向的境界。想不到今天居然能够在你这里喝到这样的茶,足可见你气度高华。正如师傅所说,你是一个有大心胸的人!”

        她可不是心胸宽广,而是锱铢必较,李未央自然不信这些溢美之词,反失笑道:“子衿,你谬赞了!”

        而这时候王子衿忍不住继续问道:“刚才你提起让猫把辣椒吃下去,若是换了你会怎么做?”

        现在王子衿非常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只因她觉得自己和李未央的差距很大。大的让她觉得难以承受。

        李未央笑道:“最好的办法是把辣椒擦在猫的臀部,当它感到火辣辣的时候,它就会自己去舔掉辣椒,并能够为这样做而感觉兴奋不已。这样一来,彻底化被动为主动,不是很好吗?”

        王子衿听到这里足足愣了半天,良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她仔细地想了想李未央所言,又低头看了看这颜色美丽的茶汤,终究叹了一口气道:“从前师傅与我讲过如何做局,我一直都想知道怎么做才是最高明的。你说得对,使用强硬的手段和欺骗之道都不算高明,最好是让人自愿走入你的局中,看来我真是输了!”说着她放下了茶盏,郑重地向李未央行了一礼,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做出背叛你的行为,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长长久久。”

        李未央看着对方只是轻轻一笑,她从来不相信有永远的朋友,如今把话说得越慢,背叛起来越是毫不犹豫。但她只是搀扶起王子衿,笑容温和地道:“我当然相信你了,但愿事成之后,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品茶。”

        王子衿看了那一碗茶汤,却似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轻声地道:“既然目的已经达到,我也该走了,若是你有什么对付赢楚的计划,我会随时配合。”

        李未央淡淡点头道:“既然子衿执意要走,我也不便多留。慢走,不送。”

        看着王子衿远去,赵月走上前来对李未央道:“小姐,您今天这样做,是为了震慑她吗?”

        李未央笑容平常:“王子衿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子,但是聪明人都有一个自大的毛病,我不过是希望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只有让她心服口服,她才能彻彻底底地站在我这一边。你说是震慑也没有错,毕竟我还需要王家的力量,在关键时刻他们可以助一臂之力,让我赢得更加漂亮一些!”她这样说着,面上却是微笑了起来。

        下午,李未央正在房中小憩,赵月却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她。

        李未央瞧了一眼,眸光微微凝起:“是冷莲,她现在要我约见面。”

        赵月一愣,道:“现在?不是说过若无必要的事情,不要轻易见面吗?”

        李未央轻笑道:“看来她是遇到了大麻烦!”

        李未央可以想见冷莲遇到了什么麻烦。赢楚未死,第一个要诛的就是冷莲。他是绝对不会容许冷莲留在太子身边的,所以现在冷莲坐不住了!当然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李未央肯定不会错过。于是她果真赴约,在那一间寺庙的雅室里,她顺顺利利地见到了满面仓惶不安的莲妃。

        莲妃一见她,立刻就走上前来,声音几乎都是沙哑了,更是心中一团乱麻,六神无主,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说。

        李未央连忙将她扶起,道:“你这是怎么了?”

        冷莲的身体都在颤抖,仿佛无比的恐惧,她的眼中留下了两行泪水,抓住了李未央的手,死死不放道:“我的死期降至,嘉儿,你一定要救我!”

        李未央望着她,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了然:“冷莲,你是害怕赢楚找你算帐吗?”一次撺掇太子杀赢楚却失败了,冷莲心头恐惧可想而知,现在她可比上一回更加害怕。

        冷莲死死地抓住李未央的手腕,几乎抓出一道青色的痕迹:“太子没能杀了他!嘉儿,你不知道那个人有多么的恐怖,当初他对付我身边护卫的法子简直是骇然听闻!我从没有见过那样可怕的人,这次一击不中,他一定会要我性命的!”

        李未央轻轻一笑,搀扶起冷莲让她到一旁坐下,轻轻替她擦掉了眼泪,又吩咐赵月下去取一杯热茶来塞进她的手中,这才淡淡地道:“冷莲,多少大风大浪你都过来了,从前国破家亡的时候,你不曾倒下;被拓跋真逼到急处拆穿身份的时候,你也不曾倒下;被拓跋玉陷害记恨的时候,你也不曾倒下!如今面对一个小小的赢楚,一个太后身边的爪牙,你就承受不了了吗?”

        冷莲的牙齿咯咯作响,分明是害怕到了极致。她看着李未央道:“可是,可是你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

        李未央轻轻地怕了她的手背,道:“我当然知道,他很可怕,可是那又如何,这么多年来咱们输过吗?”

        冷莲听到这一句话,像是突然恢复了一些镇定。随后,在李未央的示意下饮了一口茶,感到那阵温热的感觉将心头寒意驱逐了一些,这才抬起头来:“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李未央微笑,看着对方道:“我听说你已经怀孕了?”

        冷莲一愣,随即忐忑地道:“其实我自己还没有确定……只是小日子没有来,十有**是真的。”

        李未央失笑道:“不管是真是假,这不是一个最好的保命符吗?”

        指望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保命,哪儿有那么容易!冷莲拼命摇头:“我怕太子也保不住我,这赢楚他早晚会杀了我的!”

        李未央见对方恐惧到了极点,脸上的肃然悄然隐退,变得宁静恬柔:“没有那么容易,你是太子宠爱的人。他如今正和太子之间水火不容,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要除掉你。最重要的一个手段便是借刀杀人,你也同样可以借这把刀反过来绝处逢生!”

        冷莲吃了一惊,看着李未央道:“你有什么法子?”

        李未央微笑:“机会很快就回来了,你可要好好把握。”

        冷莲连忙点头道:“好,我一切都会照你的吩咐去做。”

        李未央声音低沉,眸色幽:“你福泽深厚,有神灵相助,不管赢楚如何想要杀你,你都会吉人天相。”

        冷莲原本心乱如麻,只听到这一句心中便突然安定了下来。她看着李未央,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信赖。赢楚虽然是个狠辣的角色,可她李未央也是一只脚始终踏在鬼门关外,绝不输于对方,也许自己依靠着她,至少能够保下这条命来。

        现在冷莲已经是万分后悔自己卷入了这一场争斗之中,可是如今后悔也晚了,答应赢楚想要借机一搏的人是她,借着李未央的手接近太子的人也是她,享受着荣华富贵不肯轻易地离开的人还是她,现在她也就必须承担这后果,没有人能够无缘无故就得到上天的宠爱!她太明白这一点了,所以她不得不答应李未央的条件,微一犹豫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李未央笑道:“敌不动,你不动,等。”

        这一个“等”字,如锋利的刀芒一般刺入了冷莲的心中。她望着对方,李未央丝毫不退,与她对视,眼眸幽静,深不见底,冷莲良久没有出声,最终只是点了点头。

        第二日太子刚出宫,护卫已然急急忙忙、十分惊慌地上来道:“殿下,冷姑娘已经被太子妃带走了!”

        听到这一句话,太子勃然大怒,转头便策马一路横冲直撞赶回了太子府,匆匆进了门,却瞧见太子妃正命人鞭笞冷莲,他心魂俱丧,一时怒声道:“还不住手!”

        太子妃一愣,强行压过心头恼怒道:“殿下,这样的妖媚女子,您怎能留在身边?”

        自从太子宠爱上冷莲开始,不要说太子妃,就连其他的宠姬都已经抛诸脑后。怪就怪在这冷莲过于美貌,手段又十分厉害,将太子迷得神魂颠倒,怎能不让太子妃心中产生强烈的怨恨呢?可惜太子往日十分小心,轻易不让人发现别院里的这个女子,若非赢楚透露了消息,只怕太子妃现在还在纳闷,为什么太子几乎不着府邸。她派人捉来了冷莲,就是要秘密的处死她。却不料冷莲牙尖嘴利,还没有怎么样便激起太子妃的怒气,所以才命人鞭斥于她!这对于太子妃而言并不是难办的事,府中那些得宠的妻妾,无论如何也不能正面与她为敌,因为她是正妃。便是太子也要给她三分薄面。

        而这个时候太子快步上前,一把扯下了护卫手中的鞭子,随后紧紧地抱着冷莲,冷莲心头暗喜,自己安排的人果然通报及时,可是脸色却苍白得仿佛就要断气,奄奄一息的模样让太子极为恼怒!太子心中一片冰冷,却突然闻到一种血腥之气。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冷莲下半身血流不止,整个裙子都被血染红了。

        太子想起冷莲怀孕之事,顿时脸色惨白,再看她的鼻息,呼吸竟是似有似无。太子连忙抱起了她就要吩咐人去请大夫。太子妃一看对方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怒气上涌,顾不得其他三步就拦在太子跟前:“这样一个妖媚的女子,太子怎么能留在身边?殿下,这女子身份十分微妙,请殿下以大局为重,不要将她留在您身边,以免闯下滔天大祸!”

        太子心头一震,怒声道:“不比你管,滚到一边去!”

        太子妃冷笑一声:“殿下是一国储君,我怎么敢管着你,只是陛下可不是臣妾这么好说话,这事要是传进宫中,父皇和母后就要怪我侍奉不周了!”

        太子闻言不由冷笑道:“你不必事事拿父皇、母后来压我。好,我就随你心愿,什么都告诉你!我就是喜欢这个女子,非常喜欢她,而她现在还怀了我的骨肉!我本来非常期盼这个孩子的出生,可是现在孩子没了,她本人也生死未卜!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看不出你一个内宅妇人,平日里柔柔弱弱,一派大度模样,到了关键时刻可真够狠毒的!如今我的儿子就这么被你害死了,你要是觉得还不够,大可以进宫去告诉母后,你看她会不会为了几句挑衅便把我的性命也断送掉!若是不然,告诉父皇也可以,让他废了我这个太子,看你这个太子妃还做不做得成!”他越说越激动,目眦欲裂地一步步逼向了太子妃。

        太子妃看到太子森冷的眼神,心中掠过一阵阵寒意,几乎冷彻全身,她不由得一步步后退:“殿下,您别这样,臣妾……臣妾绝无害人之意,我也不知道她怀了孕啊!”

        太子大笑一声:“好一个绝无害人之意!你活生生地害死了我的儿子!”

        太子妃看他脸色,不由惊骇至极,她还从未见过太子如此宠爱一个女人,竟然到了要和自己硬扛上的地步!她胡乱摇头:“不关我的事,不是我要害她的,是那赢楚他……”

        不说还好,一说更在太子心中激起千层浪!太子厉声道:“很好,你和那赢楚勾结起来要我爱妾的性命!你们等着,看看冷莲若是有三长两短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他冷笑一声,抱着冷莲拂袖而去。

        太子妃伸出颤抖的双手想要抓住他衣袖,可却扑了个空。忽然空气中一阵冷风吹来,她脸色的血色骤然尽失,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求饶的声音,可却是怒极攻心,一下子便已经倒了下去。一旁的卢侧妃看到这一幕,这才从旁边现身,心头却是一声冷笑,转头柔声吩咐道:“还不把太子妃扶进房中去!”

        太子府中一片兵荒马乱,实在是热闹得紧。

        等到太子将冷莲送回别院,又特地请了大夫来瞧。可惜,冷莲还是因此流产了。太子十分恼怒,几乎恨不得将那太子妃抓来千刀万剐。恰好冷莲醒来之后,既不吃药,也不说话。太子看着她,只觉十分心痛,轻声换道:“小莲。”

        冷莲一动不动,她闭上眼睛,一滴泪珠自腮边留下,颤声道:“殿下,我的孩子……我对不住您,都怪我的出身不好……连累了您。”

        太子也不由心酸,他没想到冷莲到现在还想着自己的颜面,不禁感动道:“是我不好,我没能保护好你。”

        冷莲闭着眼睛,声若游丝:“不,是我不自量力!竟然敢背叛赢楚。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死在他的手上。”眼看她的眼泪流下,一直流到太子的身上,流到他的心底里去。太子此刻已经是极端的暴怒,他轻易不会对任何人动心,但是冷莲却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察觉到他的心思,成为他身边最为亲近的人。此刻见到冷莲为太子妃和赢楚所伤。他不由咬紧了牙关,恨声道:“好一个赢楚,我绝绕不了他!”

        冷莲却是眼泪再也无法抑制,泪水又是悄然流下。

        阳光从窗外射入,正照着她那一张苍白美丽的脸。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滴泪珠在阳光下映出七彩的流光,这样的美貌、这样的温柔,可却遭受到这样的伤害。太子简直恨到了极处……暗暗发誓要把赢楚碎尸万段!

        既然出了这件事,太子便不可以再将冷莲独自留在别院之中,他派了很多护卫将这座别院牢牢地守护了起来,日夜守在冷莲身边,心中只等着再寻机会将赢楚置诸死地!

        在这个时候,大都中又发生一件怪事。一日晚间下了倾盆大雨,却是将皇宫后面那一片竹林中的泥土冲开了,露出了一个破旧的棺木,棺木内一卷麻席,里面赫然裹着一具尸体。因为年代久远,这尸体上的血肉早已经腐烂,只剩下斑斑白骨,从早已破败腐烂的衣衫上依稀分辨出是个宫装女子。

        这件事情说怪也怪,说不怪也不怪,毕竟死在宫里的无名尸体太多了。但或许是后宫的日子过于无聊,又或许是这女子的披发塞糠、手脚皆被折断死状奇惨,这个消息很快就传的人尽皆知。人们纷纷对这一具尸体产生了莫名的兴趣,互相传着传着,竟有一道莫名的流言传了出来……

        皇后宫中,裴后猛然转身,勃然大怒道:“他们说什么?”

        赢楚面色也有些难看,他低声道:“回娘娘,他们在背后传说这具尸体就是当年被娘娘除掉的那一个身份低下的宫女……甚至还有人说,这宫女就是太子之生母。”

        听到这句话,皇后怒意暴涨,她“砰”的一声,随手便将旁边茶几之上的茶盏挥到了地上。那碎瓷片滚了满地,残汁也一直流淌到了赢楚的脚边。他低下头,几乎不敢出声。

        裴后只觉得一股气冲上来堵在喉头,身子也是微微颤抖,她踉跄着退了两步,两手在袖内紧握成拳,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她强笑道:“好,干的很好!”说完这一句话,她在殿内忍不住徘徊了数步,显然恼恨到了极致,待她终于停下脚步,却不禁磨牙道:“李未央干简直干的太好了!”

        赢楚吓了一跳,他从未见到裴后如此模样。脸色煞白不说,整个人更像是完全失去控制,他一时不敢开口,只悄悄的捏了一把冷汗。他很清楚裴后是一个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人,她不喜欢事情脱离她的控制,更加想不到李未央竟然会出这阴毒的主意,流言可是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如此一来,这就更加堵不住悠悠众口了……想到这里,他连忙跪倒在地,道:“娘娘,请您保重身体。”

        裴后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这消息让她心头刺痛、头痛欲裂,她捂住心口,一时只觉得阴寒入骨,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道:“真想不到她有这样的心机和胆量!”

        此时宫女送来热手巾,诚惶诚恐地上前为裴后拭了拭手,见裴后的神色稍微松缓了些,赢楚这才亲自捧过热茶来。裴后却是摇了摇头,推开了。

        赢楚恭敬地道:“娘娘,您向来是再沉稳不过了,这一点小风浪,又有何惧?”

        裴后终究做坐了自己的位置上,轻轻一叹道:“此一时彼一时,我还是小看了这个女子,她居然能够将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现在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他们大概都在心中揣测我害死了那一个宫女,夺了她儿子占为已有,并且将一个身份低贱女子所生的孩子册封为太子,扶持他登上帝位!些许流言蜚语,竟然将我变成了天下的笑柄,你说李未央她是不是很能干?算计人心、手段阴狠,她还真是学到家了!”

        赢楚听到裴后这样说,方见到对方袖中的拳头捏得很紧,眉间也隐隐见了纹路,他心头一动,似乎想要上前替裴后抚平,终究只是低下头去,道:“娘娘,您不必过于担心,这样的事情明眼人都知道是子虚乌有的……”

        裴后却是厉声道:“胡说,她这是将我逼到了极处!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堵住,偏偏是人的嘴巴无论如何也堵不住的!任你权势滔天,他们也一样在你背后议论。这些话现在倒还不觉得如何,到了关键时候时刻,只怕会成为我的催命符!”

        裴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神情,赢楚也不免也心中暗惊。他其实并不畏惧李未央,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心思十分狠毒,竟然可以想出这般狠辣的主意。先是将冷莲送到了太子身边借机挑拨离间,随后又借着冷莲使得太子对自己痛恨无比,再接着捏造出来太子生母并非裴后的谣言……现在更好,居然还弄出了一具尸体!一步一步走得稳,走得毒辣,走得触目惊心!分明是个精通阴谋陷害的高手!好端端地就将裴后变成了一个心思深沉、夺人爱子的女人,而且太子的位子自然也是名不顺而言不顺,无比受人诟病!此时宫女大声地道:“殿下,您不可以进去!”

        还没有来得及阻拦,就看见太子已然闯入宫中。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道:“母后,儿臣念您多年来的养育之恩,本不该来质问,可儿子真是想不通您为什么这样对待儿臣的亲生母亲!您可知道她死的有多惨?竟然是被人绑缚着手脚活生生地勒死的,还折断了她的四肢,披发赛糠下葬!可怜她临死之前手中还握着孩童的长命锁啊!”

        听他说这样的话,裴后脸色就是一变,刚刚好转的神情变得及为可怖,她牙齿一时几乎咯咯作响,恼怒地指着太子几乎说不出话来。

        太子见到裴后这个模样,心头就是大惊,随即连忙请罪道:“母后,我是一时情急才会说这样的话,请您恕罪!只是……既然她是我的生母,还请您看在我的面上给她一个好的坟地,让她能够安宁!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儿臣再也不会提及!”

        裴后,几乎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素来高傲,不屑于解释这样的事情,却不料风头愈演愈烈,竟然让太子也产生了怀疑,这可是她的亲生儿子啊!她抬起手猛地就是一个巴掌,太子几乎被她打的偏过了半边脸去,太子抬起头,却是无比坚定地看着裴后道:“母后,儿臣所求不多,不过是为亲生母亲求一个坟地而已。您又何必动怒!无论如何您对儿臣有养育之恩,我也绝不会因为这个就从此与您决裂啊!”

        裴后指着他,怒极反笑道:“好,很好!你可真是翅膀长硬了,竟然相信这些子虚乌有的话,荒谬之极!”她说完甩袖就走,看也不看太子一眼。

        赢楚连忙对着太子道:“殿下,您怎么能这么做?要知道您肯定是娘娘的亲生儿子。若非如此,娘娘何必扶持您呢?这一切不过是郭嘉的计策,你怎么能随便相信?”

        太子听了这话,却是暴怒道:“我不相信,我也不想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原本没有那些流言的时候,我就觉得母后对我态度十分冷淡。后来等到流言传了出来,我才心中起了疑,如今更是见到了我亲生母亲的尸体,我又怎能不相信?郭嘉再聪明,她怎么可能想到这种主意,她是妖魔吗?!”

        如此善于利用人性,可不是妖魔么!听到这话,赢楚看着太子几乎是哭笑不得。眼前这个人实在是过于荒谬了,他居然真的相信了!要怪只能怪郭嘉手段太过狡诈,竟将一件荒谬绝伦的事情变成了事实!

        思及此,赢楚心头就是一跳,如今安抚太子才是最重要的。他定了定神,立刻道:“殿下,为今之计您要为自己的地位着想。嫡子和养子之间区别是极大的,若是您再不稳住阵脚,随便相信这些流言蜚语,胡乱来和娘娘**,只怕您的储位不保!”

        太子一阵狐疑的目光落在了赢楚的面上,他良久没有说话,赢楚又劝了数句,才堪堪将太子劝住。太子目光死死盯着赢楚半天,终于长长地缓出一口气,道:“赢大人,多谢你提醒我,是我错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不会再惹母亲后生气。”

        赢楚心头微松道:“殿下不为奸人所动,如此就是太好了。”

        两人一同走出皇后宫中,赢楚先行离去,太子看着他的背影,却是阴冷地一笑:“赢楚,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蒙骗我吗?纵然母后扶持我登基,只怕她也依旧是大权在握,做一个傀儡皇帝又有什么意思?更何况有你在母后身边一天,我都一天不得安宁!”他这样说着,目光之中已经带着生吞活剥的怨恨。

        而此时齐国公府的书房里,李未央正一点一点耐心细致地教敏之写字。元烈在一旁看着,居然亲自为她研墨,不时面上微笑着。直到郭导闯了进来,看见他们两人正在说笑就是一愣,脚步也迟疑了几分。

        李未央抬起头来,看见郭导茫然地站在门口,便是轻轻笑了笑。

        郭导也望向了李未央,今天她只是松松挽了一个髻,虽然不施脂粉,看起来却肤若凝脂,再加上今日室内暖炉生的旺了些,更衬得红颜娇媚,竟比往日更美丽了三分。

        见了郭导,李未央笑道:“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郭导兀自一笑,走进门来看着他们道:“我本来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说,看来有人比我来的还早!”说着,他一边笑着瞥了一眼元烈。

        元烈像是听不出话中讽刺:“可是在皇宫后面的紫竹林挖出了一具尸体?”

        郭导一愣,心念一动:“果然你比我早些一步得到消息!”

        元烈琥珀色的眸子闪动着狡黠的光芒:“非也,非也,那尸体就是我想法子埋进去,又想方设法不露痕迹地挖出来的。作为始作俑者,我怎么会不知道?”

        郭导吃了一惊,随即立刻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他看着李未央道:“为什么事先都不肯露出风声?”李未央将事情交给元烈,是对他不信任么?

        李未央失笑:“怎么这样说?这件事情是由旭王去办更妥贴一些,毕竟他可以在宫中来去自如。”

        郭导自然也知道,只是轻轻一叹。李未央看似性格温和,骨子里却是高不可攀,此时她和元烈站在一起,虽然只是穿着家常衣服,面上却是笑嘻嘻的模样。两人举止并不格外亲昵,言谈之间却是说不出的自然默契,竟是毫无嫌隙。郭导终究只是淡淡想到:原来他们两人竟是如此的默契、匹配,自己纵然不想死心,也非得死心不可了!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笑了笑,道:“原来一切都是你们俩安排的,如今这流言可是越传越甚啊!长此以往,恐怕太子储位不保!”

        李未央见敏之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他们,便微微一笑道:“敏之,你写得也累了,这就去玩儿吧。”

        敏之一听立刻放下了笔,欢快地跑了出去,李未央看着自己弟弟的背影,却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转头对郭导道:“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裴后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咱们得想方设法推他们一把!”

        ------题外话------

        猫儿吃辣椒的理论是从前从一本书上看来的,大家可以找栗子同学实践一下,哈哈哈哈哈哈,栗子今天过生日,生日快乐\(^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