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84 反客为主

    庶女有毒

    284 反客为主


        皇后宫中,太子向裴后道:“母后,儿臣已经按照您所说去齐国公府宣了旨意。”

        裴后微微一笑道:“哦,那郭家人作何反应?”

        太子冷冷一笑:“他们还有什么反应?我瞧那陈留公主年事已高,郭夫人病怏怏的,这回即便是让他们逃过一劫,也活不了多久!”

        裴后却是开口道:“那郭嘉呢,她说了什么?”

        太子蹙了蹙眉头,道:“若是母后担心那个女人,大可不必,我瞧她也不并非什么三头六臂,面对这样的情况更是无计可施,不得不乖乖地在府中禁足。如今只待钦天监上一道折子,说明她就是那个命犯帝王星之人。咱们就可以轻而易举让这个女子从大都消失,母后就再也不必为她烦心了,才真是永绝后患!”太子说着,面上浮起一丝诡谲的微笑。

        裴后瞧他一眼,却是冷笑一声:“郭嘉要是这么容易伏诛就不会这么为我所忌惮了,你不要将她看得太过容易对付,这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太子却是不以为然道:“母后也太杞人忧天了,若她真有您所说那么厉害,为何这一次只能束手就擒?”

        裴后轻巧地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那一株株盛放的花树,淡淡一笑道:“凡事谋定而后动才是此人个性啊。”

        太子思索了片刻,向裴后道:“母后,依儿臣看不如趁着齐国公不在大都,索性将他们这些人一网打尽。”

        裴后回头瞥他一眼:“不必心急,猫捉到老鼠的时候可不是一口吞掉。想想郭嘉对付你两个妹妹的手段,若是让她这么容易死了,我又有何面目去见安国和临安呢?”

        听到裴后这样说,太子心念一动,一直以来母后对于安国就十分纵容,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娇惯。虽然并未见到多少慈爱,可从比对待自己要好上很多。难道只有安国才是母后所生,自己和临安的身世都存在着疑问吗?他想到这里,目光之中便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伤感和隐隐压抑着的愤懑。

        裴后见他神色变幻不定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开口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无需在意。”

        太子有些不满地上前一步道:“母后,您不是说过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办了吗?现在事情还没有办完,至少那郭嘉还没有死,咱们怎么能就此收手!”

        裴后微微一笑,绝美的面容上掠过一丝淡淡的嘲讽:“你是越发大胆了,我说过的话你什么时候可以置疑了?”

        听到裴后这么说,太子心中就是一跳。他连忙跪倒在地道:“儿臣不敢,一切谨听母后的吩咐便是!”说着他躬身退了出去,诚惶诚恐的模样依旧显的十分恭敬。

        太子离开之后,就看见帘幔轻轻一动。赢楚从帐子后面走了出来,他看了太子离去的方向一眼,向裴后道:“娘娘,请恕微臣多言,太子恐怕对娘娘还怀着异心,娘娘不可不防。”

        裴后冷冷一笑:“这个蠢东西,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他都没办法消除自己这种荒谬的想法。可见这郭嘉还是真是厉害,不知不觉中,就让我陷入了这样可笑的怀疑!你说若是不将她彻底铲除,我又怎么能放心?”

        赢楚神色平静地微笑道:“微臣已经传令王恭军中的探子将消息透露给大历,想必前线很快就会有吃了败仗的消息传来。到那个时候咱们就能名正言顺地处死郭嘉,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娘娘不必着急,还不如好好地趁着这段时日折磨折磨她。”

        裴后微微一笑,目视着对方道:“好,前线的事情都交给你了,不论他们谁胜谁负,我乐得坐山观虎斗。但是郭嘉……光是杀了她可不够,她从前那般折磨安国,总也要让她尝尝锥心之痛。”

        赢楚道:“娘娘英明!刚才我听太子所言,陈留公主年纪渐长,而郭夫人又一直是卧病在床、身体时候好时坏,这样说来齐国公出征在外,他就是对齐国公府众人最大的打击了。”赢楚说到这里顿了顿,笑容更深道:“娘娘,微臣现在就去齐国公府传话,说那齐国公率军出征,在沙场上受了重伤。”

        裴后转眸笑了笑:“受了重伤?”

        赢楚笑得越发得意:“是,受了重伤,恐怕将会不治。”

        裴后微微蹙起来眉头:“可是那齐国公并未受伤,此事迟早会被证实,假传噩耗之事一旦败露,岂不是……”

        赢楚冷冷一笑:“娘娘放心,战场上山遥路远,这消息真的传过来早已是半月之后!这条消息一传过去,就算要不了陈留公主的老命,也能把郭家人打击的一蹶不振。娘娘,微臣会尽快捏造一份军情战报送到郭家人手中。陈留公主看到以后,一定会确信无疑的。”

        裴后微微一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郭嘉啊郭嘉,这是你咎由自取,我要你的家人在饱受一番折磨之后,再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此时的齐国公府,陈留公主因为担忧在外出征的儿子,所以一直在佛堂念经。因为太过忧虑,竟感染了风寒。在请示过在外面看守的禁军之后,特意请了太医入府为她诊治。郭夫人、江氏以及李未央便都在一旁陪着。李未央看见了陈留公主挥退了送药的婢女,便柔声地道:“祖母,您这样是不行的,若是父亲和哥哥们归来,看见您的病情加重,还不知道有多么忧心。”

        陈留公主重重咳嗽了两声,轻叹了一口气道:“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又有什么要紧,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听到陈留公主说这样的话,李未央和郭夫人对视一眼。郭夫人便亲自从婢女的托盘中端过那一碗药,走到陈留公主的面前道:“母亲,老爷在走之前曾经再三叮嘱过,无论如何要我一定守好门庭,照顾好母亲。若是您真的生病了,不吃药怎么行呢?当初您还笑话我说我怕苦,怎么今日轮到您,您也这样了?”

        陈留公主看到郭夫人忧虑的神情,不由摇了摇头:“这些日子实在是辛苦你了,你自己的身子也不好,又何必来伺候我?我身边有很多的婢女,还有嘉儿在,你放心回去休息吧。”

        郭夫人却是坚持不肯离去,就在此时郭导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屋中的情景,却是不动声色地对着李未央道:“嘉儿,你怎么还在这里呆着,我有要紧的事情要和你商议,你先出来一下。”

        这话说得十分突兀,完全不像是郭导的为人。李未央笑容一顿,心中若有所悟,面上只是点了点头,便要和郭导出去说话。

        陈留公主却突然叫住了他们:“有什么话不可以在这里说?”

        郭导面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祖母,您还生着病的呢,放心吧,一切有我们在。”

        陈留公主却是并不相信,她是再了解郭导不过的,天大的事情到了他的面前也装作若无其事。从刚才进门开始她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孙子的表情,郭导的神情不对劲,她怎么能不知道呢?她握住郭夫人的手,强撑着站了起来:“有什么事情,若是你不告诉我,就是嫌我的这个老婆子太碍事了!今后郭家的事情我再也不管,由得你们去吧!”

        郭导闻言面色一变,连忙跪下道:“请祖母恕罪,孙儿不是这个意思。”

        李未央知道郭导心急如焚,面上只是微微一笑,轻柔地道:“祖母,五哥也是一片好意,生怕您担忧过甚,您就不要责怪他了。”

        郭夫人蹙眉道:“不要瞒着我们的了,有话就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郭导看了李未央一眼,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才轻声地道:“赢楚来了,要见祖母。”

        李未央闻言,不禁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赢楚,他来做什么?”

        郭导显然心头也在疑惑,他只是摇了摇头道:“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亲自禀报祖母,却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我问他,他也不予理会。”

        黄鼠狼给鸡拜年,又能安什么好心?李未央淡淡一笑,向着陈留公主道:“祖母,这件事情就交由我们去处理吧。”她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所以不希望陈留公主出面。

        陈留公主心中不安,自然不肯听从:“你父亲不在,我便是一家之主,又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我?赢楚突然来访,一定是有要事,否则的话也不会半夜到齐国公府来。我倒要看看这个人究竟要说什么!”说着,她挣扎着迈动步子向外走去,长时间的躺卧让她全身发软,还没站稳就是一个踉跄。郭夫人连忙扶住她,关切道:“母亲!”

        陈留公主止住了她未出口的阻拦,只是轻轻抹了抹自己的白发,一丝不苟地道:“我一定要亲自看看对方究竟要说什么!”

        郭夫人轻轻一叹:“母亲这个脾气真是难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一点。”

        陈留公主闻言,却是微笑,神色庄严而郑重:“常言道人老了就越发像个孩子,你们就当我这一回是太过任性,便依我所言吧。”郭夫人无奈,只能吩咐婢女取来披风,亲自扶着陈留公主,一行人到了大厅之上。

        香雾萦绕中,赢楚正悠闲地坐在那里饮茶,见到陈留公主来了,他便微微一笑起身行礼:“赢楚见过陈留公主、郭夫人。”

        陈留公主淡淡地挥了挥手:“赢大人免礼,您请坐吧!不知有什么事要劳烦赢大人半夜前来相告?”

        赢楚面上笑容收敛了,仿佛不胜惋惜似的:“公主殿下,微臣本不该半夜前来打搅,只是此事实在事关重大,所以只好厚着脸皮前来,希望公主不要见怪。”

        陈留公主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此刻威严起来气势不减当年,当即沉下了脸,道:“赢大人,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赢楚不为所动,只是淡淡一笑:“在赢楚禀明之前,还请诸位要有心理准备啊!”

        听到这样的话,郭导上前一步,冷声道:“赢楚,你究竟要说什么?”

        陈留公主和郭夫人对视一眼,郭夫人却是抢先站了起来:“赢大人,请你有话直言。”

        赢楚轻轻一叹:“既然郭夫人要赢楚直言,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东面传来消息说齐国公在战场上不幸受了重伤,而镇国将军郭戎更是战死杀场……”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一直在旁温柔站着的江氏眼前一黑,猛然倒了下去,婢女一阵惊慌,赶紧上前扶住她。

        李未央看到这种情形,却是上前一步,声音凌厉:“你说什么?”

        赢楚淡淡道:“我是说郭戎将军已经为国捐躯了,而齐国公也是身受重伤。消息传过来这些时日,不知他是否已然遭到不幸……”

        郭夫人不敢置信地道:“我的儿子,郭戎他出事儿了?”她倒退一步,难以相信地摇了摇头,眼中顿时蓄满了泪水,随即郭导一把握住郭夫人的手,道:“母亲,先不要着急,把事情问清楚了再说!赢大人,您这消息究竟是从何而来?”

        赢楚神色平缓地道:“口说无凭,各位当然不会相信我。但是战报在此,请陈留公主过目。”

        陈留公主再不多言,接过婢女传过来的战报看了一眼,双手竟然微微发抖,那战报也随着她的手指不断地颤动。

        赢楚冷冷地一笑:“还请公主殿下节哀!”

        陈留公主泪水再也忍不住,不停地滚落下来,身子猛然一歪竟向旁边倒了下去。郭夫人再也顾不得自己伤心连忙上去察看,赢楚微微一笑:“战报送到,我先告辞了。”

        李未央却突然拦住了他,笑容冷冷地道:“赢大人,一封战报又能说明什么?”

        赢楚轻轻一叹:“我就知道郭小姐会不相信这样的消息。也难怪,你本就是个多疑的人。不过……郭家的旧臣姜华你还认识吧?”

        李未央蹙了蹙眉,这姜华是父亲的一个幕僚,深受父亲器重,此次一同随军而去,不知道赢楚突然提及此人又是什么目的。她淡淡地道:“是,我自然知道姜华是什么人。”

        赢楚笑容更加和气,但那银光闪闪的面具却为他的面孔添了一分狰狞:“就是他将这封战报送回了大都,你若是不信,不妨好好问一问他就是了!”

        说着,他挥了挥手,示意跟在身后的护卫将人押进来。不一会,就看见风尘仆仆的姜华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大厅。一见了陈留公主和其他人,立刻跪倒在地,嚎啕大哭道:“公主殿下、夫人!国公爷和大公子一个重伤,一个已然为国捐躯了呀!”他一边哭一边用袖子掩住了自己的面孔,仿佛不胜哀泣的模样。若说刚才陈留公主还抱着一丝希望,此时却是已经彻底地绝望了。她愣愣地看着对方,喃喃地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姜华连忙道:“是,我绝不敢对您说谎!国公爷对我是有大恩的,我早已经发过誓将来要以死相报,所以这回才不顾一切跟着他上了战场。谁曾想到刚刚开战,国公爷竟然中了流箭,军医已然说过不过是拖个一两日!而大公子为了保护国公爷撤退更是乱箭穿心,咱们找到他的时候已经被战马踩踏得面目模糊……请您节哀!”

        李未央极度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面上:“哦,节哀?父亲阵前受伤,你不在他身边陪着,却跑到这里来送战报?姜大人,你还真是闲得很!”

        姜华一愣,听到李未央口中自有嘲讽,不由有些气恼道:“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姜华不成?不错,战报的确是我拼死送回来的,只因为事关重大,我才第一个将战报送到了大都,但是按照规矩先报了刑部知晓,这才碰上了去刑部宣旨的赢大人……”

        赢楚冷漠地道:“皇后娘娘可是一片好意才会让我送了这姜华回来,郭小姐不要冤枉了好人。”

        李未央冷冷一笑,对着姜华道:“我不是怀疑你,我是肯定你在撒谎!”

        陈留公主和郭夫人闻言,不由都是吃了一惊。李未央转头看向她们,温言道:“祖母,母亲,请你们不要相信这个人所言!父亲和大哥绝对没有出事。他们的队伍不过是刚刚到了东边才驻扎下来而已,根本就没有开战,又何来受伤之说?此人不过是个奸细,想要借此机会打击我们而已!”

        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姜华不由立刻大声反驳道:“小姐,纵然您是过于伤心,也不该胡言乱语呀!我姜华对您父亲和大公子可是一片忠心,苍天可表!这一次更是冒生命危险才将这一封战报带了回来,只因为是国公爷所托,我才亲自来做这件事!我不管什么人想要借此打击,可这封战报是货真价实的呀!”

        李未央神色平缓,一字字地道:“你可真是巧言令色,善于狡辩!来人,掌嘴!”

        赢楚吃了一惊,厉声道:“郭嘉,你是疯了不成?对一个忠心耿耿的人也要下次毒手?!”

        李未央冷眼瞧他一眼,道:“赢大人,这是我郭家的家务事,请你有多远站多远!”赵月立刻扑了上去,劈头盖脸就给了姜华重重的三十个耳光。姜华头两声还大声怒骂道:“公主啊,您看看小姐这是什么道理,居然诬陷忠良啊!”还没几下,他就被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等到三十个耳光打完,他已经是满脸紫胀,口角流血,软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郭夫人刚开始还想让李未央不要冲动,此时见到这种情形,也是惊住了。郭导却一手抱胸在那里站着,面色冷凝。

        赢楚面色一点点变了,他没想到李未央如此狡诈多疑,竟然想也不想就把人痛打一顿,可见心思之毒辣远非寻常女子可比!

        李未央面无表情地道:“我和父亲早有约定,若是前线有任何消息传回来都必须是按照咱们事先约好的方法,绝不可能只是通过这一封简单的战报!你分明是为别人所收买,故意来取信于祖母。”她停顿了片刻,众人屏息静气,不敢说一声,只听见李未央慢慢地道:“想你一介寒儒,在我齐国公府上却是不知道受了多好的待遇。听说前年你母亲重病,是父亲派人请了最好的大夫替她医治,后来你无钱娶妻,也是父亲替你安排宅子娶了媳妇,使得你安居乐业。你齐国公府上,吃着碗里的米,眼中却是盯着外头的金银,根本就是一个见利忘义、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这种人,留着又有什么用!”说着,她向着站在门口的护卫冷冷地道:“将他拖出去,杖毙!”

        已经瘫软在地上的姜华忽然跳了起来,厉声地道:“我冤枉,我无罪!国公爷的确是受了重伤,大公子也是为国捐躯了。小姐您不能这样对我呀!国公爷您好好看看吧,我做错了什么呀,对您一片忠心,好不容易将着战报送到了这里,小姐却这样冤枉我呀!”

        赢楚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却是僵冷着面孔一言不发。李未央喝道:“还不动手!”

        两个护卫将姜华夹在中间冷冷地道:“是!”姜华惊恐地看那两人,神经质地摇头:“不,不!”他的眼睛在大厅中飞快的扫视,慌乱的寻求可以求援的对象。他拼命地想要向赢楚爬过去,可是赢楚去一甩袖子大步离去,他一转头又见到郭夫人脸色苍白怔怔地站着,立刻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似的连滚带爬,叩头不止:“夫人,您救救我!我说的是真的!国公爷的确是受了重伤,眼看就要不治了。”

        郭夫人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冰冷:“你说的是真的?”

        姜华不停地叩头:“是,是,我说的是真的。”

        郭夫人一字字道:“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亏得老爷那么厚待你!再留着你的性命,真是天理不容!”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你们都是木头不成,任由他这样惊扰我母亲吗?”

        两个护卫立刻上来,一左一右把姜华叉了起来。姜华见李未央是来真的,顿时心中一片震惊。他完全忘记了裴后许给他的荣华富贵,那些金银财宝固然是好,可是若没有命去享,又有什么用?他立刻道:“是,是假的,国公爷没事,大公子也没事!”

        婢女已然将江氏扶了起来又喂了茶水,江氏迷迷糊糊醒来听了这一句话,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整个人又重新活了过来,脸色也慢慢变的好转了。

        姜华不停地磕头:“小姐,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再也不敢了!您就当我条狗,留我一条性命吧!”

        李未央神色不动,姜华立刻又去哀求别人。

        陈留公主满头银发,面容却是极为端肃,冷冷地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你这样的吃里扒外,我们谁能救你?”

        郭导使了个眼色,两个护卫一把把姜华拖出大厅,他死死抓着地缝,那指甲都抠断了,鲜血立刻顺着青砖地面流出两道深深的血迹来,他大声道:“我说,我全都说,是我怕死一路逃了回来,被皇后娘娘收买了!是她收买了我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姐,您饶了我吧!”

        李未央完全不为所动,只是眼看着姜华被拖得越来越远,还有凄厉的声音不断地传来:“救命,救命啊!”

        郭夫人眼看着这一系列的变故,只觉得眼眶微微发酸,心头也像是突然空了下来一阵阵发冷,郭素对这个人如此照顾,可到了关键时刻他不思图报竟然反过来陷害主人。她看着李未央道:“嘉儿,多亏了你谨慎。”

        李未央眉眼平静,温柔道:“母亲,姜华算什么,不过是一条裴后身边的狗而已!狗的话,又有几分能相信。”她说的是轻描淡写,听来却是触目惊心。刚才若非她杀伐果断,逼出来姜华的真心话,恐怕现在陈留公主已然是要伤心致死了。

        陈留公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真是想不到,裴后居然还能用出这样卑劣的手段!”

        常人通常会选择让别人来做这种事,而非自己的心腹,可裴后却选择了赢楚。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她就是这样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其实今天她大可以派其他人来,但偏偏选了赢楚,可见她赌定咱们会相信姜华的话。另一方面……她要赢楚亲眼瞧见咱们的痛苦,好回去向她绘声绘色地禀报,她的心态已经扭曲到一定境界了。”

        说到这里,她走回了陈留公主的身边,温言细语地道:“祖母,以后不要那么轻信。这姜华虽然是齐国公府的人,可是咱们并不能确保他就对国公府忠心耿耿。今天出了一个姜华,明天还有可能是别人。除非我说此事可信,否则任何人所说的话你们都不要相信。你们应该相信父亲和大哥的能力,他们征战多年,经验丰富,是不会这么轻易中裴后的圈套的!”

        陈留公主却是摇了摇头,面上露出无限忧虑:“你不知道战场之上变数太多。裴后既然处心积虑要除掉国公府,她又怎么会不对你父亲和你大哥下手呢?”

        原本已经缓过一口气的江氏听到这里,面色又变得煞白,李未央看她一眼,却是微笑道:“祖母不必担心,所谓吉人自有天相,他们自当没事的。”

        陈留公主苍老失色的唇边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若是他们真的为国捐躯……身为将门子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我早已经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可若是被人暗害,你叫我如何去面对郭家的列祖列宗?我还是应该多为他们上一炷香。”她说完这样的话,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在婢女的搀扶之下离去了。郭夫人和江氏追了上去,而大厅中只剩下李未央、郭导两人。

        郭导正要说话,突然扬起眉眼厉声道:“谁躲在那里!”帘子动了动,却见到阿丽公主血色全失的面孔,她原本是听到外面有喧哗的声音才会出来看看,却不料大厅中竟然发生了这样血腥的一幕。看着地上那一道血迹,不由心头猛跳个不停,因为她还从未瞧过李未央如此冷酷的模样。在她面前李未央如同姐姐一般温和亲切,不管什么时候总是微微含笑,虽然擅长心计,可却从来没有亲自要过人命,可是今天面对姜华她毫不犹豫就突出了杖毙两个字,当真是杀人不眨眼。

        李未央看着她,慢慢道:“这一回你认清我了,我就是这样的人。凡是反对我的,我都会毫不留情地除掉,从一点看,我和裴后也没有什么区别。”

        郭导反驳道:“不,你和她大有区别!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齐国公府,而裴后……恐怕没有人能够在她心中留下什么痕迹,她这个人只在乎权力,在乎地位,在乎她裴皇后的身份!”

        阿丽公主不好意思地道:“嘉儿,对不住,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太害怕了!”李未央似乎并不在意阿丽所言,只是回味了一遍郭导的话,突然转过头来道:“你刚才说什么?”

        郭导便重复道:“我是说你和裴后不同。”

        “不,不是这一句。”李未央截断道:“你刚才说的下一句话是什么?”

        郭导犹豫了片刻,才道:“我说的是裴后只在乎权力、在乎地位、在乎她皇后的身份。”

        李未央闻言却是若有所思:“不,我想裴后还有一样东西很在乎。”

        阿丽公主惊讶地道:“她在乎的是什么?”

        李未央眉头舒展,笑容慢慢深了起来:“最近这些时日我一直有些事情想不通,陛下说病就病,还病的这么巧,说明裴后早已经对他动了手脚。我瞧陛下那多年的头痛症恐怕就和裴后有关系……纵然不是裴后所操纵,赢楚献的药也有问题。”

        郭导不由皱眉:“这又说明什么吗?”

        李未央目视着他,一字字地道:“她既然可以操控皇帝,可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要对方的性命,除了维持权力的平衡之外我总觉得另有原因,可惜我却一直参不透。刚才五哥的话突然提醒了我……”

        阿丽惊讶,随即便脱口道:“这是不是说明裴后很在意皇帝?”

        李未央微笑:“是啊,若非真的在意这个人,她早可以杀了他,为什么要留他到如今?只要皇帝一死,太子名正言顺的登基,她正好控制整个越西,这不就行了么?”

        的确,裴后既然可以操纵皇帝的病情,为什么不早点除掉他?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对于皇帝这个人十分看重。按照裴后的心境,皇帝对她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情谊,甚至是忌惮、怀疑、打击,她却一直按兵不动,不对皇帝做出任何举动,甚至连皇帝一步步削弱了裴氏的势力,她都能无动于衷。这恰恰说明她的心底还是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是一个重要的人,只是这个人不是她的儿女,而是那个坐在皇位上的男人!

        李未央想到这里笑容却浮上了唇畔,她看着外边漆黑的夜色,冷冷道:“这正好说明一个道理,世上没有一个人是没有弱点的。太子憎恨赢楚,所以他的弱点就是赢楚,赢楚对裴后忠心耿耿,他的弱点就是裴后。而裴后呢?她的弱点,如今咱们不也知道了吗?”

        郭导却还是有些犹豫,开口道:“既然咱们可以赌定她不会要皇帝的性命,那么事情的症结就在此人的身上,可是宫中门禁森严,咱们又如何能见到陛下,想到法子治好他的病呢?”

        李未央笑容冷漠:“谁说我要治好他的病?现在可不是为他治病的时候,就让他继续躺着吧!”

        听到李未央说这样的话,郭导就是一怔,他突然不明白李未央的想法了,他想了想,道:“不能从皇帝那边着手,那咱们就得另外想法子,这突破口……”

        李未央微笑道:“眼下不就有一个极好的机会,还是对方亲手送上门的!刚才他不是说父亲已然重伤了,可见前线战事危急,赵月!”

        赵月立刻上前道:“是,小姐,奴婢在。”

        李未央道:“我现在立刻修书一封,你立刻送给王子衿。”

        郭导眉头皱得更深:“这个时候,你找她做什么?”

        李未央淡笑道:“当然是要借她王家的力量一用。她们王氏不是一直自诩中立吗?现在就是她说话的最好时机。”

        郭导脑筋动的再快,也没办法跟上对方的思路,神色不由变幻不定。阿丽公主更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李未央见连一向足智多谋的郭导都懵了,不由失笑:“夜深了,该早点回去歇息。”说着,她自言自语地道:“这天气好象是要转暖了。”随后,她已然丢下他们步出了大厅,一步步走下台阶。看见她离去,赵月连忙追了上去。

        郭导还站在原地想不明白,阿丽公主笑道:“既然嘉儿说没问题,你就相信她吧。她可从来没有料错的呢!”

        郭导长叹一声道:“是呀,现在连我都不明她在想什么了?也许只有元烈才能读懂她的个性。”他这样说着,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了。

        第二日,御殿之上,这个大殿异常宽大,足可容纳数百人。地面上用黑色方砖铺就而成,而这些黑色方砖细看之下,竟然能照出人的模样来。殿内两侧分别有着四根顶梁圆柱,三四个壮汉合拢环抱都不能抱住一根,每根圆柱上都盘有两条金色巨龙,龙头朝上,张牙舞爪,一副威严无比的模样。而顺着汉白玉的台阶一直向上,在第九级台阶之上,有一处高高的平台,正中位置,摆放着一把明晃晃的黄金盘龙椅,重达千金不止,华丽非常,而龙椅后面的那一面墙壁,雕刻有越西锦绣江山图,和龙椅交相呼应,大气磅礴。

        裴后坐在大殿正中龙椅旁边那把稍小一些的椅子上,她身着皇后凤袍,发髻高高盘起,其上左右两侧各插着四枚金簪,头顶正中插着百鸟之王——凤凰,凤凰嘴中叼着一枚光艳无比的明珠,齐下坠出的一枚红宝石正巧点在额心。颈项之上带着双凤朝盘琉璃璎珞,更显得眉似远山,眸若星辰,微微抿着的双唇显出不怒自威的仪态,重重纱帘掩住了她的眉目。

        自从皇帝重病,便由太子暂代朝政。遇有军国大事,裴后也会在殿上与太子斟酌着处治。当然所有的政务并不能由他二人独断,朝中还有许多老臣以及各大世家的势力。纵然齐国公府和王家都不在,裴后也不能开一言堂。只听到重重纱帘之后,裴后声音传下:“今日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禀报?”

        御史丁卫站了出来,向着裴后道:“娘娘,昨日半夜赢大人突然去齐国公府上,只说齐国公受了重伤,而郭戎郭将军已然阵亡。”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裴后没想到这消息传的这么快,郭嘉竟然敢捅破天,这丫头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原本自己还决定过两日就宣布这只是个误传,可现在总不能立刻就说这是个假消息……好在路途遥远,发生误传也经常有的。她淡淡地道:“是啊,正是由齐国公最为亲信的人传回来的消息,想必是不会有错的。”她说到这里,心头却是掠过一丝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件事情透着点蹊跷。郭家人又是如何将消息传出来的呢?那些没用的禁军日夜守候竟然都拦不住!她这样的想着,不禁暗中咬了咬牙。

        御史丁卫立刻道:“娘娘,既然齐国公已然受了重伤,那东边的战事恐怕就要危急,依微臣看还是尽快选派能人前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太子就冷冷地道:“这件事情母后自然有决断。”

        枢密使冯丹立刻开口道:“娘娘,此乃军国大事,您自然不能一人独断。朝中的武将首推齐国公和镇东将军,偏偏他们二人都已然被派了出去,齐国公又受了重伤。现在最好的人选嘛……”他的话说到这里,目光却在太子的面上遛了一圈:“陛下曾要御驾亲征,可见他平定战事的决心。过去是有过这样的例子,凡是有皇帝出征,必当由太子相代!”他说完这一句话,众人立刻明白了过来,目光看向了太子。

        皇帝都能御驾亲征,作为太子你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力挽狂澜吗?太子面色微白,他现在才明白对方是冲着自己的来的,他连忙看向了纱帘之后,裴皇后动怒道:“大胆!”

        ------题外话------

        看到评论区,我才发现渣妹们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团结↖(^ω^)↗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