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90 声势夺人

    庶女有毒

    290 声势夺人


        拓跋玉蹙起眉头,阴冷地着看着自己的皇后。

        娉婷被那眼神看着,心中不禁一颤,可她不得不继续说下去:“陛下执意要攻打越西是受了那康兰德的策动,可是这康兰德的来历我查了无数次,却没有一次能够得到确切的答案。细细算起来,当年咱们府上曾经来过一个神秘人,他带着半边面具、形容可怖。从他出现之后,康兰德就被送到了陛下的府上,陛下能够登基,想必这康兰德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所以他被陛下视为有功之臣,这一点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一直隐隐猜测对方是越西送到陛下身边的。”

        拓跋玉目光越发阴沉,口中却嗤笑了一声:“这话倒是蹊跷,你的意思是越西人在朕的身边安插了奸细吗?你也不好好想一想,若是康兰德真是越西所派,他为什么要策动朕攻打自己的故国呢?”

        娉婷忍不住道:“陛下,跟着您这么多年,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的郡主了。康兰德或许是来自越西,可越西国内势力错综复杂,那个神秘人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我是不知道,可康兰德一定没安好心。我想……陛下或许是和越西国内某个位高权重的人达成了某种交易,借以换取某种好处。我只想问一句,这砝码就这么重,让陛下浑然不顾一切吗?”

        “大胆!”拓跋玉厉声斥责。

        娉婷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腿一软,几乎就要跪倒在地,但她硬是咬牙坚持着,不肯暴露出自己内心的忐忑不安。

        拓跋玉目光冰冷地望着她:“朕早已说过,这些事情无须你管,好好的做你的皇后!不该说的事,一句都别说,不该做的事,一件都别碰!”说着,他已然掀开帐子,大步地走了出去。

        娉婷追出帐外,凄声地道:“陛下……”

        然而此时,对方根本闻所未闻,吩咐人牵过一匹马来,他一身龙袍,云袖翻卷,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似光芒万丈,溢美难言。他跃身上马,居高临下地望了一眼娉婷。此时拓跋玉身上气势昂扬,也蕴含着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和华贵,隐透着的是能江山折腰,万民俯首的帝王尊贵之感。娉婷一时不敢再多言,低下头去,拓跋玉再也不看她一眼,策马翩飞,飞快离了军账。

        拓跋玉一步步蹬上了高楼,目光清冷地注视着北方,远远可以看见越西的城池,此时一个青袍文士走到了他的身边。

        拓跋玉不必回头,已经微微一笑道:“康兰德,你可知道皇后刚才在朕的耳边说什么?”

        康兰德低下头去:“微臣不知。”

        拓跋玉冷笑起来:“她说你是越西派来的奸细,意图从朕这边得到什么好处。”停顿片刻后,他才继续说下去,“但她说的也没错,裴皇后究竟想要什么,她为什么要出**内的情报给朕,策动这一场战争?”

        康兰德轻轻叹了一口气,道:“陛下,这是当初娘娘和您早有约定的,她扶持您登上皇位,而这一场战争则是她送给您的另一个礼物。”

        拓跋玉冷笑一声道:“你们也别把朕当做傻子,发动战争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更何况朕的皇位还没有坐稳,这场战争胜负如何,结局尚未可以预料。”

        康兰德不慌不忙:“陛下此言差矣,您英明神武,顺应天意,威名远播,更拥有大历强劲军队百万,朝廷里也都是杰出的良将,而越西则截然相反。皇帝暴戾,军臣离心,皇子争位,此时正是陛下发动战争是最好的时机。更何况出谋划策的人太多,事情反而不易成功,那些朝臣不理解陛下,陛下就自己拿主意好了,不必广泛地征询朝臣们的意见。那些人不过都是见识短浅的人,陛下如果放任朝臣的意见,哪一天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益呢?”

        拓跋玉挑高了眉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道:“听你所言,倒像是字字句句都在为朕着想,可朕不会忘记——你终究是越西人。”

        康兰德神色平静道:“是,微臣出身越西,只不过在微臣看来整个越西加起来也不及皇后娘娘的一道旨意。只要陛下一切都听从微臣的建议,不日便可以得到陛下想要的一切,包括十座越西城池,也包括陛下心中一直充满憎恨的那个人。”

        拓跋玉眼睛微微眯起,笑容有一丝冷静:“你知道朕的心思?”

        康兰德低下头去:“陛下不要误会,微臣只是照实转达娘娘的意思,她说陛下是她最好的盟友,自然会完成对您的承诺。但希望您时刻牢记这一点,不要因为那些无知之辈的谏言就放弃初衷。”

        听到这样的话,拓跋玉幽幽一叹,目光看向远方,语气颇为感慨地道:“越西皇帝一定没有想到他的枕边人竟然为了自己的私利出**家的情报,以至于战事连连失利。不管他派多少的军队,派多少的将领,结局都是一样的。我倒是很想知道,大周的国君……你们又许给他什么?”

        康兰德微笑着:“大周与越西之间关系更加恶劣,不必许条件他们也会自己拼了命往上冲的。更何况,之前为了修水渠、抢占河道的事情大周大受损失,现在刚刚醒过味来,知道为他们修建水渠的人是越西派去的奸细,当然会恼羞成怒。”

        这么说,裴后是在背后拆皇帝的台了。一阵风吹过来,吹的拓跋玉衣衫翩飞,他看着城下严阵以待的军士们,突然豪情四起,朗声笑道:“好,既然这场赌局已经开盘,朕断然没有临阵退缩之意,你就放心吧!”这句话他不知是向着谁说的,声音在风中卷了一会儿,便蓦地消散了。

        而康兰德也露出一丝浅淡的微笑,不再多言。

        与大历遥遥相对的越西城中,元烈听闻拓跋玉派军截断了河道,不由冷声道:“大将军,我一直敬慕你手下强将无数,可这一回你让我实在是太失望了!原本越西大历兵力相当,只要咱们不自己乱了阵脚,断然不会轻易失败,可是你偏偏连运送粮草的水道都丢了。如今大历得了这条水道,完全可以凭借水上的运输将他国内的粮食源源不断的运来,供军中之用!如此一来,我们的粮草将**从陆地运输,从时间就没有办法赶得上对方。”

        王恭面上有一些难堪,王琼赶紧替自己的父亲开口道:“殿下,那拓跋玉是倾一国之力支持钱粮,相比之下咱们倒是处于弱势,不如暂且领兵退守华州更为稳妥,只要时机一到咱们还可以想法子夺回这座城池。”

        元烈冷笑一声,看着大将军王恭道:“大将军和镇东将军的意见也是一致吗?”

        虽然大将军王恭才是主帅,可旭王元烈身份特殊,陛下一道密旨,已经将所有兵权交托于他,纵使是大将军王恭和镇东将军王琼也没有办法驳斥他的意见。好在刚才王琼所言,王恭并不赞同,他朗声道:“殿下,仗打到这份上了,唯有撑下去!我们在这里日子不好过,拓跋玉同样如此!他百万大军压境,一举一动都容易被人发现,所以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现在就看谁更有耐心,照我看来,我们所做的第一步就是要想方设法断其粮道,使其自乱!”

        听到这样的话,元烈才微笑道:“果然是大将军,说话一语见地,只是对方早已控制了水道,想要夺取他们的运粮渠道可没有那么容易。”

        王恭不由摇了摇头,他已经尽力,只可惜不管他作出什么样的决定结果都是外泄。他隐约察觉到军中似有奸细,只是那么多的将领究竟是哪一人?为什么自己防守的如此严密,对方还是无孔不入,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思及此,他低声地道:“殿下,为今之计……咱们的行动首要做到保密,切不可外泄。”

        元烈目光变得深沉,俊美面容在烛光下闪着耀目的光彩:“大将军说的是军中奸细?”

        王恭看了军账门口一眼,淡淡地道:“这一点微臣也不敢确定,但是若没有奸细,何至于咱们所有的出兵计划和行动全都被对方先一步获知,但所有的将领和兵士我都已经彻查过,并没有查出什么异样,可见对方隐藏得极好。一时之间咱们无可奈何,只能将计划保密。”

        元烈手中把玩着桌子上的镇纸,似笑非笑地道:“这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既然对方这么喜欢听墙角,咱们便送他一份礼物就是了!”

        听到元烈所言,王恭和王琼对视一眼,似乎有些疑惑。

        元烈道:“军中作战最重要的就是消息。对方每一次都能获知咱们的行动,可见身份不低,必定就在那些参与议事的将领之中,只是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跟随大将军多年,纵然将军想要怀疑,却也于心不忍。对我而言,他们全都是陌生人,请将军放心,我会尽快地除掉这个奸细,不论他是谁!”

        王恭叹了一口气道:“如此,一切就交由旭王殿下处置!”

        当天夜里,旭王的人就秘密地控制了十余名偏将的帐子,所有意欲反抗者一律格杀勿论,不论是否奸细。如此举动一时在军中引起哗然,不少人聚集在王恭的军帐之外要求他立刻处置此事,释放被囚的将领。可是王恭的帐子却是静静悄悄的,他全力支持旭王元烈的做法,对一切不闻不问,压根不肯见任何人。有不服气的将领,跑到元烈那里**,元烈却不像王恭那样给他们留面子,任何有反对意见者,一律一刀宰了了事。

        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使得众人都惊若寒蝉。三天之后一切平息,再也没有人敢去元烈账前**,更不敢为被拘禁的同僚说任何一句话。

        此时,越西的探子得到了一个秘密的军报,大历将所需的粮草装在船上,从永州渠和索水渠两侧沿水道一路而下。当天夜里,镇东将军王琼命令军士做好准备,舟船待发要去拦截对方的粮草,谁知还没有动身就被元烈阻止。

        元烈冷冷道:“王将军,今夜不可出发!”

        王琼一愣道:“今天月朗星稀,趁着月光的便利,可以想方设法截断对方的粮草,出其不意,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为何不能去?”

        元烈微笑起来:“将军此去目的本是为了断其粮道,但拓跋玉精兵强将、早有准备,说不定还设下埋伏在等着咱们,这样直接进攻实在是很难成功。我听说拓跋玉将粮船沿河岸一溜相连,只要这些船只焚毁,便可以达到毁灭粮草的目的。可惜今天月光虽好,河面上却没有风,若无西风助势,咱们想要用火攻的法子就毫无用处,只能靠着士兵死拼,那又有什么用?”

        王琼一怔,随即看着对方道:“西风?”

        元烈目光直视对方:“是,西风,没有西风将军这一把火是放不起来的。”

        王琼长叹一声:“是我心急了。往日都是子矜在我身边提醒我,可是这一次她偏偏不在……好在旭王殿下心思缜密,否则这一去也是徒劳无功,但是如今军中并无算定阴阳、深谙天文历算之人,子矜又在大都,远水解不了近渴,为今之计该如何是好?”

        元烈笑道:“王小姐虽然是精通天文地理、阴阳算术,但是行军打仗也不是非要她不可。依我看,咱们可以在军中选一些聪明的人,让他们站在河边观察风向,一旦转了风向,咱们立刻出发。这法子看似很笨,却不是行不通的。”

        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万一风起不久就转向,或者西风干脆停了,咱们的船在半路上行不能行、退不能退,进攻不是放弃也不是,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更何况最近我观察风向以南风偏多,想要等到西风实在太过困难,一旦错过最好时机,咱们这计策就行不通了。”王季此刻已经掀了帘子进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元烈看他一眼,促狭道:“这也不难,你干脆八百里加急跑到大都去问问王小姐何日才能够出兵?让她好好算一算就是了!”他这样说分明就是在讽刺王季因循守旧、不知变通,王季闻言不由有些恼怒,可他毕竟修习佛家多年,知道进退,只能低声道:“旭王殿下,我也是为了军中着想,并无他意,您不要误会。”

        元烈挥了挥手道:“我知道王公子所言其实并没有错,但是行军打仗讲究的就是一个时机,还需要天道相助,若是咱们有这个运势,自然可以碰到西风,若是天不助我,那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碰硬了。”

        元烈说完这一句话,王家父子都无可奈何对视一眼,还从没见过这样打仗的。天道?谁知道老天爷向着谁啊!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的傍晚乌云便笼罩了夕阳,天空早早黑暗起来,竟真的有西风顺着河面慢慢飘过来,一直安排在河道边上观察风向的人欣喜若狂,直接奔入帐中,向他们禀报道:“殿下、二位将军,西风来了,西风真的来了!”

        王季也一直在观察着天气的变化,他走出帐外,看着天空道:“可是看这情形,似乎要下雨了。”

        王季也十分忧心:“殿下,若是暴雨倾盆,咱们的焚船之计就要落空了。”

        元烈不为所动,目光十分坚定:“我们的火船到了近前就可以放火,拓跋玉的船表面惯用桐油涂抹,很好引燃,咱们赶在下雨之前动手就可以成功。王公子,这次我亲自带着士兵前去,你可愿与我同行?”

        王季吃了一惊,连忙道:“殿下不可!您身份贵重,断不可冒然前往,此事还是由我带着人去吧。”

        元烈微笑着摇头,道:“既然我答应陛下要亲自处理此事,就不能将如此重要的事交托给别人处理。我不是不相信王公子的能力,只是此事过于危险。我身为大将,更应该身先士卒才能鼓舞士气,否则所有人都会觉得旭王不过是个花架子,你说是不是?”

        王季闻听此言,却和父亲面面相觑,不好多说什么了。

        当夜,元烈便带着二十艘装有火炮、芦苇、干柴等引火之物的火船,但为了避免淋湿,他特意命令人在火船之上盖了一层桐油布。王季所料不错,当天晚上的确是暴雨倾盆,水密如帘,王季站在船舱忧心忡忡,他明白若是暴雨一直不停,今日得火攻便要泡汤。他踌躇着,看着正仰头看着暴雨的元烈道:“殿下,您看咱们是不是另做打算?”

        元烈目光幽深地注视着暗蓝色的天空:“王公子,咱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王季心中焦虑道:“殿下,时间一长,我们的船只很容易被大历发现,还是放弃回去吧。”

        现在放弃等于功亏一篑,元烈摇了摇头:“不,再等半个时辰!”说完,他命令所有小船藏入旁边的芦苇丛中,暗暗观察着天气的变化。随着雨水不断落下来,好脾气的王季都要爆发了。他跟着祖父父亲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元烈这么冒险的打法。一个不好,这所有人的性命都要歇在这里!他恨不得抓住元烈的脖子死命摇醒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打仗不是儿戏,不是你想要西风就有西风的,你凭什么这么自信!但是他不能,因为对方是地位高贵的皇室成员,而且还是个武功远胜自己的强者,他只能站在船头目光焦虑地盯着天空。

        也许是元烈说的天道真的发挥了作用,半个时辰之后,雨水居然渐渐的缓了,风劲却一直未歇,几乎在船舱内就能听到那呼呼之声。想来是强劲的西风将落雨的乌云吹散了去,雨越来越小,渐渐消失不见。

        王季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元烈走出船舱,冷声道:“可以动手了。”

        二十艘火船悄然启航,帆风水顺,眼看着就到了大历藏粮之处,这时已经夜深,大历负责守卫的卫士原本也是设下重重防卫,但看见一夜相安无事,又是暴雨倾盆,为了躲避风雨,他们只放了些人留守,放心大胆的在船舱内蒙头大睡。

        火船抵达粮船十米处,元烈下令船上兵士用火箭、铁钩各自放起火来,接着将二十艘火船上全部冲向对方的船,那些火船上皆有硫磺、烟硝、地雷、火炮、芦苇、干柴这些易燃之物,很快火见火的烧起来,再加上西风助了火势,一下子烧红了半边天。而此时,包括元烈、王季在内的所有人已经跳入河水向岸边游去。

        大历守船的将领张耀闻听火起,匆忙披了衣服出来看。只看见呼呼风声中,河边的粮船火势蔓延,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他一时恼怒,披甲上马,带人察看究竟。可惜刚冲到岸边,却在火光之中见到一队人马拦路。当头一人面容在火光之下显得尤为俊美,却是浑身湿淋淋的,眼角带煞,笑容冷酷,正是旭王元烈。

        张耀仓促抽出长剑向元烈而去,不及三个回合就被元烈一剑刺穿咽喉,栽倒在地,一命呜呼。而跟在元烈身后随行的护卫,也是如狼似虎,很快抢入对方队伍中横挑竖劈。刚刚醒来的大历将士见主将被杀,又见来人凶狠,忙不迭地下令退去,而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士兵很快被杀的干干净净。

        元烈毫无廉耻之心的抢了张耀战马,并且又命令士兵放起火来,烧了大历屯在这里的全部军需辎重,火光之中,元烈命人有秩序地快速退回到河边。王季早已望眼欲穿,见他安全返回才松了一口气,指挥他们登上原本准备好、挂在火船后头的小舟而去。

        一夜之间,大历的粮草、辎重都化为灰烬,上百艘运粮舟船也被焚毁,再想像从前那样从水陆运输粮草是断不可能了。拓跋玉闻听消息之后,一时恼怒万分。将负责看守的副将高华下令推出去斩首。可是杀人是没用的,现在他最好获得粮草的方法已然被毁,那百艘的粮船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内造好,更加无法立刻从国内征集。他心中一时难以忍耐怒火,而此时跟他同来的朝臣们也焦急起来,群言汹汹,非要向越西上和书就此罢战。

        娉婷忍不住进言道:“陛下,您看见了吗?众朝臣和将士日夜思归,如此耽搁下去恐怕要闹出事来,现在咱们在这里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是何等危险的事!若是后方再发生什么变故,陛下,到时候您该怎么办呢?”

        娉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康兰德上前道:“娘娘,打仗不是儿戏,你是后宫之人,先皇早已有云后宫不得干政,难道您忘了吗?”

        娉婷咬牙道:“好你个康兰德,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在陛下身边如此蛊惑他?”

        听见这里起了争斗,朝臣们面面相觑。

        拓跋玉厉声道:“都给朕滚出去!”

        朝臣们吃了一惊,互相对视一眼,不敢再多言,纷纷退了下去,只剩下皇后娉婷和面色冰冷的康兰德。拓跋玉只觉得心中分外郁闷,心底的火也越烧越旺,这会见娉婷要求退兵,不禁又火上心头:“你也滚出去!”

        娉婷愣住,看着皇帝眼中聚满了泪水,但是她无可奈何,终究忍不住愤然地瞪了康兰德一眼,大声道:“陛下,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发动这场战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那李未央!”

        听到这一句话,拓跋玉完全僵住,但是对方脸上不自觉抖动的肌肉让娉婷更加确认自己所说没错。她壮起胆子,大声地道:“陛下,李未央只是区区一介女子,若是陛下喜欢,大历万千女子都由你采撷,你为何要对她念念不忘?在她心中早已将陛下弃若敝履,又何必这样为她这样自苦?纵然裴后按照约定将那李未央给了你又如何?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陛下身上!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何等愚蠢之事!”

        拓跋玉猛然盯着她,眼光中像是要冒出火来。被那可怕的神情看着,娉婷几乎吓得倒退一步,只听见对方磨牙一般的声音响起:“若是李未央栽到朕的手中,朕会将她碎尸万段!”

        听到这一句话,娉婷不敢置信地瞪着他:“您……您这是何必!”

        “滚出去!”拓跋玉厉声地道。

        娉婷被那凌厉的气势惊骇,再不敢多言,当她走到帐口却突然听见拓跋玉道:“传令军中,谁再敢言退兵者,斩无赦!”

        娉婷忍不住再次回头,目中泪光莹然:“陛下,军中无粮,难以支撑,到时候若是大家都闹着要走,难道陛下能将所有人都杀光了吗?杀了也好,再也无人敢为陛下筹谋了!”

        没等拓跋玉再次发难,她已然离去了。拓跋玉冷冷地望着她的背影,转头向康兰德道:“你的消息不是说最近军中并无异动吗,为什么会有这次偷袭?”

        康兰德叹了一口气道:“如今主帅已换,行事手段比那王恭更狠辣数倍。我刚刚才得到消息,他将咱们在军中的人全都控制了起来,所以消息无法传递,才会耽误了事儿。”

        拓跋玉冷笑一声道:“我还当裴皇后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

        康兰德并不生气,微微一笑道:“陛下,兵法有云临战需善变。为今之计需反客为主,抓住对方的软肋猛然攻击,使其疲于应付,如此才是取胜之道!咱们可以放弃他们据守的这一座城池,攻打东南面的耀州,一是可以获得更多的粮草和支持,另一方面耀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旭王必定回兵救援,咱们此刻之围自然可以解除,到时再想些法子让旭王元烈怯战之名传回大都,到时候逼着那皇帝临阵换将,咱们还怕大事不可图吗?至于粮草,皇后娘娘一定会想法子的。”

        拓跋玉看着康兰德,突然笑了起来。

        康兰德见对方笑得诡异,却不知道究竟在笑些什么,不由就道:“殿下,您这是?”

        拓跋玉笑得不可抑制,终究只是轻轻一叹道:“你是越西人,如今却在朕的帐中为朕出谋划策,这还不可笑吗?恐怕那越西皇帝还不知道他的皇后就是罪魁祸首吧,我真的很想知道裴后究竟想要做什么?把这些城池送给我,她又能有什么好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面色却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而这时候大历粮草被烧的消息传回了大都,李未央正在庭前喂鸽子。赵月将消息禀报给她的时候,她微微一笑道:“元烈还真是大胆,若是西风不起,或是起了又突然停歇,他不是亏大了,想要树威也不必急于一时。”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赵月微笑道:“小姐不必担心,所谓精通阴阳八卦,也不是什么难事,主子身边不是没有这样的人,只不过往日用不到而已。”

        李未央知道,元烈手下搜集了不少奇人异士,他是确定是西风一定会起,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策略,但还是有些冒险了。她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我实在是不明白,拓跋玉为什么还不退兵,有什么原因值得他如此执着吗?”

        赵月闻言,看了李未央一眼,却是神色古怪得很。

        李未央看着她犹豫,似笑非笑道:“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赵月低下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亲自将那封信递给了李未央道:“这一封信是主子派人传回来的,要亲呈小姐预览。”

        李未央失笑:“为什么吞吞吐吐,给我看看。”说着,她展开了信,一目十行地看完。

        赵月看李未央神色微变,不由道:“小姐,这封信……信上主子说了什么?”

        李未央神色变了数变,终究轻轻一叹:“这封信不是你家主子写来的,是娉婷郡主写的,哦,现在她不是郡主了,她是大历的皇后殿下。”

        听到这样的话,赵月完全呆住了:“皇后?拓跋玉的妻子?她为什么要给小姐你写信?”

        李未央抖了抖手上的信纸,道:“她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拓跋玉了,她此刻来信是告诉我,一切的症结还在裴后的身上,让我多加留意!”

        赵月更加震惊,娉婷可是拓跋玉的妻子,又是大历的皇后,她为什么要提醒李未央多加小心呢?

        李未央见她疑惑,不由笑道:“两国之间的纷争,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娉婷不希望看到战火弥漫,她希望尽快地平息战事,所以她想我从裴后这里着手。”

        娉婷希望大战停止?赵月不由揣测道:“小姐,您的意思是……裴后策动了拓跋玉发动这场战争,那大周那一边……”

        李未央轻轻点头道:“想来也是如此。”

        纵然再淡定也要破功,赵月瞪大了眼睛道:“她疯了不成!堂堂一国皇后,为什么要出卖情报、帮助他国?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李未央笑道:“裴后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咱们也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度她。据娉婷说,裴后答应了拓跋玉用十座城池和一个秘密的条件相换,大周君主那一边……还没有确切的消息。连娉婷也不知道裴后和大周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若是前线战事失利,对裴后又能有什么好处?这个人啊,还真是叫人猜不透。”

        李未央手中的糕点无意中落下,那些爱好和平的鸽子一改往日的习性,竞相前来争夺,李未央看着,神色微微一动。

        赵月道:“小姐,五少爷要请您去密室。”

        李未央点了点头,将糕点随意洒了,轻声道:“先去看看赢楚吧。”

        密室之中,郭导看着赢楚道:“赢大人,关了这几日,可曾清醒一些吗?”

        赢楚连头也不抬,只顾静静想着自己心事,看都不看郭导一眼,显然对他说的话不感兴趣。

        郭导淡淡一笑,吩咐旁边的人道:“把我送给赢大人的礼物取来。”

        旁边的护卫立刻递上了一只杯盏,里面有少许粉末。李未央眉头轻轻一蹙,只看见郭导笑得得意:“赢大人可认识此物?”

        不待赢楚有所反应,郭导便将这支杯盏中的粉末轻轻撒在了地上。

        赢楚的瞳孔一下子猛缩起来,他的身体立刻对这些粉末起了反应。“为什么你的手里会有五毒散!”赢楚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却是嘶哑得如同野兽的质问,隐藏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恐惧之感。

        郭导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这东西不是裴后当初送给我的礼物吗?现在我拿来送给赢大人也算是投桃报李,怎么你不认识了?”

        李未央看着郭导,神色有些微的诧异。王子衿更是睁大了眼睛,她突然联想到郭家五公子曾经有一段时日很是颓废不堪的传言,看来就是和五毒散有关系。可郭导又是如何摆脱五毒散的影响,好端端站在这里呢?不是说没有人能够戒除五毒散的毒瘾,最终只能在痛苦挣扎中死去吗……

        此时,郭导一双桃花眼眸已经眯了起来,原本十分俊朗的面孔如同玉面修罗般带了三分威胁,眼眸深处隐隐出现了一种杀气。但随后,他又笑了,这次却是微微的笑,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又像是在看着某个有趣的人。他的语气带着压不住的嘲讽:“我真是同情你,明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把你当回事,你还宁死也不肯出卖她!”

        赢楚身体抽搐着,强忍着不去看那粉末,声音略带沙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郭导淡淡一笑:“你的确不知道,像你这样被爱情迷失了双眼的蠢货,除了那个根本就当你是条狗的裴后还能看到什么?在别人眼中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贱人,可是在你眼里她却世间少有,是你唯一要去保护的,这本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信错了人!她一直防备着你。就算你跟在她身边多年,鞍前马后、忠心耿耿,可是为了斩断对她不利的消息,她舍弃你如同舍弃一颗弃子!”

        赢楚闻言,死死地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一副并不合作的态度。

        郭导的心情看起来相当不错,他嘴角微扬,语气中带着稍许的恶意:“明明早已知道对方对你下了药,却还一直故作无知,拼命在咱们面前掩饰,这等情深似海,却不过笑话一场。”

        郭导抬起脚,宝蓝色的靴子踩着那些粉末,任其在脚下捻转成泥,笑容中渐渐变得更加冷酷:“五毒散,多好听的名字,却是控制一个人最好的工具,一旦吃多了就会上瘾,若是裴后对你有一丝一毫的信任,她也不会借由这种药物来控制你。”

        赢楚像是终于忍耐到了极限,冷冷地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李未央敏锐的发现,赢楚的瞳孔比刚才要扩大了三分,神情也变得更加狰狞,嘴角的肌肉隐隐抽动着,可想而知郭导的这番话的确是刺激到了他,虽然铁链绑着他手脚让他不能离开,可是李未央分明看见他的手腕处已经磨出了血痕。

        郭导知道对方已经上钩,就等着他给予致命一击,不由大笑道:“可怜,你真是可怜!明明被人当做狗一般驱使,却还要为她付出一切,你这样的痴情人若是死了,她可会你流一滴眼泪吗?不,不会!她只会高兴自己摆脱掉一个没用的废物!”

        赢楚猛地站了起来,疯狂地挣扎,直接逼近到郭导面前,可是就在距离郭导鼻尖只有一寸左右的时候,铁链已然挣到了极处,紧紧地勒住他。使得他再也不能上前一步,这让赢楚显得越发愤怒,那半张妖异的俊脸狰狞起来极为吓人:“你不要诬蔑她,我绝不会相信你这些挑拨离间的话!”

        郭导冷笑一声,看着赢楚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废物,一个被人舍弃的棋子,他声音清冷地道:“只有你这种神志不清的人才会相信裴后,明摆着的事实都看不清,还是去死吧。”

        赢楚似乎想要捏紧郭导的脖子,可惜他却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因为强忍的愤怒终于冲破了他的极限,他突然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刚才还极为激烈的神情变得癫狂,整个人在地上蜷缩着、扭打着,拼命的和身体里的某个灵魂做着抗争,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去碰那地上的粉末。他像是对那种东西深恶痛绝……

        郭导趋近一步,微微笑道:“赢楚,五毒散五日发作一次,每次发作都会痛苦无比,让你生不如死,所以我想你现在的感觉一定是恨不得自己从未在世上生存过。而将你推落这个地狱的人,就是你一直爱着的裴皇后,现在你对她还是如此的一往情深,宁死也不肯出卖她吗?”

        听到郭导说的话,赢楚猛然抬起眼睛,血红的眸子盯着郭导,神色极端狰狞。

        王子衿被那骇人的神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可是看到郭导如此卖力地刺激赢楚,她隐隐觉得对方就快要成功了。于是她上前一步,强行压制着内心恐惧道:“赢大人,你可知道裴后身边早已有了新宠之事?”

        赢楚的眸子在瞬间转向王子衿,而他的身体也痉挛得越发厉害。

        王子衿被那双阴冷的眼睛看着,强迫自己语气平和:“我可不是在信口开河,如今裴后身边多了个叫常德的俊俏少年,日日侍奉在她身旁。这常德容貌生得很漂亮,是刚刚入宫的内侍,一直陪伴在裴后身边,十分乖巧伶俐,很得她的欢心。他已经取代了赢大人你的地位了,纵然你回到裴后身边,她如今也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郭导和王子衿一搭一唱,一步步逼着赢楚就范,李未央冷眼瞧着赢楚,却是神色寻常,并不多言。

        赢楚挣扎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那强烈的恨意一瞬间迸发出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绝望。

        就在这时候,郭导突然上前一步,厉声道:“不好!他要咬舌,快阻止他!”

        ------题外话------

        编辑:从开始到现在,尼玛都三百章了啊,男主都没**啊!尼玛你到底写的神马文啊!

        小秦:(⊙o⊙)…

        编辑:尼玛一直坚持看到现在的都是一群神马生物,尼玛都是折翼的天使啊!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