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91 各凭本事

    庶女有毒

    291 各凭本事


        郭导话音刚落,立刻有两位护卫上前死死地扣住了赢楚下颚。赢楚喉咙中发出如同缺氧的鱼一般的巨大喘息声。郭导打了个手势,立刻便有人端了一碗药汤过去直接灌入赢楚口中,过了好一会,赢楚才渐渐恢复正常,头却低着,仿佛整个人的生气都被刚才的癫狂释放了,再不复原先的疯狂神态。

        郭导轻轻一叹:“这五毒散要定期服用,我可以给你用一次,但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咱们该走了。”最后一句话是对李未央说的。

        他们脚步还没有迈出去,身后却突然传来赢楚的声音:“那个常德的事情可是真的?”

        王子衿看了郭导一眼,却是淡淡含笑道:“这种事情我们又有什么骗你的必要?若是不信,你大可以自行查证。”

        赢楚的神色变幻不定,眼中明暗交加,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三人也静静的看着他,场面一时沉默下来。

        这个叫做常德的少年的确是存在的,正如王子衿所说,是裴后最近十分宠爱的人。他不但容貌美丽,而且性子温和柔顺、斯文有理,面上永远都是乐呵呵的。伺候人的时候不温不躁、恰到好处,让裴后感到很舒服。不光是裴皇后喜欢他,就连女官和宫女们都同他很亲热。别人有时候看在裴后的面上给他请个安,他总是很亲和地还礼。不论对谁,人缘极好。入宫不久,却有个小段子传出来。据说裴后前两日招了卿云班去宫中唱戏,随意地吩咐将桌上的糕点赐给一个戏子。可是这戏子也不要糕点,只是壮着胆子请裴后赐字,裴后心情不错,真的叫太监捧来笔墨纸砚,举手一挥,就写了一个“福”字。而站在一旁的常德看了裴后写的字,发现“福”是“示”字旁,而不是“衣”字旁,这字分明是写错了,若拿回去戏子肯定会挂起来,反倒遭人议论,不拿回去也不好。这戏子显然也看出来了,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急得直冒冷汗。而裴后却是微微含笑,摆明了要看常德如何处置,又或者说这就是裴后在考验他。如果明知道主子做错了却不说,那这个奴才就只能是个奴才。若毫不遮掩地说了,那他就连奴才都做不成了。

        此时常德脑子一动,笑呵呵地道:“娘娘之福比世上任何人都要多出一点哪,可不就是个‘衣’字吗?”

        戏子一听,脑筋转过弯来,连忙叩首道:“娘娘福多,这万人之上的福,奴才怎么敢领呢?”

        裴后听到这里便只是笑笑,不再坚持让对方将这幅字领回去,事后反倒擢升了常德为她身边的贴身近侍。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皇后这是看常德有没有资格爬上晋升之阶,也是为了让他在众人面前露脸。

        最关键的一条,常德乃是太子送给皇后的,是一个连接他们**关系的重要纽带。裴后接受了常德,等于原谅了太子,摒弃了赢楚。

        赢楚已然抬起头来,盯着郭导道:“你是如何看出我有不妥之处的?”

        郭导知道对方已经上钩,轻轻一叹:“我曾经中过五毒散,自然知道发作时的痛苦,那一日我在外头观察你神情似乎十分眼熟,才会怀疑你也被五毒散控制了。只是我很奇怪,五毒散既然是裴后手中的工具,为何连你都会上当呢?”

        赢楚苦笑了一下:“一年之前,娘娘送了我一件礼物,是生长在雪山上的冰参。这种东西是一种药材,国内本就少见,若是少量服用可以固本培元,对身体极佳。我对于她向来是从不怀疑,她赐下来的东西也是半点不剩地全都服下。自此,她会定期送我一些养身体的药,那些的确也是我需要的,因为**的内功心法十分伤身……后来我发现她送的这些东西渐渐让我上了瘾,可见她早已有杀我之心。”赢楚低着头自言自语,神态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郭导微微一笑道:“赢大人,你还是好好想一想,反正我有的是耐心,总有一日你会明白跟着裴后终究也只会落到一个兔死狗烹的境地,还不如另寻其他出路。”说完,他们便离开了这间石室。

        重见阳光的那一刻,李未央轻轻立住脚步,面色缓和:“五哥,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是早就策划好的吗?”

        郭导轻轻一笑:“怎么?你对我所说的一切不满意?”

        李未央淡淡地看了石室一眼才道:“我知道你急于想要收服赢楚,可是在我看来这个计划有些冒险。”

        郭导不由面色轻轻一沉:“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摆脱五毒散之苦,我是如此,赢楚也是如此。纵然我已经戒除了这种毒瘾,可是每当午夜梦回之际,那恶梦一般的经历依旧会在我脑海之中浮现,我永远都忘不了这一点,更加不会忘记这切肤之痛。赢楚再深爱裴后,他也终究是一个男子,对于爱而不得却又百般利用他的女人总归会有一些恨意,只要咱们恰当处理他的这种情绪,想要诛灭裴后也是指日可待。”

        李未央难得听到郭导说这样的话,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开口劝阻,可是想到当初郭导那一种痛苦的神情,便又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她想了想,只是语气轻柔道:“五哥,我并没有别的意思,赢楚既然如此深爱裴后,若是咱们利用的好当然可以除掉对方,若是利用不好……反倒容易引起反噬。凡事三思而后行,没有完全把握我希望你不要冒险才好。”

        郭导蹙了蹙眉头,他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也过于小心了。凡事总要大胆一些,赢楚已经落到了咱们手中,难道我们还要投鼠忌器,处处受制于人不成?我不甘心,我只是想要为自己、为郭家讨回一点公道!”说完,他便疾步离去。

        李未央看着对方,目光微动,心头涌过一阵莫名不安。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郭导,仿佛当日那个失控的五哥又回来了……

        眼看着郭导离去,王子衿才开口道:“嘉儿,你也不要怪五公子,我瞧他心中苦得很。”

        李未央一震,回头看向王子衿,见那一双盈盈美目之中流露出些许同情之色,她心头一动,不由微笑起来:“子衿,你什么时候开始帮他说话了?”

        王子衿心头一跳,看着李未央那一双清亮如水的眸子,面上却只叹息道:“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五公子曾经受五毒散所害。这种东西一旦沾了,想要戒除非得扒掉一层皮不可,从无人能够成功地戒除五毒散的瘾。可是看五公子如今的模样,却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可见当初他付出了多少心力才能做到这一点。更难得的是他并没有因为过去的经历而自暴自弃、颓唐放纵,甚至还时时面带笑意、和善待人,这样的男子已然是世间少见。光是这样的毅力已经足够让我敬佩的了!但不论他如何洒脱,过去心中的伤痕却不会立刻消失,我想他急于抓住裴后的弱点,也只是为了一抒胸中愤懑罢了。”

        听完王子衿的话,李未央怎么会不明白,她知道郭导这个人个性看似洒脱,其实骨子里很有些固执。尤其他因为裴后的设计再也不能拿剑,从一个文武双全的贵公子变成了其他人眼中的废物。他嘴上不说,心中又怎能毫无芥蒂?越是开朗大方的人,背后越是有很多看不见的伤痕。李未央能够体谅郭导的心情,但是她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不妥之处。

        王子衿看李未央神色犹豫,不由道:“嘉儿,难道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吗?”

        李未央回头看了石室的方向一眼,语气略微有些停滞,慢慢地说道:“赢楚对裴后那样忠心,不会轻易倒戈。五哥若是太有自信,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王子衿只是微微一笑道:“你应该相信五公子,他不会拿郭家去冒险的。”

        李未央点了点头,纵然这件事情不能成功却也没有多大害处,权当是一次尝试罢了。更何况自己天性多疑,做事过于谨慎,这一次也许的确是她想太多了。

        第二天的傍晚,李未央正在和郭导、阿丽公主坐着闲谈,突然有人进来报道:“五公子,那人要见您。”郭导终于等到了自己等的消息,他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抑制不住的高兴之色,他回头向李未央笑道:“我去去就来。”

        李未央连忙跟着站了起来,她低声道:“五哥,我也跟着你一块去。”

        郭导看了李未央一眼,笑道:“你要去就去吧,不过可别碍我的事。”

        李未央含笑却是不语。两人再次步入石室,看见赢楚在地上半躺半卧,如同一条丧家之犬,眼神之中透露出绝望与不甘心的神情。郭导笑了,这一次他的笑容终于抵达眼底:“想好了吗?”他的声音很轻,却非常笃定。

        赢楚只是淡淡地道:“从我记事开始就是裴家的家奴,那时候我很不喜欢这样的身份。我从小就有着野心,想要飞黄腾达,想要做人上人,可是祖上因为裴家的恩情,不得不一代一代在裴家为奴为婢,伺候主子仿佛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那时候极不情愿,因为自己天资很高,早已经学会了父母传下来的巫医之术,寻常的书籍我看过一遍,也都能倒背如流。如果我不是裴氏家奴,也许我的命运就会从此改变。不过后来……我遇到了她,她是裴家的掌上明珠,是裴氏家族最为金贵的花朵。我小时候身材羸弱,总会被同龄人欺负。有一次在被人嘲笑打骂的时候,是她突然出现我的面前,告诉我说,哭不会让你过得更好,只有努力地往上爬,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爬到最高处,才能改变现状,否则还不如去死。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是下定决心,即便是一个家奴,也可以成为人上人,成为她身边最为重要的人。”

        听到赢楚说起往事,神色之间颇有些动容,使得他半张面孔的线条一下子柔和了许多。李未央看着对方,面色却是十分沉静,并没有出口打扰。

        而郭导一双眼睛如同淬毒的剑冷冷逼视着对方,审慎地道:“后来你就一直跟在裴后身边?”

        赢楚轻松了一口气,只是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半张脸孔笑起来的时候狡猾得很好看,那是一种透着智慧和阴狠的笑容。他轻轻闭上眼睛,神智几乎有一阵子的模糊。他刚才不经意间瞧见了李未央的神情,这个女子容颜清冷、气质淡漠,不知不觉就和他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叠在了一起。虽然怀贞的面容倾国倾城,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都是同样无情的女人。

        仿佛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夏日,那时他又脏又臭,是所有孩子当中最没用的。一些小孩抓住他没命地揍他,直把他打得五官出血,胳膊也几乎折断了,那时候他见到一双小巧精致的鞋子向他走来,白色纱裙几乎沾地,地上很脏,但他从没有见过那样一双好看的脚。少女的声音十分淡漠,却也好听,就像他小时候无意中撞在琴弦上一般清脆好听,虽然她说话的语气并不温柔,可是随后她却命人将他解救下来,又将他带到后院清洗。从此之后,每次看到那个人的背影,他的心灵只觉得一种热血涌出,几乎要跪在地上向她膜拜。

        他素来阴冷,性情古怪,生性既恨人轻贱,也怕人同情。可是这个女子即不轻贱他,也不怜悯他,而是告诉他要站起来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变得更强,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正是因为对方,他才决意好好地奋发,只要能跟她在一起,纵死也心甘,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深深底知道对方的心中他只是一颗棋子。裴怀贞杀伐果断,无情无义,可是日子久了,赢楚反而更加欣赏她、信服她。为了成为她的心腹和亲信,他努力了前半生。可是,为什么对方要将他当做一条狗狠狠地踢开呢?

        赢楚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可是他的眼神就像是受了伤的野兽,发出无声的悲鸣。

        郭导心头微微一动,他看着赢楚那半张俊美面孔,流露出近似怨恨的神情。不由悄然微笑:“从前有多少的希望,现在就有多少绝望。赢大人,你叫我来,总不至于是看你这副悲伤颓废的模样吧?”

        赢楚终于抬起脸看着对方,语气异常平静地道:“你不必再试探我了,毁诺这种事情对于你们而言并不重要,但是对于我们巫医来说,却是比什么都要严重,信诺这种东西,一旦付出就惟有一走到底,万没有中途反悔,除非……”

        他的话没有说完,郭导却淡淡地道:“除非对方先一步违背诺言,这样的人也不再拥有你们的忠诚和信任。”

        赢楚没想到郭导这么了解巫医家族的信条。他微微一笑道:“不错,我虽然只是裴氏家奴,但是我们赢氏留在裴家,却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一张卖身契。那种东西,我们这一族人向来不看在眼中,留下来不过是为了报恩。既然如今她已经先毁了约,那么我也就不必继续为她卖命了。”

        “这就是所谓的爱有多深,恨便就有多深吗?”郭导索性露出微笑,语气轻快地道。

        赢楚脸色一白,他只觉得自己的伤口鲜血淋漓,而郭导还不断地用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在上面洒盐。赢楚终于道:“若是五公子信任我,我愿意替你指证那个人。”

        郭导挑眉道:“你有什么条件?”

        赢楚一笑,只是淡淡道:“五公子果然聪明,其实我的条件并不过分,只是希望到了关键时刻,你能够将那个人交给我处置。”

        郭导看了李未央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当机立断道:“好,我做主答应了你就是。”他要的只是**裴后,对方的生死与他并无干系。

        从始至终,李未央静静地望着赢楚,一直没有出声。她像是在观察着赢楚,也判断着他所言的真实性。

        赢楚有所察觉,他转头看着李未央道:“看来郭小姐并不信任我,无妨,我终会让你们信任的。”

        此时的太子府中,太子面色喜悦地进了门,冷莲急忙迎了上去,微笑道:“殿下今日春风满面,不知有何喜事?”如今的冷莲早已经不是卑贱的侍妾,经过上次的那一番教训,太子妃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拿她开刀,相反太子妃亲自去别院将冷莲接了回来,以此讨好太子。但这样做的结果,无疑是引狼入室,原本太子妃还能在府中做一个高贵的正妻,可是冷莲一来,太子压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听见冷莲如此说,太子一把抓住她的手,笑容满面地道:“是喜事,大喜事!你听我告诉你就是。”

        等到太子将高兴事全部说完,冷莲却并未立刻露出喜悦之色:“这么说,赢楚是彻底失踪了?”

        太子大笑道:“是,这个狗东西终于不用在在我眼前晃荡,我的心头也就舒心多了!”

        因为李未央行事保密,冷莲并不知道赢楚落于谁人手中,眉眼不禁有一丝忧虑道:“可是殿下,这赢楚无缘无故的失踪,会不会是悄悄躲起来另有所图?”

        这里有关键的一节,因为丢了赢楚,太子派去的杀手无法复命,便只好说赢楚受了重伤还被另外一群人追杀,必定是凶多吉少。太子因为得了所谓赢楚的弱点,一直对此深信不疑,如今被冷莲说得一愣,立刻道:“不,这不可能。虽然那天我派去的杀手没能将他的尸体带回来,但这也是他仇人过多的缘故,才会让两批人撞在了一起。既然对方并非有心救他,他落到人家手里也断没有什么好结果。莲儿你有所不知,赢楚这许多年来可是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结下了多少的仇敌,除了我以外想要他性命的人比比皆是!”

        冷莲听到太子这样说,面上带笑,眼中却藏着怀疑:“那……皇后娘娘又是什么反应?”

        太子一愣:“母后?她自然大为震怒,四下派人寻找却是一无所获。所以我猜测若非对方将赢楚藏得很好,那就是赢楚早已被杀。”

        冷莲却并不相信赢楚会死得如此容易,她隐约觉得太子从前并不如此轻信,目前这个状态完全是在长久的压抑之下变得不太正常了,她开口提醒道:“殿下不要忘了,那赢楚可是有不死之身。”

        太子哈哈大笑起来:“什么不死之身?他的弱点不过就是在右胸而已,这也就是心脏长偏了一点,又是什么秘密不成。”

        听太子所言信誓旦旦,冷莲面色微微一变道:“殿下此言可当真?”

        太子将她一把搂过来抱在自己膝上,柔情蜜意地道:“我的小美人,若是别人问我,我还不一定告诉他,可是你嘛,我自然是不会隐瞒的。”

        冷莲似是松了一口气,笑道:“如此一来,殿下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太子笑容慢慢缓了下来:“原本以为除掉了赢楚我在母后身边才能有一席之地,可是现在看来走了一个赢楚,并不能改变什么。”

        太子的话显见心情不悦,冷莲忙道:“殿下,除掉赢楚本该高兴,您又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吗?”

        太子不禁咬牙道:“你是不知道,母后最近心情很是不好,经常拿我出气,我说一句话都会招她的冷眼,现在我是完全都不知道该如何讨好她了。”

        听到太子这么说,冷莲含笑道:“殿下不是新送了一个人去娘娘身边吗,现在他还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等过段日子娘娘对他更加宠幸局势就会扭转了。殿下若是想要讨娘娘开心,不妨为她修建一座宫殿,以做避暑之用。”

        太子听到这里,倒是有些愣神,随后他想到裴后在大都郊外的确是有一座翠华殿用来避暑的,只是翠华殿实在很是狭小,若是可以扩建一番想必裴皇后也会很高兴,怎么自己之前没有想到呢?他点了点头,笑着亲了一口冷莲娇嫩的脸,才道:“说的是,母后知道定然会开心的。”随后他四处打量了一眼,才道:“这碧安园实在是太过狭小了些,委曲你了。”

        冷莲微笑道:“殿下又说笑了,我不过是个无名无份的侍妾,居住在这个院子还是太子妃的恩典。”

        太子抱紧了她,道:“我恨不得把太子妃的位置赏给你呢!不过如今情况特殊,我暂时不能封你为侧妃,看你这般乖巧,我也于心不忍!”

        冷莲笑容更加柔美:“瞧太子说的,我倒不在乎这个什么名头,那些只是外表好看,只要能和殿下在一起,哪怕做个奴婢也胜过那些虚名。不过殿下,这府中到底是太子妃作主,您来这儿的时候,怕是太子妃她会不高兴……”

        太子冷笑一声道:“量她也没那个胆子!”

        太子果然更加坚定了要立冷莲为侧妃的的心,只因这个女子不但知情识趣,还经常能为他出一些恰到好处的主意。当天他就向太子妃提出了要封冷莲为侧妃的事。太子妃忍了又忍,终究忍不住道:“这冷莲的确是美貌无比,莫说是殿下,就连我也是十分心动。论理太子喜欢那个女人,给一些什么赏赐,全凭殿下作主。但既然殿下来问我的意思,证明殿下还是在意我这个太子妃的,我就多说一句,冷莲伺候太子很尽心,平时也很乖巧,殿下多宠爱她一些也无人敢说半个不字,但是她的出身十分特别,到如今咱们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身份,所以……”

        太子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又听见太子妃继续道:“若是寻常女子也就罢了,她似乎还和大历有些纠葛。殿下身边的侧妃之中,姚侧妃是出身功勋卓著的世家,杜侧妃是娘娘为殿下亲自选定的,张侧妃刚刚身怀有孕。就连卢侧妃……也已经为殿下诞下了一个麟儿。她们都是有足够的身份和地位才能做上侧妃的位置,敢问殿下一句,冷莲这样一个毫无身家背景又无功劳的女子何德何能可以登上侧妃之位?殿下要升她,须得服了众口才行,否则将她抬得越高,将来也就摔得越重!我不是嫉妒,只是为她着想罢了!”

        太子听到这里早已是怒气勃发,他恨不得狠狠地甩太子妃一个耳光才好。但太子妃毕竟身份特殊,太子强行压抑住怒气,冷冷一笑:“你不必多言,这件事情我自会作主的。”说完,他已经甩袖离去。可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太子妃拔高了声音道:“殿下,我劝你不要想讨母后的主意。若是你敢到她跟前去提这件事,怕是会被母后批得狗血淋头!”

        听到这四个字,太子越发怒气冲冲,一甩袖子走得人影都不见了。

        太子妃一时怒气上涌,一口痰噎在喉咙里,堵得上不上、下不下。终究旁边的婢女上来扶着她道:“娘娘您又何必和太子置气?”

        太子妃指着太子离开的方向,连手都在颤抖:“自从有了那个狐媚,其他人他又何尝关心过,不要说我这个正妃,便是连往日里得宠的其他妹妹也看不见他的人影了!现在竟然还要为那个狐狸精讨册封,她是什么东西,既没有出身,年纪也比别人都要大些,到底哪里有魅力呀?”她说这些话摆明酸意十足,又带着十足恨意。

        婢女连忙低下头去,却是再不敢言了。

        太子当天便进宫。他去的时候,太监常德正在为裴后梳理那一头油光发亮的长发,长长的青丝径直铺开,在地上如同亮闪闪的绸缎一般耀目。太子躬身道:“母后,儿臣有个不情之请。”

        裴后扫他一眼,淡淡地道:“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就不必多言了。”

        太子一愣,连忙道:“儿臣只是觉得郊外那座翠华殿实在是太过狭小。母后每年去避暑的时候都要削减人手才能安排得下,您住着也不舒心啊,儿臣想要好好修缮一番。”

        裴后闻言倒是怔了怔,道:“修缮?难道你想动用国库的钱?算了吧,只会叫人说你借此机会中饱私囊,到时候又给我带来麻烦。”

        听到这话,太子连忙道:“不,母后,这一次为表孝心,儿臣愿意自己出钱。”

        裴后从镜中看着自己儿子的面孔,倒是有些惊讶。太子趁热打铁道:“母后,儿臣是真心的,请您不要怀疑儿臣的孝心。”

        裴后终于笑了起来,其实太子自己出钱替她维修扩建翠华殿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便是那些苛刻的御史也绝不说出什么来。一来可以彰显太子孝心,二来她去避暑时也的确觉得那翠华殿过于简陋了一些。想到这里,她不禁微微含笑道:“算你还知道有孝心。”

        这是太子极少获得裴后夸奖的机会,太子不由心头一喜,越发感激冷莲。他看着裴后心情似乎很好,才低声道:“母后……其实儿臣还有话要说。”

        裴后看他一眼,笑容微敛:“为了你府中那个侍妾?”

        太子一惊,愕然之后不由变色道:“难道是太子妃跑到母后跟前说了什么?那个妒妇!”他说道妒妇两个字的时候,眸中隐隐显出一丝厉色。

        裴后淡淡一笑道:“这世上能够忍受丈夫冷待的女人,我还从未亲眼见过。太子妃此言此行倒也不算逾矩,更何况冷莲的确是出身特别,留在你身边已然是个祸害。若是你还要册封她为侧妃,岂不是更惹人非议?侍妾可以躲在府中不叫别人知道,一旦册封为妃就要跟着出席所有的场合,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若是让别人知道冷莲就是大历太妃,我的脸岂不是跟着你一起丢光了?”

        早知道裴后不会轻易答应,太子原先也只是想来碰碰运气,听到这里连忙道:“是,母后,儿臣莽撞了。”

        裴后看着镜子里常德秀美的面容,冷笑道:“你莽撞的事,何止这一桩!”

        听裴后说话总是带着那么点若有所指,太子心头一跳道:“母后,儿臣不知您所言何事?”

        裴后却并不回答,反而皱起来眉头,冷冷地道:“平日里叫你梳个头总是小心翼翼的,怎么今天动作如此粗鲁?”

        常德吃了一惊,一瞧那篦子上竟然有一缕儿黑发,他连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道:“娘娘,奴才有罪!”

        裴后冷哼一声道:“滚出去!”

        常德再不敢多言,他伺候裴后日子虽然不长,却知道这位主子最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此刻突然变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悄悄地退了下去,同时吩咐殿中的女官也一并离去,大殿里只剩下了裴后和太子两人。裴后对着铜镜中模糊的人影,似乎细细端详了片刻,才道:“母后年纪果然大了。你瞧,这鬓角竟有白发了。”

        太子很少听到裴后感慨,连忙道:“母后年纪不大,您看着至多二十多岁!”

        裴后转头看了太子一眼,神色却是微微一动:“瞧你,连句好话都不会说,说着也不叫人开心。若是没有我扶持你,合该只能做一辈子太子,要不就是给人当垫脚石的命!”说着她轻轻站了起来。

        太子有些惊慌地道:“母后,儿臣真的不懂您所言究竟是何意?”

        裴后猛然厉声道:“赢楚被刺一事,你可查出什么名堂了吗?”

        太子不禁跪倒在地道:“儿臣已经百般查探,无奈都找不到赢楚究竟被何人所掳。他往日里得罪的人太多才会有这次的不幸,还请母后不要太过伤心。”

        裴后听到这里,不禁冷笑数声:“我自然知道赢楚在什么人那里,只是我更想知道他们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法子逼赢楚开口!”

        太子一怔,立刻有些担心道:“母后是觉得有人会拿赢楚来做文章?”他心头更加忐忑,隐约觉得自己似乎高兴得太早了,的确,赢楚知道裴后太多的秘密,也许他根本就不该留着这个人。思及此,他不忘亡羊补牢:“母后,我一定会尽快找出赢楚,除掉他以绝后患。”

        裴后看了太子一眼,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嘲讽:“就凭你?”她说的话明显就是透露出对太子的不信任。

        太子也不敢多言,只是认真地道:“请母后相信儿臣一次。”

        裴后挥了挥手道:“别的就不提了,回去把翠华殿好好修整一番,也算全了你的一片孝心。”

        太子躬身道:“是,母后。”

        裴后轻轻一叹,随手把玩起梳妆台上那一只篦子,神色淡然地道:“李未央不是一个会浪费资源的人,赢楚好不容易才落到她的手上,她一定会好好利用的,咱们就好好等着吧。”

        ------题外话------

        感谢yusuqing,拿老公换肉吃等折翼天使的钻石和花花,所有要求客串的孩纸我都记着,即便正文出不来会安排在番外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