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越西皇后(下)

    庶女有毒

    越西皇后(下)


      裴怀贞舒展开了宣纸,手中的笔却迟迟未曾落下。她的面前摆放着栖霞亲手所绘的梅花图,一阵春风吹过,摇落一树梅红,到处是一片落花景象。画上只有一句话,世上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世间不能描绘的何其多,岂止是伤心呢?世上有太多不如意的事,太多不开心的人,如果任由别人操纵一切,怎么开心得起来……
      栖霞公主说得那样洒脱,不过是个痴人而已。而她裴怀贞呢?作为皇后,身为一个女人已经到达了巅峰,有才,有貌,有权,谈笑间可以操控世人的生死,可她依旧有不能得到的东西。元锦丰希望她甘心做一个空头皇后,但皇后也是个女人,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只看到她一个人。面对皇帝的冷漠,她要么拼命隐忍,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如此无奈的活着,变成一具戴着凤冠的行尸走肉。要么,她就要拼命去抢、去夺,让他一辈子只守着自己一个人,稳固这个后位。
      她淡淡地一笑,以纸镇压住画纸,正预备落笔,然而此时一阵人仰马翻的喧哗惊动了她,她抬起头,门口身穿龙袍的元锦丰已大步跨了进来,上一回他来是为了栖霞公主的婚礼,那么这一回又是为什么——
      他的眼圈微微有些发黑,脸颊比起上次见面微微瘦削了些,那种暴怒的神情使得他失去往日里的镇定与从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陛下,这里是我的寝宫,你这样闯进来,是否对我这个皇后缺乏起码的尊重?”裴怀贞轻轻蹙起眉头。
      “不要装腔作势,崔景竟然将她囚禁内室,不给吃饭喝水,这就是你们给她选出来的好驸马!”他的脸色极端难看,显然处于爆发的边缘。
      一瞬间,裴怀贞平静的心情顿时剧烈地翻涌起来,他还爱着对方,即便那人已经出嫁,即便那人等同于背弃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情,他还是只惦记着她!她冷笑着,冰冷的目光直瞄到他脸上:“陛下,驸马文武双全、温文尔雅,对栖霞公主一片痴情,公主出嫁后本该夫妻和睦,陛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身份强迫她见面,甚至时时刻刻监视驸马的一举一动,你这样的行为,是在帮助公主,还是要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元锦丰的心像被人刺了一样,脸色骤变:“那是因为这个狗胆包天的东西一直宠爱小妾,冷落了公主!”
      公主新婚不久,驸马身边就多了一个美貌温柔的桃叶。她是被多事的御史中丞当作礼物送给驸马的。桃叶容貌美丽,能歌善舞,几乎是在一刹那间就掳获了驸马的心,当晚就留在了身边。于是,驸马不再坚持陪在公主身边过夜。两个月后,桃叶传出怀孕的喜讯,再过一个月,就抬了妾。这件事情在整个京都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挖出了不少崔家的辛秘,闹得崔家人都无颜面见人,崔驸马的老父不得不亲自向公主道歉。
      “桃叶的容貌与公主十分酷似,御史中丞秘密将她寻找来是讨好陛下的,可陛下为什么将她赐给了驸马?”裴怀贞笑了一下,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笑容是多么讽刺,她的丈夫处心积虑,只是为了隔阂公主和驸马之间的关系,他明知道栖霞已经下定决心与他一刀两断,明知道驸马从很久前就爱恋着公主,他偏偏送了一个美貌的桃叶去,居心何在?!
      “朕把最心爱的妹妹嫁给他,是他的幸运,是他崔家的荣耀,哪怕是给他一座木头,他也必须当菩萨供着!你说的不错,朕是送去了桃叶,这是让他停止骚扰公主的清静,可朕从来没想到他竟然敢背着人虐待公主!”
      “那是因为陛下彻底激怒了驸马!明明娶了妻子陛下却从不许他进入新房,明明有了美貌的小妾却只是一个替身,陛下还每天都会派人警告他一次,命令他光着背赤着脚跪在书房里忏悔自己迎娶公主的错误行为!如今这样的驸马是陛下一手塑造出来的,害公主变得不幸的人就是你!”裴怀贞一字字地将心底的话全都抖了出来,形同利箭一般刺穿了元锦丰的心。
      元锦丰盯着裴怀贞:“你一直在监视朕的举动?”
      裴怀贞不躲不避,直面他的眼睛:“是,我一直在看着陛下,因为我是皇后,是一国之母,不能任由陛下做出糊涂透顶的事情来!”
      对方咄咄逼人,元锦丰却突然陷入了沉默,良久,他盯着皇后,语气如刀,坚定冷漠:“我会将公主接回来。”一阵热血涌到头顶,
      栖霞永远是公主,不会成为他的妃子。一旦给了栖霞封号,等于是告诉众人他和栖霞有染,这个在宫廷中隐瞒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就会一下子暴露在众人面前。
      “你威胁朕?!”
      “如果陛下要这样觉得,那就这样认为吧。”
      元锦丰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额头上也浮起了一根青筋:“好,朕的皇后实在是太好了,为朕设想的这样周到!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嫉妒栖霞,因为朕从来不曾爱过你,因为你一进宫就独守空房,所以你要朕痛苦,要栖霞痛苦!”
      他的声音是压抑的,带着难以形容的痛苦。
      “真正陷入嫉妒的人是陛下,因为你永远没办法让你心爱的女人站在阳光下!”裴怀贞突然微笑起来,那笑容这样冰冷这样残酷,简直像个直指人心的魔鬼。
      元锦丰气得一句话都不想和她多说,转身便拂袖而去。
      裴怀贞慢慢地坐了下去,在强烈的爆发之后,她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像是一下子被愤怒的情绪掏空了,但与此同时,她心头的怒火前所未有的高涨。她已经在学习了,学习如何赢得他的心,学习做一个贤良温婉的皇后,她甚至从心底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不管是元锦丰和栖霞,她都已经尽到力了,可对方还不满足,一个劲儿地逼迫着她,将她逼到了墙角,还要狠狠的羞辱她!
      她心头如同扎上了一根毒刺,瞬间疼得无以复加。眼睛落在那张梅花图上,她突然一把抢来撕了个粉碎,豁地洒向空中。风从打开的窗外吹过来,哗啦一下子,将梅花图的碎片吹得片片飞舞,盘旋不止。最后,一张碎片落在了馨女官的脚下,她一眼望去只见到一个心字,然后裴皇后走过她的身侧,从心字上直直踩了过去。
      裴怀贞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一切视而不见。皇帝又将栖霞公主带回了宫中,甚至把崔驸马给流放了。听说流放的途中,驸马悲愤难平,在一间驿站投井而死。皇帝并未就此罢手,他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从未选妃的他一下子填满了四妃之位,宫中多了周淑妃、陈贵妃、郭惠妃、胡顺妃几人,瞬间变得热闹起来。裴怀贞听说之后只是冷笑,她很清楚皇帝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遮掩栖霞公主的事情,堵住朝臣们的嘴巴而已。只要有女儿入宫,就有诞出皇子的可能,那些世家自然会知道该如何选择。这些妃子们对栖霞公主很感兴趣,她们派出宫女们私下打探这位公主的一切,可惜栖霞闭门不出,皇帝刻意保护,得到的只有少许暧昧不明的信息。
      皇帝开始流连后宫,四妃之后是皇后,裴怀贞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难堪,跟一个极端厌恶自己的男人同床共枕。当所有的宫女退下去后,他才按照常规程序靠近她:“……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人厌恶到想吐的地步,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这一次,他没有用朕,他用我。
      他自始自终,要的只是栖霞的平安,要的只是裴家的妥协,而不是裴怀贞本人。
      她任由男人的手解开自己的衣襟,抹胸映着雪肌玉肤,透出珍珠般的柔泽。她眉眼平静,轻声说,“陛下,世事不会尽如人意,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妥协。”
      他的声音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妥协?!是你的父亲威胁我,他要裴氏血统的太子,呵,多么可笑的人。”
      “最可笑的是陛下明知道他是在威胁,还是得照着他说的做。”裴怀贞轻轻笑了。
      彼此之间充满仇恨和敌意,却还躺在一张床上,陛下两个字从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中说出来,显得无比轻视,他带着恶意,慢慢靠近了她的唇。
      她的手指抵住他的:“不可以。”
      他挑高了眉头,眼眸若星,眉若刀裁,英俊的面上满是疑问。
      在这样的目光下,她指尖开始觉得发冷,面上却是一片浑不在意:“我嫌脏。”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按在枕上:“裴怀贞,你!”
      “怀贞是我的闺名,”她的眼睛盯着对方,望进那不见底的深渊,“请陛下叫我皇后。”
      她是裴怀贞,可以为了家族利益爬上龙床,却绝对不会跪下来摇尾乞怜,像是其他女人一样哭哭啼啼,那样太难看,太卑劣,她不屑。
      他看着她,眼神里慢慢出现了一丝讽刺的情绪。
      她同样望着对方,到了这等地步,她竟然还会被他的表情所刺痛。
      他的眼底深处灼起火焰,那跟**无关,完全是一种隐隐带着痛恨的征服欲。
      紧紧相贴的躯体,表明了他此时的决心。抹胸被一下子扯开,雪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他的动作带着孤注一掷的愤怒和充满羞辱的绝望,他沿着她肩头的曲线啃吻不已,她只能任由他对着自己为所欲为,偏偏又挣脱不得,躯体交缠,磨蹭着火般的狂炙烈焰……
      与其说是宠幸,更像是无休止的凌虐。到底,这是怎样的缘分。
      整个人被强行翻转过去,他像是极端厌恶见到她的面孔,身体被迫压在锦被和男人之间。
      她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痛楚拉成一张紧绷的弓,咬着牙似要挣脱,却终究用不出半分力气。随着呼吸的困难,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她的身上布满了冷汗,整个人疼得无以复加,指尖颤抖不已。
      朱漆泥金的妆台上,铜镜映着红烛,台上烛泪滚滚而下,她始终面无表情。
      他和栖霞的爱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如果不能相爱,为何要相遇。
      他和她的恨同样无法解脱,如果此生注定为恨而来,为何要结发。
      爱,无从选择;恨,无法逃脱。
      痛楚以令人恐怖的速度无限扩大,她被重重卷入黑暗。
      清晨,她从宽大的床上起身,踩着散乱一地的轻软锦绣,皇帝早已离去。裴怀贞透过铜镜看向自己,镜中人青丝如瀑布般垂下,精致的眉眼,珊瑚色的唇,雪色肌肤毫无生气,肩颈只存了惨烈的淤青、殷紫的齿痕,像是经受了一场可怕的侵袭。
      这就是她身为皇后,与皇帝度过的第一个夜晚,而从今天开始这样的夜晚会不断重复。他在惩罚她,惩罚裴家。作为男人,他将不能跟心爱人相守的痛苦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哈,这就是元锦丰。
      镜中面容冰冷的女子沉默良久,终于弯起了唇,一双眼睛大睁着,如同一汪噬人的死水。
      她宁愿在孤独里为王,也不愿在繁华里为奴。
      元锦丰,这一场仗,我必胜。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