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69 当庭献艺

    庶女有毒

    069 当庭献艺


      出了花园,李敏德突然站住了:“三姐,你不该为我冒这么大险,御赐之物不是好玩的。”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说话。
     
      白芷却突然开口道:“那根簪子不是陛下御赐的,小姐是吓唬他们呢。”
     
      李敏德牵起嘴角,笑了笑。
     
      李未央瞧着他,只是淡淡地道:“敏德,今天这种事情,你不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李敏德垂下眼睛:“以后不会了。”
     
      李未央奇怪,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说不会被那些人欺负,还是不会这样低声下气忍辱求全。
     
      刚要说什么,就听见白芷道:“小姐,三殿下出来了。”
     
      一回头,果真看见两名婢女在前面引路,年轻男子轻裘宝带,美服华冠地缓缓走过来,的确是刚刚还在凉亭里的拓跋真无疑——这是要走了。
     
      李未央的眼睛微微眯起,拓跋真身上的那件华贵貂皮,是皇帝赐下来的,整个大历朝不超过五件,看来,如今这位出身不高的皇子已经不露声色地进入了权力的中心了。
     
      见他一路走过来,白芷等婢女连忙低头躬身,让开了路,拓跋真却在李未央的面前停下了。
     
      “县主……”他侧头看着李未央,淡淡道,“今天是把我们当猴子耍了吧。”
     
      白芷等人吓得说不出话来,李敏德握紧了拳头。
     
      “还真是胆大妄为。”拓跋真叹息一声说道。
     
      “是啊,我胆子一向是很大的。”李未央面色出人意料地平静。
     
      前世里她一直爱慕着自己的丈夫,体恤他出身卑微却努力不懈的决心,在那时的她眼里这人是无可挑剔的夫君,是天地一样高大的依赖,这一世,眼前的人依旧没有变,他依旧刚毅果断,心性坚韧,有手段有魄力有智谋,无可否认的是人中之龙。若是可以,这一世李未央是不想和此人有任何交集的,因为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他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会玩弄别人与手掌之上。这样的人,你永远猜不对他要的到底是什么,更不会知道他对你到底真心还是假意。
     
      二人四目相对,几乎一瞬间,仿佛有寒芒交际而过。
     
      “不知道三公子可否移步,”拓跋真收回目光,含笑说道。
     
      李敏德望着李未央,她点头,李敏德瞳孔紧缩,随后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了空间。
     
      “殿下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李未央扬眉。
     
      “雪中赏红梅,真是一番好景致……”拓跋真并不回答,微笑着望向远处。
     
      “三殿下还真是有闲情逸致……”李未央笑了笑。
     
      拓跋真向后摆摆手,婢女们都向后退去,就连白芷,都不得已退出了走廊。
     
      “我不过是想和你说说话,看看你头脑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罢了。”拓跋真的微笑带了一丝冷淡。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李未央问道。
     
      拓跋真哈哈大笑,笑声清凉,惊飞不远处雪地觅食的鸟雀:“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三小姐果真伶牙俐齿,怎么也能脱身,高进今天跳进刺骨的湖水里,不死也要脱层皮……你心肠之狠,真是让人佩服之极。”
     
      这次轮到李未央笑了。
     
      李未央的笑容比红梅还要灿烂:“这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其实你现在完全没必要这样做……”拓跋真停了笑,突然正色道。
     
      李未央扬眉:“哦,愿闻其详。”
     
      “看你行事作为,像是完全不顾及李家,你这日子过得多好,而且将来还会更好,但你要知道,若没了李家,你李未央什么也不是,所以下一次……”拓跋真理所当然地说。
     
      话没说完,就被李未央突然打断。
     
      “殿下,这里也没别人,你不用讲大道理。”李未央笑了笑,“更何况,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话吗?”
     
      “李未央,为了泄愤,把自己搭上,值得吗?”拓跋真突然问道:“或许这些人是践踏过你的尊严,但人性就是如此,逢高踩低,有时间怨恨别人,还不如花时间,早点站到让他们无法企及的地方去,让他们永远只能仰视你……”不知不觉的,拓跋真的话中意味变了,有一瞬间,李未央几乎以为他不是在说她,而是在说他自己。
     
      因为拓跋真出身低贱,所以他一直被其他人看不起。正因为如此,他的野心潜藏的比寻常人更深,他不是不仇恨的,只不过,他将仇恨化为向上的动力,一步步地往上爬,从一个被人奚落的皇子变成高高在上的皇帝,现在看来,他正在试图用这套理论来劝说李未央,不,或者说是让李未央站到他那边去。
     
      “未央,现在的你已经得到寻常人难以得到的名誉地位,父皇和太后都待你青眼有加,你已经做到这样了,那为什么非要画蛇添足?”
     
      他一步步诱导着,李未央望着他,突然笑了笑。
     
      “殿下,你突然对我这么有耐心……”她抬起头看向他,“真让我受宠若惊。那么,依你看,我又该怎么做呢?”
     
      拓跋真英俊的面孔染上一层轻松的神色,他以为李未央已经被说动了,或者说,他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若我是你,就会想方设法和众人交好,借着机会往上爬,让陛下和太后越来越喜欢你、宠爱你,将来谋求更高更好的前程。未央,若是你愿意,我还可以请求父皇,让你变成我的侧妃——”
     
      侧妃?
     
      哈哈哈哈,原来他在这里等着她。李未央冷冷地笑了,前世今生都一样,这个男人前生为了争取李萧然的支持和蒋家的兵权才来求娶李长乐,谁知被塞了个庶女顶包,他明明非常不满却若无其事,利用自己和李家维持着表面上的平衡,并成功获得皇帝的青睐、一步步构陷其他皇子最后成功登位,登位后为了一雪前耻,毫不犹豫将自己打入冷宫封了李长乐为皇后。而现在,他却来向自己求亲。这个男人,行为模式看起来是矛盾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他的一切不过是按照一个逻辑,谁对他有利,谁对他有利用价值,谁就能留在他的身边。
     
      侧妃?她可没兴趣再做一次踏脚石,拓跋真骨子里是看不起自己庶出的身份的,他原本打算求娶的,是李家的掌上明珠,倾国倾城的李长乐。
     
      拓跋真俊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怜惜温柔的神情:“从古至今,男人得到权势的方法多种多样,女子却只能依附夫君。你知道,我的出身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和你是同病相怜,我也有恨的人,可是我并没有像你现在这样自暴自弃、四处树敌。你若是相信我,我至少可以帮助你。”
     
      “三殿下,你有没有挨过打。”
     
      拓跋真微微一怔。
     
      “你有没有饿到去猪圈里和猪抢吃的?”
     
      “你有没有被人骑在地上,像狗一样到处爬,就因为别人缺玩具了……”
     
      “三殿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恨,什么叫痛苦?”
     
      李未央突然耻笑了一声。
     
      拓跋真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说你知道恨的滋味?你有什么可怨恨的?你锦衣华服、前呼后拥,所谓的委屈,不过是身份不够高,被别人白眼或者说了几句羞辱的话罢了,我们不是一类人。”李未央冷冷一笑,“我已经说过,永远也不会是一类人。所以这些话,三殿下,可以不必再说了。”
     
      冥顽不灵,拓跋真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机会他给过她了,若不是她还有利用价值,他才不会和她在寒风里说这么久。拓跋真红润而富有棱角的唇边弯出了一丝冷酷的微笑道:“即便如此,那便随你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忽然带了少许异样的神情,更是在最后一句话上加了重音。
     
      说完,他甩袖大步离去,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不远处,李敏德一直看着这一幕,他紧紧握起了拳头。若非为他,三姐何须与这些人来往,分明是与虎谋皮。
     
      他眼里出现了一种冰封般锐利的光芒,仿佛一柄雪亮的寒刀。
     
      那个世界,不是他能进去的,至少现在的他不行,纵然有未央也不行,这给了他很大的刺激。
     
      三姐身边有太多的人,虽然知道她与那个人之间的关系与情爱无关,但那两个人之间,仿佛有他无法掌控的联系,若是三姐真的不在意拓跋真,为什么她总是对他流露出淡淡的厌恶和憎恨呢……
     
      他低下头,或许是他自己太自私了,三姐和自己并无血缘的牵绊,除了对三夫人的承诺,她没有必要这样护着他,为他担心。可是他——竟然偏执自私的想将李未央的关心和眼神完全占有。
     
      从没有一个人,会为了他这样担心,挡在他的面前保护他。
     
      只是三姐的世界,实在是有太多的顾忌、太多的闲杂人等,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李未央心中,只有他一个人。
     
      自从花园一事后,李长乐等人碰到李未央,无一不是绕着走,生怕不小心碰掉了她头上的钗环,碰坏了她手上的玉镯戒指,那模样,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李未央看在眼里,并不在意,她知道,真正要对自己动手的大夫人,现在还没有动静呢。
     
      春节过了不久,就是三月了。
     
      春暖花开的时候,宴会是最多的,各家各户都发来了帖子。老夫人斟酌了很久,终于决定带着李未央出去见人。
     
      老夫人平日里不出门,能请得动她的帖子,必定是来自皇家的,这一次的邀请,是来自于陛下的永宁公主。说起这位永宁公主,是皇帝一位地位低下的惠嫔所生,惠嫔因为难产而亡,永宁公主便被带到皇后那里交给她抚养,皇后只有太子一个儿子,便认真地抚养大了永宁公主,说起来,这位公主比太子还要大四岁。等她到了十五岁,皇帝便命令礼部替她择婿。但是因为前朝发生过驸马反叛的事情,所以本朝公主出嫁,有一条规矩是要遵守的,就是驸马将来不可以入朝为官,而所谓的驸马也不过是做一个领干俸的虚职。再加上公主是金枝玉叶,不小心磕着碰着谁都担待不起,这样一来,真正的世家大族、衣冠世胄,有文武双全的好儿子的,谁都不愿与皇家结亲。可皇帝看中了谁,谁就得做驸马,不是你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
     
      等到了永宁公主的时候,皇宫里刚透了消息出来,所有豪门贵族之家立刻找一切法子给自家适龄的儿子娶了妻子,尤其是当时的应国公周家,一下子四个儿子全都订下了婚事,这让原本预备从周家挑一个出来的皇帝大为光火。皇后亲自把周国公夫人招进宫去,硬生生逼着她挑出一个文武双全的儿子来婚配。应国公府不敢违抗,又实在舍不得自己一房四个文武双全的儿子,便阳奉阴违地举荐了应国公府二房的嫡长子周明昌为驸马。皇帝召见了周明昌,见他果然一表人才很是满意,便又派了当时身边最宠幸的太监总管去调查这位周公子,这个太监总管却是个贪心的人,在收受了巨额贿赂之后,他自然好一阵吹捧。
     
      永宁公主风风光光地嫁过去,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这个周明昌却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好,他从小就心胸狭窄,又患有痨病,因为当上驸马,仕途无望,本就郁卒得很,又被家中堂兄弟们嘲讽了一番,更是雪上加霜。婚礼上,情绪激动又劳累过度的周明昌就当众吐了血。婚后不久,永平公主发现了真相,大为恼怒,周明昌做贼心虚,更是一病不起,成婚不过半年,就此一命归西了。事已至此,一切就都瞒不住了,皇帝将应国公府全部发配流放,杀了收贿赂的太监,重新修建了公主府,让永平公主居住。
     
      高贵的公主流着皇帝的血脉,虽然不用为臣子驸马殉节,但是也无心再嫁人,只能守着富丽堂皇却冷冰冰的公主府度日。时间一长,她自然觉得无聊烦闷,便经常在公主府里举办宴会,招待京都里的贵族们,聊以排遣寂寞。
     
      马车里,老夫人叙叙地说着这些旧事,李未央表面上认真地听着,实际上,她的心思早已飞出去了很远。
     
      旁人知道的,不过是表面。皇家,永远不会做愚蠢的事情。当初应国公因为是先帝的开国功臣,再加上他四个儿子都占据了朝中重职,其中一个还握着两万兵权,渐渐地就开始嚣张跋扈起来,对皇帝也没那么恭敬和忠诚了,皇帝要除掉周家,偏偏等了两年都等不到好的理由,有什么理由比得上欺君罔上更名正言顺呢?永宁公主,或许只是皇家的一个棋子。因为这桩婚姻,她赔上了自己的一生,但这样一来,她为皇家做的贡献,也算是很大了。
     
      “永平公主真是可怜啊,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老夫人摇头叹息。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知道其实永平公主和前驸马十分恩爱,驸马虽然身体不好,但诗文风流,琴棋书画皆十分精通,更加上性情温柔敦厚,与公主是一对形影不离的伉俪。那些所谓的什么心胸狭窄、嫉贤妒能,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后来驸马的死,李未央当年曾经听皇后偶然失言,其实并非是痨病……
     
      “是啊,公主真是太可怜了。”李未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老夫人的话。
     
      “正因为如此,陛下如今才这样厚待公主啊,前两天又把农业寺的五千亩低田给公主做了别院,待会儿你去了,可要好好和公主说话,让她喜欢你,能成为公主府的常客,你才能被其他人所接受。”
     
      李未央点头,心里想到的却是别的事。
     
      “老夫人,这次的帖子——”
     
      老夫人慢慢笑了:“你大姐正在思过,自然是不能带她来的。”
     
      李未央也笑了,美丽的眸子带着一丝淡淡的讽刺,李长乐因为救灾五策的事情受到太多的非议,现在最需要在各大场合露面,在众人面前洗刷不好的印象。今天公主宴会,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大夫人怎么肯错过这样珍贵的机会。
     
      她们母女绝对不会甘心被人阻拦,所以,老夫人恐怕失算了。
     
      李敏德静静望着她们,一直没有说话。今天老夫人本不想带他来,可是三姐却说,三夫人去世之后,他总是郁郁寡欢,闷闷不乐的,请求老夫人带他出来散散心,可是他却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三姐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李家。
     
      难道说,他已经柔弱到一切都需要三姐保护的地步了吗?李敏德垂下长长的睫毛,眸色复杂。也许,他该让三姐知道,他并不像她想得那么弱小,有的时候他隐忍,不过是不想锋芒太露。
     
      公主府坐落于京都之南,占地约百亩,李未央乘着马车一路进去,掀开车帘,只看到一路上林木葱茏,花草繁茂,楼阁参差,亭台掩映,公主府里,仿佛容纳了整个春天。
     
      在第一道园门前,马车终于停下,李未央扶着老夫人下了马车,然而,一眼便看见大夫人的马车。而本该在家中静思己过的李长乐,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大夫人的身边,与旁边的贵妇人寒暄。
     
      老夫人的笑容,一瞬间僵在了脸上。
     
      果然来了!李未央缩在袖中的手慢慢握紧,竭力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兴奋的情绪,轻轻托了托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才反应过来,瞬间黑了脸:“长乐不是还生着病吗,怎么跑出来了。”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此行,必然是得到父亲允许的。”
     
      老夫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李萧然行事谨慎,聪明稳妥,偏偏对这个女儿过于宠爱,本朝男女之防不大,更何况这种场合,往往是贵族男女之间变相的相亲宴,照这样子看,那件事——他还没有彻底死心。
     
      李长乐注意到了什么,抬眸向这边望过来,正好与李未央的眼神对视。
     
      阳光淡淡的照在李未央身上,依旧是素衣胜雪,宛转蛾眉,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淡淡的冷清。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她都是这副没所谓的模样,却偏偏心思奇巧,手段毒辣,李长乐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脸上却绽放了春花般的笑容:“三妹。”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
     
      老夫人冷哼一声,道:“真是不知羞耻。”
     
      李长乐的脸色顿变,笑容像张面具,从额头裂出一道缝隙,最后扩延到全部,哐啷碎开。
     
      她没想到,经过巫蛊一事,老夫人竟然对她憎恶到了这个地步。
     
      老夫人望着她陡变的神情,冷冷一笑,却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大夫人等人跟在自己身后。既然来了,就不能当众赶回去,只是,心里极为不痛快罢了。
     
      大夫人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老夫人虽然如今很不喜欢长乐,可她们毕竟都是李家的人,在众人面前,老夫人是不会给她们难堪的。当即向李长乐微笑了一下,道:“进去吧。”
     
      李长乐欢喜起来,轻移莲步跟在大夫人的身边,当然,一路上还是引来无数人侧目。李长乐的艳名早就传遍皇室民间,不少人也曾见过她,但每见她一次,都会如初见时那样惊若天人。如今她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便把整个花园都照亮了。只是人们却也同时注意到了李丞相的三小姐李未央,她以一介庶女的身份被皇帝册封为安平县主,就是一件足够令人惊奇的事情了,如今丞相府的老夫人又将她特地带来这样的宴会,重视她的意味不说也很明显。
     
      魏国夫人和高敏早已到了,看见大夫人连忙过来打招呼,对李未央却是完全的视而不见。李未央也不在意,目光投向整个宴席。这次的宴席正是摆放在露天的花园里,花园里的鲜花一簇簇,一枝枝,艳态娇姿,繁花丽色,仿若胭脂万点,占尽春风。花园的中间铺了块极大的地毯,毯上绣着芙蓉图腾和祥云花纹,除了北首的主席之外,东西各放数张客席,显然是留给客人们坐的。再看西边的客席上坐满了贵夫人和小姐们,东边的客席上,竟然顺序坐着三皇子拓跋真,五皇子拓跋睿,七皇子拓跋玉,还有一个刚满十一岁的八皇子拓跋聪。
     
      拓跋真坐在东边第一个客席上,一袭青色绣锦华服,面容英挺,极为引人注目。而拓跋玉则坐在东边第三个客席之上,戴着高高的玉冠,穿一袭缕有银丝的白袍,白袍散发出玉一样的光泽,令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光芒耀眼。两个人的座位离得不远,不时笑谈几句,看他们仿佛民间的好兄弟一样,笑着坐在一起饮酒交谈,李未央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拓跋真的目光,突然投递了过来,一眼看见艳光夺目的李长乐,随后,不自觉地落在了一身颜色素淡蓝裙的李未央身上。
     
      丞相府的三夫人刚刚去世,虽然是婶母,出于尊重,李长乐也不该穿这么鲜艳的衣服,相比之下,李未央就要聪明谨慎的多。说真的,拓跋真如今,对李长乐十分的失望。锋芒太露不够聪明,更加不够隐忍,这样的女人,真的配站在自己的身边吗?她对自己的帮助又能有多大呢?
     
      而旁边的五皇子在看见李长乐的时候,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原先他心里盘算的是,找机会向母妃禀明自己的心意,然后让父皇将李长乐赐给自己。可是母妃却告诉他,父皇最近对李长乐恼火的很,这个时候不适合提这些,所以他才必须勉强按捺住。
     
      拓跋玉也注意到了李未央,原先在他的眼里,这个小丫头是个很聪明的人,却也狡黠,如同狐狸一般。可是此刻看到她妆容整齐,面带微笑,更显得鬓发如墨,肌肤似玉,和寻常的大家闺秀无异,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在乡间撒泼害人的小丫头,与她根本不是一个人。
     
      李未央站在老夫人身边,睫毛低垂,在脸上投递下一片阴影,嘴角的笑容恰到好处,与高调而张扬的李长乐相比,她显得十分温柔可亲,而且平易近人。
     
      “三姐,我去男宾席。”李敏德远远看了一眼,见到自己的堂兄李敏峰早已经到了,正在和人寒暄,尽管他十分厌恶这个人,却也知道自己必须和他坐在一起。
     
      李未央对着他笑了笑,道:“去吧。”
     
      不把敏德一个人留在李家,不光光是为了保护他,还是为了让他少一点时间胡思乱想。
     
      正想到这里,只听婢女远远道:“永宁公主驾到——”
     
      李未央顿时微笑起来,转头望去,只见长长的回廊那头,一个女子在婢女们的拥簇下袅袅而来。她梳着高高的发髻,别着十对对插彩云簪,仪容端丽,衣着豪奢,正是永宁公主。可是李未央却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永宁公主如今不过双十年纪,却显得十分憔悴。本该红润紧绷的脸孔在浓重的胭脂下显现出了一点灰白,皮肤也浮肿松弛,眉梢眼角竟然都是疲惫厌倦。当然最糟糕的还是她那双眼睛。黑沉沉的,就像在木头上挖了两个洞,如果不是眼珠偶尔地转动几下,简直不像个活人。虽然满头珠翠,遍体绫罗,仍然无法掩饰身上的颓败之气,给人的感觉简直像是毫无生气的感觉。
     
      跟李未央印象里的公主,是一模一样的。
     
      永宁公主由身旁一位高挑秀丽的女官搀扶着,入了席,在座的几位皇子纷纷站起来行礼,这位皇姐,一向是父皇母后的心头痛,对她最是爱重有加的,他们谁都不敢怠慢。
     
      李未央看着公主微笑着向大家点头,心中却为她难过。这场宴会,压根不是她要举办的吧,只怕是出自皇帝皇后的示意,他们利用了这个女儿,心中存着无比的愧疚,所以想要从别的方式上给予她足够的尊荣,每过三月必定举办一场宴会,好让人知道永宁公主被厚待被尊重,可是这样一来,却无疑是在永宁的心里再捅上一刀。
     
      宴会如常举行。
     
      酒至半酣的时候,永宁公主道:“今日的宴会,多谢各位的赏光,父皇早前赐给我一位乐师,琴艺高超,就请她为大家奏上一曲吧。”
     
      这时候,众人就看见一个少女一身粉衣,肤白胜雪,款款地走上来,她恭敬地朝贵人们施了一礼,就开始低头弹奏。她的琴音十分的美妙,像游龙一样缓缓流出,蜿蜒盘旋,仿佛变成了缭绕旋转的音符,舞了一圈之后又缓缓浸入大家的身体,让人没办法不动容……
     
      曲子结束好久,众人才如梦初醒,回味刚才,简直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皇姐的这位乐师,的确是琴技高超啊!”拓跋真抚掌称赞道。
     
      永平公主笑了笑,笑容里却透着一丝冷淡。
     
      天真的八皇子拓跋真生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皇姐,让她再弹奏一曲吧!”
     
      永平公主点了点头,乐师把手指移到琴边,顿时又有美妙的琴声缓缓流出。这次的琴声非常的婉转、温柔,变幻成叫人无法捉摸的情丝,在空中轻盈流转,若有若无,却又牢牢地勾住每个人的耳朵,在他们的心上轻抚缓触。
     
      李未央注意到,从始至终,永平公主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甚至于,她连一丝轻松喜悦的神情都没有。
     
      一曲终了,众人纷纷鼓掌。
     
      拓跋睿勾起唇畔,道:“今日春光正好,在座的小姐们都精通乐器,不如请她们为大家演奏一二?”
     
      永平公主神情淡淡的:“是么,不知诸位小姐们可否愿意?”
     
      在座的名门千金们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若是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当然很不好,但是这种场合——那就是变相的相亲宴会啊,不要说各大豪门的公子,就连皇子们都在座,若是能够得到他们的青睐,那就是跃上枝头了,更何况,这种千载难逢的扬名机会,错过一次可就再也没有了!
     
      只有李未央,看着笑容中带了一丝恶意的拓跋睿,淡淡笑了笑。这位五皇子啊,这么做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的。他是看准了李长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定会大放异彩,借机会在公主和众人面前扭转颓败的形象,而自己则是在乡间长大,于这些大家闺秀的技艺上十分逊色,更不能随便拿出来,否则就是贻笑大方了。要知道,这些千金小姐的技艺都是刻苦学习多年了,自己到京都不过短短数月,又怎么可能一跃千里呢?
     
      这话——其实是没错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未央都不精通这些。也许就是这样,才会被拓跋真所厌弃吧,她低下头,轻轻地笑了。
     
      拓跋玉看着这一幕,唇畔勾起一丝有趣味的笑容,他也看得出来,这回拓跋睿摆明是要让这位新上任的县主难堪,就不知道这个少女要如何应对了。
     
      远处的李敏德望着,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明明没有招惹他们,他们却还是前仆后继地来找麻烦。
     
      五皇子拓跋睿对着李长乐讨好的笑了笑,李长乐回报以略带感激的微笑,拓拔睿立刻觉得自己的决定无比英明。
     
      李长乐当然高兴了,甚至可以说是兴奋的,今天母亲本来就是让她在宴会上大放异彩的,她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而李未央,今天注定要成为众人的笑话,堂堂的一个县主,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才艺,真真是丢人现眼!想到这里,她的微笑显得更加得意。
     
      魏国夫人的女儿高敏吹了一曲笛子,礼部侍郎的千金王小姐美妙的洞箫引来了蝴蝶,吏部尚书闺秀李小姐的水袖舞让人目不转睛,周将军的孙女一袭剑舞英姿飒爽,接连几场表演下来,各有千秋、平分光华,往日这些小姐们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这样的机会当真是千载难逢,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五皇子的目光落在光彩照人的李长乐身上:“轮到丞相府的大小姐了,请。”
     
      李长乐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拓跋真,却发现他一脸温柔地望着自己,顿时心头一动,不自觉笑了笑,站了起来,道:“小女献丑了。”
     
      众人不禁好奇,十八般武器都被表演过了,不知道这位美貌过人的李小姐,又有什么独特之处。
     
      李长乐拍了拍手,一旁的婢女送上来一架被红色丝绸蒙着的物件。
     
      众人的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还用红色的丝绸蒙着呢?
     
      大夫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寻常那些小姐们表演的东西,长乐又怎么会看得上!
     
      李未央看着看着,突然低下头,掩住了唇畔不怀好意的笑容。大姐,这一回,可是你自寻死路哟。
     
      李长乐轻移莲步,十指纤纤,亲自掀开了红绸,露出里面的东西。
     
      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一个样子和箜篌很相似,然而却又有所不同的乐器呈现在他们面前。这琴以核桃木薄板制成,琴箱下端镶有蝴蝶形骨饰。角形曲木上端为凸螺旋形琴首,琴弦一端拴于下方横木的弦钮上,另一端系于曲形的背部。张有13弦,均为直径相同的丝弦,在角形曲木两侧雕刻有对称的凤凰、云头和花卉纹饰,看起来古朴而华美。
     
      “这是箜篌吗?”高敏惊讶地挑高了眉头。
     
      李长乐笑了笑,道:“不,这是凤头篌,是从遥远的西域传过来的。”
     
      一片惊叹中,唯独永宁公主的面色微微发白,一旁的女官欲言又止地望着李长乐,似乎想要提醒她什么,然而,李长乐却沉浸在马上就要大出风头的喜悦中,什么都觉察不到。
     
      李未央唇畔的那丝微笑,李敏德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目光顺势落在那个乐器上,心中一瞬间明亮起来。
     
      李长乐坐下,左手托置,右手弹了一下弦。乐器立刻发出一声浑厚深沉的低音,犹如古琴的鸣响。随后她纤细的五指飞快的拨弄琴弦,泉水般圆润的琴音飞泻而出,琴音婉转低沉,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似黄莺低鸣,素白的手指渐渐转快,那明亮清脆的高音,好像古筝在“歌唱”,有时又发出流水淙淙的瑶琴音响。
     
      众人只觉得,凤头篌的声音好像是从透明的水上发出的,连水面也在微微的震动,清亮、浮泛、飘忽。
     
      五皇子赞叹道:“这乐器当真难得,与古筝相比更清越空灵,溶溶如荷塘绿水之夜,泠泠似雪山清泉之声啊!”他越听越是陶醉,情绪似乎更加饱满,眉毛不经意地一动一动,眼睛也在闪闪发亮,伸出一指轻轻地在几上无声地打着拍子,忽然拿出一根玉箫,和着凤头篌吹了起来。
     
      李未央捧起一杯茶,慢慢喝了一口,却看到对面拓跋玉投来的饶有兴趣的目光,便对他微微一笑。
     
      拓跋真认真听着李长乐的曲子,只觉得两种乐器相和之后音色达到了完美,两道声音婉转纠缠,相依相偎,恍惚间融为一体,化作一个娉婷漫舞的仙子,在每个人的心头翩翩舞过,让人如履仙境,如登琼台。李长乐轻轻吟唱起来:
     
      一曲当年曾惜缘弱水岸,两地相思非无凰醉花前
     
      三剪桃花随流水空流转,四时不见五更深滴漏断
     
      六月风过脉脉却轻寒,七弦难弹绿绮琴心难变
     
      八行谁书长相思勿相见,九重远山十里亭月不满
     
      明镜应缺皎若云间月落华年,朱弦未断五色凌素青玉案间
     
      朝露夜晞几连环也从中折断,芳时曾歇今日偷把旧日换
     
      她的歌喉婉转动听,唱的又是时下流行的曲子,美人美曲美乐,这场面的确是很震撼。
     
      大夫人得意地看着这一幕,她知道,从今天开始,李长乐即将洗刷恶名,重新获得大家的称赞。而李未央么,当然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然而一旁的拓跋玉却大为好奇,不知道李未央为什么会露出这么奇异的笑容。他有一种预感,眼前这位正在出风头的李长乐,恐怕要倒大霉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