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7 深夜大火

    庶女有毒

    077 深夜大火


      拓跋真微笑道:“我是偶然经过此处,顺便来拜拜佛。”
     
      李未央嘴角微微上弯,似笑非笑:“哦?三殿下也信佛祖的么?”
     
      拓跋真听她这话问得奇怪,不由道:“为什么我不信?”
     
      李未央微笑着望向殿内的菩萨,唇角却是渐渐凝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
     
      拓跋真心中恼恨,脸上却不露分毫,笑着对一旁的拓跋玉道:“县主所言,你听得明白吗?”
     
      拓跋玉其实心中也很疑惑,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李未央对拓跋真有一种敌意,或许这才是她帮助自己的真正原因。可是一个是皇族中的三殿下,一个是丞相府的小姐,彼此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
     
      李未央告诉自己,这一世,唯独不能受拓跋真摆布,其他的,都随他去,可是每次看到这个人,还是由不得一腔怨恨扑上心头。她不主动去招惹他,他偏偏自视甚高,居高临下地说什么可以助她到达高位。简直可笑,前生她摔得还不够惨吗,怎么会重蹈覆辙,想到这里,她回过头道:“家人该到处寻找我了,我需得早点回去,两位自便吧。”说着,她便轻轻施了一礼,带着白芷和赵月离去。
     
      拓跋真有心拦住他,拓跋玉却抢先一步,拦在了他面前。
     
      拓跋真的眼中隐隐有冷光闪过,慢慢道:“七弟这是何意?”
     
      拓跋玉微笑:“三哥难道看不出来,县主不想与你说话么?”
     
      拓跋真冷笑一声,道:“什么时候你成了她的护花使者了?”
     
      拓跋玉竟然半点也不反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三哥没听过这句话么?”
     
      拓跋真失笑,随后眸子里幽光乍现:“七弟,别怪我没提醒你,李未央虽然捞了个县主做做,但也不过是名义上好听,其实根本没有封地没有靠山,你若是想要求娶她,只怕德妃娘娘第一个就不同意。”
     
      拓跋玉却并不在意他所说的,脸上神情分毫不变:“这就不劳你担心了,我倒是听闻,三哥有意求娶丞相府的大小姐,可是现在看来,李夫人得陇望蜀,怕是嫌三哥你不够格,你有空,不妨多想想怎么办才好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分明是针锋相对,沙弥在一旁听了,不由额头上滴汗。他不明白,这两位皇子殿下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掐起来了,难道是为了刚才那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真是奇了怪了,她哪儿有那么大的魅力……
     
      拓跋玉微笑了一下,转身快速走了。
     
      沙弥笑道:“三殿下,李夫人的禅房就在前头,请跟贫僧过来。”
     
      拓跋真冷哼一声,道:“替我转告李夫人,我还有要事要办,就此告辞。”说了,也快步往山门的方向走了。
     
      沙弥完完全全呆在那里,来了呆不到一个时辰就要走,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回到自己的厢房,墨竹已经带着人将一切都收拾好了。这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有专门负责的丫头送来了斋饭,李未央吃了几筷子,便匆匆丢下,随后吩咐让赵月进来。
     
      赵月走进了屋子,还有点局促不安的模样。
     
      李未央并没说旁的,开头就问:“你哥哥呢?”
     
      赵月一愣,随即回答:“我哥哥隐藏在普通的李府侍卫之中,暗中保护主子。”
     
      李未央笑了笑:“你们今天晚上就回去吧。告诉敏德,我身边用不着你这样的人。”
     
      赵月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颤声说:“主子,奴婢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惹了您生气,可是您千万不要赶奴婢走。”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吩咐你动手,你却动手了,这只能说明两点,一是你不懂规矩、不知轻重,二是你根本没有从心里把我当成主子。我并不需要这种人在身边,你回去敏德那里吧。”
     
      回去他那里?他已经说过,若是不能好好照顾李未央,那就将他们兄妹全部退回去,到时候奔雷将军怎么会放过他们呢?绝对比现在要惨痛一万倍!赵月赶紧道:“奴婢知道错了,只是从前不懂规矩,以后主子怎么说,奴婢就怎么做!主子不说动手,奴婢绝对不会出手的!求主子不要赶走奴婢,否则奴婢兄妹二人一定会流落街头的!”
     
      李未央淡淡道:“你们玩了这么久的把戏,还在继续吗?什么流落街头,这话骗鬼么?拓跋玉可是有名师指点的,是个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一个流落街头的少女,竟然能在他手底下过五十招?你尚且如此,你大哥的武功比你还要高吧,你还不说实话!”
     
      这淡淡的几句话,其中分量只有赵月心里清楚。她连连磕头道:“主子,奴婢说实话,奴婢是受人之托,过来照顾三少爷,只是托付我们的人究竟是谁,奴婢不能说,否则会有性命之忧。此行一共十人,三少爷特意挑出我们两人送来保护主子你,奴婢绝不敢有丝毫懈怠。”
     
      之前赵月对李未央还有点轻视,以为她不过是个不出门的闺阁千金,现在看来,小看对方的自己才是个蠢蛋,自己的身份早就被拆穿了,还在沾沾自喜。其实赵月没有说谎,她从小在军中长大,受过专业的训练,擅长快剑进攻,今天拓跋玉收敛了气息悄悄站在一旁被她发觉,她主动发起进攻,也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
     
      李未央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没有真的怪罪她:“你下去吧。”
     
      赵月没明白她的意思,见她赶人走反而怕得更厉害,于是咬牙又求,“主子,你若是实在不喜欢奴婢,求您留下大哥!他并没有做错事情!”她若是被赶走,将会被视同于背叛,一定是死路一条,她也不替自己求情,一心只想保住兄长:“他的武功比我还要高,将来一定能帮您的忙!”
     
      “谁说我要赶走你们了?”李未央冷笑。
     
      “您饶了大哥吧!至于奴婢……”赵月把脖子一梗,大声说,“主子干脆杀了奴婢!”
     
      “好了!”李未央打断了她的话,端起茶杯来一笑,眼波迷离如江南烟雨,温柔和淡漠都在里头流转,“这样吧,咱们定个规矩,你在我这里呆一天,就要守我一天的规矩,任何事情以我的命令行事。若是有一天你的旧主人召你回去,或者你又有别的想法,不妨直接来告诉我,我会放你们兄妹离开。”
     
      赵月一愣,随即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放过他们了吗?
     
      白芷笑道:“还不谢过主子?”
     
      赵月赶紧叩头,满面感激:“多谢主子!多谢主子!”随后,白芷便带着她出去了。
     
      此刻,天色渐渐晚了,墨竹带进来一盏灯,点着了烛火,李未央随后屏退了其他丫头,只留下墨竹一人。
     
      李未央问道:“其他人都在做什么?”
     
      墨竹道:“回禀小姐,大夫人还在禅房,几位小姐在用膳,四姨娘在抄写佛经,九姨娘则说自己头痛,已经歇下了。”
     
      李未央点头,道:“秋菊那儿怎么说?”
     
      墨竹小声道:“刚才秋菊递了消息过来,昨儿半夜里,九姨娘换了丫头的衣裳,偷偷去了大夫人的院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足足一个时辰以后才出来,被秋菊瞧见了。小姐,这消息是不是可靠?奴婢瞧着秋菊未必是真心帮着咱们,之前小姐花了那么多钱,她可是一个有用的消息都没传过来啊!”
     
      李未央笑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有用的消息,一条就够了。”
     
      墨竹自己怎么都捉摸不透小姐的意思,想了半天,脸上越发困惑。
     
      李未央道:“吩咐赵月今天夜里警醒一点,在走廊上守着,提防有事情发生。”
     
      墨竹答应了出去,李未央冷冷地望了一眼窗外摇曳的树影,陷入了沉默。
     
      半夜里,突然听见一阵女人的尖叫。
     
      外面院子里已经一片混乱,一开始只是南边的一个耳房着火,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火势蔓延的很快,一会儿工夫便将整个院子都烧了起来。李未央遽然起身,急忙奔进去,然而床帏、衣柜俱已烧着,她的衣袖只是在窗户上刮了一下已然着火,李未央在地上滚了一下,勉强扑灭了袖子上的火星,原本她可以顺利逃出去,谁知一片横梁掉下来,正好堵住了唯一的生路,就在这时候,赵月飞奔冲进了屋子里……
     
      外面一片哭天抢地,众人奔跑着率人救火。无奈风威火猛,泼水成烟,那火舌吐出一丈多远,舔住就着,众人刚开始还嚷嚷着救火,看到这种局面,谁都不敢上去。只能眼看着一排的屋子化作火的巨龙,疯狂舞蹈,随着风势旋转方向,很快连成一片火海。丈余长的火舌舔在附近的房檐上,又接着燃烧起来,只听得屋瓦激烈地爆炸,瓦片急雨冰雹般地满天纷飞,顷刻间砸伤了十几个丫头。一片爆响,一片惨号,人们滚滚爬爬逃离火场,再也不敢靠近。
     
      李长乐扶着大夫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大夫人的手腕上还有一块烫伤的痕迹,四姨娘慌慌张张找到两个女儿,李常喜的脸上黑漆漆一片,李常笑的身上满是污渍,面色都是一片煞白,九姨娘呆呆站在院子里,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丫头妈妈们拼命呼喊着,跌跌撞撞地往外跑,林妈妈厉声呵斥:“跑什么!还不看看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没有!”
     
      白芷原本是去外面取水防止李未央半夜口渴,一回来就看到一片火场,火已经从耳房延烧到厢房,火势越来越大,火光捉烛天。她手里的茶壶一下子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不敢置信地冲上去,抓住站在院子里的墨竹猛摇:“小姐呢?小姐在哪里?”
     
      墨竹惊慌失措地望着白芷,完完全全呆住了,今天不是她守夜,正准备去耳房休息,就发现起了火,急急忙忙和大家一起冲出来,人太多,她这时候才发现,李未央根本不在这里!
     
      “小姐住的厢房!”墨竹惊呼着。
     
      白芷惊叫:“小姐还在里面呀……”她推开墨竹,就往火场奔去。
     
      墨竹一看,火势好猛,整个厢房都陷在火海里了,就一把抱住白芷:“你疯了吗?这个时候还往里面跑!”
     
      “小姐在里面呀!”白芷抓住墨竹的衣袖。
     
      墨竹的脸色也完全都吓白了,她竟然慌乱地向大夫人求道:“夫人,三小姐还在厢房里!求您快派人去救救她吧!”
     
      大夫人的脸上,浮动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露出急切之色:“你们,还不快进去救小姐!”
     
      不管是赶来救火的沙弥,还是丫头妈妈们,全都面面相觑。
     
      这么大的火,若是现在冲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白芷咬牙,扭身就要往火场里面冲,旁边人一把拉住她:“不要再进去!没看到房子就要塌了吗?”
     
      大家都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的对火场看去。丫头们瞪着那熊熊大火,个个惊吓得面无人色。不会哭,也不会叫了,只是瞪着那火焰。
     
      李长乐的眼睛里跳动着火焰,那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微笑,竟然让她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变得十分妖异,隐隐带着一丝魔鬼的气息。
     
      火焰越烧越旺,一阵唏哩哗啦,屋顶崩塌了,火苗窜升到空中,无数飞窜的火星,像焰火般散开。火光照射下,照出了白芷和墨竹两个人惊吓过度,面色惨白的脸孔。
     
      李长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见到李未央那张令人厌恶到了极点的面孔,再也不用受这贱人的气了!
     
      忽然,从那火焰中,赵月全身着火地背着李未央,狂奔而出。
     
      大家惊动,一个丫头大喊:“三小姐!三小姐出来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赶来救火的沙弥们就奔上前去,纷纷上去拿着水桶,对赵月泼下去。赵月倒在地上翻滚,很快她身上的火焰已经被扑灭,头发衣服都在冒烟,脸上全是黑灰,倒在地上气喘吁吁个不停。李未央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她查看了一下赵月的身体,发现她除了轻微的擦伤外并没有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候,大夫人一脸急切地迎上来:“未央,你没事吧?可把母亲急死了!”
     
      白芷和墨竹一时都忘情地冲了上来,围着李未央又哭又笑的。
     
      李未央看着大夫人虚伪的脸孔,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让母亲担心了,女儿平安无事。”
     
      李长乐失望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低下头狠狠瞪了赵月一眼,都是这个眼生的丫头多事,要不是她,李未央已经葬身火海了。
     
      大夫人脸上却没有见到多少失望的情绪,只是一如往常,看起来十分慈和:“没事就好,不然我真没办法向老夫人交代。”
     
      大火还在燃烧,李未央回过脸去看着熊熊的火光,一时陷入了沉默。
     
      若是真的因为意外失火造成自己的死亡,那么不管是老夫人还是李萧然都无话好说,毕竟大家都看见了,大夫人已经命令众人拼命救火,而其他人都跑了出来,只有自己倒霉被烧死,又能怪的了谁呢?她不由想到,难道她将注意力放在九姨娘的身上是错的么?大夫人真正的目的是要烧死自己?仅仅是这样吗?
     
      李未央的目光,渐渐落在九姨娘的身上。
     
      九姨娘正神情恍惚地望向这里,突然看到李未央冷冰冰的眼神,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去。
     
      不对,一定还有什么事情自己忽略了!李未央将整件事情放在脑海里不停地想着,视线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大夫人一脸平静,李长乐满脸失望,四姨娘只顾着为李常喜包扎手臂的烧伤,透过包扎了一半的伤口,可以看到她小臂上的皮肉焦黑血红,李常笑担心地在一旁看着,九姨娘不敢和自己对视——这一切,必定有什么关联!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每一个人仿佛都有嫌疑!
     
      就在这时候,方丈匆匆赶到,虽然火已经逐渐熄灭了,但这个院子已经烧毁了大半,到处都是焚烧的刺鼻气味、乌黑的梁宇和水泼的痕迹,狼狈不堪。
     
      方丈又急又怒,向身后喝道:“好好的怎么会走水?”
     
      一个管事的和尚忙不迭跑了过去,道:“方丈,因为这院子里住的都是女眷,我们也不好进来,实在不知道怎么着火了,可能是丫头们用火折子的时候不小心,也可能是耳房的香烛打翻了——”
     
      李未央向赵月使了个眼色,赵月立刻会意,趁着众人都手忙脚乱地没有注意到她,悄悄火场后头走去。过了不一会儿,赵月回来,悄声道:“主子,你的厢房烧的最厉害,因为门后不知何时被人埋了火油。”
     
      李未央神色变了又变,道:“你大声说出来!”
     
      赵月道:“禀报主子,这是刻意纵火,奴婢在屋子后面发现了火油!”
     
      大夫人一愣,目光凌厉地看了赵月一眼,随后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们不知何时得罪了什么人,竟遭如此报复,幸而没有人受伤,否则这趟是为了烧香,却连性命都要折在这里了!”
     
      方丈连连告罪,只是现在大火已经烧毁了一切痕迹,想要调查也无从调查起,他道:“这件事情,明日一早便去禀报京都尹,定要他查个水落石出才是。”
     
      大夫人点点头,面色沉静地望了李未央一眼。
     
      李未央嘴角凝了一丝冷笑,亦是从心底冷笑出来。
     
      林妈妈急忙问道:“屋子都烧掉了,今夜怎么办呢?”
     
      方丈沉思片刻,道:“后面还有一道小院子,只是地方狭小,恐怕委屈了各位夫人小姐。”
     
      大夫人摇了摇头,道:“突发意外,谁也不想的,若非已经深夜,我们就连夜下山了,如今能有一处栖身之所就已经很好了。不过受伤的丫头也不少,还请方丈尽快找大夫来。”
     
      “我们寺中就有大夫,已经派人去请了,李夫人请放心。”方丈双手合十,看了一眼被烧毁的院子,叹了一口气。
     
      然而,重新安排住处的时候,却出了很大的问题。
     
      “什么?现在要几个人合住?”李常喜吃了一惊。
     
      “是,现在夫人和大小姐居一间,四姨娘和九姨娘一间,五小姐、四小姐和三小姐不得不委屈住在一间里头。”林妈妈赔笑道。
     
      “这怎么行,我才不要和她一个房间!绝对不行!”李常喜完全忘记了伤痛,勃然大怒道。
     
      林妈妈像是早已预料到了这种情形,劝说道:“五小姐,事急从权,实在是没有法子,今天夫人已经够累了,您别再给她添堵了。”
     
      李常喜当然不想闹大,只是她无论如何不愿意和李未央住在一间。
     
      更何况本来屋子就很小了,住两个人已经勉强,怎么能容下三个人?!
     
      李未央冷眼看着,仿佛此事与她毫无干系一样。
     
      四姨娘低声劝说着李常喜,可她怎么都不肯听,李常笑歉意地望着李未央。
     
      难道还能让三小姐没地方住不成?林妈妈脸上仿佛很为难,道:“四姨娘,您看?”
     
      现在还能有什么法子呢?李常喜这丫头疯起来,连她亲娘的话都不肯听的。
     
      一时场面僵持起来。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九姨娘道:“若是这样,可否请四姨娘去和两位小姐一起住,委屈三小姐住在我屋子里。”
     
      “这——”林妈妈看向李未央。
     
      白芷脱口道:“这像是个什么样子!哪儿有让小姐和姨娘去挤一个屋子的!”
     
      “白芷姑娘,总不好让姨娘们去挤着大夫人。”林妈妈提醒她。
     
      白芷一愣,随即有点说不出话来。大夫人母女不能分开,李常笑姐妹不能分开,却又不愿意和李未央合住,眼下这局面,似乎只有让李未央去和九姨娘挤一个屋子。
     
      九姨娘笑道:“这也没有什么,我自己的身份我知道,我去睡侧榻就好了,绝不会吵着小姐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李未央再不点头,就很不近人情。
     
      白芷和墨竹都有点愤愤不平,白芷还要说什么,李未央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歇息吧。”
     
      相比原先的屋子,这个房间显然窄小和简朴许多。但是如今这局面,能有这样的容身之所已经很不易。白芷愤愤不平地替李未央勉强收拾出了睡觉的地方,回头冷冷对九姨娘道:“姨娘晚上要睡在那里?”
     
      九姨娘这样的身份,是无论如何不好与小姐睡在一张床上,所以她很识趣道:“就在外面那张榻上。”随后,她便吩咐了秋菊收拾了一下。
     
      李未央坐在床边,轻轻擦去了脸上的黑灰,此刻月光如水从窗前倾泻而下,她的头发极长,此刻全都放了下来,洁白月色下似一匹上好的墨色缎子,擦脸的时候,她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回过头,却发现九姨娘一直望着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九姨娘看着李未央,可能是刚刚也受了惊,李未央的容色有些苍白,明亮的烛火若漂浮的红光,照耀之下她的肤色更似透明的颜色,仿佛月夜下一株幽幽吐香的兰花。她不由自主想,平日里旁人只注意到倾国倾城的大小姐,却不知道这三小姐的美丽,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李未央看了九姨娘一眼,吩咐白芷:“来的时候,马车上还有一床干净的褥子,拿过来替九姨娘换上。”
     
      九姨娘一愣,似乎有点受之有愧,连忙拒绝:“不必了。”
     
      李未央口气很淡,说话却很温柔:“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夜里山上风大,姨娘不必推辞了。”
     
      等丫头安排好了全都退下去,九姨娘却轻声道:“三小姐,你是个好人。”
     
      李未央笑了笑,却不说话,和衣躺在床上。
     
      九姨娘看了她一眼,走到桌边,用指甲轻轻挑了挑烛心,不知不觉间,那蜡烛开始散发出一阵轻微的,很难被人所察觉的香气。
     
      李未央突然笑了:“九姨娘,你脖子上的项链,真的很美丽。”
     
      九姨娘像是吃了一惊,赶紧回过头,却看到李未央的脸上没有一丝异样,她不由压下心头忐忑,道:“这是一条赤金打造的七宝链,是老爷送给我的。”
     
      李未央点头,状若不经意地道:“这条链子,价值百两黄金,只怕还不止,父亲真的很宠爱你。”
     
      九姨娘心头一颤,道:“真的这样贵重?”
     
      李未央微笑着点头,这条项链坠是用赤金莲花镶着的火猫眼宝石,自然贵重。不仅如此,九姨娘头上带着的赤金的凤钗,嘴里还吊着一串明珠。耳边、手腕和手指上带着的首饰也全部都镶有宝石,在烛光的照耀下,她全身都是亮光闪闪,一看就知道十分贵重。此刻九姨娘脸如凝脂,眼色凄迷,腮边桃红,再配上那迷离如水的灯影,简直入水中艳影,如梦似幻,动人心魄,只是——她的神情中,实在是慌张的很。
     
      看来,是不习惯做这种坏事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那烛火,笑了笑,道:“九姨娘知道,为何我父亲这样宠爱你呢?”
     
      九姨娘心头一跳,不自觉地咬住了嘴唇。
     
      李未央叹了一声,道:“很多年前,我父亲外出踏亲,遇到一个很美貌的小姐,心生爱慕,许下三生之盟,并且答应她,会纳她为平妻,和大夫人共享尊荣,可是……当时父亲还不是丞相,大夫人的娘家又十分厉害,大夫人坚决不同意让那女子进门,竟然以聘则为妻奔则妾的名义,将她当作了一个普通的小妾,后来那女子怀了身孕,父亲欣喜异常。但是很快父亲外派公职,大夫人用养胎为名阻止那女子同行,谁知就在生产那日,女子原先的未婚夫家前来闹事,害得她受了惊,难产而死。父亲回来后十分伤心,可是毕竟他夺了别人未婚妻在先,不得不按捺下去。”
     
      九姨娘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这些。
     
      李未央微笑:“后来不论是四姨娘,六姨娘,甚至是我亲娘,都或多或少和那女子有些相似。我听说,父亲是对九姨娘一见钟情,想来,你和那位他心中的女子,十分相像了。”
     
      九姨娘想到平日里李萧然看着她,经常露出恍惚的神情,不免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未央。李未央却毫不在意,继续说下去:“在表面上,那女子是生产受惊而死,实际上,那户人家,根本是大夫人找来的。”
     
      “怎么会?”九姨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李未央笑了笑:“这有什么不会的?这李家,有四姨娘,六姨娘,还有个不受宠的七姨娘,她们能好端端的活着,要么是对大夫人完全没有威胁,要么就是各有手段倚靠,你怎么不问问,大姨娘、二姨娘,三姨娘,八姨娘又去了哪里呢?我不妨告诉你,大姨娘是大夫人身边的陪嫁丫头,为她做了不知道多少恶毒的事情,可是因为她命不好,大夫说她肚子里怀的是男胎,所以她也活不过三年!你想想看,你不过是有把柄捏在大夫人手里,等她利用完了你,还会留着你吗?”
     
      九姨娘吃了一惊,面色无比惊慌:“我……我没有……”
     
      李未央摆了摆手,横梁上突然飞下来一个少女,面如寒霜地将一把长剑落在了九姨娘的颈项,九姨娘差点失声尖叫起来,赵月冷喝:“住口!”
     
      九姨娘倒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上。
     
      李未央走过来,轻轻用手指捻熄了烛火。
     
      “这烛火,放的是*香吧。大夫人是让你趁着我睡梦中作怪,还是想出了什么其他的招数呢?”李未央自言自语。
     
      九姨娘看着眼前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害怕的面无人色,她飞快地道:“三小姐饶命!我也是没有法子!大夫人抓住了我的把柄,我真的是被她逼的没办法!”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所以,那日在花园里,你故意求我放你走,也是大夫人授意的?”
     
      九姨娘的汗水一下子滚滚落下,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赵月的长剑在她的脖子上立刻划开了一道小口子。九姨娘痛的脸色变得惨白,惊恐地望着李未央。
     
      李未央笑得很和气:“你知道,我是个好人,可我若是变成恶人,只怕姨娘你受不住。”
     
      九姨娘的神情变换数次,终究下了狠心:“是,一切都是大夫人指使我,包括今天的这场大火,也是大夫人安排好的,若是你被烧死了那一切就此完结,若是你还活着,那就安排我和你住在一个房间里。她给了我这个——”她晃了晃指甲里面的粉末,“这有让人陷入深睡的作用,到时候我点燃了这个,让你昏睡,她会安排人送我逃走,放我去与——”
     
      “与你的情郎双宿双飞。”李未央不用她说完,便开口道。
     
      九姨娘吃惊地望着她。
     
      李未央失笑:“她也不是第一回干这种事,当初三姨娘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两人并无干系,也被大夫人冤枉他们私奔,最后直接就打死了,根本没让她有机会见到父亲申辩一二。九姨娘,我敢说你不到山下就会被人捉住,然后直接去见阎王爷。”
     
      九姨娘完全呆住:“怎么会?!”
     
      李未央笑了:“大夫人行事,从来不给别人留下后路,她既然放你走了,父亲那样喜爱你,更不能容忍别人背叛,一定会千方百计捕捉,父亲是当朝丞相,门生故吏众多,地方官员不知多少人想要巴结他,只要他说一句话,你哪怕逃到天边,也会被捉住。万一你被捉回来,将大夫人供出来,她岂不是要倒霉?你想想看,她会留下这么大的危害吗?”
     
      “不!不会的!夫人明明说——”九姨娘还是不信。
     
      “赵月,你把实情告诉她吧。”李未央冷笑一声,不愿意再说下去。
     
      “是!”赵月道,“我特意关照兄长,让他留意山下的动静,刚才兄长传来消息,山脚下一共埋伏了三拨人,悄悄守死了三个路口,就是在守株待兔的。”
     
      九姨娘这回不信也得信了,她睁大了眼睛,欲哭无泪。
     
      赵月说到这里,突然道:“小姐,有人来了!”
     
      李未央做了个噤声的姿势,九姨娘面带恐惧地望着窗外。
     
      窗户响了三下,明显是个暗号。
     
      赵月的长剑横在九姨娘的脖子上,让她一动也不敢动弹。
     
      这时候,窗户突然开了,九姨娘刚要动,一个少年跳了进来,他手上,还提着浑身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林妈妈,林妈妈的嘴巴已经被堵了起来,赵楠咧嘴一笑:“主子,奴才看到这个人在外头鬼鬼祟祟地敲窗子,就把她绑起来了。”
     
      明明听到敲窗户才是片刻之前,白芷无语,这速度,真是惊人啊。
     
      李未央微微一笑,走到林妈妈面前,道:“林妈妈,半夜三更到访,有何贵干啊?”
     
      林妈妈看到李未央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那眼睛亮得渗人,立时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想不到林妈妈和九姨娘的交情也这样好。”李未央嘴角微微一挑,随即道,“我原本还在想,大夫人纵然真的要害九姨娘,趁着刚才的大火放她走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刻意安排她住在我屋子里,现在,我全明白了。”
     
      九姨娘肩膀微微颤抖着,仿佛是在抽泣。可听到李未央这话,她立时猛地抬起头来,表情已经是呆住了。
     
      第二日清晨,外面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三小姐,夫人有请,你和九姨娘快些起来吧!”
     
      随后是墨竹的声音:“请夫人稍候,奴婢这就去请小姐和姨娘。”
     
      李未央坐起身,天还未亮透,大夫人却派人来请?她穿好了衣裳,简单梳洗了一下,却突然听见外面敲门声变得震天响。
     
      李未央皱眉,白芷上去开门:“小姐还在梳洗!”
     
      大夫人身边的另一位亲信杜妈妈站在门外,眼神却没落在白芷身上,而是越过她的头顶,朝屋里扫了几眼,问道:“九姨娘呢?夫人问她怎么还不到!”
     
      竟然这样的等不及!白芷的心猛地一跳,脸上却是平静非常,答道:“九姨娘已经起身了吧。”
     
      杜妈妈的声量高了起来:“起身?这天还没亮,去了哪里?”
     
      白芷冷淡地道:“那奴婢就不知道了,奴婢也不是负责看着九姨娘的。”说着,她转头去找秋菊,然而秋菊却也不见了。
     
      杜妈妈冷冷一笑,转头大喊:“不好啦,九姨娘不见了!”
     
      这一嗓子,惊动了原本就不大的院子里的所有人,原本在房里喝茶的大夫人,顿时快步走了出来,厉声道:“胡说什么!”
     
      杜妈妈立刻冲了过去,噗通往地上一跪:“夫人,不好啦,九姨娘失踪了!”
     
      大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的目光立刻凝了起来,大声道:“照顾九姨娘的丫头呢?人在哪里?”
     
      杜妈妈表现得很无辜:“奴婢已经找过了,实在是不见踪影!”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才好整以暇地走出来,她已经收拾整齐,脸上还淡淡带了笑容:“母亲,一大清早的有什么事这样着急?”
     
      “且不说这个,你九姨娘人呢?她昨儿晚上不是和你一个屋子么?”大夫人表现得很关心。
     
      李未央刚要说话,突然听见外头有人来禀报:“夫人!夫人!老爷上山来了!”
     
      大夫人故意露出吃惊的神情,很快就看见李萧然一路风尘仆仆地进了院子,这时候院子里的其他主子们也都起来了,见到李萧然居然到了,一时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父亲,您怎么来了?”李常喜不由问道。
     
      李萧然看她一眼,随后道:“你母亲昨儿夜里派人来禀报说寺里失了火,虽然说了没有人受重伤,但是老夫人听了很不放心,便让我来瞧瞧。”说着,他的目光在李长乐和李未央等人的身上都看了一圈:“都没事吧?”
     
      此刻的李萧然,对女儿们都还是有几分发自真心的关怀,毕竟这里的孩子,都是他的骨血。
     
      李长乐因为上次的事情,也不敢上去讨好卖乖,只能笑道:“是,父亲,我们都没事,只是——九姨娘一大早就不见了!”
     
      李萧然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你说什么?”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