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1 群蝎乱舞

    庶女有毒

    081 群蝎乱舞


      “若是换了我,讨厌的人天天在跟前晃着,只怕是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将心比心,大夫人还真是大肚能容。”
     
      不知为什么,李未央倒有了几分笑意。
     
      “小姐,您可不能相信大夫人的话,奴婢觉着她没安好心。”
     
      这丫头现在也懂得谨慎了,算是有进步,李未央看了白芷一眼。
     
      表面上看,今儿大夫人回绝了二夫人接掌家务的要求,可李未央却注意到她当时的表情。她一听到家务两个字,嘴角就是微微地一抽,看着却并不慌乱,反而有一种期待已久的事,终于发生的释然。
     
      而二夫人说的要让她们这些庶出的女儿去侍候,又太及时了点。
     
      其实,不论是大夫人还是二夫人,李未央都已经摸得七七八八了。
     
      二夫人为人聪明好利,成日里不是在老夫人身边奉承,就是时不时回个娘家,出门进香……是个典型的京城贵妇,十分热衷于参加社交活动。虽然对老夫人很殷勤,可偏偏二老爷是个庶子,所以并不很得老夫人的欢心,总是和大夫人对着干,但为了利益勾结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多。尤其是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原先是很热情的,想让自己去对付大夫人,可是自从李未央封了县主,二夫人的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对她不冷不热,有时候给个绊子,是个十分复杂的人。而大夫人呢,却是个表面大度,绵里藏针的人,性子极为好强,若说她生了重病,是绝不会跑到老夫人面前来讨嫌的,今天她的表现却反常地软弱,好像在向老夫人求饶一样,而且还同意了让她们去福瑞院伺候,到底是为什么呢?
     
      脑海中闪过大夫人当时的表情,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
     
      当天下午,杜妈妈便领着人来了:“三小姐,既然是要侍疾,您来来去去的肯定不方便,大夫人的意思……不如搬去福瑞院里的东厢房。”她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眼色,又满面笑容道,“不止您一个,四小姐五小姐的东西也早就搬过去了。到时候您也不必做什么,早晚去请个安,照顾照顾大夫人的汤药饮食,也就罢了,再者三个小姐轮流照看,不会累着的。”
     
      白芷和墨竹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一丝不安。
     
      好好地,居然要搬到福瑞院里去,这等于是一切都在大夫人的掌控之中,绝不是什么好事。
     
      李未央合上手中的书页,就看了杜妈妈一眼,杜妈妈心中一跳,陪笑道:“奴婢这是请了老爷的意思,他也答应了的。”
     
      这就是说,非搬过去不可。李未央笑了笑,大夫人自己都不嫌堵心,自己何妨去踩一脚呢?虽然这一去必定不会有好事等着她,但人家没事儿闲着要找死,她也不会拒绝就是,“既然如此,就麻烦妈妈你了。”她看了白芷一眼,白芷立刻道:“你们,还不快跟我来,小姐的东西贵重着呢,要是不小心碰坏了一样两样的,小心你们的脑袋!”
     
      杜妈妈冷眼瞧着,心道什么时候三小姐也有了这么大的排场,可是回头等她看见那些装着金银玉器的宝石匣子,也不禁睁大了眼睛。
     
      墨竹就笑道:“小姐这回去的时间不长,大件儿的就不必带了,只要带着小姐平日里喜欢戴的首饰就行,哎哎哎,你们这些丫头可小心着点!轻点轻点!这可是翡翠白玉的呢!”
     
      杜妈妈盯着装在匣子里,以明黄锦缎供奉,明晃晃的金玉如意,暗自摇头,谁家庶出的女儿有这么些宝物,怪道人家都说这京都里第一体面的就是丞相府的这位三小姐了,皇帝赐给她那么多宝贝,真是一辈子吃穿不尽了。
     
      屋子里,李未央瞧着杜妈妈的神情,笑了笑道:“杜妈妈,母亲近来都在吃些什么药?”
     
      杜妈妈一怔,随后小心道:“都是寻常养身子的。”大夫人说了,无论如何不能将她心脏有病的事情透露给三小姐知道。
     
      李未央漫不经心地一笑,就冲杜妈妈招了招手:“妈妈坐下说话。”
     
      杜妈妈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在一旁小圆凳上侧身坐了下来。
     
      “我自小不呆在府里,对这院子里的事情也不大清楚,尤其是母亲的脾气喜好,我都一概不知,还要靠妈妈多提点,别让我做错什么才好。”李未央使了个眼色,白芷立刻塞了个红包给杜妈妈,杜妈妈悄悄摸了摸,沉甸甸的,脸上立刻露出笑容:“三小姐说的哪里话,奴婢能为您效劳,那是奴婢的福气。”
     
      李未央闲话家常一般:“以前在母亲身边伺候的林妈妈,最近怎么没有见着?”
     
      杜妈妈顿时眼前一黑,耳边一下响起了细细的嗡嗡声。
     
      “她!”她勉强一笑,“她老毛病犯了,跟夫人告了病,回乡去了。”
     
      睁眼说瞎话,林妈妈可是被自己丢去喂狼了,李未央只是微笑:“原来是这样,那母亲自然要依靠杜妈妈好好照料了。”
     
      随后她又看似无意地道,“上回从寺庙回来,三弟还向我说起一个消息,后山上有个女人,被狼群咬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的,也不知道是谁,杜妈妈,你听说了吗!”
     
      三小姐的语调静得就像是一条蜿蜒的小溪,只有轻轻的叮咚落石声,很好听,可是杜妈妈一下就浑身发冷,她哪里听不懂李未央话里的意思。
     
      那一次,林妈妈是被派去见九姨娘了,可是却没有回来,大夫人还以为她畏罪逃跑了,可是听李未央的意思,却是叫狼给吃了!寺庙虽然在山上,可是只有人烟罕至的后山才有狼,林妈妈这是被三小姐给处置了!
     
      杜妈妈只觉得脸上发冷,伸手一拭,才发觉自己已是流了一脸的冷汗。
     
      “县主……”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换了称呼。
     
      屁股底下像是忽然间摆满了小钉子,让杜妈妈坐都坐不住,慢慢地,整个人就软下了凳子,重新站了起来。
     
      屋内一下就静了下来。
     
      李未央笑了笑:“杜妈妈怎么这样热?白芷,还不快拿帕子来!”
     
      白芷立刻递了一条帕子,杜妈妈拿在手上,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怕三小姐,其实一直很怕,这些日子对方进府以来,一点一滴自己都看在眼里,从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不知何时竟然成了老夫人跟前的红人,还攀上了皇家,大夫人一心一意踩着她,半点用处都没有!下意识地拿起帕子来擦,却突然感觉一脸湿漉漉的,杜妈妈赶紧把帕子拿下来,却闻到一股血腥味,拿眼睛一瞧,竟然血糊糊的,顿时吓坏了。
     
      李未央笑了笑:“白芷,你这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脏帕子拿给杜妈妈。”
     
      白芷淡淡道:“请杜妈妈恕罪,这帕子是那天林妈妈留下来的,请你带回去吧。”
     
      杜妈妈浑身上下,抖得就像筛糠时一样,心底来来回回,只叫着一句话。
     
      三小姐什么都知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声音却始终带着点颤抖。
     
      “县主,您的意思奴婢明白!”她抬起头望着李未央,恳切地道,“夫人过去的确有些事情对不住你,可是她最近身子不好,大小姐又不在身边,一个人孤苦伶仃,真是怪可怜的,奴婢斗胆,求县主给个恩典,不要再怨恨夫人了……”
     
      “杜妈妈真是忠心护主。”李未央的声音很温柔,面上依然挂着怡然的笑,“听说当年,抱我出府的人,可是妈妈你呀!”
     
      杜妈妈一听,顿时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下一直蔓延到心口,将她整个人冻结了起来,如今已经是春日,本该暖洋洋的,可是李未央说的每一句话,却让她不由自主地浑身冻结了起来。
     
      这些年,自己也帮大夫人做了不少害人的勾当,早就将当年那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每次见了三小姐,心里总有点不舒坦,她本以为那时候李未央年纪小,根本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她抬起头,看了李未央一眼。
     
      李未央清秀的脸上带了和气的笑,眼睛如同古井一般幽深,嘴角还有乖巧的酒窝,仿佛在和杜妈妈谈心,半点也没有露出怒容。李未央若是勃然大怒,杜妈妈反而有法子搪塞过去,偏偏她这样平静,让她根本没办法探到虚实。
     
      说,还是不说?
     
      杜妈妈仿佛犹豫了很久,李未央就一直等着,因为屋子里的寂静,反倒显得院子里丫头们走动的声音更加明显,李未央马上就要搬到夫人的院子里去了!杜妈妈咬牙,道:“我若是说了,县主用什么回报我。”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在深宅大院里住久了,谁都知道该怎样选择才对自己最有利。
     
      “五百两。”她慢条斯理地道。
     
      杜妈妈想,五百两,可以给家里的儿子娶一房新妇,把那个不生蛋的母鸡给踢出去,住的院子也该翻新了……当然,还可以借着李家的名义在外头买个小农庄。
     
      只是……她还在犹豫。
     
      “黄金。”李未央继续说完。
     
      杜妈妈顿时又是一抖,这次,却是兴奋的,她替大夫人奋斗了半辈子,也没见过一两黄金。
     
      她的声调里,带了点颤音:“奴婢明白了。”
     
      李未央对白芷道:“坐下吧。”
     
      杜妈妈却不肯,她慢慢道:“当年七姨娘进府的时候,长得很水灵,老爷一眼就看中了,只是碍着她是夫人房里的丫头,夫人不开口,他不好收房,夫人将此事看在眼中,却是没有发怒,还继续留着七姨娘。后来因了夫人娘家妹妹,哦,小姐也是认识的,是那位魏国夫人,她的马车出行的时候不知怎的与人起了冲突,撞死一个老秀才,这件事被御史告到了陛下那里,魏国夫人就来找老爷,说是需要老爷周转,可是老爷却一口回绝了,说李家绝对不会为这样的人说项。大夫人因此很费思量,索性用计灌醉了老爷,又刻意回避了,让他收用了七姨娘。”
     
      杜妈妈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眼色,声音就轻了下去,“老爷酒醉将人直接给收下了,又脏了夫人的屋子,这是往夫人脸上打脸的事情,老爷面子上过不去,就答应了帮忙。其实这事儿,也是夫人着急了,过去三姨娘仗着得宠,与夫人对着干,有一次还差点伤了夫人,是七姨娘奋不顾身地上去救过她,当时夫人还许诺过,有了机会就把她放出去,好好许个人家。可是一回头,就将她送给了老爷,七姨娘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李未央冷笑,翻脸不认人,大夫人也不是做了一回两回了,是谈氏太轻信了。
     
      “当时六姨娘在家里很得意,夫人于是就抬举七姨娘,想要压一压六姨娘。不想七姨娘倒是争气,很快就有了身孕。当时老爷对七姨娘的肚子,期望还是很高的。这一来,七姨娘在家里就有了脸面,再加上算命的说七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将来是人上人,夫人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她怕七姨娘将来不好管制,索性就要一帖药……让她将孩子提前生在二月了……”
     
      “本来想要悄悄命人将你溺死,是七姨娘跪在冰天雪地里头求老爷,请老爷放你一条生路……”
     
      杜妈妈说了,小心翼翼地望向了李未央。
     
      李未央面无表情地听着,杜妈妈心中忐忑,为了讨好她,继续往下说:“老爷开了恩,将小姐你送到平城去养活,大夫人觉得不放心,便时常派人去看看,后来或许又和那家人说了些什么,他们便将你丢给了一家农户。只因大夫人说了,生死不论……”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你可不能胡说八道,若是母亲怀了恶意,怎么不干脆将我一辈子丢在乡下。”
     
      杜妈妈赔笑道:“县主听奴婢说完,刚开始夫人是这样的打算,可是后来听探视的人说,你长得不错,性子又和软,夫人便想着,大房嫡出的女儿就大小姐一个,将来你或许能派得上用场,这才将你接了回来——”谁知却引回来一头恶狼,杜妈妈心里想,嘴上却笑得更甜。
     
      李未央站了起来,“好了,既然杜妈妈故事说完了,我也该去向母亲尽孝了。”
     
      竟然没有一句怨言?甚至连一个愤怒的表情都没有,杜妈妈越发搞不清李未央的心思,她上前两步道:“县主,您答应的事……”
     
      李未央止住了步子,看了杜妈妈一眼,随后对白芷道:“去取银票来。”
     
      杜妈妈满脸笑容:“多谢县主。”
     
      等李未央离开了,杜妈妈才松了一口气,捏紧了袖子里的银票,擦了擦头上冷汗。
     
      屋外,白芷悄悄道:“小姐,您真相信这个老东西?她可是帮着夫人做了不少恶事!”
     
      李未央仿若随意地看了一眼窗内的杜妈妈,轻笑道:“信,为什么不信呢?”
     
      “可是奴婢总觉得,她未必对小姐是真心归顺。”白芷皱起眉头,“不然奴婢帮小姐盯着杜妈妈,若是大夫人有个风吹草动,咱们也好提前防范。”
     
      李未央摇摇头,“不必了,你做好自己的差事就好。”
     
      白芷觉得李未央有些轻敌,“小姐,奴婢不是多心,只怕万一……”
     
      李未央浅笑:“你呀,小小年纪,愁得头发都白了。”
     
      “小姐!奴婢还不是为你担心!”白芷不由自主地嗔道。
     
      李未央舒出一口气,看着远方,声音迷离,“是啊,一切还是尽在掌握的好。”
     
      东西都搬的差不多了,李未央却看到七姨娘气喘吁吁地进了门,见了杜妈妈,她一脸的惊讶,杜妈妈赔笑:“七姨娘来了。”如今七姨娘是三品淑人,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连丫头都瞧不起她的姨娘了。
     
      杜妈妈给她行礼,七姨娘有点受宠若惊。
     
      李未央看了杜妈妈一眼,道:“你去回母亲,说我一会儿收拾好了就过去。”
     
      “是。”杜妈妈恭敬地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直到杜妈妈走出了门,七姨娘才快步走上来:“千万别去大夫人的院子!”
     
      看着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李未央笑道:“怎么了?”
     
      “这——”七姨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芷笑着退了下去:“我去给姨娘沏杯茶。”
     
      见人退了下去,七姨娘赶紧道:“大夫人的心思谁都猜不透,你也要多个心眼才是!”
     
      七姨娘虽然朴实,倒也不傻。李未央忍不住地笑起来。
     
      七姨娘看着她笑,嗔怪道:“傻丫头,千万小心点儿!”说着说着,眼睛里就有了泪光!
     
      李未央微笑着递上自己的帕子:“娘,你放心,我是不会上当的。”
     
      “你不知道,她以前算计过我,我一进那院子就害怕!”七姨娘不由自主道,随后脸一白,李未央连忙安慰她:“不会的,我身边的吃穿用度全部都是信得过的丫头来安排,不会经她们的手。”
     
      七姨娘听了情绪好了很多,李未央又宽慰了她几句,才送了她回去。
     
      大夫人将福瑞院里最好的房间给了李未央,李常喜很不高兴,不顾李常笑的阻拦,便要冲过去说理。恰好遇到刚回来的杜妈妈在叮嘱丫头们:“四小姐五小姐也就罢了,夫人说了,一定要好好伺候三小姐!”
     
      李常喜听了这话,脸都气歪了。
     
      看着杜妈妈眉飞色舞地讲李未央是如何讨老夫人欢心,屋子里的吃穿用度又是何等的奢华,李常喜心头那股火一点点冒上来,以前她虽然风头不如李长乐,但比起李未央来说,那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知道,李未央如今却不知走了什么运气,把自己远远比了下去。
     
      杜妈妈继续说道:“说起来,我们家几位没有出阁的庶出小姐,瞧着身段眉眼气度风范,还数三小姐像个样子,如今又得了贵人们的眼,将来前途可是无法限量的!”
     
      这话听在李常喜耳朵里,全不是个滋味。
     
      “刚刚夫人还吩咐,让我去给三小姐准备一套全新织金流纱的被褥,可提都没提其他两位小姐,这样看来,还是三小姐在夫人面前更有体面。”
     
      其他人正听得入迷,突然有人在她们身后高声喊道:“杜妈妈!”
     
      杜妈妈回头,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是五小姐!”立刻住了口。
     
      李常喜的脸色特别难看,冷哼了一声,李常笑连忙拉了一下她的袖子,李常喜忍住气,道:“杜妈妈,我的东西都搬过来了,现在可以去见母亲了吧。”
     
      杜妈妈笑了笑,道:“夫人吩咐过,得等三小姐来了。”
     
      李常喜的脸色更难看了。
     
      两个丫头拖着裹得好好的小麻袋从院子里经过,杜妈妈赶紧叫住她们:“药材送来了吗?”
     
      其中一个看起来利落聪明的丫头连忙道:“到了到了,马上就送去小厨房。”
     
      那麻袋还不断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叫人听了就起鸡皮疙瘩。李常喜皱眉道:“这都是些什么?”
     
      杜妈妈不在意地道:“大夫说夫人火气重,得用蝎尖熬肚肺汤养一养,这蝎子还得用最毒的,等水烧熟了就得活生生的丢下去,熬出来的汤去火的效果最好。哎呀,对了五小姐,您可千万离这东西远一点,要是不小心被蛰到了,可是九死一生啊。”说着,她指挥了那两个丫头将布袋抬去了小厨房。
     
      李常喜听了这几句话,就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直到一旁的李常笑推了她一把,她才突然醒过神来:“你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发呆?”
     
      李常喜突然笑了起来,李常笑见她神情,不由觉得奇怪得很。李常喜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闭了嘴巴,什么都不肯说。四姐这个人最是懦弱无能的,告诉她一定会坏事,到时候收拾掉了李未央再告诉她好了,李常喜隐隐感觉到一丝兴奋。
     
      李未央将一切安排好了,便看到李常喜姐妹二人进了屋子:“哎呀,三姐屋子里的采光真好,母亲就是偏心!”李常喜笑嘻嘻地说着,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未央听着这不咸不淡的话,淡淡一笑,不予理会。
     
      “三姐,我们去向母亲请安吧。”李常喜倒也不生气,上来就拉扯李未央。
     
      赵月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五小姐,我们小姐不喜欢别人拉扯。”
     
      李常喜就觉得手背上一凉,随后触电般的收了回来,刚想要对赵月发怒,可是想到四姨娘说的李未央身边多了一个会武功的丫头的事情,立刻转了心思:“对不住了三姐,我是好些日子没瞧见你高兴的,咱们快走吧,母亲早就等着呢!”
     
      李未央看了李常喜一眼,事有反常即为妖,李常喜对待自己如此热情,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但她只是灿烂一笑:“五妹,请。”
     
      三人一路到了大夫人的屋子里,请了安,大夫人精神看着还好,吩咐人特意在屋子里摆了晚膳,难得气氛和谐地用了膳,席间李常喜一直说这家那家的趣闻给大夫人听,逗得她时常开怀笑起来,而另外两个人,都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含笑听着。
     
      李常喜突然抬起头看着大夫人,道:“母亲,女儿用完膳给您揉一揉好了,这样身子也能舒坦些,只是女儿虽然知道穴道,可是力气太小,恐怕不得劲儿。”
     
      大夫人笑了笑,道:“那就找个力气大的丫头来,你来说,她照做就是了,我这条腿的确是疼得厉害,你帮着按一按。”
     
      李常喜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那就她吧!”她随手一指,竟然指向了李未央身后不远处的赵月。
     
      大夫人抬起了眼皮子,笑了笑:“这个……不好吧,那是未央的丫头。”
     
      “只是因为她会武,力气大,又不像那些粗使丫头一样粗鄙,不过借两个时辰,又不是不还给三姐了。三姐,你不会介意的是吧,这是为了母亲尽孝道呢!”李常喜嗔道,好像李未央不答应就是大不孝。
     
      周围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屋子里一时之间静的可怕。
     
      李未央淡淡地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五妹说笑了,借个丫头给母亲有什么不舍得的呢,只是这丫头一直笨手笨脚的,怕弄疼了母亲,到时候就不好了,不如女儿给您按好了!”
     
      李常喜连忙道:“不用不用!”
     
      李未央注目着她,只是微微含笑。
     
      李常喜心头打了个突,随即装作自然,强笑道:“三姐今日已经很辛苦了,母亲这儿有我在就好!”
     
      一副生怕别人和她争宠的样子,李未央笑了笑,演技还不算太差。只是,这丫头找借口把赵月留下,是为了什么呢?
     
      李常喜说完,就向李常笑使了个眼色,李常笑虽然莫名其妙,却也好心好意地劝道:“既然如此,三姐就回去歇息吧。”
     
      李未央笑了笑,算是默许了,她看着李常喜一副松了口气的神情,不由冷笑。这个丫头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可是大夫人在里面搀和,安的是什么心思呢?
     
      赵月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李未央看了她一眼,赵月立刻明白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李未央走出房门,李常笑追上来,陪笑道:“三姐,五妹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
     
      李未央看李常笑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笑了笑,道:“四妹不必担心,她不来惹事,我也不会主动招惹她的。”换句话说,如果李常喜找死,她也绝不含糊。
     
      说完,李未央便带着白芷走了,李常笑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头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过了一个时辰,白芷道:“小姐,到时辰沐浴了,奴婢吩咐人去准备热水。”
     
      李未央点点头,收了手上的书册,道:“去吧。”
     
      白芷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奴婢在水房说了小姐要水,然后有个妈妈过来说传了夫人的话,三位小姐可以用她院子里的香汤,不必再麻烦抬水了。”
     
      大夫人的院子里,的确是有一口香汤的,只不过……那是少有人能享用的待遇。
     
      “奴婢悄悄去看过,四小姐刚刚沐浴出来,瞧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越是没有问题才越是反常,李未央点点头,收回思绪,一路慢行,来到福瑞院的香汤,香汤水和一般沐浴的池子不一样,这里面的水,全是温泉水引入,加入各式各样的香料和珍贵药材,可惜,除了大夫人和李长乐,其他人是无权享用的,当初二夫人之所以和大夫人结上梁子,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座好院子和这口香汤。
     
      整个浴池很安静,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和淡淡的花香飘散。
     
      李未央掬起一捧清水,水汽从她手掌之中缓缓升腾起来,缭绕成一团看不清的烟雾。
     
      墨竹守在屋外,白芷进来服侍。
     
      李未央闭目,仿佛是觉得很疲惫。
     
      就在这时候,从窗户外面出现了一阵极为轻微的声音。李未央猛地睁开了眼睛,转头望去,却见到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从窗户爬了进来。
     
      “什么东西!”李未央冷声道。
     
      白芷闻声望去,一刹间,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
     
      因为随着这一望,映入眼中的,竟然是一只背上褐红的蝎子,正在朝着水池的方向缓缓爬行过来!
     
      “蝎子!蝎子!”白芷惊呼,登时吓得面无人色,下意识地就要去取屏风上的衣裳,谁知另外一只蝎子趴在衣服上,根本没法靠近,白芷不由自主缩回了手。
     
      窗外,丫头凝玉将布袋全部打开,让所有的蝎子都爬了进去,退后了三步,走到李常喜的身边,才小声道:“五小姐,这真的可以吗?!”
     
      李常喜冷笑一声:“哼,毒蝎子咬死她才最好!就算咬不死,我还有后招等着她!”只要李未央一大叫救命,自己安排的那些侍卫就会从院子外头冲进来,到时候李未央不着寸缕的,就算逃得过蝎子,也逃不过身败名裂!
     
      白芷一发出声音,那在地上爬行的蝎子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在寂静的屋子里,发出恶毒的摩挲声。
     
      白芷恐惧的道:“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咽了口水,白芷望着蝎子又道:“奴婢上去抓住它,小姐快走。”
     
      “不行。”
     
      李未央几乎就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只怕此刻外面已经安排好了无数人,等着看她丢尽颜面,然后身败名裂!“小姐!奴婢害怕!”白芷不由自主恐惧地道。
     
      李未央低声道:“把你的外衣脱给我。”
     
      白芷一愣,随即才想起来李未央什么都没有穿,立刻脱下了外衣,李未央迅速地从池子里出来,将外衣裹在了外面,白芷只穿着雪白的里衣,满脸恐慌地一直盯着窗户的方向:“小姐,好多!好多……”
     
      从窗口接连爬进来四五只个头更大的毒蝎子,白芷被惊骇地连话都说不清楚,就要拉着李未央往外跑,却被李未央拦住了:“现在我们衣衫不整地出去,有任何事情都是说不清的!你还不明白吗?”
     
      白芷惊慌失措地握紧了自己的领口,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侵袭了她的心脏,就在这时候,李未央轻轻抓住了她的手:“别出声,我有办法!”
     
      白芷不知道李未央能有什么办法,在她看来,这种情况简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想。
     
      李未央原本是早有打算的,因为她知道现在赵楠就在暗处保护着她,只要她吹动一直挂在脖子上的一只金哨子,一切都会平安无事。只是,这样一来,也会过早地暴露自己的力量,而且还是在大夫人的眼皮底下!大夫人这种步步为营的人,绝对不会浪费任何一个人!
     
      无数只蝎子已经近在咫尺,手已经抓住了金哨子,电光火石的意念转换,然而李未央却迟迟没有动,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门外冲进来,手中举着火把,飞快地冲向了蝎子,那些蝎子遇到火把,立刻忙不迭地向后退去,接连两三只掉下了水池,不一会儿就漂浮了上来,翻滚着肚皮,看起来极为恶心。
     
      举着火把的人满面关切:“县主,您没事吧!”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捏住金哨子的手指悄悄松开了:“没事,多谢杜妈妈了。”
     
      杜妈妈满脸都是笑容:“哪里的话,奴婢这也是尽了本分,一听说那些蝎子不知被谁放跑了,头一个就想到蝎子喜欢温泉水,所以立马冲进来保护您。”
     
      白芷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谢谢你了杜妈妈!”她一直怀疑杜妈妈,现在从蝎子口中逃出一条命,才觉得小姐说得对,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不能被买通,只要有钱,原本是你的敌人也会反过来帮助你。
     
      杜妈妈笑道:“白芷姑娘哪里的话,这是奴婢的本分!”
     
      跟着杜妈妈冲进来的墨竹此刻也是满脸的惊惶,她一直守在外头,直到杜妈妈突然神色慌张地举着火把过来,告诉她说蝎子跑了,她还觉得这不过是对方的诡计,说不准又要陷害小姐什么的,可是杜妈妈却一把推倒她自己冲了进去,她连忙跟进来,就看见了满地的蝎子!
     
      杜妈妈将衣服上的蝎子给抖了,随后将衣服递给李未央:“县主快穿上吧,可别着凉了。”
     
      白芷问道:“这蝎子究竟哪里来的?”
     
      杜妈妈道:“都是夫人的药引子,哎呀,奴婢想起来了,刚才小厨房有丫头说见到五小姐的丫头去了——”
     
      李未央瞅着杜妈妈,道:“妈妈觉得是五妹妹要害我?”
     
      杜妈妈叹了口气:“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里想得到五小姐是这么一个人呀!”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不要妄言,刚才五妹还在母亲的房间里为她按摩,怎么会指使丫头去偷放蝎子呢?”
     
      杜妈妈道:“唉,奴婢可不敢撒谎,刚才五小姐指了穴道在哪里,就推说自己头痛回去了,夫人还在纳闷呢,要不是吃药的时辰到了,奴婢也不晓得这件事啊!”
     
      李未央见她喋喋不休地还要往下说,挥手打住道:“好了杜妈妈,母亲那边还等着你伺候,若是叫她发现你在我这里——”
     
      杜妈妈连忙住了口,轻声道:“那奴婢先走了,县主只要知道奴婢如今一心为你就好了!其他的都不要紧!”随后,她看了一眼李未央,似乎在等着打赏。
     
      真是贪得无厌,白芷心中想到,脸上却笑道:“杜妈妈先去,奴婢伺候完小姐更易立刻就给您送去。”
     
      杜妈妈将火把交给墨竹,笑吟吟地走了。
     
      李未央从容地换上衣服,墨竹还在熏着地上的蝎子,李未央却突然取出了金哨子,轻轻放在唇边一吹,一种奇异的声音传了出去,几乎就在瞬间,一个高大的男子从窗户飘了进来。说飘的,是因为他的身形极快。
     
      李未央道:“看清楚了吗?”
     
      “是,属下在外面已经看清楚那两个放蝎子的人。”
     
      “去把人捉过来。”
     
      “是。”赵楠沉声道,随后迅速消失在三个人眼前。
     
      短短半刻,赵楠一手提了一个人,进了屋子。他一落地,立刻将那两个人像是死狗一样丢在地上,两人狼狈地滚成一团。
     
      “小姐,奴才点了他们的哑穴。”赵楠道。
     
      李未央点点头,抬起其中一张脸上带着狰狞伤疤,惊恐莫名的脸。
     
      薄薄的指甲轻轻在李常喜脸上划过,冰冷尖利的指尖划过她的脸庞,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李未央淡淡笑道:“五妹,蝎子好玩吗?”
     
      李未央的面色仿佛月光般皎洁,神情宛如一江秋水,而她的眼神却带着无比的寒意,李常喜忽然觉得面前的人是多么可怕,她真不知道一切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她刚刚放了蝎子,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立刻带着丫头走了,本以为一切都万无一失……可谁知道刚刚回到屋子,就被一个男人强行带到了这里!
     
      李未央轻笑道:“五妹从前吃的亏也不少啊,怎么还是学不乖呢!”
     
      赵楠解了李常喜的穴道,却将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李常喜的声音也发抖了,“我……我实在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李未央微笑,冷冷道:“难道是误会?”
     
      李常喜连忙道:“当然是误会,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未央道:“找一只活蝎子来。”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