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5 魔高一尺

    庶女有毒

    085 魔高一尺


      李未央冷眼看着大夫人:“母亲,你也相信这老奴才的话吗?她是在陷害我,因为这汤里绝对不会有毒的。”
     
      大夫人拍案而起:“还在狡辩!来人,将三小姐给绑起来!我要好好地审问!”
     
      下毒谋害嫡母,这足够动用最严厉的家法了,纵然直接将人打死了,外人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所以今天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李未央无法活着走出去。
     
      赵月上前一步,面色冷然地挡在李未央面前。其他人都是一愣,却谁都不敢上前。
     
      李未央看着李萧然:“父亲,你说过会相信我的。”
     
      李萧然当然觉得李未央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现在的证据又对她十分的不利,所以他道:“未央,父亲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但是你必须要证明你自己的清白才行!”
     
      大夫人冷冷一笑,现在李未央想要证明她自己的清白,简直是天方夜谭,杜妈妈是人证,那些银票是物证,最重要的是,她不认为李未央可以逃脱,只要将人绑了,狠狠往死里打,还能不认错吗?
     
      李未央将大夫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她的神情从始至终像是在看一场戏,接着她大声问杜妈妈:“杜妈妈,你敢发誓说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是我买通你,并且在母亲的汤里面下毒?!”
     
      杜妈妈扬起身子:“是,奴婢敢作敢当,情愿任由老爷夫人处置!”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收买了你,既然收了钱,你又为什么要反悔?”李未央逼问道。
     
      杜妈妈早已想好了该怎么说,所以她很快地道:“这都是因为早上夫人跟奴婢提起她还在娘家时候的事情,奴婢是她陪嫁过来的人,听到她提起旧事,奴婢自然觉得十分愧悔,因为奴婢辜负了当初老国公和国公夫人对奴婢的嘱托,做出了对不起夫人的事儿,奴婢以前答应你不过是一时糊涂,现在却已经幡然醒悟,知道自己再这样错下去,将来肯定无颜做人!”
     
      李未央冷冷道:“早不反悔直到杀人的时候才反悔,简直是满口胡言!杜妈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想清楚再回答!你想想林妈妈才是,希望你不要和她犯一样的错误!”
     
      杜妈妈听到林妈妈的名字,想起那林妈妈的结局,不由浑身发冷,几乎说不出话来。
     
      大夫人厉声道:“李未央!你还在吓唬杜妈妈!你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就这样嚣张,背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呢?!我真是对你太仁慈了,你这样的祸害,一早就不该接回来,现在弄得家宅不宁,寝食难安!你还不快给我跪下!”
     
      李未央淡淡一笑:“母亲,看来你已经相信了这个不要脸的老奴才说的话!”
     
      大夫人怒声道:“我为什么不相信!她已经是悔改了,你还不认错,你是真的要我请家法吗?还是你以为光凭着一个会武功的丫头就能保护你,所以你才这样为所欲为?!”
     
      李未央笑了笑,既没有跪下也没有反驳,只是向李萧然道:“父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些话我已经不得不说了。”
     
      李萧然皱眉:“未央,你要说什么?”他心底,还是不相信李未央会做这种事。
     
      就在这时候,外头突然盈盈然走进来一个美人,她看到屋子里一副剑拔弩张的场景,整个人愣在那里。
     
      大夫人吃惊,嘴巴张大地足足可以吞下一个鸡蛋:“长乐!你怎么回来了!”
     
      李萧然道:“是我让她回来的,今天晚上刚刚到。”
     
      李长乐欢喜地扑到大夫人的怀里:“母亲,女儿想死你了。”大夫人一把抱住她,死死地抱着,随后道:“你先等一等,先让我处置了那个贱人再说。”
     
      李长乐回头看了一眼李未央,心道不知母亲这回又用了什么法子处置李未央,可惜刚才自己不在,没能看到全貌。在她看来,便是将李未央千刀万剐也是不为过的,这个死丫头一直跟她们母女作对,绝不能放过!
     
      李未央看着这出母女重逢的好戏,脸上却淡淡道:“本来我想要给母亲一个惊喜的,所以才去求了父亲让大姐回来,没想到母亲对我的误会这样深,我心里真是难过得很。既然如此,我不得不把话说清楚了,这汤根本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身边的丫头做的,真正做汤的人是大姐才对!”
     
      满屋子的人都吃惊的看向李未央,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杜妈妈愣地更彻底,随后大叫一声:“不,这不可能!”
     
      李未央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反应,只是冷冷道:“本来是想要给母亲一个惊喜,才刻意隐瞒了大姐回来的消息,大姐许是在父亲处听说了母亲生病的消息,所以说要亲手给母亲做一碗汤,只不过,汤刚刚做好而已,她却被老夫人叫走了,所以我才好心将汤送过来。”
     
      “长乐,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夫人完全震惊,随后厉声道。
     
      李长乐也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父亲说最好是给母亲一个惊喜,让她在晚饭的时候突然出现,然后父亲身边的长随又特意说母亲最近生病,四小姐整日里煮乳鸽汤给她喝,所以她才特地去小厨房做了乳鸽汤,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再也用不着那些假惺惺的庶女在母亲身边!可是汤刚刚做好,她就被老夫人的人请走了,她将汤交给一个厨房里的丫头让她们送过来,可是怎么会落在李未央的手上!怎么可能!
     
      李长乐绝对想不到,李未央先是借口大夫人病重需要人服侍,顺利劝服了李萧然将她接回来,然后安排了人手误导李长乐去厨房做汤,借着老夫人的手将李长乐调虎离山……整个计划环环相扣,有半点疏忽都会全盘皆输,李未央却掐的一丝不差,足以令人惊叹了。
     
      “这汤分明是你做的!奴婢早已打听过——”杜妈妈忍不住道。
     
      李未央笑的如同夏花:“杜妈妈,你是不是听说我在厨房呆了两个时辰?哎呀,忘记告诉你,我的厨艺太差,想着母亲无论如何不会喜欢,便将那汤倒入了水缸,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看看嘛!”
     
      正在这时候,李萧然派去搜查杜妈妈屋子的人回来了:“老爷,奴婢们将屋子上上下下都搜查了一遍,根本没有见着杜妈妈所说的银票。”
     
      杜妈妈拔高嗓子尖叫一声:“不可能,奴婢藏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李未央勾起唇角:“杜妈妈,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平日里只是看在你照顾母亲的份上对你客气了点,没想到你蹬鼻子上脸,竟然说我用银票收买你要谋害母亲!我虽然是个庶出的,可也是李家的小姐,是父亲的女儿,更是陛下亲自册封的县主,诬告主子,你可知道是什么罪名!”
     
      李萧然勃然大怒:“杜妈妈,既然汤是长乐做的,你却偏要冤枉在未央身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明白了之后,脸色变换了一阵之后忽然大笑起来:“误会,原来都是误会,杜妈妈,还不快向三小姐道歉!”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母亲,这是误会吗?那碗里的毒药可是真的,既然不是我做的汤,那么下毒的人,定然就是大姐!又或者,杜妈妈在撒谎!毒药是她下的!”
     
      大夫人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断然想不到做汤的人会变成李长乐,更加想不到自己原本陷害李未央的作为竟然会被她反将一军!现在她无论怎么解释都不对,若是她承认杜妈妈说的是真的,就等于说有人在碗里下毒,而且这个人就是李长乐,而若是一口咬定是诬告,并且说下毒的人就是杜妈妈,那么李长乐才能脱身!可若是将罪名怪在杜妈妈身上,这个老奴婢为了自保一定会把自己唆使她害李未央的事情供出来!怎么都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杜妈妈哪里看不出眼下的局面,她大声道:“奴婢没有下毒!老爷,奴婢没有下毒啊!”
     
      不是杜妈妈,那就是李长乐——李萧然的目光落在大女儿的身上。
     
      李长乐的声音极为尖锐,显然激动地不能自已:“满口胡言!我怎么会下毒谋害自己的亲娘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谁说大姐下毒是谋害母亲了,今天吃饭的人又不只是母亲一个。”
     
      李萧然面色一下子变了,他已经看出来杜妈妈是在诬陷李未央,因为她一定是事先知道了汤里面有毒药,否则她不会冲出来阻止大夫人。可是李长乐又怎么会牵涉到这件事情里头来呢?他的视线在两个女儿身上游移不定,他并不觉得李未央会聪明到未卜先知地晓得汤里头早已被人下了毒,那么李长乐究竟有没有在汤里下毒呢?!若是她下毒,定然不会是要谋害大夫人,只剩下……
     
      人都是这样的,若是这件事不牵扯到自己,李萧然一定会清醒地看到李长乐不过是被李未央拉出来的箭靶子,但是他现在充满了别人要谋害他的愤怒之中,压根想不到别的,所以一定会认为下毒的人是李长乐!李未央微微一笑,这就是人性的盲点。大夫人原先请李萧然在这里是为了坐实自己谋害的罪名,却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李未央冷眼盯着李长乐:“大姐,父亲将你送去庵堂是为了让你好好思过,你却丝毫都不知道悔改,居然在汤里头下毒,刚才若是杜妈妈没有阻止,不止是父亲要死,母亲也要受到连累!杜妈妈一定是预先知道了真相,她是母亲的心腹,又从小看你长大,为了不连累你又不连累大夫人,所以趁机将一切都栽赃在我的身上!只是事发突然,她想不到别的好主意,才会说出漏洞百出的谎话来!”
     
      李未央的说法,似乎是合情合理。李长乐记恨李萧然送她去庵堂,便想要下毒谋害父亲,谁知被杜妈妈知道,这老奴才看到大夫人先喝了汤,顿时着急,赶紧出声阻止,正因为事发突然,她没有想得太周全,所以才编造出什么李未央收买她的假话来,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别人去搜查却什么也搜不出来,因为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若是刚才李长乐没有突然出现,若是李萧然什么都不分辨就相信了杜妈妈的话,李未央一定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也根本不会有人去查证的!
     
      杜妈妈目瞪口呆:“不!这不是真的!下毒的人是县主,不是大小姐!”
     
      还在狡辩,真是不知死活!李未央猛地回过头,厉声道:“杜妈妈,你口口声声说下毒的人是我,可是这汤根本不是我做的,一路上虽然是我的丫头端着汤,可从出了厨房开始就有那么多丫头妈妈在旁边看着,难道我当着别人的面下毒吗?唯一有机会下毒的人只有做汤的大姐!”
     
      “还有你说我收买你,可是银票为什么搜查不到,分明是你为了掩护大姐故意这么说好误导父亲!你是怕父亲知道大姐居然要杀害他而迁怒母亲,更担心母亲提早一步喝了汤,死在父亲的前头!你也不想想,大姐这种糊涂的行为你怎么能纵容她,她蠢笨你比她还要蠢,你以为将一切栽赃到我的身上就能为大姐脱罪了吗,父亲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被你们糊弄了!你这个蠢笨如猪的老东西!”说着,她一脚重重踹在杜妈妈的胸口,杜妈妈惨叫一声,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李长乐尖叫:“李未央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根本不可能下毒,我也从来没有恨过父亲,更加绝不可能下毒去谋害父亲,父亲,你要相信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想让母亲开心所以才特地做了乳鸽汤,我事先根本不知道父亲你会在这里!”
     
      李未央冷冷道:“大姐,我真是后悔,早知道你会谋害父亲,我才不会替你求情,让你一辈子在庵堂里呆着,也比让你承担上弑父的罪名要好得多!你太令父亲痛心了!”
     
      李长乐的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她恨不得狠狠扇李未央一个巴掌,但是现在她说不出什么辩驳的话,她怎么说都是个错!她回过头望着大夫人:“母亲,母亲!你帮我说句话,我怎么会毒害父亲呢!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然而,大夫人却脸色大变,一口鲜口就吐了出来:李未央根本是设好了圈套等着自己母女钻进来!自己苦心孤诣,实际上早就被别人算计了!
     
      旁边的丫头连忙冲过去扶着大夫人坐下,她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即便能说,现在她也说不出来,因为刚才那一口血喷出来,她的心脏像是整个被人团成一块儿,现在连喉咙都像是被人塞住了,要竭力控制住才能不让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的病又发作了!
     
      李萧然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他实在想不到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竟然因为这点事情就怨恨到要谋害自己,想也不想地,他快步上去,疾风暴雨地给了李长乐两个耳光:“孽子!”
     
      李长乐一巴掌被打翻在地,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萧然,怎么会这样,她以为今天是母亲收拾李未央,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夫人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去扶李长乐,可是四姨娘却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夫人,老爷在惩罚大小姐,你还是在一旁看着的好,否则别人会说你徇私的!”
     
      大夫人恶狠狠地瞪着四姨娘,她想不到这个从前只会在自己面前像是一条狗一样忠心耿耿的贱人居然受了李未央的挑唆,敢对她如此不敬。
     
      四姨娘不只是不恭敬,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轻视和幸灾乐祸。
     
      大夫人倒霉,她比任何人都要开心,因为大夫人压在她头上那么多年,若非借了李未央的手,她根本不可能看到大夫人狼狈的这一面,说起来,她还要感激这位三小姐!
     
      大夫人提起一口气厉声道:“滚开!”
     
      这声音带着一点虚弱的凶狠,她向四姨娘狠狠打了一个巴掌:“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我面前冷嘲热讽!”
     
      四姨娘捂住脸,回过头委屈地望着李萧然:“老爷!我只是不想让夫人病情加重,她却是误会我有旁的心思——”
     
      李萧然一双冷酷的眼睛,盯上了大夫人。上次九姨娘的事情他已经够窝火的了,居然大夫人还养了个敢谋害自己的女儿!这怎么不让他的火气一直冲到头顶,这个瞬间他甚至有了休妻的想法,可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了,要紧的关头他突然想到了蒋国公夫人的脸,那些老东西还没死,蒋国公府的势力不可小觑,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一朝的丞相,再也不是在岳父面前唯唯诺诺的女婿,他也不能轻举妄动,所以,大夫人的嫡妻之位当然得留着!所以他冷冷道:“夫人永远是夫人,你不得无礼!”
     
      四姨娘的脸上,自然而然出现了一丝失望,可是李未央却笑了,她太清楚,李萧然不会休妻,不管大夫人做了什么,她的嫡妻的位置都不会改变,不过……不能休妻,却不意味着大夫人以后有好日过。当然,她还嫌她今天不够惨,有心再气一气她,让她早点升天!
     
      大夫人冷哼一声,扬起脖子走了几步,现在她最恨的人是李未央,不是李未央她绝对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在大夫人的逻辑里,她算计李未央就是对的,可是李未央居然反过来利用她的算计,没有乖乖地就这么被她害死,就是最大的罪过!她要出了这口气,所以毫不犹豫地上去就要给李未央一巴掌!
     
      “你这个小贱人,全都是你才会害的家宅不宁!”大夫人厉声道,手已经重重挥了下去。
     
      李未央微微一笑,一侧身子就避开了,大夫人现在是有病的人,根本没办法打的多重,她只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打上去,她以为李未央不敢躲开,因为她是嫡母,可惜她错看了李未央的胆量,所以她不但扑了个空,而且整个人栽向了一边的红木座椅,失去平衡后,重重倒在了地上!丫头妈妈们赶紧上去搀扶,可是大夫人却是口角流血,根本如同死猪一样地躺在地上哼哼,半点也爬不起来。
     
      这样的大夫人,是连李萧然都没有看见过的,完全失去理性的一头野兽!
     
      李萧然深深皱起眉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心头的厌恶。
     
      李未央作出吃惊的模样:“哎呀母亲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才是,女儿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啊!”
     
      一旁的白芷和赵月,都笑着垂下了头。
     
      四姨娘假惺惺地也过去搀扶大夫人,大夫人一把摔开她的手,四姨娘却满是委屈。
     
      就在这时候,帘子一动,却是一脸急切的李敏峰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见四姨娘在一旁,而大夫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母亲你怎么了!”
     
      四姨娘道:“大少爷,我们也不知道夫人这是怎么了?竟然病的这样厉害!”说着,她还要去搀扶大夫人。
     
      等看到大夫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铁青着脸大口喘气的时候,李敏峰一下子暴怒,想也不想猛地给了四姨娘一脚:“别碰我娘,滚远点!”
     
      四姨娘被踹了一脚,整个人都倒在地上,脸孔煞白的一个劲儿地往下流冷汗。李常笑赶紧过去搀扶她,看她伤的很重,不由分说猛地扭头看向李萧然:“父亲,我娘是个妾,可她也是您的妾,大哥一个晚辈,怎么可以当着你的面就这么打杀我娘?!”
     
      这一脚,踢的不是四姨娘,是李萧然的脸面,李未央看到,四姨娘的嘴角出现一丝古怪的笑容,很显然,她就是故意设计坑了一把李敏峰,想要将这件事情闹的更大。
     
      果然,李萧然已经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孽子,你做什么!”
     
      李长乐赶紧上去抱住李敏峰:“大哥,大哥!他们联起手来害我!李未央陷害我说我谋害父亲,你快救救我!”
     
      李敏峰听了她的话,不由怒目圆睁:“父亲,你怎么可以相信这个贱人的话!”
     
      李未央淡淡道:“大哥,你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给了四姨娘一脚,现在更是不问原委,口口声声我是贱人,这些话究竟是谁教给你的,我是你的妹妹,我若是贱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把父亲看成什么人了?!”
     
      李萧然的眉头皱的更紧。
     
      李敏峰目光中充满怨毒,向李萧然道:“父亲,长乐一定是冤枉的,她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谋害父亲的事情来,父亲应该还她一个公道,并且责罚李未央对母亲的不敬!”他用手直直地指向李未央。
     
      大夫人口中一口痰堵着,喘气都困难,所以根本无法阻止李敏峰说话,她根本没有派人叫儿子来,更加不想把儿子卷到这件事情里面去,可是敏峰却出现在这里,这说明有人故意通知了他,想要把事情搅合地更厉害!她知道无论如何,不可以让李敏峰再说下去,否则一定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所以她努力的向李敏峰摇头,大力地遥头,示意他不要再开口说下去。
     
      然而李敏峰却没有了解到大夫人的苦心,他只知道母亲是被李未央气地发病,而李长乐也是被李未央陷害的,他一定要让那个小贱人付出代价!“父亲,我们才是你的嫡生子女,可是你宁愿相信一个庶出的小贱人,也不肯相信我们吗?我告诉你,今天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是李未央编造出来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你不惩罚她,却反过来怪母亲和妹妹,你是老糊涂了不成?!”
     
      李萧然勃然大怒:“你说什么?!”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父亲息怒,大哥不过是一时焦急,才会作出辱骂父亲的事情来,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大姐和母亲,他会这么说也是在所难免——唉,不过大哥你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说父亲呢?这是大逆不道!难道你是要父亲再把你关到祠堂里去吗?”字字句句,却分明是在激怒李敏峰。
     
      一听到祠堂两个字,李敏德简直怒不可遏,他抽出一把匕首,想也不想便道:“父亲,既然你不肯处置她,那我只能先杀了这个小贱人再说!”只要杀了李未央,父亲到时候再愤怒,也不可能处置自己,毕竟自己是他唯一的嫡子!他挥手举刀就对着李未央冲了过来,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一心要把李未央杀死在眼前出胸中一口恶气。
     
      李未央看他的模样,便知道他是存心想要自己死了,不由冷笑一声。就在这时候,赵月突然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李未央面前,飞起一脚就把李敏峰踢倒在地上。
     
      李敏峰想不到李未央身边丫头的武功居然这样高,可他还是不死心,居然爬起来又向李未央扑过去,这一次,李未央却是向赵月轻轻点了点头,赵月在电光火石之间明白过来!
     
      在李敏峰再次扑过来的一瞬间,李未央躲入李萧然的身后:“父亲,女儿好害怕啊!”
     
      李敏峰没想到李未央竟然会躲在李萧然身后,刚要刹住脚步,可是不知谁在他脚底下绊了一脚,他居然一下子冲了过去,李萧然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闪避,在下一瞬间,那匕首猛地刺进了李萧然的左臂!李未央大叫一声:“保护父亲!快来人啊!”
     
      这屋子里全都是丫头妈妈,侍卫们全都守护在外面,谁也想不到这一瞬间竟然会发生这种变故,李敏峰竟然用匕首刺伤了李萧然。
     
      大夫人急怒攻心,一下子挣扎着想要说话,可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她一下子昏了过去,只是这时候屋子里已经没有人注意到她了,因为李萧然已经受了伤,而且这时候伤口是血流如注,那把匕首还扎在上面。
     
      李萧然现在已经是怒极,李敏峰居然敢刺伤自己!他指着李敏峰对匆匆赶进来的侍卫们喝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李敏峰已经完完全全愣住了,他原本那一匕首是刺向李未央的,怎么会突然失控伤了李萧然呢?!他后来听到李萧然的吩咐,不由分说道:“父亲,儿子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杀了那个小贱人!”
     
      李萧然当然愤怒,可是愤怒的同时他又突然想到自己就这么一个嫡子,所以他一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只是吩咐了侍卫们过来将李敏峰先绑起来,却没有说出下一个命令。李敏峰却还没有看出他在犹豫,他只是惊恐于自己将要被绑起来的这个事实,所以他拼命挣扎:“谁敢动我?我是李家的大少爷!”
     
      侍卫们面面相觑,他们当然不敢得罪李敏峰,因为他是长房的嫡子,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可同时他们又不得不听李萧然的,因为现在真正做主的人还是老爷,至于大少爷,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可是李敏峰拼命挣扎,他们又不敢过于威逼,一时场面竟然僵持起来。
     
      李未央冷眼看着,一言不发,她算了一下时辰,人马上也就该到了。正在想着,外面有人禀报道:“老夫人到!”
     
      老夫人被罗妈妈搀扶着,身后跟着数个丫头妈妈,一路浩浩荡荡走进来,看到这屋子里的情形,顿时吃了一惊:“你手臂上这是怎么了?”
     
      说着,她不顾罗妈妈的搀扶,快步走了过来,仔细查看李萧然的伤口,随后连声道:“快去请大夫,你们都傻了不成!”
     
      刚才还愣在那里的丫头这才醒悟过来,飞奔着出去请大夫。
     
      李萧然连忙安慰老夫人:“没关系,只是一点皮外伤,母亲不必担忧。”
     
      老夫人却满脸怒容:“什么皮外伤,都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怎么还能算是皮外伤!到底是谁弄伤了你?!”
     
      李萧然沉默下来,他不想说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用匕首刺伤了他。
     
      老夫人就看向李未央,李未央道:“是这样的老夫人,原本今天父亲到母亲这里来用膳,正好大姐回来,她亲手做了乳鸽汤送过来给母亲,谁知这汤里却是有毒的,父亲生了气,母亲也受不了刺激一下子晕过去了,许是大哥看到这一幕着急了,便以为是我们做了什么冤枉了大姐,他一时气愤,踢伤了四姨娘,还拔出匕首要杀我,结果却刺伤了父亲——”
     
      她说的很简单,可却将李敏峰的罪过说得一清二楚,顺带告诉老夫人李长乐下毒的事情,李长乐尖叫一声:“老夫人,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李未央看着她,道:“大姐,那汤是不是你做的?”
     
      李长乐不说话,只是恨得要发狂地盯着她。
     
      李未央又继续道:“那汤里难道没有毒!”
     
      李长乐自然无法作答,眼睛都已经滴出血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人证物证俱在,大姐还在口口声声自己是无辜的,纵然你是无辜的,可是大哥也不该仅仅是为了你出气就这样伤父亲,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过。”
     
      李敏峰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往前一冲,大叫起来:“老夫人,你不要中计!到底谁在汤里下了毒,谁也弄不清楚!就算汤里面真的有毒,那也一定是李未央设计陷害我妹妹!我刚才也不想伤害父亲,一切只是无心之失,老夫人……”
     
      老夫人完完全全地震惊了,她不敢相信,大夫人生下的一双儿女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道:“大哥,你不要再狡辩了,我听说昨儿你刚去庵堂看望了大姐……难道你以为父亲有个万一,你们就能掌控整个李家吗?你怎么这样糊涂,父亲若有什么,咱们李家就垮了啊!”
     
      李萧然一震,听了李未央的话,他突然联想到一个可能。如果李敏峰之前去过庵堂,那么当时他究竟和李长乐说了什么,还是他一直怨恨自己将他丢在祠堂里反省思过,所以才指使李长乐下了毒……这个猜测,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可是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脊背发冷。
     
      想到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李敏峰看向自己的那种压抑着怨愤的眼神,李萧然不由自主地就感到恐惧。
     
      他的亲生儿子,亲生女儿,竟然因为小小的惩罚就要这样背叛他,天知道他只是想要让他们悔改而已,他们竟然串通起来想要他的性命。
     
      李敏峰怒声道:“你这个小贱人,满口的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
     
      李萧然指着李敏峰,厉声打断:“你给我住口!你和长乐,串通一气,根本从头到尾,就是要谋害我,现在东窗事发,还不知羞耻,居然还敢振振有词!什么父亲,我怎么生的出你这样的孽子!”
     
      李长乐看到这样,忍不住大喊出声了:“父亲!我们是你的亲生儿女,你怎么能相信外人的话这样污蔑我们……”
     
      “好了!不要再演戏了!”老夫人铁青着脸,大声说:“我已经看够了你们的戏码!如此弑父大罪,已经罪不可赦,给我掌嘴!”
     
      老夫人下令,可是护卫们却站在原地没敢动,罗妈妈冷哼一声,上去就给了李敏峰七八个耳光,李敏峰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打得脸肿的老高,一道一道红色、紫色的印子出现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样子无比的凄惨。
     
      他尖叫一声:“父亲,我是你唯一的嫡子啊!”
     
      他说的没有错,李萧然女儿已经有了四个,可是儿子却只有这一个。所以李萧然尽管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可他不能不忍耐,甚至不能不为他说情:“老夫人——”
     
      “你眼中还有我这个母亲吗?”老夫人实在是被李敏峰气得恼到极点,自然也就看儿子有了三分气,“你看看你生的这种忤逆不孝的狗东西,他连你的妾都敢打,连妹妹都敢杀,甚至还不顾你的脸面把你给刺伤了,他若真的把你当作父亲,怎么会这么做?但凡他为咱们李府想半点,也绝对不会这样给你我没脸!”
     
      看到老夫人发怒,李萧然赶紧请罪:“是,您息怒,都是儿子管教的不好。”老夫人说的没错,不管他如何心爱这个儿子,现在他都已经是废人一个了!谁会相信儿子竟然敢刺伤自己的父亲呢?!这样忤逆不孝,要他何用!
     
      李敏峰还在大叫着:“父亲,儿子根本没有错!”
     
      李未央提醒道:“大哥,错就是错了,父亲的胳膊还在流血,你怎么好意思说你没有错,你没有错,难道是老夫人错了吗,是父亲错了吗?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李敏峰更加恼怒:“李未央,你这个小贱人!父亲,老夫人,你们不要被这个奸猾的丫头骗了,自从她来到李府,咱们家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你们看看我母亲都气成什么样子了!你们快看看啊!”
     
      李未央冷冷一笑,脸上却正色道:“大哥,母亲是被大姐气的晕了过去,可跟我没有关系。”
     
      这时候,李长乐惊呼一声:“母亲,你醒了!”
     
      大夫人悠悠睁开眼睛,这才看到李萧然和老夫人都是面如寒霜地看着自己,随后她看到了李萧然手臂上的伤口,心中就是一惊,想也知道,李萧然这伤口是怎么来的!她张了张口,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李长乐连忙道:“母亲你怎么了?”
     
      大夫人摇了摇头,一直跪倒在旁边的杜妈妈连忙道:“夫人是犯病了,奴婢这里有药。”随后她快速取了药,连滚带爬地到了大夫人身边,伺候她吃了药,大夫人这才缓过一口气来,她的视线在李敏峰的身上停顿了片刻,随后又充满怨恨地看向李未央。
     
      李未央却平静地望着她,眼睛里带着一种让她心脏几乎都要气的爆炸的笑容:“母亲,您醒了呀,没事了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