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7 争风吃醋

    庶女有毒

    087 争风吃醋


      魏国夫人听着,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盛满了困惑:“大姐,你怎么能相信这些臭道士?!”
     
      大夫人怒声道:“什么臭道士!不得对仙长无礼!他是来救我的!我现在舒服多了,胸口不那么闷,头也没那么疼了!灵的灵的!如果没有他跟我这样化解一下,我说不定已经一命呜呼了!”
     
      魏国夫人不敢置信:“大姐,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满口胡言乱语!”
     
      “你才是胡言乱语!”大夫人四面张望,神经兮兮的,“不要污蔑仙长,否则他走了,到时候女鬼又来怎么办!”
     
      魏国夫人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大姐,根本没有什么女鬼,那些人都是骗子!他刚才把我当成女鬼,撒了我一脸狗血!你看看!”
     
      “骗子?”大夫人吃了一惊,顿时又胆颤心惊起来,“这么说,五姨娘还在院子里?!我请道士来对她作法,那女鬼岂不是要更恨毒了我妈?只怕她要使出更厉害的手段来报仇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光着脚开始到处找东西。
     
      “大姐,你找什么?!”魏国夫人几乎不知道怎么办好。
     
      大夫人大叫:“崔妈妈,我的灵符,快点拿出来!”
     
      崔妈妈连忙碰上一叠的灵符:“夫人,在这里!”
     
      “门上、窗子上、柱子上、帐子上、柜子上、架子上……都要贴!快叫人来帮我贴!把里里外外全给我贴满了!什么地方都不能漏!”大夫人不停地神经质地叫着。
     
      此刻的大夫人眼神混乱,情绪紧张,脸色蜡黄,脚步踉跄,嘴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魏国夫人简直是震惊极了,她突然觉得大姐这不是被软禁了,而是被魇着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未央,你快点说清楚!”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姨母,母亲整日里说这院子里有鬼,或许真是有鬼吧,你是知道的,先是林妈妈在山里走迷了路,再也没回来,接着是杜妈妈因为做错了事情被母亲乱棍打死,后来大姐说错了一句话,母亲竟然罚了她去思过,现在连大哥都被母亲逼走了,大家都受不了她的神经质,谁靠近她都要害怕的,所以这院子最近没什么人敢来,对了,我家五妹也疯了,就是在这个院子里吓疯了,我们已经商量着将母亲迁出去养病,然后将这个院子彻底封掉,免得更多的人遇害。”
     
      魏国夫人觉得不可思议,看了一眼这个阴森森的屋子,不由自主地后背发凉,她姐姐的那些手段她是知道的,这些年来不知道弄死了多少人呢,难道是这些人现在来找大姐报仇了吗?高敏一下子抱住她的胳膊:“娘,你都看过大姨母了,她没事的话咱们就走吧,这里真是鬼气森森的!”
     
      魏国夫人看了一眼自家大姐,见她确实不像是被软禁的样子,更何况她也觉得这里实在是很可怕,不由自主点了点头,对大夫人道:“大姐,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改日再来看你。”说着,便带着高敏快步离去了。
     
      她走了之后,崔妈妈才松了一口气,吩咐人将喋喋不休的大夫人扶着躺下了,这才和李未央走到门外:“三小姐好计策。”
     
      李未央笑了笑,道:“用点熏香的确是可以让人神志不清,魏国夫人这是被刚才那盆狗血污了鼻子,否则不会闻不出来。”
     
      她吩咐人在大夫人的房间里点了浓重的熏香,有令人神志发生混乱的作用,大夫人本就被鬼怪吓坏了,现在更是严重,这样一来,也不容易引起魏国夫人的疑心。
     
      李未央低声道:“母亲这些日子怎么样?”
     
      崔妈妈笑道:“总是时好时坏的,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清醒的时候就破口大骂,让奴婢们去找大小姐和大少爷,糊涂的时候就说屋子里有鬼,晚上经常被噩梦惊醒,白天也没办法安寝,脑子也很不好,所以病得越来越严重,大夫说继续这样下去,不过半年了。”
     
      李未央点点头,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就是要让大夫人日夜难安,痛苦不堪。
     
      崔妈妈低下头,心道三小姐年纪小小心狠手辣,来了府里不过半年的功夫,竟然有本事把大夫人弄成这个样子,今天居然还能把魏国夫人这样难缠的人物送走,当真是厉害的不得了。只是,大夫人背后还有蒋家,事情会这么容易解决吗?不过这话她不敢当着李未央的面说,甚至不敢丝毫地透露出来。
     
      李未央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以后就多劳烦崔妈妈照料母亲了,只是,你也该知道,老夫人派你来是做什么的,不要擅作主张才好。”
     
      崔妈妈吃了一惊,赶紧道:“奴婢不敢,奴婢一定盯紧了。”
     
      按照李未央的想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她是想要动手杀了大夫人的,可是老夫人和李萧然另外派了人守着这里,分明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如果贸然动手,一来会失去他们的欢心,二来,一定会惊动蒋家。真的闹个鱼死网破,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可这并不代表李未央没有别的办法,不用她动手的法子多得是!她心里想着,脸上却笑得很甜美:“崔妈妈明白就好。”
     
      崔妈妈心中越发忐忑,赔笑道:“送县主。”
     
      太子府书房
     
      太子与拓跋真商量完政务,拍拍他的肩膀:“三弟,你也该娶正妃了。”
     
      拓跋真微微一笑:“我如今忙于正事,哪儿有心情想这些呢?”
     
      太子摇头道:“母后说,周太傅曾经向她提起,希望能够将他的小女儿许配于你,那姑娘的名儿想必你也听过,她漂亮聪明,温柔贤惠,是京都有名的才女,正好与你匹配……”
     
      拓跋真当然知道这位擅长书法的周小姐,曾经这位也是他考虑过的正妃人选,然而如今他却漫不经意道:“这些事,以后再说吧。”
     
      太子摇头道:“三弟,你可别跟五弟一样迷恋上那个李长乐,这两天五弟向父皇提起要娶李长乐为正妃,结果父皇勃然大怒,破天荒地把他骂了一顿,那姑娘漂亮是漂亮,可是不得人心,尤其是父皇和太后都不喜欢她,你若是娶了她,还能有什么好结果?女人么,其实都一样,不过就是皮相好看点,宜室宜家才最重要。”
     
      太子还没有见过李长乐,只是从众人口中得知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但是在他看来,如果为了一个女人引起皇帝的不满,那就太愚蠢了。
     
      “大哥多虑了。”拓跋真曾经考虑过迎娶李长乐,可是自从她被父皇厌恶之后,他便绝了这个心思。
     
      “你别瞒着我了,你最近搜集了很多的书籍、古玩、琴谱,定然是拿来讨好女子的,可是能让你看上眼的,恐怕就只有那个美人了,不过,三弟,有句话我必须提醒你,若是父皇对李长乐没有好恶,那我一定会支持你娶她,因为她外公是蒋国公,父亲又是李丞相,这对我们帮助很大,但是父皇现在很反感她,那你就要想清楚了,再有,女子不过是锦上添花的,对她们绝对不能太宠爱,否则就会给你带来祸患……”
     
      那些东西……的确是他搜集来的,可是他搜集来之后却没有送出去,拓跋真沉默了一下,没有做声。
     
      太子很是担忧:“三弟,你真迷上她了?这可不行。”
     
      “大哥放心,我不是糊涂的人。”
     
      太子还是不放心:“不行,我一定要早点替你寻觅一个佳妇……”
     
      “这件事情……请大哥让我自己处理吧,既然是娶妻,当然要娶一个琴瑟和谐的,对我们大业有襄助的,您说对不对?”拓跋真笑道。
     
      太子叹了口气道:“三弟……”
     
      拓跋真见他还待再劝,笑道:“大哥,追求女子也是一种乐趣,我一直忙于政务,总要找一点消遣,你就当这是我的消遣好了,我不会因此耽误大事的,你放心好了……”
     
      “你看中的人当真不是李长乐?”太子不由奇怪。
     
      “不是。”拓跋真诧异于自己说的如此斩钉截铁,原先他是真的预备娶李长乐的,而且他也被李长乐的美貌打动过,然而现在不知为什么,这个念头已经被他丢诸脑后去了。
     
      “不是就好。”太子松了一口气,随后感到好奇,“看你这样费神,这女子莫非很难到手么?”
     
      拓跋真笑了笑,道:“只是比较倔强罢了。”恐怕不只是倔强,还有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狠毒。
     
      “三弟,女人的乐趣在于温柔体贴,若性子太强,可就难办了。”
     
      “大哥就当我喜欢驯服吧,驯服一个女人如同驯服一匹烈马,这其中固然有危险,但是更有乐趣不是吗?再者说,我不信这世上有驯服不了的女人!”拓跋真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微笑道。
     
      自从那天李未央说了让他离她远一点的话,他反而更加在意她,在他看来输给谁都无所谓,但是输给拓跋玉,这绝对不可以!那人从小到大处处和自己势均力敌,哪怕看女人的眼光都这样相近,他得不到李未央的话,拓跋玉也别想得到!
     
      拓跋真暗暗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下午,李未央从荷香院里出来,刚到花园,便看到拓跋真远远走过来。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未央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如今拓跋真手上连续折损了几名大将,他自然要想法子填补上这个空缺,来找李萧然,恐怕是别有目的。
     
      现在想回避已经来不及,李未央淡淡行礼,随后便目不斜视地从他身旁走过。
     
      “县主好久不见,身体还安康吗?”拓跋真突然开口。
     
      “谢三殿下关心,我很好。”
     
      拓跋真笑了笑,“哦,你自然是不会不好的,只是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着你大哥了,他去了哪里呢?”
     
      李未央面色平常:“大哥素来喜欢交游,恐怕是出去寻访什么仙山古迹去了。怎么,他没有告诉过你吗?”
     
      拓跋真轻轻一笑,“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李未央不想与他多谈,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让她觉得恶心。她冷冷地说:“我不耽误皇上殿下了,先行告退。”
     
      拓跋真突然走了几步,拦在她的面前。
     
      李未央面上似笑非笑,她都已经说过让他滚远点了,怎么还不死心!她扬眉道:“不知三殿下有什么指教?”
     
      拓跋真稍稍别转脸对身边人说:“你们先下去。”
     
      “是,殿下。”原本跟在他身后的人都退了下去,在场的只剩下李未央带来的赵月和白芷。
     
      赵月警惕地站在李未央身后不远处,她并不是大历人,对拓跋真也没有多少敬重之心,若是李未央下令,即便让她立刻拔剑相向也没有什么为难的。
     
      只是,李未央却没有开口这么做,众目睽睽之下对拓跋真动手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
     
      拓跋真慢慢地踱到她的面前,他的眉目五官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的深邃和英俊,若是寻常人看到,很容易就会被他迷惑。
     
      李未央却没有半点动容,冷冷望着他:“三殿下还有什么事吗?”
     
      “不光你大哥出游了,似乎最近也没听到大小姐在谁家的宴会上出现。”拓跋真微笑道。
     
      看来他还真是时时刻刻关注着李家的动静,李未央微笑:“母亲生病了,大姐就去庵堂为她祈福,怎么三殿下不知道吗?”
     
      “哦,既然母亲生病,儿子又怎么会远游呢?”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母亲生病是最近的事情,父亲已经写了信给大哥,却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没能立刻赶回来。”李未央有条不紊地说着,故意模糊了这几件事情的因果关系。
     
      听起来或许很合理,可是从李未央的嘴巴里面说出来,拓跋真就觉得十分的奇怪。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李未央隐藏的恨意,那么她说的话一定连一半儿的可信度都不到,可是他又实在不能想象李家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当然若是他庞大的信息网络还在的话,他是可以知道真相的,偏偏他的渠道出了点问题……他皱眉,“大夫人不理事,大小姐去了庵堂,而大少爷又失踪了,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李未央笑了:“奇怪不奇怪,三殿下大可以去问问我父亲,相信他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家上上下下的解释都是一样的,大夫人生病了,李长乐去祈福,李敏峰出游了,家中的奴婢们也都被下了禁口令,能说的不敢说,想说的不知情,现在外面人也只能相信这样的说辞,毕竟魏国夫人也是亲自来探望过大夫人的,发现她除了疑神疑鬼的之外并没有被软禁……连魏国夫人都说她姐姐病了,别人还能不信吗?
     
      “三殿下还有什么好说的?没有的话我该走了。”李未央提醒他。
     
      “县主怎么这么急着走?”
     
      “殿下好像忘记了,我在酒楼里说过的话,现在还算数的。”
     
      拓跋真面色一沉,哈哈冷笑了两声:“原来你还记着那件事,可你当我是一条狗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还没资格命令我。”
     
      “三殿下,你虽然是皇子,可也没有为所欲为的权力。”李未央直直地站在那里,然后抬起头,对上他那双闪着光芒的眸子,目光十分冷厉,“你到底想做什么,殿下可以对弱女子有这种无礼行为吗?你就不怕被人看见,招别人口诛笔伐?”
     
      李未央的眼睛非常的漂亮,眸子很黑很深,像是一个清幽的古井,能将人吸进去。拓跋真发现,自己的目光很难从她的脸上移开。虽然她没有李长乐那样夺目的美貌,却仿佛一股沁人心脾的泉水,更为幽静神秘。
     
      “口诛笔伐?”拓跋真笑了一声,道,“若说我向你父亲提亲呢,他会不会同意将你嫁给我?”
     
      李未央不由笑了:“拓跋真,你是不是犯贱?”
     
      拓跋真眼神变得很冷:“李未央,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可能容忍你一再对我无礼。”
     
      李未央摇头,像是不敢置信一样:“我可是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对你说过,除非你喜欢别人这样羞辱你,不然你为什么要向我父亲提亲,这只能说明你病入膏肓了!”
     
      “李未央,你果然比那些名门闺秀有意思的……”拓跋真眼也不眨地看着她,薄薄嘴唇浮上一丝笑,“阴险、毒辣、伶俐、狡猾,跟我还真是很匹配,你自己不觉得吗?我们也许是最相配的一对。”
     
      他以为他是天上的神吗,可以肆意操纵别人的人生,李未央恨不得将他一口的牙齿全都拔下来,从前他是怎么对待一心爱慕他的自己的,现在见自己和别的小姐不同,竟然敢来纠缠!
     
      “是,我的确配得上你,可是你没有想过,你配不上我!”李未央一字一句地说完,冷笑道,“既然你记不住我上次在酒楼说的话,那我就再说一次,你,拓跋真,配不上我!所以,滚远一点!”
     
      拓跋真眸子变得无比冷:“李未央!你当真看上了拓跋玉?他就这么好吗?还是你根本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好,你很聪明,你成功了,我成功注意到你了,现在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欲擒故纵耍的太久没意思了!”
     
      李未央差点笑出声音来,这男人是疯了吗?竟然会以为她对他不予理会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
     
      这种人,还真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未央看着他说:“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你,更加不会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故意在你面前冷漠以待,你真的是想太多,不是大历朝所有的女人都会看上你的,别把自己想的太美好了。”
     
      拓跋真死死盯着她,目光灼灼,“李未央,这世上还没有女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你怎敢如此戏弄我?若是我想要你,你就必须是我的,不管我喜不喜欢你,也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应该如其他的女人一般,想尽办法讨我欢心,费尽心思引我注意,而你呢,你想尽办法让我讨厌你,厌恶你,费尽心思地逃离我的身边。你越是这样做,我就越想要得到你,你大可以试试看,咱们究竟谁能拗得过谁!”
     
      拓跋真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皇子和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他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不把他放在眼里,尤其是李未央这样的女子!
     
      李未央冷哼一声,道:“那就等着瞧吧,要我这块顽石能不能对你点头,你等到海枯石烂吧!”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未央,你等着瞧吧。”他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地说了句。
     
      她如此看清他以后,还想着去攀附拓跋玉吗?一想到那日,他们不知谈到什么相视而笑的情景,他的手不自禁地紧握住拳。
     
      李未央走出了花园,白芷担心道:“小姐……”
     
      李未央摇摇头,“我没事。”接着用一种很严肃地语气吩咐她们:“这件事情你们必须守口如瓶,谁都不许说出去,否则,我绝不会轻饶。”
     
      赵月和白芷对视一眼,连忙说:“奴婢知道。”
     
      年节之后,就是狩猎。
     
      每年到了这个季节,皇上就会降旨,要王室子弟和文武百官随行。李未央因为有县主的封号,再加上李萧然的刻意为之,竟然也在随行名单之中。这样的殊荣,在李家的女孩子里还是唯一的,这是了不得的殊荣,换了任何人,都会兴奋不已。可是李未央却显得有点闷闷不乐。
     
      李敏德好奇道:“三姐为什么不高兴?”
     
      李未央淡淡道:“有什么好高兴的呢?”说到底,不过是一场贵族之间的屠杀罢了,没有意思又浪费时间,还会见到许多让人腻歪的人。比如拓跋真、魏国夫人之流。
     
      李敏德眨了眨眼睛,道:“就当出去散散心吧,这次要往北走,那里有皇家狩猎专用的大片草场,据说是野生的草原,而且一望无际,可以见到很多和京都不同的风物。”
     
      李未央点点头,望着花园里的苍松:“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怎么会?大伯父带着你是为了让你散散心啊!”
     
      “散心?”李萧然现在怕是将目标转移到她的身上吧,李未央摇了摇头,随后转头对赵月道,“你大哥回来了没有?”
     
      赵月皱起眉头:“这一次大哥去了大半个月,一直都没有消息回来。”
     
      赵楠武功奇高,李未央让他在半途上向李敏峰下手,找机会制造一个意外除掉他,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本来也用不着过于担心,可——若是对方早有防范,就没那么容易了。大夫人、李长乐、李敏峰这三个人,李未央之所以选择第一个向李敏峰下手,是因为在外面动手更方便更容易,也不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三姐担心赵楠出事了?”李敏德眸子里有一道寒光闪过,转瞬即逝,快的让人察觉不出。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李敏峰虽然已经被父亲所厌恶摒弃,可是我总觉得,大夫人还留有后着。”
     
      李敏德断然道:“一个已经被吓得疯疯癫癫的老女人还能有什么法子?再者说她连李家都出不去——”
     
      李未央笑了笑:“百蠹之虫死而不僵,你怎么会觉得她事先毫无防备呢?更何况这么多年来大哥在外面游学,若是大夫人不在他身边安排足够的人手,怎么放心让他去?之前我们看到她的狼狈,却忽略了她一贯的小心谨慎,我怕赵楠会遇到危险。”
     
      赵月却显得很有信心:“小姐放心,我大哥纵然不能成功,也绝对不会有危险的。”
     
      李未央不由转头看她,见她满脸自信,不由笑道:“希望如此。”
     
      出城狩猎之日,官道全面封路,不许庶民通行,路旁馔饮买卖商肆一概歇业。从皇城的道路两侧张设着一丈高的连绵锦幛,五色衣冠仪仗自成鲜明方阵,相衔而行,一时旌旗冠盖遮天蔽日。这一次,皇上带了不少的妃嫔,皇后因为身体不佳,所以留守后宫,妃嫔里带了梅贵妃、武贤妃、张德妃,柔妃,还有几个较为受宠的嫔,皇子中除了太子代为处理国事不能随行,其他人基本都来了。因为皇上下旨开恩,允许随行官员们携带家眷,甚至还亲自点了一批人,比如李未央便是属于这部分受到皇帝特别关照的,还有一些官员出于这样那样的目的,也带了精挑细选的家眷来,李未央注意到,来的竟然都是各家最出众的小姐们,然后是三千禁卫军,五百近卫,再加上其他太医,宫婢,浩浩荡荡有近千人。
     
      李未央坐在后面随行的马车里,百无聊赖地打开车窗向外看。却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披一件极长的斗篷,风帽掩去了眉目,衣服下摆里露出精工紫金马镫。他原本是疾驰而过,却突然在李未央的马车前勒住了马,将脸转过来,一转瞬中神色异常清峻。李未央一眼便认出那人是拓跋玉,她大方冲他一笑容,他礼貌地扬起鞭尾挥舞了一下,才策马带领随从侍卫等列队趋前,紧紧尾随御驾而去。
     
      很快,景色已经从繁华的城市变成农田水渠,窗外青山连绵起伏,道路两旁是农田,李未央看了一会儿,更加百无聊赖,便拿出一本书看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赵月道:“小姐,到营地了。”
     
      果然,此刻大队停下来,一阵人攘马嘶。女眷们纷纷从车上下来,退到一边去。人们开始安营扎帐篷,杂役们开始生火造饭。李未央看着大家忙忙碌碌,看着一顶顶帐篷立起来,最中间的是明黄色的顶子,绣着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便是皇帝的帐篷了。
     
      女眷们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显得十分兴奋,并且还热烈地讨论着皇子们住在哪一顶帐篷里。这样的皇家狩猎,李未央从前参加过很多次了,所以并没有多少新鲜感,所以便让白芷跟着去收拾东西,自己则带了赵月出去走走。她穿着一身轻便的骑装,小牛皮的靴子,一路上踩着软软的青草,感受着风儿拂面的清爽,倒也别有一番味道。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块泥巴飞过来,赵月用长剑一击,泥巴照着原样飞了回去,一个小姑娘从草丛里跳出来,满头满脸碎了的泥巴:“李未央!”
     
      李未央一瞧,这丫头可不就是九公主吗?只不过现在她满脸怒气冲冲的,实在称不上可爱。她旁边还站着个眨巴着眼睛的男孩子,充满好奇地看着李未央,她一看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见过八皇子,九公主。”
     
      八皇子笑嘻嘻地道:“你是让皇妹跳脚的那个县主吗?皇妹回宫以后,一天要提起你七八回呢!”都是咬牙切齿的。
     
      李未央走过去,捏了捏九公主的脸颊:“公主,好久不见,早知道你这样想我,我就进宫去看你了。”
     
      九公主一下子跳起来,足足有一尺高:“李未央,你好过分,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我要去告诉父皇——”
     
      李未央凉凉地提醒道:“对对对,九公主可以告诉父皇你被我欺负了,所以找她哭鼻子。”
     
      九公主的小鼻子皱起来,她原先是来找李敏德的,可是一见到李未央就被她气得将李敏德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旁边的八皇子说话还有点孩子气:“皇妹,你别四处说了,被一个比你大两岁的臣女欺负,说出去岂不是要连累母妃一起被人笑话吗?”
     
      李未央听他说话像是个小大人,不由笑道:“八殿下说的是。”
     
      九公主哼了一声,转头就走,八皇子飞快地跑过去,还不断回过头来看着李未央。
     
      一旁的树后突然传出一阵笑声,李未央回过头来,却看到拓跋玉从树后面走出来,满面笑容道:“一个大人欺负小孩子,你还真好意思。”
     
      李未央扬起眉头:“七殿下比我大吧,你不也在以大欺小吗?更何况我不过十四岁,算不得什么大人。”没有及笄,她就可以装作自己是小孩子,女人嘛,不管多大年纪,对自己的年龄都是十分在意的,谁也不愿意被人说老。李未央好不容易重活了一把,对年纪这个问题十分的在意,若是说起前世的年纪,她可是活到三十六岁,加上现在的十四岁,足足有半辈子了,怎么看都是个老女人,这一点她只要想到就觉得头皮发麻……
     
      拓跋玉听了就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他走过来,看着远处的帐篷道:“怎么没和其他人在一起?”
     
      按照道理说,她应该和那些名门女眷在一起才对。
     
      李未央冷淡地道:“我没兴趣讨论七殿下今天穿了什么衣服,也没兴趣听他们议论昨儿个谁家的小姐被五殿下扶了一把。”
     
      拓跋玉不禁扬起唇畔,他发现跟李未央在一起,总是能被她的三言两语逗笑,虽然她并不是故意让你笑的,可是他总会觉得她十分的有意思。
     
      “出去走走吧。”拓跋玉试探着道。
     
      李未央不禁皱眉:“现在?”
     
      拓跋玉点头,“是,现在,不可以吗?”
     
      李未央失笑:“我以为你应该在皇帝跟前献殷勤的。”
     
      拓跋玉笑了:“殷勤哪天都可以献,但是能看到县主的机会可不太多。”
     
      说着,他径直向前走去,一边柔声道:“在这片树林的后面,有一条很漂亮的小溪。我以前曾经在那里捉过鱼,很有意思的。”
     
      李未央被他说的起了三分兴致,便带着赵月和他一起走了过去。拓跋玉说的果然没错,只是小半个时辰,李未央眼前出现了一条如玉带般的溪水,在阳光下闪动着粼粼波光。四周是一些普普通通的野草,虽然叫不出名字,却能看到晶亮的露珠在叶子上和花朵上滚动,比任何的珠玉宝石都要耀眼。
     
      李未央随便地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这里风景真让人怀念。”
     
      拓跋玉被这句话说的愣了愣:“你不是第一次来吗?”
     
      李未央笑了笑,眼睛飞快地闪过一丝什么:“我看过别人画的草场溪水图啊,难道七殿下以为只有你来过这里吗?”
     
      拓跋玉不以为意道:“不管你是不是第一次来,都要小心谨慎,这里看起来风平浪静,危险的时候却有很多的猛兽,你要让你的丫头随身保护你。”
     
      李未央看着水里游动的小鱼,心情变得舒畅起来:“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
     
      随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拓跋真最近有什么反应?”
     
      拓跋玉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不知不觉地除掉了他大半儿的人,他却怀疑是五哥做的,现在挑唆着太子跟五哥掐起来了,五哥向父皇请求纳你大姐为正妃,结果皇后在背后给他拆台,将李长乐的事情变本加厉地向太后告了一桩,太后特地把五哥叫过去骂了一顿,说这样的女人根本不能娶进门,否则一定会惹来祸患。可是我看五哥倒像是还没有死心,刚才还在到处找你大姐。”
     
      找李长乐?她现在还在山上吃斋念佛呢,李未央一本正经地说,“五殿下真是痴情,希望他和大姐有情人终成眷属。”
     
      拓跋玉不由笑起来:“你就不要装了,当我不知道你讨厌李长乐吗?不过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任谁有一个那样的大姐,心情都不会很好的。”
     
      李未央见他误解了她讨厌李长乐的理由,不由笑了笑。眼前这个男人,怎么会理解她的心情呢?恐怕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人能理解。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两人抬头望去,却是拓跋真带着两名护卫走过来。
     
      他面色沉静,目光冷凝,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然而眼睛里却是冰冷的。李未央知道,这是他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
     
      “三殿下。”李未央屈膝行礼。
     
      拓跋真若无其事地点点头,然后说道:“两位还真有闲情逸致,尤其是你七弟,你不在父皇身边保护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拓跋玉淡淡道:“三哥多虑了,周围有三千禁卫军,难不成父皇还会有危险?”
     
      李未央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冷笑。
     
      拓跋真见到,双眼微微眯了眯。
     
      拓跋玉笑道:“再者说,我和县主不过是偶遇,倒是你,莫非是特地寻找过来的吗?”
     
      拓跋真听到偶遇这两个字,心中很不舒服,可是面上却丝毫不露痕迹,淡淡笑道:“我只是听说这里有一条小溪,风景很好,特意来转一转。”
     
      李未央从看到拓跋真出现,就很有点不耐烦了,她冷淡道:“七殿下,我的行李还没有收拾好,请恕我先行告退了。”
     
      拓跋玉笑了笑,道:“县主请自便吧。”
     
      自己一来她就要走,看在拓跋真的眼里,他的脸色即刻沉了下来。
     
      然而李未央还没有走出树林,便被人拦住了。
     
      高敏拦在了李未央的面前,横眉怒目地看着她。
     
      李未央扬眉看着她,倒是有点奇怪她为什么露出一副要把她吃掉的神情。
     
      看到李未央,高敏气得浑身发抖,双目圆睁,贱人,你凭什么,凭什么!
     
      赵月警惕地站在了李未央的身侧,她看出来,此刻高敏的神情极为不自然。
     
      半天高敏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李未央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高敏看到这情形,想起刚才拓跋真明明在和她和颜悦色地说话,可是一看到李未央走过去,立刻就丢下她走了,不由一股火直往上冲,再也忍不住,冲口而出:“李未央,为什么看到我就走,难道是心虚?”
     
      李未央冷笑一声,停下脚步,回过身,看着她,“表姐这话好奇怪,我为何要心虚?”
     
      平日里的高敏自重身份,虽然讨厌李未央,最多就是冷嘲热讽两句,今天却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般。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