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8 步步惊心

    庶女有毒

    088 步步惊心


      高敏冷笑着道:“首先恭喜你,很快就要飞上枝头了,将来顺利地坐上三皇子妃的位置,那才真是了不起。”
     
      李未央冷冷地看着她,“表姐,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干什么。”
     
      高敏脸上笑容一敛,双手握拳,瞪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居心,你别忘了,你只是个不入流的庶女,别妄想攀附皇子做上正妃,最多也就是个侧妃,到时候——”
     
      李未央见她一张嚣张跋扈的脸,不由感到厌恶:“什么攀附皇子,别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
     
      高敏怒气冲冲道:“我分明看见你和三殿下在一起,你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么理所当然,你简直无耻!”
     
      “高敏,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你算什么人!”李未央直视着她,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地说:“你既然喜欢拓跋真,就去找他好了,何必缠着我,不觉得脸红吗?”
     
      高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未央竟然点明了她喜欢拓跋真!她也不想想,她自己口口声声的三殿下,谁还看不出来她喜欢拓跋真呢?!李未央又不是傻子!但是她现在却因为被人点破了心事而更加气急败坏:“李未央,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你不怕我告诉三殿下?!”
     
      李未央笑了,笑得很开心很甜美:“你若是想去就尽管去说好了,在他面前我从来没演掩饰过自己的脾气,你还要记得顺便告诉他,你喜欢他,想要嫁给他,看看他愿不愿意娶你做正妃,不过看在表姐妹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拓跋真这个人有眼光有野心,只怕你一个区区的伯昌侯府,他还不会看在眼里!”
     
      高敏咬牙切齿:“你说什么?!”她心里却知道李未央所说的是事实,魏国夫人曾经进宫试探过武贤妃的口风,武贤妃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向拓跋真提起的时候被他婉转拒绝了。伯昌侯听了把魏国夫人骂了一顿,说她不自量力,也说拓跋真颇有野心,看不上逐渐没落的伯昌侯府,可是对高敏这个春心萌动的小姐来说,根本不相信拓跋真会看中这些俗物,她一心以为只是平日里接触的太少,所以拓跋真才对她那么冷淡,因此她这次非要闹着跟了来,却没想到拓跋真一看到李未央就丢下她走了,她立马下了判断,李未央是个狐狸精,夺走了拓跋真的关注!“你别这么猖狂,三殿下是属于我的!谁也别想和我抢!”
     
      “拓跋真是谁的我管不着,也不关心!我该说的已经都说完了,那些破铜烂铁你当成宝贝我一点也不稀罕,你喜欢尽管去抢去夺,不过我最后说一句,带着你的三殿下滚得离我远远地,我不想看到一群疯狗在我面前乱吠!”李未央一声大过一声,一步步地逼近她,高敏一步步地后退,刚开始的得意与嚣张慢慢消退,脸色一分分地变白。
     
      “你好好努力,我在这里祝福你早点当上三皇子妃!”说到这里,李未央轻哼一声,不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高敏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她猛地走到一片草从前,将花草一把一把的扯下,狠狠地在地上踩烂。
     
      “小姐,您千万息怒!”丫头在旁边看着害怕,柔声劝说道。
     
      高敏想也不想,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丫头委屈地捂住了脸,躲到一边去了。
     
      高敏面孔扭曲,恨得全身发抖,她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用仅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李未央,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抢走三殿下,如今很得意是吗?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想了想,她忽然笑起来,声音尖利,没错,只要李未央不存在,三殿下自然会注意到她。
     
      只要她死了!
     
      李未央一直在李府很少出门,没有这样的机会,可是现在都是在野外,想要除掉她,多的是办法!
     
      丫头在旁边看着她阴森的面孔,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高敏在武贤妃的帐篷外面绕了两圈,如今三殿下的心思都放在那个贱人身上,娶她是早晚的事情,如果让她先一步嫁给三殿下,自己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她高敏才貌双全,怎么可以输给那么一个出身下贱的东西!可是如今,怎么才能挽回劣势呢?她想来想去,就想到武贤妃了。她是拓跋真的养母,对他有抚养的恩德,拓跋真一向十分听她的话,如果自己在她面前将一切都抖出来,她一定会阻止拓跋真娶这种低贱的女人!下定了决心,她往帐篷里走去,可是却在门口被宫女拦住了:“高小姐,贤妃娘娘被陛下召见,现在不在帐中。”宫女毕恭毕敬地道。
     
      高敏面色一僵,她明明听见帐篷里的声音,为什么贤妃娘娘不肯见她?!她怎么会想到,一个区区的伯昌侯府,若非有蒋国公府和李丞相的姻亲关系在,谁会高看她一眼呢?不过是魏国夫人还不知道其中深浅罢了,连带教育出来的女儿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敏咬紧了唇,眼中冷光闪烁,贤妃娘娘不肯见她,她该怎么办呢?
     
      她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家的帐篷,见到魏国夫人就一头扑到她的怀里。
     
      “母亲,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女儿,只要母亲帮女儿这一次,女儿一定能成功!”
     
      魏国夫人被她那疯狂的表情吓住,连忙挥退丫头,扶起她:“敏儿,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敏咬紧了嘴唇,脸色苍白,双目亮得吓人:“母亲,你一定要帮我杀了李未央!”
     
      说着,她就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魏国夫人,魏国夫人听了,眉头越皱越紧。
     
      “你是说,李未央当时还和七殿下在一起吗?”她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是,还有说有笑的,她真是不要脸!”高敏咬牙切齿。
     
      魏国夫人却笑起来:“这样,母亲就有办法了。”
     
      “你有什么办法,我本来想让贤妃娘娘阻止三殿下,教训一下李未央,却没想到她根本不肯见我!她这分明是瞧不起咱们家啊!”高敏委屈地直掉眼泪。
     
      魏国夫人冷哼一声:“从你大哥死了之后,这宫里头的人哪一个不是表面恭敬背地里瞧不起咱们,唉,可惜你二哥不争气,不过,贤妃那里不行,还有张德妃呢!”
     
      七殿下的母亲?高敏疑惑地皱起眉头。
     
      魏国夫人笑了:“张德妃对七皇子寄望甚高,你觉得他会眼睁睁看着七殿下喜欢李未央吗?”
     
      “可是——”
     
      “傻丫头,若事情是咱们自己动的手,难免会惹祸上身,可动手的人换成德妃娘娘,谁也怪不到咱们头上!”魏国夫人提醒道,随后快速起身,道,“走吧,和我一起去拜见德妃。”
     
      两个时辰以后,一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小猫跳进了帐篷,把白芷吓了一跳,赵月刚要出剑,李未央喝住了她。
     
      那只小猫通体雪白,眼睛还是琥珀色的,一看就知道是名贵品种。李未央猜到是哪家贵人的,刚要吩咐将它放出去,外面进来一个年纪很小的宫女,“哎呀,坠儿你在这儿!害得我好找!”她抱起猫儿,这才像是刚刚发现了李未央她们一样,脸上带着笑容道:“原来是县主,这是德妃娘娘的猫,她找了许久都不见,竟然在县主这里。”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原来是娘娘的宠物,那就赶紧带走吧。”
     
      宫女却站在原地没动:“猫儿是县主找到的,还是请县主跟奴婢一块儿把猫儿送回去吧。”
     
      李未央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这猫儿分明是被人放进来的,怎么成了她找到的——这就是说,德妃想要见她了。
     
      她略沉思片刻,道:“好,容我梳洗一番。”
     
      宫女笑道:“不必了,德妃娘娘在等着呢。”
     
      李未央站起身,道:“如此,就请带路吧。”
     
      站在德妃的帐篷前,李未央站住了脚步,一位女官站在门口,看到李未央来了,冷淡而挑剔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片刻,才道:“娘娘正在等着,快进去吧。”
     
      这样居高临下的口吻,让人很不舒服。张德妃向来是贤良淑德的形象,会纵容身边女官流露出这种高傲的神情吗?李未央不得不怀疑,对方是在给她一个下马威。
     
      可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和她儿子多说了两句话?那么这大历朝那么多送香囊送荷包甚至自荐枕席的小姐们,张德妃岂不是都要把她们吃了?李未央按下复杂的心情,径直走了进去。
     
      帐篷之内布置得如同雅间,有女官掀起层层珠帘,李未央低垂着眼,慢慢走了进去。里面点着熏香,庄重而芬芳,李未央却不喜欢任何熏香的味道,稍稍屏住呼吸,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给德妃娘娘请安。”
     
      帐内久久无声,李未央几乎要以为这里并没有人时,一个声音响起:“你是李家的三女儿?”
     
      “是的。”李未央轻轻答。
     
      “抬起头!”
     
      李未央缓缓抬头。德妃倚在贵妃椅上,体态优美,青色的裙裾迤逦而下垂到地上,她很美丽,眉目精致如墨所画,眼眸转动时流转着动人心魄的光芒,帐内的光影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侧面轮廓,眉睫浓长。
     
      不知为何,她看起来竟那般清冷,与七皇子拓跋玉如出一辙。
     
      在李未央看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李未央。
     
      她的眼波带着三分惊讶两分探究,望着她,最后长长一叹。
     
      “生得好,仿佛是水莲一样。”她轻轻呢语一句,仿佛是自言自语。随后德妃笑了起来,鬓间步摇的缨络洒洒作响,“我听说,你是家中的庶出女儿,你母亲是一个丫鬟,是不是?”
     
      李未央面色不变,答道:“是的。”
     
      “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想必是花费了很大的心思。”德妃支起下颚,凝视李未央,“你和玉儿是什么关系?”
     
      李未央仰起脸,直视德妃:“我和七殿下没有关系,仅仅是普通朋友。”或者,也是盟友。
     
      德妃原本以为她是普通攀龙附凤的女子,可是见她回答的这样快、这样强调普通二字,却又有点看不懂她了,她的眸中显出一丝迷茫,很快又掩去,声音平静道:“你这种性子,一直是这样直接吗?”
     
      李未央淡淡道:“娘娘是希望未央实话实说的,所以未央便只能向您表白自己的心意,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七殿下并不匹配,所以没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竟然这样斩钉截铁!德妃有一瞬间的惊讶,她起身,慢慢走近,托起李未央的下颌,仔细地观察着,随后道:“玉儿很喜欢你,经常不自觉地向我提起你。”
     
      他简直是眉飞色舞地——说起李家的三女儿。
     
      不过德妃今天看到李未央的时候还是有点失望的,这丫头并没有天人之姿,是如何迷上自己那个眼高于顶的儿子呢?
     
      李未央心中一顿,随后望着德妃的眼睛,回答道:“殿下只是欣赏,无关男女之情。”
     
      德妃惊讶地望着她,不自觉地松了手。
     
      “居然这样谦虚……呵呵……”德妃说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靥满面,“不过,玉儿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他需要很多人的支持,联姻是最好的方法,你毕竟是李丞相的女儿,又是玉儿所心爱的,若是愿意做个侧妃,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李未央听地心惊,启唇道:“娘娘,我不愿意!”
     
      德妃瞥了她一眼:“怎么?嫌侧妃的位置太低?难不成你还想要做正妃吗?”
     
      这一瞬间,帐内的气氛几乎凝滞。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正妃我也不会做的,娘娘说得对,七殿下的身份特殊,将来他还会喜欢很多人,而且是必须喜欢她们、宠爱她们,但未央的夫君,这一生只能喜欢未央一人。”
     
      张德妃完完全全镇住了,李未央的脸一半沉浸在光芒中,眉目精致如玉雕成,乌黑的眸蕴着闪动的光华,然而却带着说不出的倔强和坚定。
     
      她绝不是在开玩笑。
     
      德妃有一瞬间几乎说不出话来。
     
      “居然还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这个丫头!”德妃反应过来,几乎勃然大怒。虽然她也没看上李未央,可是为了她的儿子,她真的考虑过让她进七皇子府做侧妃,可是她竟然这样不识抬举!
     
      “娘娘!”李未央突然提高了声音,“我绝不是看不起七殿下,恰恰相反,他不是普通的皇孙贵人,娘娘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娘娘绝不会容许我这样任性霸道的女子在他身边!在娘娘的眼中七殿下是珍宝,自然值得稀世的翡翠来匹配,而我不过是路边的石子,请娘娘不用多虑,我不会妄想去攀龙附凤的!与其嫁给七皇子做妃子,陷入日复一日的争斗中去,我大可以寻一个普通人家,找一个普普通通珍惜我爱护我的男子过日子!”
     
      李未央的话像是针一般一字一句刺进张德妃的心,她望着她,竟然有一瞬间的惶然。她轻轻地张嘴,却没有发声,眼神震怒。
     
      “你太天真了,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德妃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
     
      李未央不是天真,她已经走过德妃娘娘所选择的道路,皇子龙孙、飞黄腾达,可是最后她奋斗一生,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一片虚无而已。原本她实在不想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但是如果不把话说清楚,难保德妃还留着让她嫁给七皇子做侧妃的念头。去做了拓跋玉的侧妃,跟当初嫁给拓跋真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将曾经的道路再重复一遍。没有错,拓跋玉现在对她是很有好感,可是当初拓跋真也未必没有对她轻怜密爱的时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谁能保证将来他能宠爱她一辈子呢?所以,她绝对不能嫁给拓跋玉!
     
      话已至此,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
     
      李未央本想就此退离,德妃却道:“你可会弹曲子?”
     
      李未央慢慢道:“不精通。”
     
      “弹一曲给我听。”德妃突然道。
     
      曲通人心,她想要知道,李未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同于寻常千金小姐弹奏的婉转琴曲,李未央的琴声显得异常冰冷,让人听来如同在水天一色,云雾弥漫的夜景中,看到一条孤舟入海,飘忽动荡,这是一首让人觉得寒冷苍茫的曲子,光是听着就觉得这少女的心异常孤单、冰冷。
     
      德妃听着,一直都没有出声。
     
      帐篷的一角突然被人掀起,一个宫女走了进来,李未央手中角弦顿时断了,她连忙站起道:“未央失仪,请娘娘恕罪!”
     
      李未央的瞳孔内仿佛始终有面镜子,隔绝内心,只是将外界投映的一切冷冷反射回去。可是在弹琴的一瞬间,镜面劈开一道裂痕,德妃深刻清晰地望进了她的眼底,浓烈沉潜的窅黑在那双古井般的眼里沸腾着,她没有说谎。德妃叹了一口气,半晌之后,她的眼中渗着一种不知是悲伤还是怜悯的表情:“你的心,比石头要硬,比冰还要冷呢。”
     
      李未央似乎没有听见,她福了福身,就这样走出去。
     
      德妃没有阻拦。
     
      掀开帐篷,李未央走了出去,外面阳光和煦,她觉得刺目,微微眯起眼睛。
     
      “你怎么了?”
     
      她侧头望过去,拓跋玉快步从不远处走过来。
     
      李未央冷眼望着他,清亮的眸底一片冰寒。
     
      虽然心中对于麻烦都是敬而远之,可是李未央的脸上浅浅地带着笑道:“殿下,请你提醒德妃娘娘,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想要攀龙附凤的。”
     
      “你……”拓跋玉的语音突然顿住了。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七皇子,甚至有的时候误会还是眼前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德妃不是鲁莽的人,不会因为自己和拓跋玉走得近了一点就说这样的话,无非是拓跋玉在德妃面前说了什么!大概在这些贵人面前,她不过是一件东西,随随便便就可以决定她的命运,还需要她三跪九叩、感恩戴德!真是白日做梦!无论多愤怒,李未央却只是冷冷地屈膝道:“我告退了。”
     
      拓跋玉微怔,唇边温雅的笑容渐渐淡了。
     
      当天晚上,禁军副统领左元接到了一个命令,一个让他不敢置信的命令:“什么,娘娘要杀她?”
     
      女官小声道:“噤声,小心隔墙有耳!”
     
      左元背着手走来走去,过了一会,才停下来,看着一边端坐着的面容秀美的张德妃道:“娘娘,安平县主是陛下很喜欢的人,太后娘娘也很看重她,而且七殿下最近和她……”
     
      张德妃发髻上簪着精致的六叶宫花和玲珑的翡翠珠钿,说话的时候纤长的坠子垂落,微微地晃:“正是为了玉儿,我才不能留着她。”
     
      左元困惑地看着张德妃,然而他的这位表姐只安静微笑,如无声栖在荷尖的一只蜻蜓,叫人全然想不到她的静默平和之中暗藏着这样凌厉的机锋,激起重重叠叠的风浪:“玉儿向我提起,要娶她为正妃。”
     
      左元吃了一惊,随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李未央虽然是安平县主,可毕竟是个庶出,不免矮了那些嫡出的小姐一头,若是娶了回来,只恐会被其他人耻笑,七殿下的身份这样高贵,德妃娘娘定然不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可是纵然不喜欢,回绝就是了,何必下这样的毒手呢?
     
      张德妃叹了一口气,道:“他若只是随口一提,我也许会准了,让他娶了这个女子做侧妃。可是他偏偏郑重其事,一口咬定非要娶她做正妃。”
     
      左元仍旧想不通,向来仁慈的德妃娘娘为何突然下了这种命令——
     
      张德妃嘴角的弧度浮起一个幽凉的冷笑:“玉儿这个孩子,我是晓得的,他表面上看很随和,实际上比谁都固执,若是我一口回绝了,他肯定不会就此放弃,还会生出许多事端,所以我便答应了,许诺说将来找机会向他父皇请求赐婚。可是,我又怎能让那样的女子进门呢?李未央,我今天刚刚见过的。陛下夸她聪明机敏,可是我却觉得这样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少女实在是个麻烦,你看看她到了李府,竟然和嫡母闹得那么僵,到处都传出他们彼此之间的不和睦,和长辈尚且都没办法相处好,将来玉儿的王府里面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子,你想想,她将来怎么襄助玉儿管理好王府呢?我不喜欢她,所以绝对不会让玉儿迎娶她,可是又不能直接拒绝,只好对不起她了。”
     
      左元还是有一些担心:“娘娘没有必要和一个小丫头计较,警告一下就好了。”
     
      警告?纵然警告了李未央,那自己的儿子怎么办呢?张德妃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隐秘的缘由,因为看到拓跋玉难得露出那样的神情,提到李未央的时候,他连眼睛都在微笑,身为母亲,张德妃立刻明白儿子是认真的,从未有过的认真,然而正是这种认真,让她感到一种由衷的恐惧。所以她特地召见了李未央,想要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如果她温柔恭顺、善解人意,那么她或许还会考虑留着她,可是她偏偏是那么的倔强不屈,甚至口口声声要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的女人,娶回来以后有什么好处!然而李未央不死,拓跋玉一定会娶她的。与其如此,不如下定决心,将她彻底铲除。
     
      她抬起头,看着左元,冷冷道:“狩猎之事本就惊险万分,每年都有被流箭射死、被野兽咬死的人,今年李未央也会在那份意外而死的名单上。”
     
      左元的面孔是僵白的,他一向扶持七皇子,知道他的个性是说一不二,若是将来有一天知道是他杀死了他的心上人,他怎么向对方交代?到时候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更何况如今他也是高官厚禄,为什么要冒险呢?
     
      张德妃是什么样的人物,她怎么会猜不到对方的想法?
     
      “你不要忘记,很多事情,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左元吃了一惊,他知道,像是自己这样资历的人,在皇城中一抓就是一大把,再有能力没有背景是根本没办法出头的,可是德妃娘娘一句话,却轻而易举地办到了,不过是个妃子就能如此,若是将来她的儿子做了皇帝,那么泼天的富贵指日可待,自己绝不止是眼前的成就……对于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功名利禄更为诱人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傍晚的时候,李萧然特意来看望了一下李未央,见她一切安好,这才放下了心,叮嘱道:“围猎的时候不要乱跑,很危险的。”
     
      李未央微笑着点点头,道:“父亲也要小心。”
     
      李萧然看着她,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随后大步地走了。
     
      第二天,狩猎正式开始。
     
      皇帝射出了第一箭,高亢的声响刺穿了沉默的帷幕,随着骤然响起的无数利箭的声音,数十只猛禽自四面同时扑拉拉冲出林梢。司祭官高声唱颂丰年,皇子与重臣们纷纷随之张弓搭箭,拓跋玉亦是其中之一。女眷们都在远远的看台上,拓跋玉突然转回头来,匆促地向人丛里的李未央投去一瞥。他的视线在她脸上流连片刻,又稍稍移向一侧。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并不是。
     
      李未央就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拓跋玉并没有大错,自己帮助他的举动,可能是让他误会了,以为自己对他有情。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助别人,拓跋玉不知道前情,自然是不会想到自己帮助他的真正原因。
     
      不过,李未央也不太好意思告诉对方,您真是自作多情了。既然她已经向德妃说明白了,凭着对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会如何强求的,所以昨天她那样对待拓跋玉,多少有点迁怒的意思。或许今后和他相处,尽量保持距离吧。李未央忍不住地想,自己总觉得已经是个年纪很大的,可人家看来,自己只是个小丫头,这种感觉,还真是复杂。
     
      就在这时候,坐在另一旁小姐们之中的高敏冷眼望着李未央,嘴角带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她站起身道:“我们也去马场吧,谁要和我一起去?”
     
      所有的小姐都蠢蠢欲动,这里的马场养着大历朝最好的马,学习骑马对于这些千金小姐们来说是很难得的机会,不会受到严苛的责备,所以看台很快空了一半,都跟着高敏去马场了。
     
      李未央坐在原地没有动,她不想和高敏一起去凑那个热闹。
     
      就在这时候,一颗漂亮的小脑袋突然挤到她的面前,赵月一把剑搁在了她的头上,李未央急忙道:“不得无礼!”
     
      赵月收了剑,九公主却显得很兴奋:“哇,你的剑好漂亮!”
     
      她显然没有意识到,如果刚才她做出不利于李未央的举动,很可能血溅当场了。
     
      李未央扶额,她以为上次已经把九公主吓坏了,她不会再来找她的,谁知她竟然这样顽强,这孩子难道是有被虐情节吗?她不知道,九公主平日里高高在上,很少有人敢对她说真话,她看到李未央会感到害怕,看不到她又会自动自觉来找她,这和某种具有灵性的小动物是一样的毛病。
     
      “陪我一起去外面玩吧。”九公主一边偷偷踢着石子儿,一边悄悄抬起眼睛看着李未央。
     
      很难有人能拒绝这样的眼神吧,李未央叹了口气,看看空了一半儿的看台,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更加引人注意而已,既然别人都走了,她是不是也该合群一点儿呢?
     
      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九公主高高兴兴地在前面走,不时埋怨:“你走的太慢了!”
     
      谁会像你一样不顾仪态,李未央失笑,九公主这样天真活泼,皇帝想必功不可没吧,只是这种个性,对她未必是什么好事。
     
      走出了营区,便看到漫无边际的草原,李未央顿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之感。正因为这种自由之感,她开始喜欢这里了。
     
      “你看!你看啊!”九公主突然跑过来,兜着裙子给她看。
     
      李未央低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一群肥硕的蘑菇像一群胖孩子一样围成一堆,静静躺在九公主宽大的裙摆里。“那边还有好多!”九公主拉着李未央,指给她看,一不小心蘑菇全都掉了,她赶紧蹲下了身子,将蘑菇一个一个捡起来,随行的宫女们面面相觑,李未央也帮着她捡蘑菇,其他人见了,便也都帮忙。
     
      这些宫女的年纪都不大,说是公主的侍女,还不如说是她的玩伴,只是平日里都是尊卑有别,不敢太过放肆,也不敢真的将公主当成朋友,但是现在看到公主把衣襟兜起来没命地装蘑菇,不小心摔倒了,搞得满地蘑菇乱滚,一脸狼狈的样子,李未央就会笑话她,其他人看到了,也都被这种质朴亲近的气氛彻底地熏陶了,气氛一下子欢快起来。一个宫女不知不觉地唱起家乡的民歌来,李未央听着,直觉的那歌声悠扬悦耳,不知不觉地微笑起来。
     
      这时候,九公主突然丢了蘑菇,跳起来道:“你们看!”
     
      李未央向天空望去,一头苍鹰在洁白的天空展翅掠过,九公主笑起来:“我要让七哥给我捉一只!”
     
      李未央沉下脸,九公主缩了缩脖子:“怎么了?”
     
      “若是别人看你可爱,也要捉了你去养活,你要怎么办?”李未央提醒她。
     
      九公主撅起嘴,不高兴道:“不捉就不捉到嘛,凶什么凶!你比我母妃还可怕!”
     
      李未央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九公主的注意力却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她指着不远处的高敏道:“她的马骑的真好!”
     
      李未央远远看了一眼,淡淡道:“一般。”
     
      九公主吃惊:“可是她的骑术真的是我们大历朝女子之中最好的了。”
     
      高敏一贯是高傲的,但是此刻她扬着马鞭,自由奔放、豪爽大气,看起来和往日里判若两人,李未央心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高敏,只可惜她不懂得欣赏自己的美丽,偏偏要去学习李长乐的大家闺秀风范,反倒落个东施效颦的结果,李未央摇了摇头。
     
      九公主兴奋起来:“我也要学骑马!”
     
      宫女们吓了一跳,这才醒悟过来,连忙上去劝阻:“公主不要啊,陛下说过不许您做危险的事情!”
     
      九公主的脾气上来了:“不是有你们在吗?!马上牵马过来!”
     
      李未央皱起眉头,道:“你若是想要学骑马,我让你七哥来教你。”说着,她向一个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立刻飞奔而去。
     
      可是现在所有的男子都在围猎,恐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七皇子,若不然,能找到柔妃娘娘也好,李未央这么想着。
     
      宫女们不得已,吩咐旁边的人找了一匹体积最小的马过来,九公主真的站在马跟前,脸上却有点犹豫了,结果不远处的高敏飞马而过,九公主像是被刺激到了,拉着马儿就要上去,谁知道那马儿个子小、平日里也很温顺,但这只是对大人来说,对九公主这样的小姑娘就完全不同了。马不但不让她上去,还当场发脾气,拼命跺马蹄,九公主突然跳起来:“啊,它居然踢我!”
     
      李未央失笑,这么小的马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就算让马站着不动,在马上骑稳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恐怕等拓跋玉赶到,九公主还没能上上马。
     
      旁边的宫女立刻冲上去扶着九公主,只是她太紧张了,折腾了老半天,好不容易上了马,又因为双腿夹得太紧,突然从马背上直接摔下来,宫女垫在底下给她做了肉垫子,倒也没有摔伤。
     
      九公主倔强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猛地翻身上了马,然而马背却是晃动的。虽然加了鞍子,仍让九公主觉得跨下摇摆不定,心里惶恐,觉得自己马上就会栽倒下来,想着想着,竟觉得自己真的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不由自主地俯下身握紧缰绳。但她看了李未央一眼,想起自己刚才的任性样子,现在打退堂鼓说不定会惹人耻笑,慌忙又大着胆子直起腰来。谁知马儿刚走了几步,马蹄踩到石头,前脚突然跪下,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宫女们来不及接着,她一下子摔倒,这回可哇哇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把她扶起来:“既然要学骑马,就要从上马开始学,上马的姿势要正确。”
     
      李未央擦掉了九公主的眼泪,说完了这一句,吩咐人将马儿牵过来,然后将她扶上马,拍了拍她的腰部:“一定要挺直,不要怕它,你若是怕它,它也会欺负你的。”
     
      九公主终于能在马背上坐稳了。她坐在马上,李未央拉着缰绳,一路漫步,九公主坐在马背上仰视蓝天,看到苍鹰在白云中穿过,竟有了种身在云端的感觉。她禁不住笑了起来:“真好玩啊!”
     
      过了一会儿,九公主能够驾驭这匹马了,李未央便松了手,让它自己去溜达,九公主一边笑一边拉着缰绳,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健康又可爱。李未央松了一口气,旁边的宫女道:“哎呀,公主你别跑远了!很危险的!”
     
      李未央吩咐道:“去帮我准备一匹马。”
     
      宫女连忙去拉来了一匹高大健壮的马,“其他的马都被小姐们带走了,只剩下这一匹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桀骜不驯、喷着响鼻的烈马,点点头:“就它吧。”
     
      九公主已经跑得很远,然而李未央简单利落地上了马,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追上了她,还不等九公主反应过来,李未央已经抓住了她,强迫她的马儿停了下来:“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长了的话,公主的大腿会磨破皮的。”
     
      “我才不要!你快松开手!”九公主很上瘾,明显不想停下来。
     
      李未央沉下脸:“你觉得好玩了,可是她们会因为违反柔妃娘娘的命令而受到惩罚,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肯跟你一起玩了。”说着,她看向不远处焦急的宫女们。
     
      九公主一看到李未央摆脸色就害怕,赶紧道:“好啦好啦,就听你的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不知为什么,在天顶上下盘旋的苍鹰忽然俯冲而下。九公主猝不及防,在马上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只见苍鹰直冲到她马前不远的地方,从草中抓出一只兔子来。兔子挣扎,把草丛打得哗啦一响。这个声音惊得九公主的马儿狂奔起来。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颠下来,不由自主俯下了身子,同时勒紧了马缰绳,缰绳被勒后马儿用力蹦跳起来,九公主眼看就要被甩下来。李未央抢先一步拉住了九公主的手腕,赵月几步飞上来,这时候李未央的这匹马也已经完全失控了,拼命地向前奔跑,李未央大叫道:“接着公主!”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