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89 棋高一着

    庶女有毒

    089 棋高一着


      赵月有瞬间的犹豫,她的使命是保护李未央一个人,可是当主子下命令的时候,她必须遵从,所以片刻之间,她就接住了九公主。
     
      宫女们惊叫着跑过来,簇拥住了公主,然而李未央的那匹马还在向前疯跑,赵月拼命地跟在后面,可是马儿越跑越快,几乎完全疯了一样。电光火石之间,李未央拔出了袖子里的匕首,对准马头猛地扎了下去,马儿急速停止,四蹄一跪,将李未央摔了出去,赵月惊呼一声,冲了上去,可是李未央还是落在了草地上。
     
      如果主子死了,那么自己的性命也就到此结束了,赵月有一瞬间的心脏停止。
     
      九公主站起来看到这情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甩开其他人,拼命地向李未央跑过去,一群宫女都跟在她身后,这情景非常奇特,而这时候,原先找人去的那个宫女也带着拓跋玉回来了,拓跋玉想也不想,飞快地策马跑了过去,一直跑到李未央的跟前才紧急地刹住了马。
     
      在看到李未央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的时候,他的呼吸几乎停止了。
     
      她竟然出事了!他不过是走开了一会儿!
     
      怎么会这样!
     
      然而就在下一刻,李未央在赵月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她以手掩头,似是受伤了。拓跋玉赶紧抓住她,几乎说不出心头那一刻的震动与惊喜:“你没事吧?!”
     
      九公主哭得眼泪鼻涕到处都是,显然被吓坏了,死死握住李未央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都是她任性,才会害的李未央坠马了,她明明劝过她的,让她不要再骑了!
     
      李未央却摸了摸她的头,道:“我没事,不用哭。”
     
      九公主呆呆望着她,看起来完全傻了。
     
      “我一点都不疼,所以你不用哭。但是如果今天我死了,害死我的人就是你。所以以后,不要再这样任性。今天是我在,不会让你出事,但如果我不在,其他人也不在呢,你的小命就会没有了。老天爷不会因为你是公主就特别优待你的。”她毫不客气地批判道。
     
      九公主眼泪还含在眼眶里,乖乖地点头。
     
      李未央略动一下手肘,才发现传来一阵痛,赵月小心翼翼地掰开她掩在左手肘的手,发现只是一块擦伤,不是很严重,道:“小姐,你得赶紧回去上药。”
     
      李未央不由得苦笑,她发过誓的,再也不做好人,可是对九公主,总是特别宽容。也许,九公主是唯一一个与她的过去有关联,却给她留下美好印象的女子,又或许,她只是一时无聊的同情心发作。
     
      李未央再一次对自己说,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拓跋玉原以为李未央即使没受伤,也会惊惧得哭泣,说不定还会对身边的人大加斥责,没想到她竟对这一摔丝毫不放在心上,脸上还带着笑容,他忽然感到她的笑容说不出的美好,简直像春天午后的风儿一样,能让人不知不觉就迷醉其中。竟也跟着她微笑了起来。
     
      宫女们看在眼里,不由自主地偷笑起来,还互相递了几个眼色。
     
      李未央察觉到了众人的表情,站起来道:“我该回去了,请七殿下早点把公主带回去吧。”
     
      她的表情,说不出的疏离。拓跋玉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皱起了眉头。
     
      可是李未央却没有理会他,只是对九公主道:“赶紧回去。”
     
      九公主立刻乖乖点头,像是被驯服了的小猫一样。
     
      赵月扶着李未央离开,拓跋玉见她离去,心头竟大为难受,竟想出言挽留,可是只是喉头动了几下,什么都没说。看着她的背影越去越远,心里的感受十分复杂。
     
      九公主拉了一下他的衣袖,拓跋玉回过神来,九公主贼兮兮地道:“七哥,你喜欢未央姐姐对不对?”
     
      她的称呼,已经自动从李未央升级到未央姐姐了,显而易见,李未央在她的心里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拓跋玉失笑,却没有回答她,反而走到刚才马儿死去的地方,仔细检查了一番刚才李未央的那一刀。
     
      九公主捂住眼:“好残忍。”
     
      血流了一地,好端端的马儿竟然是一刀毙命,这样下手,快、狠、准,拓跋玉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不出门的大家闺秀做出来的事情。若是换了别人,恐怕已经吓得浑身僵硬没办法反应了吧,李未央却能够反应过来,并且迅速作出判断,用这样看似残忍的法子将马儿一刀毙命。
     
      “若是刚才她没有这一刀,现在死的人就是她了。”拓跋玉敢肯定,李未央一定是算好了角度把握好了时机——这样坚韧的心性和当机立断的决心,男人都自愧弗如。
     
      远处的高敏看到这一幕,冷哼了一声,心道李未央还真是命大,原以为马儿受惊一定能够摔死她,谁知她竟然毫发无伤,真是太让人失望了!看来还要想别的办法!
     
      出来狩猎,有个损伤是常见的事情,因此早已准备好了太医和伤药。李未央刚到帐篷前,皇帝的圣旨就到了,赐了最好的疗伤药给她,还将她大大嘉奖了一番,柔妃娘娘还特地送来了很多的珠宝,感谢她救下了九公主。
     
      其他人都用又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看着李未央,只有赵月才知道那一幕有多么惊险。若是李未央不能当机立断,恐怕会血溅当场,这样的决心,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刚刚到了帐篷,赵月一下子跪倒在地:“奴婢保护不力,请小姐责罚。”
     
      白芷小心地为李未央上药,李未央眨了眨眼睛,果然是好药,敷上它之后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清凉,疼痛感竟是飞快地消退,她看了一眼赵月,道:“今天你做的很好。”
     
      赵月吃了一惊,抬起头望着她。
     
      李未央笑了:“你最要紧的是服从我的命令,而不是罔顾我的意愿做事,懂了吗?”若是赵月不顾九公主跑来救自己,众目睽睽之下让九公主受伤,到时候哪怕自己没事,皇帝和柔妃也会因此迁怒,反而得不偿失,李未央在做好事的同时,也是有过算计的,哪怕受伤也要得到好处,可是赵月当时就想不到其他了,但是她能遵守李未央的命令,这就已经很好了。
     
      白芷走过去,将赵月搀扶起来:“小姐说你做得很好,那就是很好,赶紧起来吧。”
     
      赵月这才站起来,轻声道:“小姐,那只苍鹰——”
     
      李未央点点头,那只鹰是被人驯养的,故意让它惊了马,偏偏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做成一切都是寻常的样子。只是,有能耐和胆量在狩猎场上动手,究竟会是谁呢?李未央微微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道:“这两天要多加小心了。”
     
      不管是谁要她的性命,她都一定要把那人揪出来!
     
      李未央在之后的两天,不论外面如何热闹,喧嚣,她都紧闭帐篷不肯出门,引来无数人好奇的目光。人们纷纷猜测安平县主受到了惊吓,所以才一直不肯出现在众人面前,这猜测引得李萧然都担心起来,特意来问了两次,看李未央平安无事,精神也很好,只是在帐篷里看书,便放下心来,不去管她了。
     
      这件事情,当然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九公主出于内疚,天天都要来看望,顺道还要带着七皇子一起来,李未央对他们态度比较冷淡,说几句话一般就送客了,但是偶尔也有轰不走的客人,比如厚脸皮的三殿下。
     
      拓跋真知道李未央受伤,第一时间就要来看望,谁知后来听说她受伤的时候竟然是跟拓跋玉在一起,他立刻怒不可遏,再加上高敏跑过去说了两句不咸不淡的话,他表面上不感兴趣,实际上心头早已翻滚不已。所以趁着外人不注意,他三番四次地来访,只是李未央都让赵月将他挡在了门外。
     
      但是赵月也是人,终究是需要休息,拓跋真一天十二个时辰派人盯着,终于找到她不在的时候闯进了帐篷。
     
      李未央正在看书,回头看见他进来,不由皱起了眉头。
     
      拓跋真见她平安无事,不知怎么回事心头竟有一阵轻松:“伤口都好了吧。”
     
      他倒是真心问候,但如此不见外的态度反而让李未央更加厌恶,本能地转过头去:“白芷!白芷!”她叫着自己婢女的名字。
     
      拓跋真从来没受到这种对待,心中微怒,想都没想就抓住了她的肩膀,想把她的身体扭过来。李未央没想到他会贸然接触她的身体,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打了上去。这一拍之力十分的大,却让两人身体都是一震。拓跋真本能地把手缩了回去,竟像被打痛了一样抚摩着手背。他现在说不出的生气,简直要气炸了。可是他再怒,也只限于心里而已。他清楚得很,发怒那一套在李未央的跟前分明是没有用的。
     
      李未央见他露出一副古怪的神情,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转过身向他从容地行了个礼:“三殿下请恕罪。我胆子小,见你忽然驾临,有些手足无措,不小心冲撞了你,只是现在这个时辰,殿下不方便在这个帐篷里停留,请尽快离开。”
     
      她的表情竟丝毫没有热情,只有冷意,隐隐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拓跋真不禁非常懊恼。他好像真是犯贱,李未央越是讨厌他,他越是觉得难以控制自己想要得到这个女人的*:“我只是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
     
      李未央目光一闪,嘴边浮起一丝冷笑:“殿下请出去吧,这不合礼法。”
     
      拓跋真用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李未央,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沉声道:“那些东西在我看来什么都不是,李未央,你不要逼我用我的法子得到你,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反抗我的人。”
     
      这一刻,她清楚地从他眼中看到了野狼般的野性和暴虐。
     
      “啊!”一声惊叫传来,把两人惊得都扭过头去。只见站在眼前的竟是九公主。拓跋真虽然无所顾忌,但猛然看到自己的妹妹,还是有些讪讪的,松了手,随后快步走出了帐子。
     
      九公主呆呆地看着他走出大帐,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随后她快步走到李未央面前,急切地问道:“未央姐姐,三哥欺负你吗?”
     
      李未央漠然地看了看她,沉默不语。九公主吃惊道:“怎么可能,三哥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啊!他一向是很平易近人的。”
     
      李未央抬起头,望着她道:“你看到他刚才的神情了吗,你不觉得他很可怕?”
     
      九公主失语,刚才她看得很清楚,三哥整个人都处在暴怒的边缘,面部表情也很是吓人,她从来没有见过拓跋真这样生气,或者说,从小到大,拓跋真每一次愤怒或者发泄,都不会在他们面前表现。
     
      “未央姐姐,三哥他……是不是喜欢你?”九公主想了很久,只能想出这么一个答案,“可是你和七哥好,不肯和他好,是不是?”
     
      李未央失笑,原本严肃的气氛被这个孩子一打岔,全变了。她的话虽然简单,而且很天真,可是事实上还真差不多。她帮助拓跋玉打击拓跋真,拓跋真又因为从来没有受到过女人那样的冷遇所以反过来注意到她,简直是可笑又可悲的男人。
     
      九公主帮她出主意:“未央姐姐,我三哥是个很固执的人,你若是和他硬碰硬的话,肯定很不好,只有躲着不见他。他身边也有很多女人围着,对你说不定只是一时兴趣……我也去找一些美女献给他。等他的兴趣转了,你就没事了。”
     
      很难想象,这些话是从一个小女孩的嘴巴里说出来的,但李未央却明白,这是因为九公主常年在宫廷里生活,虽然天真活泼,却也不是完全无知的。
     
      李未央望着九公主闪闪发亮的眼睛,陷入了沉默。不知为什么,她每次看到九公主,都会想到自己,当然了,九公主和自己并不十分相似,但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荒谬,回想以前,那感觉简直恍如隔世。
     
      李未央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害怕自己流出泪来。
     
      不管怎么说,她也三十多岁了,怎么可以在一个小女孩的面前哭呢。
     
      九公主继续说下去:“等你以后成了我七嫂,三哥也不好再为难你了。”
     
      李未央听她的口气,竟似已经把自己视作七皇子的所有物,不由皱起眉头道:“虽然公主是好意……只是你有件事情弄错了,我不会成为你七哥的妻子的,真的……”
     
      九公主脸色大变,就像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失声问道:“你不喜欢七哥吗?”
     
      她觉得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有人同时拒绝了她两个哥哥,她最优秀的两个哥哥啊,九公主私底下一直觉得,全宫廷长得最俊俏的就是英武的三哥和清俊的七哥,太子和五哥他们完全是望尘莫及,更别提是其他的王孙公子了,可是李未央竟然一个都不喜欢。
     
      九公主摇了摇头,仍然不甘心地小声问道:“你真的……一个都不喜欢?”
     
      李未央露出了极端诧异的神色,严肃万分地摇了摇头。
     
      九公主露出了极端迷惑的神态,奇怪她为什么会拒绝作七皇子的王妃。这对普通的贵族小姐来说,可是无上的荣耀和幸福。迷惑的同时忽然感到了一丝愤怒,觉得李未央比她这个公主还要高傲的多,竟然瞧不起两个哥哥,可是想到白天她奋不顾身地救了自己,又忍不住为她开脱,心想也许她有什么苦衷,又耐着性子蹲到她面前,柔声问:“三哥你不喜欢就算了,七哥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可是他的心肠是最好的,平日里也最疼我,你为什么连他都不喜欢呢?”
     
      李未央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小孩子解释这么复杂的问题,不由头痛地扶额。
     
      “未央姐姐,你好好想想,我七哥人真的很好啊!而且德妃娘娘人也和气,最会做桂花糯米糕了,我每次到她宫里她都对我笑呢,不像父皇的其他妃子都嫌我烦。”九公主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她,说的话却让李未央啼笑皆非。
     
      九公主恋恋不舍地走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劝服李未央,甚至不能理解她,在她看来,两个哥哥都是人中之龙,若是其他小姐受到他们的喜爱,一定会高兴死了,未央姐姐怎么谁都不喜欢呢?
     
      第二天一早,有人在围场附近发现了白狼的踪迹,皇帝大为兴奋,带着大批的人马去捕捉。
     
      女眷们听说这个消息,都十分的兴奋。
     
      “白狼是很狡猾的动物,每年猎到它的都是英雄呢!”
     
      “陛下曾经猎到过一只活的白狼,可惜没几天就不吃不喝地死了!”
     
      “听说白狼的皮毛温暖舒适,冬天的时候薄薄一层连皮袄都不用穿,若是能用来做领子,一定是又漂亮又威风!”
     
      “是啊,不知道今年谁能拔得头筹!”
     
      大家纷纷附和,点头称是。
     
      李未央在帐篷里呆了三天,她一出来,其他人的注意力立刻转到了她的身上:“县主上次骑马摔伤了,现在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刘小姐关心。”李未央微笑着和户部尚书千金刘小姐打招呼。
     
      “你真是勇敢呢,柔妃娘娘最近可是到处在向人夸赞你,说如果不是你,九公主可就危险了!”一旁的孙小姐忍不住插嘴道,她是将门千金,最喜欢英姿飒爽的女孩子,听说李未央那么勇猛地冲上去救九公主,心里不免对她有三分的好感。
     
      李未央笑了笑:“若是孙小姐在场,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做的,还会做的比我更好。”
     
      孙小姐笑了笑,那也是,自己的骑射功夫可是一流的。
     
      “你这两天没有出来,错过了好多精彩的围猎呢!现在三殿下和五殿下暂时并列第二,七殿下的猎物是最多的呢!”另外一边的林小姐满眼红心地看着不远处的围场。
     
      李未央看向远处,只听见马蹄声大作,尘土飞扬,无数骑士策马狂奔,竞相堵截猎物,场面很是壮观。
     
      “哼,有些人分明是借着伤表现自己,以为救下了九公主就了不起,不过是一点点小事而已!”一道尖锐的声音冷冷响起。
     
      李未央扬眉望去,却是一脸冷傲的高敏。
     
      高敏见她望过来,心头一跳,口中却不由自主道:“只是被一只鹰惊了马而已,这点小事还要到处炫耀!”
     
      李未央垂下眼睛,事情发生的事情,高敏一直在现场,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要不就是她一直盯着自己,要不就是这件事她也有参与。反正,这丫头没干什么好事。
     
      李未央想了想,突然站起来笑道:“昨日见表姐策马扬鞭姿态绝俗,不知今天可敢与我比试一下?”
     
      高敏冷笑一声:“怕你不成!”昨日她看到李未央摔下马,理所当然地认为李未央骑术一般,心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压一压李未央的威风,让所有人看看究竟谁才是最优秀的女子!
     
      孙小姐拍起巴掌:“好好好!我最喜欢看马术比赛!我给你们当评判!”
     
      高敏跳上了马,面带挑衅地望着李未央。
     
      李未央微微一笑,径直下了场,也不要人搀扶,跃身上马!她的身手矫健,身姿美妙,孙明玉一看便知她是个骑马的好手,不由叫道:“就以那边的红线为界,我数三声,谁先到达便是谁赢!”
     
      “李未央,你这么想要丢脸,我成全你!”高敏扬起下巴,骄傲地像是一只美丽的孔雀。
     
      李未央露出一丝笑容,向看台上的赵月使了一个眼色。
     
      赵月点了点头,轻轻回了一个手势。
     
      这三日,左元一直在等第二次机会,可是李未央一直闭门不出,让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时间下手,而刚才李未央又一直和其他小姐们坐在一起,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惹出麻烦,所以他只能暂时按捺不动。
     
      然而李未央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突然要和高敏比试赛马,这可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左元越想心中越兴奋,他盯着前方已经上马的李未央,目光中的杀意越来越浓。他躲在一边,正苦苦思索,要怎么样才能造成她意外身亡的假象呢?其实就算自己杀了她,也不一定会查到自己身上来吧,这里有这么多人,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查到自己头上?虽然这么想,可是他却一丁点险都不敢冒。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围场的狩猎快要结束了,大批的骑手和士兵正带着猎物回来,他们的身上都带着弓箭,左元情不自禁地笑了,这可不是天赐良机?只要自己藏在人群中,用箭射死李未央,到时候别人只会以为是流箭,根本找不到真正的凶手,这可不关他的事!
     
      用不了多久,自己又可以升官了吧!
     
      “三、二、一!”孙小姐挥舞着丝巾,难得的红光满面。
     
      高敏双腿夹紧马腹,快马加鞭,很快就冲到前头去,耳边风声潇潇,疾速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得意。李未央微微一笑,策马扬鞭,不紧不慢地跟她几乎是落后一步,高敏听见马蹄声,猛地回头,见到李未央竟然就在她身后,不由恼怒,拼命地抽了一鞭,飞快向前跑去。
     
      看台上的小姐们平日里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开心的不行,完全忘记了往日里的仪态,大声地为李未央和高敏加油鼓劲。
     
      魏国夫人冷眼瞧着,心中笃定了高敏会赢,便和一旁的夫人们坐着聊天,并不十分关注场上的动静。
     
      眼看前面就是红线,李未央冷笑一声,策马扬鞭,在一瞬间与高敏比肩而行。
     
      两人眼看就要一起到达终点。
     
      拥挤的人群中,骑士们纷纷扬起弓箭正在呐喊,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正向着她张开了弓。
     
      “闪开!”
     
      “危险!”看台上的孙小姐突然看见一道锐利的光芒向李未央射去,急忙大喊。
     
      电光火石之间,李未央就在此刻感觉到了一道强烈的光线在眼前闪过,她微微一笑,就是现在!
     
      此刻左元、李未央、高敏的位置正是一条直线,与其说是高敏恰巧站在了直线的最后,不如说是李未央有心站在她的身前,引来了弓箭手。
     
      箭已离弦。
     
      李未央脚尖轻轻一踢,让胯下的座骑小跑数步,随后猛地弯身,错过了这支原本夺她性命的利箭。挟着锐利的啸鸣,箭镞自李未央的头顶擦过,深深贯穿了高敏的肩头,长箭劲力依然未消,一直将高敏整个人如同风筝一般打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狩猎结束的拓跋真和拓跋玉等人正好到了这里,却看到这惊险的一幕,五皇子脱口道:“是那个妖女!”
     
      刚刚的利箭从李未央的头上擦过,击碎了她的发簪,满头乌发,竟然在空中高高飞扬起来,长发如一股乌黑芬芳的泉水淌至腰间,华美得令旁人呼吸凝窒。从披散纷拂的乌发中,她仰起脸来,目光冷冽,容光慑人。拓跋玉愣愣地望着她,那是一种扑朔迷离的美,如临水照影,总也看不真切,只觉得难以逼视,眩人眼目。
     
      众人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高敏,都呆呆地望着李未央。
     
      直到魏国夫人发出撕心裂肺地大喊,拼了命一样从看台上跳了下来。
     
      “敏儿!”
     
      无数人这才反应过来,飞快地向高敏跑过去,然而此刻的高敏早已失去了意识,血流了一地,如同破布一样倒在地上。
     
      拓跋真大声地道:“叫太医!快叫太医来!”
     
      李未央却突然拔高声音:“抓住那个人!这弓箭是他射出来的!”
     
      所有人震惊地向原本正准备趁乱逃走的左元身上看去,左元一下子僵立在原地。怎么可能,在那么快的瞬间,李未央怎么会躲开,又是怎么知道是自己下的手!他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几乎难以相信!
     
      拓跋玉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看不出的情绪,最终冷声下令:“绑起来!”
     
      左元吃惊地看着士兵们涌过来,将他按倒在地!
     
      太医快速地赶到,仔细查看了高敏的状况,道:“肩头的箭伤倒不是最重的,只是她刚才骑马过快,又一下子从马上摔下来,整个腰椎都断了,这辈子恐怕都——”
     
      魏国夫人失声痛苦,疯了一样地跑过去,抓住左元的脸,用尖锐的指甲撕扯着,如同疯狂的母兽,左元尖叫着,可是却被士兵们绑住了手脚,根本没办法动弹,他的脸很快变得血肉模糊,魏国夫人还在尖叫:“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拓跋玉却走到了李未央的身边道:“你没事吧?”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那边,道:“那个人——是什么人?”
     
      拓跋玉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那雕塑般深轮廓的脸被午后的阳光染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色,勾勒出一种近似辉煌的英气,可是此刻看起来他的神情带了一丝不可置信:“是我的人。”
     
      说完了这四个字,他像是如释重负。他本来可以对她撒谎的,可是这样的谎言会让他觉得愧疚,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实话实说。
     
      李未央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很冷很冷。
     
      有一瞬间,拓跋玉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那冰冷的目光冻结了。
     
      他知道,她的心底是有冰渣的,那是怀疑、冷漠和疏离。他已经尽全力向她靠近,可是他能够感觉到,李未央心中这些情感是顽固的,不是遇上一点暖意就会化掉的。尤其是现在,她看他的眼神,简直冷到了极点。
     
      “我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无关,可是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保证下一次这弓箭不会射向德妃娘娘。”李未央的声音异常冷淡,但却十分地肯定,她可不会看在拓跋玉和什么大局的份上,惹恼了她,将手里的资料送给别人也不是不可以,现在怎么看都是拓跋玉求着她而非她要选择他。这对母子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我会和母妃好好说清楚。”拓跋玉沉下脸,道,“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
     
      李未央淡淡地看了一眼被人押走的左元,道:“我要他以命抵命。”
     
      拓跋玉点头,道:“我会把他的项上人头交给你。”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道:“对于敢杀我的人,五马分尸我也不会介意的。”
     
      拓跋玉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是点头:“自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未央要比他残忍的多,但是,却也能够当机立断,对于所有意图不良的人都狠得下心肠。
     
      “刚才你是怎么发现他的?”藏在人群里,很难发现吧。
     
      “赵月,把你的宝贝给七殿下看一眼。”李未央挥了挥手。
     
      早已赶到李未央身边的赵月冷着脸亮了亮袖子里的铜镜,拓跋玉明白了过来。
     
      “刚才我让赵月关注身边的动静,当那个人射出箭的时候,给我一个信号。”李未央十分简单地解释道。这其中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赵月是如何发现左元的,又是如何抓住最好的时机,他们约好的信号怎么传递,李未央都没有说,但拓跋玉却都明白过来了。
     
      不过是一个局。
     
      从李未央约高敏赛马,就是诚心要让她去送死的。
     
      “你为什么选择高敏?”拓跋玉不明白地问道,在他看来,李未央虽然狠辣,却不是一个伤害无辜的人。
     
      李未央笑了笑,道:“有人看见这几日魏国夫人和高敏两个人去德妃娘娘的帐篷里走得很勤,你说他们如此关心我,我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一点回报呢?终生躺在床上不能动,你说这样的折磨是不是比让高敏死了更好?魏国夫人也会很满意吧,想必她不会轻易放过刚才那个人。”
     
      拓跋真一直在远处望着他们,他以为他们在说什么情意绵绵的话,因为他离得很远,而且看到李未央脸上的微笑,尽管那只是淡笑,可也让他难以忍受。他快速地回头道:“还不快把高小姐抬起来!”
     
      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地把高敏抬起来,有几位小姐都吓得晕了过去,其他人又七手八脚地去搀扶她们。孙小姐呆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刚才碰了一下高敏,现在却是满手的鲜血,李未央走到她的身边,孙小姐脱口道:“血,好多血……”
     
      李未央关心道:“表姐伤的很重吧。”
     
      孙小姐一边用帕子擦着手上的血,一边叹气道:“恐怕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哎呀,真是万幸,刚才那箭若是射在你身上,一定会出人命的!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每年都会有这种误伤的情况!”
     
      李未央略带惋惜地笑了笑:“是啊,表姐真是太可怜了。”
     
      白天的事情发生以后,因为这样的误伤事件每年都有,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不过是对倒霉的高敏长吁短叹一番罢了。作为当事人的左元,在伯昌侯的一力打击下,被削职为民,勉强留了一条性命,等候进一步发落。然而他却像是突然发了狂,跑出了看守他的帐篷,一个人跑到营地外面去,直到第二天找到他,已经被黑熊撕了个稀巴烂。
     
      赵月道:“小姐,这也算五马分尸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拓跋玉还算守信。”
     
      左元两次对自己下手,这是他应有的下场。至于德妃么……李未央微微笑了笑,虽然暂时还不能动手,但这也仅仅是看在拓跋玉的面子上,不代表对方什么麻烦都不会有,这不符合她一贯的风格。
     
      拓跋真回到大帐时,已是上灯时分。侍侯晚膳的丫头中有个面孔陌生的小婢,一双灵透的眼睛,捧着托盘走上来:“请殿下用膳。”
     
      拓跋真看了她一眼,目光却在她的那双眼睛上凝注了。
     
      似曾相识的感觉。
     
      拓跋真盯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美丽的脸上顿时爬满红晕,呐呐道:“回殿下,奴婢叫做卓儿。”
     
      拓跋真盯着她的脸,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吩咐心腹去查探李未央的情形,却显然被误会了,对方似乎是觉得揣摩到了他的心意,所以千方百计找来一个这样容貌有五分相似的女子,送到他的身边来。
     
      卓儿讨好地将托盘放下,温柔地依偎到拓跋真的身边:“请殿下用膳。”一边说,目光一边在拓跋真身上一块价值不菲的玉佩上打转儿。她是乡间女子,突如其来被人寻来,还不知为了何事,可是拓跋真相貌英俊、气度非凡,而且他看她的眼神非常特别,这让卓儿有一种自己马上就要飞上枝头的预感。
     
      “你喜欢我么?”拓跋真反常地问道,面容紧紧盯着卓儿的脸孔。
     
      卓儿的脸色变得更红:“殿下人中龙凤,奴婢……心中十分仰慕。”
     
      看着那张相似的面孔说出截然相反的话,拓跋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荒谬感,他温柔地笑了笑,道:“赏给你了。”说着,他竟然解下玉佩,丢给了卓儿。
     
      卓儿高兴地几乎说不出话来,连忙谢恩。
     
      “殿下,有新消息。”一名黑衣男子进了帐篷。
     
      卓儿扭着腰肢退下了,拓跋真面上笑影尽去,神情转为肃杀:“又让人抢在了前头了。”
     
      “属下无能。”何拓低下了头。
     
      拓跋真冷笑:“我原以为他故意放走左元是为了放他一条生路,却没想到他竟然壮士断腕,借此向李未央表明心意,好一着置之死地而后生。”他轻哂。“若左元落在我的手里,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开口指正德妃。”静了片刻,又道,“可惜晚了一步。”晚了一步,他本可以有一个大好的机会彻底破坏拓跋玉和李未央的关系。若是让李未央亲耳听到左元开口说是德妃指使他的,那么必定跟拓跋玉翻脸。
     
      “我手下连续折损十名重要的钉子,拓跋玉还真是不简单。”拓跋真笑道。
     
      何拓低头道:“殿下,恕属下僭越,消息一再走漏,府内怕有眼线,需得设法除去。”
     
      “看来是要好好查一查。”拓跋真吐了口气,眉头一展。
     
      就在这时候,何拓突然喝道:“谁?!”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