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97 蒋家四子

    庶女有毒

    097 蒋家四子


      李未央微微一笑:“不知道武威将军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男子冷笑一声:“李未央,你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这样与我说话!”
     
      李未央微微一笑:“南表哥,你不过是正三品将军,我却是二品的县主,见到我不行礼也就罢了,还这样嚣张跋扈,你是将品级尊卑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吗?”
     
      蒋南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怔忪,随即淡淡笑了笑。
     
      李未央说的没有错,她是县主,正二品,论起品级来的确比他这个三品的武威将军还要高一级,两人见面的话,自然是该他行礼的,可他的三品是实打实的军功,和女子们获得品级完全不一样,更何况大历朝女子中少有因为功劳获得这样殊荣的,所以蒋南一开始还真没想起来。再加上现在不是正式场合,将军无需行大礼,传出去并不好听,所以蒋南丝毫没有下马行礼的意思,反倒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未央,面孔有一丝倨傲:“李未央,你的眼力倒是不错,我们从前没有见过吧。”
     
      李未央笑了笑,眼前的这个人是蒋旭第四个儿子蒋南,相貌上继承了蒋家人一贯的高贵出众,再加上仅仅这样的年纪就穿着三品将军的盔甲,整个大历朝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她从前,对这个一直征战在外的蒋四公子,倒是十分倾慕的。
     
      在她的印象中,蒋家五个年轻人中,最沉稳的是蒋大公子,最阴沉的是蒋二公子,最聪明的是蒋三,最能征善战的,反而是这个排行第四的蒋南,撇去神秘的蒋家五公子不谈,蒋四年纪小小,却是最出风头的人。
     
      当然,蒋四如果没有命运之神的青睐,他将会是一个出身富贵的平庸之辈,浑浑噩噩过一生的平凡人。然而他偏偏出生在蒋家,所以自幼追随其父,耳濡目染最多的就是兵法。8岁的时候蒋旭便带他上战场,刚开始他年纪小,并不让他上战场,他便独自留在帐中,人们看他一个八岁顽童居然能耐得住性子不由感到好奇,后来才发现他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军帐中用左手和右手下棋。不过直到蒋南十三岁的时候才慢慢走入人们的视野,他的军事才能就是从纵横捭阖的棋术中锻炼出来了。可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深喑此道的蒋南在战场运用自如,得心应手。不止做到了以功为守,步步为营,一子三思的棋路,还在作战中,不急不徐,充分显示了大将风范。当年蒋旭出征闽杨,有一次叛军趁着蒋旭和其他人都不在军中夜袭军帐,谁知蒋南早已带人埋伏在原地,将敌人一网打尽,随后他乘着夜色,率军偷袭闽杨城周围的叛军据点,一夜攻下四个。天亮后,他命叛军俘虏排开阵势,冲在前面,自己的军队则紧随在后,攻打叛军余下的九个据点,直杀得闽杨城外尸首成山,江水断流。正是因为这一战,蒋南一夜成名。然而最让人佩服的并不仅仅是他的军事才能,更重要的是,他每次作战都身先士卒,古书云:兵家最忌孤军深入,然而这句话在蒋南身上却是行不通的,他最擅长的是以少胜多,而且每每遇到人数十倍甚至二十倍于自己的敌人,必能奋起主攻,沉稳应对,兵之所过,所向披靡!因此,年纪不大就被皇帝封为武威将军,可以称得上将会名流千古的一个将帅奇才。
     
      蒋南尚且如此优秀,更别提他还有三个了不得的哥哥,这蒋家也不知道是上辈子烧了多少高香,男子一个赛一个出众。李未央心中不免感叹,她是真心不想和这彪悍的一家子扯上关系,但很多人生来的立场就是注定敌对的,譬如她和李长乐,譬如拓跋玉和拓跋真,这辈子早已注定站在对立面,不死不休。想到这里,她吩咐不远处的太监道:“过来,替我把车夫搀扶到一边去。”跟车的四个妈妈都留在三道宫门外,二道门只有一个车夫和白芷赵月两个丫头,而此刻白芷紧张地说不出话来,赵月的手下意识地留在了腰间,随后才想到进入皇城的时候,腰剑就已经被留在外头了,顿时懊恼起来。
     
      远处的太监恐惧地看了一眼蒋南,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未央提高了声音:“听不见吗?”
     
      太监难得见女子疾言厉色的说话,而那神情中又带了一丝警告,他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走过来搀扶起车夫,到一边替他上药去了。
     
      李未央这才看了一眼蒋南,对方正直直盯着她看。他眼中其实还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一丝丝欣赏--她实在是少见的强悍。很多自诩强大的男人,希望身边女子时时刻刻娇柔羸弱,好让他自信心无比膨胀,而心如坚石的男子,则欣赏跟他同样强大的女子,唯有那样,他才能觉得找到征服的乐趣。蒋南在战场上呆久了,骨子里很厌恶那种柔弱的小姐,尤其是自家那个倾国倾城的表妹,风一吹就要抖三抖,倒是这个李未央,年纪不大却柔中带刚,很有意思。只不过,她的出身实在是太低贱了,低贱到让他说句话都觉得受到了侮辱。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李未央笑了,笑容中带了三分嘲讽:“南表哥,不知你拦着我的马车,是要拦路打劫还是借机教训,若是前者,请你看看地方!若是后者,请你自己掂量是否够格!若是大舅舅那样的一品大将军也就罢了,你一个三品武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这是皇宫二道门的甬道,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吗?”
     
      蒋南是衔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再加上年少得意,一辈子都在焦点中成长,一直被掌声与仰慕眼光所包围,从来没有人敢用他所自傲的东西来嘲笑他--李未央还是第一个。想来也是,他的将军是实打实的军功,李未央不过靠着花言巧语就换来了二品县主,的确让天底下的武将都难以接受,但不能接受也得接受,他纵然身份高贵,却也必须在出身低贱的李未央面前低头,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不过蒋南是什么人,会甘心服软吗?他冷笑:“尖牙利嘴,也不过是贱人出身。”
     
      “贱人有两种人。一种是出身如此,无可奈何。而另一种人是自以为是,喜欢没事找事!别名叫犯贱。”李未央笑得很无邪,很符合她这个年纪的少女。
     
      蒋南却不怒反笑,英俊的眉眼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李未央,你的护卫武功不错。”
     
      李未央原本想要转身上马车,听到这句话,动作顿了一下,赵月一个箭步从她身后窜了出来:“伤了我大哥的人是你?!”
     
      蒋南的表情是一种称呼为残忍的微笑:“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纪念品,若非他跑得快,就要留下一条腿了。”
     
      赵月狠狠地攥紧了手心,李未央道:“下去!”赵月咬牙,终究还是没敢发怒。李未央看着蒋南道:“你究竟要说什么?”
     
      蒋南冷冷望着她:“我想提醒你,记得你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
     
      “譬如什么?”李未央扬眉。
     
      蒋南慢慢道:“你我彼此心知肚明,你一个小小的庶出,却敢于对付嫡出的兄姐,胆子已经够大了,居然还敢派人暗杀自己兄长,可谓残忍至极。你若是再不知收敛,别怪我将实情告诉你父亲,让他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到时候你苦心孤诣经营的一切可全都玩完了!”
     
      李未央微笑:“快去说吧,去晚了可就赶不上了。”
     
      蒋南皱眉:“你什么意思?”
     
      李未央的笑容很和善:“你去告诉父亲兄长被人暗杀的事情,我也要去告诉陛下,蒋家人没有圣旨私自离开镇守之地的事情,你说,一个家族内斗,一个违抗圣旨,是我先死,还是你先死!”
     
      蒋南握紧了马鞭,几乎要挥出去,他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因为同样的话,他三哥已经警告过他一次了!这也是蒋家不得不隐忍的原因!原本接到密信的时候,父亲是派人回去营救,幸好他不放心亲自前往,否则李敏峰一定会死在武功高强的刺客手上!当时他想要杀了那见过他的刺客灭口,谁知赵楠竟然逃了!但这样一来,蒋家也留下了把柄,没办法将李未央治罪!
     
      蒋南心中怒极,脸上却喜怒不形于色,慢慢道:“李未央,在我们看来,你不过是一个上窜下跳的小丑。”
     
      李未央失笑:“哦,我是小丑吗?”
     
      想到李敏峰所说,李未央和七皇子拓跋玉过从甚密,蒋南的笑容带了一分恶意:“一个庶出的下贱东西,被封了县主,得到漂亮的衣服,首饰,得到别人的卑躬屈膝就以为自己上了天。你演够了,忘了自己是谁……竟然企图攀龙附凤,这简直让人恶心!我可告诉你,你娘不过是个洗脚的丫头,我若是趁着没人一剑杀了你,也没有人替你出头!”蒋南冷笑道,“你最好聪明点。”
     
      “那……你还等什么?”李未央一双清水般的眼睛望着他,声音轻柔又不屑道,“你大可一剑杀了我!不过,你最好记清楚,蒋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李家又是什么样的人家,是我的危害大,还是蒋家少将军无缘无故杀了表妹的丑闻大,武威将军最好心中掂量清楚……”
     
      蒋南一愣。他不过是以为李未央是女人,所以仗着自己战场上的威名吓唬吓唬她。谁知道,她心中通透清晰,比他还知道底细!
     
      他气得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表哥若执意要杀我,我也无可奈何,可我三不五时都要进宫为太后抄写佛经,倘若我出了意外,太后问起来可不大好听吧。哦对了,记得见到皇帝和太后的时候,可别提起大姐,他们可不太喜欢她……”李未央温柔地笑着说完这几句话,突然眼睛看向不远处,随后她快速道,“我得去向贵人请安,就少陪了。”说着,她快速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迅速地弄乱自己的头发衣裳,作出一副受惊的模样,不知道要干什么去。
     
      蒋南吃惊地望着她飞快地奔过去,向不远处行驶而来的华贵马车行礼,随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她竟然上了马车,他眯起眼睛,虽然在皇宫行走不多,却也分得出来那马车分明是……过了好半晌,他刚准备离开,却有太监过来,道:“武威将军,公主有请。”
     
      蒋南一愣,随即立刻下马,快步走过去,郑重行礼:“蒋南参见公主。”
     
      珠帘被宫女掀开,露出里面人的面容,花团锦绣的装扮,形如枯槁的面容,这张脸,正是永宁公主无疑,她看着蒋南,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而李未央,正悄悄坐在一边,肩膀一抽一抽的,仿佛在哭泣。
     
      这是怎么回事?蒋南觉得不太对劲。
     
      永宁公主冷冷道:“常听人说蒋家的儿子个个英才,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皇宫门口,居然就敢拔剑杀人,实在是让人发指!”
     
      蒋南微愣,继而阴霾狠鹫的目光落在李未央身上。
     
      李未央抬起眼睛,清秀的脸上竟然带着惶恐,眼睛里含着不安的泪水,神态楚楚可怜,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看到蒋南狠戾的眼神,她更害怕一般,悄悄往公主身后藏了藏。
     
      蒋南极度诧异,刚才李未央那副伶牙俐齿和处变不惊的模样给了他深刻印象,现在这模样,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她是天生的戏子吗?刚才她还噼里啪啦堵得他哑口无言,才一转身竟将这件事情告诉永宁公主,居然还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他气的几乎连心肝都在颤抖。
     
      永宁公主安慰李未央道:“不必害怕,这里是皇宫,不是蒋家大门口,我倒是不信,他还敢在这里拔剑相向!”
     
      在皇宫门口拔剑,等同于谋逆,蒋南很明白这一点,他连忙道:“公主,一切都是误会!我跟表妹闹着玩的……”说到这里,蒋南讪讪笑了,“未央你也是,玩笑话也跟公主说,你太不懂事了!”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怒意。
     
      永宁公主皱起眉头,在她看来,这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李未央似乎很恐惧,抱着永宁的胳膊不撒手:“公主,还是让我在马车上避一避吧!武威将军虽然是我的表哥,可他只认我那嫡出的大姐是妹妹,对我这个庶出是很厌恶的,要是我不幸折命于这里,叫我祖母和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属不孝……”
     
      声音带着无比的哀戚,永宁公主安抚着她,面目含了一丝不可遏制的恼怒,庶出!庶出!什么嫡出庶出!自己的亲生母亲不过是惠嫔,说到底也不过是皇帝的小妾,自己这个公主虽然养在皇后跟前,却经常有宫人背后议论什么自己不是皇后嫡出的公主这等闲话,听了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蒋南尴尬站在一旁。他恨得牙根痒痒,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心思这样深,这样可恶!难怪刚才她跑得那么快,他竟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跑到公主跟前来装可怜,还利用永宁公主的身世做文章,他太轻敌,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耍了!
     
      其实也不怪蒋南,他往日里思考的是战场兵法,运筹帷幄之术,若论起背后告黑状、暗地里捅刀子的本事,他比李未央可差的太远了。
     
      永宁公主劝慰道:“不哭了,他不敢乱来。别说什么折命的话,不吉利!你还是父皇亲封的县主,我倒想看看谁敢动你一根毫毛……”
     
      女官们也在一旁劝,蒋南的脸色隐隐发青,向其中一名女官投去求助的目光。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在公主这种刻薄寡妇面前讨不到什么好,便绕道找别的法子。
     
      公主身边的一等婢女陶女官看了蒋南一眼,被他英俊的容貌震慑住了,随后悄悄红了脸,劝说道:“公主,应当是一场误会,想来将军也不会如此大胆,这里毕竟是皇宫的甬道,咱们的马车堵在这里,说不准会让陛下知道,事情闹大了对县主也不好。”
     
      李未央斜眸瞥见了陶女官的神色,知道蒋南会耍心机,便又滚滚落下泪:“我马上就走,绝不能将事情闹大……”
     
      众人吃惊望着她。
     
      蒋南一怔。李未央这么容易就妥协,他不习惯了。
     
      结果就听到李未央话音一转:“本来武威将军是正三品,非要让我给他行礼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他不该二话不说就打伤了我的马夫,现在我是想走也走不了,请公主借我一个马夫吧,不然我掉头回宫,去向太后借一个……”
     
      永宁脸色一变,什么,连人家马夫都给打伤了,这蒋家,也委实太过分了!
     
      李未央很清楚,永宁公主不是傻瓜,她不会愿意参与到李家和蒋家的纷争中去,但问题是,永宁原先的夫婿出身应国公周家,先不提周家和蒋家始终不对盘,就说当年公主选婿的时候,蒋家的大儿子蒋海正好是到了年龄的,又是文武双全,可以说是最佳对象,只是若让蒋海尚了公主,将来没办法上战场建功立业不说,还要影响蒋家其他人都掌不了兵权,所以蒋海不到半月就娶了韩氏过门,这件事情,永宁公主隐约也是知道的,她对蒋家真能一点芥蒂都没有吗,说给鬼听都不信。想到多年前蒋家老大拒绝她,如今连这个蒋家老四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永宁公主难得心头火起,蒋家势大不错,可永远都是皇家的臣子!他们可不要打错了算盘!
     
      陶女官也是聪明人,看到公主脸色阴晴不定,她也联想到当年的旧事,想要帮着这少年将军的心顿时冷了一半。
     
      李未央继续道:“公主,武威将军是来给陛下请安的,许是有紧急公务要报,您赶紧让他去吧,免得误了时辰陛下怪罪,到时候未央的罪过就大了……”
     
      陶女官后背一凉。
     
      永宁公主的眼眸有了戾气,紧急公务?有公务就能不把自己这个公主放在眼睛里吗?她冷冷望着蒋南:“你给李小姐赔了不是,待会儿赔一个车夫给她,然后再去见我父皇吧。”
     
      声音里有罕见的威严。
     
      蒋南难堪地要命,只是他毕竟非同一般凡夫俗子,知道该怎么衡量此事的轻重,立刻郑重行礼:“表妹,我是一时失言,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李未央悄悄眨了眨眼睛,道:“以后表哥再也不会说要杀我的话了吧?如果将来——”
     
      永宁冷笑道:“如果将来你身上少了一块皮,我会禀报父皇,治他一个谋杀县主的罪名!”
     
      蒋南只觉得心头的火气蹭蹭往上冒,恨不得把那个在公主身边装小白兔的伪善女子拉下马车来,可是他面上却带着笑,连声道:“不敢,不敢。”
     
      送走了公主的马车,李未央微笑着望向蒋南,道:“这下我觉得安全多了。”
     
      蒋南咬牙切齿:“还要我赔偿你一个马车夫吗?”
     
      李未央静静站着,凝望着蒋南,她的眼眸渐渐安静,静得如古潭,碧水无波,声音亦疏朗:“这倒不用。哦,对了,刚才南表哥不是说我恶心吗,我忘了告诉你,今后让你们恶心的事情还有很多,慢慢受着吧。”说着,她转身上了马车,赵月冷冷忘了一眼蒋南,跳上马车,扬起马鞭猛地抽了一把,马儿扬起马蹄,飞快地向前行驶而去。
     
      蒋南阴沉地看着马车离去,想起回来前三哥曾经说过的话:李未央其人,聪颖狡诈,阴毒冷酷,尽量不要与她正面冲突,大业为重……他早已过了懵懂无知的年纪,看事情的眼光世俗很多。李未央再厉害,也不过局限于内宅,根本上不了台面,跟一只蝼蚁生闲气,不值得!男儿的精力要放在朝堂之上,蒋南捏紧了手心的马鞭,只是,想到大姑母陡然离世,李敏峰被迫流亡……这女子实在让人看不顺眼。
     
      好在,她再得意,也得意不了两天了!
     
      李敏德正在书房里吩咐赵楠一些事情,却看到李未央回来了。
     
      她穿了件杏黄色绣百合的衣裙,淡粉色的绣鞋,眼睛明亮清澈,人看起来却没什么精神,一进门就道:“我饿死了,有吃的没有?”
     
      李敏德和赵楠面面相觑,他忙问她这是怎么了。
     
      “宫里没给我饭吃。”李未央有气无力。
     
      李敏德连忙吩咐人下去准备,他看她的模样,应该是饿了很久。饿久了,胃的承受力变弱,应该吃些好消化的东西。他就嘱咐:“少放油,菜全部要素淡的。”
     
      李未央听了,却道:“不要计较这么多,中午吃剩下的也可以,快点就行了。”
     
      李敏德愕然,但现做的话最少要等一个时辰,也只能照办了,很快,香酥鸡、油爆鳝鱼、醋椒猴头、神仙鸭子、仙贝豆腐……摆了一桌子,虽然是中午剩下的,却最多不过动了一两口。李未央拿起筷子,飞快地将东西咽下去,看得李敏德微微吃惊,李未央看了一眼旁边的白芷和赵月,赶紧道:“你们快去吃饭吧,别在这里守着了。”
     
      空等了一夜才等到小姐出宫,两个丫头也是饿坏了,当下也不推辞,快步出去吃饭了。李敏德刚开始还有点担心,看李未央说了一句话又低下头吃饭,食欲显然非常旺盛,大约是没有什么事,便松了一口气。
     
      点心是枣泥桂花糕,糕点师用吊浆技法,先用糯米粉制成水磨粉,然后再以糯米粉为包入枣泥、核桃肉、桂花、青梅等十几种果料拌成的馅心,这种点心特色颜色如皓月,香甜爽口,看着便仿佛觉得有浓郁的清香浮动,是李敏德之前就吩咐人备下的,原本是要留给李未央做甜点,现在提前拿出来了,李未央看到,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起来。她大口大口吃着,片刻便吃完了,又要了一块,人才觉得仿佛活了过来。
     
      等到她吃完饭,李敏德才问道:“今天是怎么了?不是说去宫里片刻就回来吗?”
     
      李未央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道:“给太后娘娘抄写佛经,又碰到一点小事耽搁了吃饭的时辰而已,不碍事的。”
     
      一点小事?她说的轻描淡写,李敏德却不这么想,这时候李未央突然抬起脸问一旁的赵楠:“那天你说碰到的年轻人,可是长长的眼睛,高鼻梁,皮肤白白的,身形很高大,表情也很倨傲的?”
     
      赵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李未央问的是什么,他迅速点点头,道:“县主形容地很贴切,正是他没错。”
     
      那就是了,当初李敏峰就是被蒋四救走的,李未央挑了挑眉头,若有所思。
     
      李敏德迅速明白过来,他看了一眼赵楠,微微蹙眉:“蒋家人?”
     
      李未央点头:“蒋家四少爷,蒋南。”她想了想,补充道,“今天在宫里头碰到了。”
     
      李敏德点点头,他不认为蒋四敢在宫里对李未央做什么,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和蒋家结怨还是要多加小心。
     
      “他毕竟是男人,怎么好对我一个小姑娘说什么,你放心吧,不只是他,就连我那个舅舅,也不好直接来训斥我的。”内宅和外朝的确是息息相关,外朝得意,内宅自然顺风顺水,但是内宅妇人之间的争斗,男人们却不好插手,所以内宅之中,能否生存是靠个人的本事。蒋家的男人再厉害,还能跑到院子里来教李长乐怎么对付自己吗?怎么看都不切实际。只不过,蒋家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护短,自己送了大夫人的性命,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究竟会如何行动,这还是两说着。
     
      李未央吃完饭,墨竹进来禀报道:“小姐,七姨娘今早派人送来了一双鞋子,奴婢给您试试看?”
     
      李未央想了想,起身道:“我去看看她吧。”
     
      到了七姨娘的院子里,谈氏正斜倚床头做针线,绣着一只小小肚兜。
     
      李未央看了一眼,心中莫名一动,唇角微翘,叫了声:“娘。”
     
      谈氏惊喜不已,把针线随手放下,拉住李未央,笑道:“回来了,饿了吗,娘这儿准备了吃的。”
     
      她已经知道自己去了宫中,李未央笑了笑:“早已吃过了,娘的气色不是很好。”
     
      谈氏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不碍事的,只是胃口不太好。”
     
      李未央便道:“娘,这院子布置的太素雅,我叫人去买了新的陈设,待会儿你先去我那儿住一段日子,然后我派人重新油漆过,打扫好,重新摆上家具,您再搬回来。”
     
      “不用,这里住着挺好的!”谈氏连忙道,“不要兴师动众的!”她从偏僻的地方挪到这个小院子已经很开心了:“大夫人刚过世一个月,我就急着搬院子,这不好。”
     
      李未央摇头道:“谁知道我也不怕,你就好好听我的吧。”
     
      李未央敢说这样的话,证明是很有把握的。谈氏颔首,眼眸中浮动光晕。
     
      李未央又道:“我晚上再来,您有什么特别想要的没有?我吩咐人给您买来……”
     
      谈氏不愿意驳了她的兴头,便道:“我想要些新鲜的花样子……”
     
      李未央忙道好,谈氏眼睛里就有了点泪光。李未央心中一软,一直没觉得自己对谈氏有多好,偏偏对方如此感动,叫她不知道说什么,便转头去看那小肚兜:“这是给谁的?”
     
      小肚兜上绣着漂亮的小鸳鸯和荷花,精致又细巧,谈氏笑道:“九姨娘再过两个月就分娩了,这是送给她的。”
     
      李未央丢下了肚兜,淡淡道:“娘不必费心,她那边自然有人照应的。”从大夫人去世,九姨娘就搬了回来,李未央觉得对这位姨娘还是敬而远之的好,毕竟对方的把柄在她手中,虽然当初因为共同的敌人短暂合作,未必没有翻脸的时候,如今九姨娘的肚子里,可怀着一个金贵的孩子,父亲对她的期待很大,希望能有个男孩子……反正李未央不惦记李家的东西,九姨娘生男生女都无所谓,但人家可未必这样想。
     
      就在这时候,谈氏突然一阵干呕,丫头赶紧端来了痰盂,谈氏吐了一阵,却什么都吐不出来,李未央明眸一亮:“娘?!”
     
      谈氏笑了笑,脸色莫名红了红:“请大夫看过了,说是有三个月了。”
     
      李未央原本心中只是怀疑,如今听了完全愣住了,谈氏怀孕了?老天爷,她要有个弟弟吗?这……怎么可能?前世里,谈氏早逝,根本没有这个孩子的——
     
      “这样大的事情,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李未央高兴之余,不免觉得很意外。
     
      谈氏脸上含着一丝恬静的微笑:“我也是刚刚知道,大夫人丧礼的时候,我也跟着去忙,总觉得头晕脑胀,后来请了大夫来看,才知道都有了三个月了。”大夫人病了以后,四姨娘和六姨娘越发掐的厉害,九姨娘又怀了孕,李萧然无心再收新人,便不时来谈氏这里坐坐,谈氏比起那等十七八岁的少女更加显得个性沉稳、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让他觉得很安慰,一个月里总是有五六天歇在她这里,其他人见了,因为谈氏个性淡泊、与世无争,再加上李未央又不是善茬,倒也没人敢来找麻烦,话是如此,谈氏今年已经有三十二了,突然怀孕依旧是意外之喜。
     
      李未央微笑起来,心中难得的舒畅,她要多一个亲生的弟弟了!可是很快,她的笑容就淡了下来,“父亲知道吗?”
     
      谈氏不知道她脸色为什么突然变了,有点不安:“老爷这两天没过来,我打算过两日再告诉他的。”
     
      李未央点点头,道:“我来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大家吧。”
     
      她说的是大家,并不是李萧然,这其中显然有很大的区别,谈氏心思单纯,倒也没想那么多,只是笑着点头。
     
      李未央回头看向赵月:“从今天起,我娘搬过去我的院子里住着,一日三餐都要精心照顾着点。”
     
      她没有把话吩咐给墨竹和白芷,而是说给赵月听,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李家大少爷失宠,老爷没有喜欢的儿子,不管是七姨娘还是九姨娘谁先生下儿子,这孩子在家里的地位就大不一样了,更何况二夫人那边还等着大房后继无人好从中得到好处……李未央是不在乎这个,可是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她们能完全不在乎吗?
     
      防人之心不可无!
     
      李未央将事情禀报了老夫人,旁的都不提,只说七姨娘的院子漏雨需要整修,便将谈氏接到自己院子里小住两个月。老夫人觉得不妥当,家里这么大,断然没有让姨娘去和小姐挤在一起的道理,不过李未央坚持,横竖这不是什么大事,一来二去也就答应了。
     
      一个月都连着是好天气,晚上用膳的时候,老夫人看了一眼大腹便便的九姨娘,好生关切道:“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吧。”
     
      九姨娘满面红晕道:“是。”
     
      老夫人笑着点头,随即敛容正色道,“这样好,希望你们几个都能为李家开枝散叶,多给我生一些孙子,我才高兴呢。”
     
      李萧然闻言,满意地看了九姨娘一眼。
     
      二夫人撇了撇嘴,自己的丈夫是庶出,又一直在外放,老夫人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连带着他们二房的孙子也不得宠,原以为大少爷失宠以后自家儿子在李家地位能大幅度提高,将来如果李萧然无人继承家业,那整个李家都是自己儿子的,谁知九姨娘那狐媚子竟然要生产了,她的希望一下子就落空了。
     
      老夫人说完这句话,又叹了口气道:“你的夫人没了,我知道你心中不好受,看你这些日子都清瘦了不少,眼窝底下都是黑的。你这般郁郁寡欢,我看着也是焦心。”说着,她的口吻微有不满:“四姨娘,你也多多陪着老爷,开解开解!”
     
      只有九姨娘因为有了身孕才能侧坐在凳子上,四姨娘只能站在一旁布菜,听了这话脸上微有惶然之色:“老夫人说的是,我一定尽力开解老爷。”
     
      六姨娘冷眼瞧着,一言不发。
     
      老夫人抚着手中茶碗叹息道:“你身边虽然有几个妾室,但有孩子的却太少了,还是应该多纳新人才是。”
     
      一直安静地坐着喝茶的李未央突然抬起头,施施然笑道:“老夫人,父亲,我还没有恭喜,七姨娘也已经有孕四个多月了。”
     
      李萧然一惊,旋即大喜,握住一直低眉顺眼站在旁边的七姨娘的手道:“未央所言可是当真?”
     
      李未央的笑意温煦如春风:“父亲,女儿再信口开河,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七姨娘身子孱弱,原先只是以为肠胃不好,后来请了大夫才知道是有孕了,她又谨慎,生怕有误,我便一连请了三个大夫确诊了才来禀报。”
     
      这就是说,绝不是诈和了。李萧然满脸的喜色,他人到中年却子嗣不旺,突然又有了两个孩子,岂不是老天保佑?
     
      其实也不怪他,若是没有大夫人阻挠,现在他早已儿女成群了。
     
      老夫人也很是高兴,看着七姨娘道:“好事,真是大好事啊!”
     
      四姨娘和六姨娘瞧着七姨娘的肚子,只觉得口腔里至喉舌底下,都酸极了,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九姨娘的笑意仍是淡淡的,如雨后的天空顶上一片薄而软的烟云,总有模糊的阴翳,让人探不清那笑容背后真正的意味:“真是太好了,将来我的孩子也有个伴儿。”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九姨娘立刻低下头去,仿佛很惶恐的模样。李未央已经发现,这个女人和以前不同了。看她满身的绫罗绸缎,只怕巴不得早点生下男丁将来继承李家才好,若说以前的九姨娘心中还有当初的那个情人,现在恐怕只是一心想着荣华富贵了。人,始终是会变的!
     
      就在这时候,罗妈妈来禀报道:“老夫人,蒋国公夫人与蒋大夫人到了。”
     
      李未央凝目望去,老夫人扶着罗妈妈的手站起来道:“好了,我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坐一坐,便各自散了吧。”
     
      李未央目送老夫人离去,这一回,老夫人竟然没有要求她作陪。
     
      李萧然看着谈氏的肚子,喜悦万分,转头吩咐人:“今晚收拾下东西,我要去祠堂进香祝祷,答谢祖宗保佑。”说着又拉住七姨娘的手,“辛苦你了。”
     
      七姨娘脸上羞红了,话都说不出来。她还是太老实,一旁的二夫人心里想着,顺势看了一眼李未央,不由撇了撇嘴,真不知道那么老实的人,肚子里怎么会爬出一只毒蝎子来的。
     
      李未央却没注意那边的暗潮汹涌,眼睛只盯着老夫人离去的方向,心中不免起了怀疑,蒋旭进京述职,李未央原以为他会有所动作,可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今天蒋国公夫人和蒋旭的夫人突然造访,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右眼皮跳的特别厉害……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